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七章

三月雪 | 2022-05-22 23:29:21 | 巴幣 0 | 人氣 37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七章 民主?霸道總裁?
  白色流光悄然降落在一棟木屋前,但卻沒有驚動任何森林裡的妖物和學院的學生,沒人知道洛河的存在。

  除了一個人。

  「你怎麼站在這?孩子呢?」洛河皺眉看向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火光印在他的臉上讓他多了一層神祕感,使她差點被勾了魂。

  洛河對這樣的自己感到鬱悶,她怎麼就這麼沒出息?不過就是個美男子嗎?好吧,這男人是真的帥到沒朋友,但她定力那麼強大的人居然還會被美色誘惑?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心中的小九九不斷奔騰著,但腦袋也還沒與世隔絕,耳邊傳來戰帝低沉好聽的嗓音:

  「那兩個孩子我用護心器保著,不會有事,妳若喜歡孩子,我們也能要一個。」

  某人沒臉沒皮不羞不躁的在轉眼間就跑到了洛河身邊,還離她極近!

  洛河內心發誓,要不是為了屋子裡的孩子她就大打出手了!無視身後男人的氣息,她快步的走進了屋內開始進行治療,裡面兩個孩子的傷勢極重,就算是身為醫仙的她都花了好一番功夫,要不是戰帝用了寶物護心器保著他們的命,恐怕還得多花幾個時辰把孩子們從鬼門關拖出來。

  兩個時辰過去,洛河身上都出了一身的汗,愛乾淨的她打算去好好洗個澡,雖說隨便施個拂塵咒就乾淨了,但她就是覺得要洗澡才踏實。

  剛走出木屋外,洛河愣了一下,隨即出聲道:「你還在這幹嘛?」

  眼前一個男人站的筆挺,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一身黑色緊身長袍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寬間窄腰,衣襬飄揚,墨髮如瀑,完美俊俏如天神般的臉龐帶這若有似無的笑容,就這樣站在月光下,周圍的時間如同迷戀上他似的暫停在那完美的一刻。

  他似乎打算直接住在這了。

  為甚麼知道他打算住下?因為他居然直接從儲物戒裡拿出了一個行宮,就蓋在她木屋子的旁邊!

  戰帝完全沒感覺有任何不對,二話不說就進了行宮,進門前還勾起了薄唇妖孽一笑,對洛河道:「既然我都以身相許了,當然要跟著妳,如果妳想跟我一起睡我不會介意,還有,我房子夠大的。」

  甚麼一起睡不介意?甚麼房子夠大?

  洛河的臉上掛滿了黑線,完全不想理會那個死纏爛打的男人,門用力一甩就回房間,澡也不洗了。只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畢竟洛河是末修境的強者,一個不注意用力一甩門居然直接把門給弄壞了,而且連帶整棟屋子一起坍塌了!

  要不是洛河及時施法護住兩個還在昏迷的小玉和白木,他們就要二次重傷了。

  戰帝看著眼前壯觀的場景,緩緩勾起了嘴角,那笑容看在洛河眼裡真是氣的她牙癢癢,根本就是在幸災樂禍!

  而戰帝的確是在幸災樂禍,因為面前這個女人不想跟自己住也都得跟自己住了,那兩個重傷的孩子可不能隨便扔在一堆廢墟裡啊!為了病人著想,洛河必須跟著那兩個孩子住進自己的行宮。

  屈於某人的淫威與自己的作孽下,洛河住進行宮了。

  一步入行宮,洛河就眼前一亮,只見眼前的景色根本與外表看起來那般普通。

  行宮內自成一方天地,外面看起來並不大,但是一進去就會發現,裡面的大小居然佔了百坪!

  綠草茵茵,百花齊放,一旁綠竹自成一方樹林別有美感,四周透漏著新鮮花草的香氣,微風一拂,香氣便隨著風襲向站著的美人,再往前走去,彎進一條長長的步道,地板皆由青瓷鋪成,兩旁種滿杏花樹,此時百花齊放好不盛大!

  淡粉色的花瓣不斷隨風飄落,撲滿在青瓷步道上,花雨直下,美輪美奐,如同夢中仙境,花香跟先前的鮮花們並不相沖,應該說行宮的主人特意將兩邊的花分開來,兩方各成一方一天地一方美景,即使是活過萬年的洛河也看呆了,她從未見過如此盛世美景。

  美人配美景,如詩如畫。

  洛河行走在青瓷步道上,不自知的放慢了腳步,任由花瓣打落在白色的長裙將長裙染成了些許的淡粉色,而三千青絲上也與杏花相互交纏,成了最美的髮飾點綴,清涼的露水打在身上,她卻渾然未覺。

  「真好看......」洛河朱唇微啟,清澈而美麗的雙眸看著前方的景致,發自內心的稱讚。

  在此地逗留了半個時辰後,洛河轉過身子看向那個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盯著自己看的男人,黑色的長袍與此地形成鮮明的對比,淺色的背景更加地凸顯了他筆挺的黑色身影。

  戰帝見洛河看向自己,緩緩勾起了唇角,天神般的無濤俊臉更加的孽人心魄,內心感到慶幸與歡喜。

  慶幸洛河喜歡他悉心規劃過的行宮,歡喜洛河終於主動真正的看了他一眼,這是她第一次不帶負面情緒的看他。

  「妳喜歡的話這個行宮可以送妳。」戰帝柔聲說著,深邃的瞳孔中滿是柔情,他生平第一次如此溫柔地去看一個女人。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喝了甚麼迷魂湯,自從遇見這個女人後,自己就變得不再是自己,心跳隨著她的情緒而跳動,情緒隨著她的一切行動而時晴時雨,他問過自己的下屬們,他們都說,自己是想娶媳婦了。

  的確,他活了那麼久從來沒碰過女人,也沒正眼瞧過任何女人,洛河是第一個,而這也讓他感到慌張,他不曾主動接近過女人,一切都是第一次,暗地裡他都不知道求助了多少次,尋求屬下們的意見,看了一大堆他從不碰的書。

  他的寢室堆了一大堆話本,只是劇情太狗血因此他不想看到最後,每一本都分分合合一大堆,生離死別如同家常便飯,他可不想他第一個追的媳婦就跟自己搞出一大堆悲劇,所以他都只看前半段,每次開始虐他就跳過,只挑有用的看,他過目不忘且看書的速度極快,一目十行,沒過多久他的床邊就堆了兩座由話本堆出的山。

  這次,他花了好大功夫才搞出了這行宮,聽屬下們說女孩們都喜歡浪漫美麗的花海。

  「給我?」洛河皺眉問道,內心雖說很喜歡這,但她並不愛奪人所好,更不想拿自己討厭的人的東西。

  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要是她收下這行宮,那她今後可不好報仇了,雖說這行宮的價值抵不上當年的仇恨,但這行宮肯定是價值不斐的重寶,她不想讓今後的復仇道路出現任何的猶豫和阻礙,她當年的遺憾怎麼能說放就放!

  未等戰帝開口,洛河搖了搖頭淡聲道:「我不會收的,你我注定水火不容,這仇我一直記著,遲早找你報。」

  原本因為美景而亮起的眼眸再度歸於平淡與冷漠,再也看不出一絲一毫原本如同繁星般的美麗眼睛,雙眸雖美,卻無剛剛那驚鴻一現的影子。

  那是戰帝看過最美的雙眼,讓他永遠也忘不掉的一個畫面,但見眼前的女人拒絕了自己的好意又用那冷漠的雙眼看自己時,他的內心無法控制的疼痛了起來,用了神識連連檢查好幾遍,卻看不出任何症狀,骨節分明的手放在左胸前,感受著不知名的疼痛,薄唇緊抿,臉色有些蒼白。

  洛河看到戰帝蒼白的臉色,柳眉一挑,笑道:「堂堂戰帝居然會因疼痛而臉色蒼白,要不要我幫你看看?」

  洛河不是在嘲諷他,她是真以為他受傷了,畢竟他借了她住一天這個行宮,她不想欠任何的人情給他。

  戰帝見洛河往他的方向緩緩靠近,心臟雖疼卻無法控制的加快,在他快要失控時,雙眼一閉,轉過了高大的身子,咬牙心一狠拒絕了洛河的診治。

  「多謝,不必了。」這是他第一次拒絕這個女人,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詭異的心疼,感覺心中堵著甚麼東西,悶得慌,步伐加快,大步大步的走進了他的寢房。

  留下一臉懵逼得洛河站在那,美景中少了一抹黑色的身影,瞬間變得不完美了,但想到此處,洛河又愣了愣,不過就是缺少了這臭男人,怎麼自己會覺得少了甚麼而可惜?不是應該他離開了自己的視線而高興嗎?

  瘋了,一定是瘋了!肯定是治療那兩個小傢伙太累了,她腦袋才會出現這麼莫名其妙的想法!

  洛河晃了晃腦袋,轉身就去了戰帝給他準備的寢室,距離那男人的寢室不遠,而隔壁就是白木和小玉,只有一牆之隔,修為高強的她能清楚感受到兩人的氣息與心跳,能夠隨時得注意他們的身體狀況,此時他們心跳沉穩有力就是氣息有些虛弱,但過不了多久,他們肯定就能醒過來。

  休息前,洛河檢查了一下這兩個孩子的身體,確認無問題後就入睡了。

  沒人知道,在她入睡兩個時辰後,對面寢房的屋頂出現了一道高大俊美的身影,身上散著淡淡龍威,深邃的眼瞳直盯著眼前的寢房看,好似要把它看穿,眼神中充斥著許多情緒,但更多的......是落寞,不怒自威的氣勢中夾著常居高位的孤獨,以及--愛而不得的失落。

  但是他卻不知道,他朝思暮想的人其實也跟他一樣,一夜無眠,思緒分雜。

  兩人就這樣睜著眼睛到了隔天的黎明。

  洛河因為睡不著,很早就起來了,但是卻沒想到她一踏出了房門,對面的寢房也走出了一個人,兩人就這樣對上了眼,氣氛十分尷尬。

  洛河沒想到戰帝居然也這麼早起,尷尬的乾笑道:「......呵呵,你真早阿。」

  「恩,我畢竟是一國之主,平時要早朝便有早起的習慣。」戰帝的一雙眼睛直直盯著洛河看,微微點了下淡淡的回答她的問題。

  洛河這時才想起她的身分,畢竟平時他在她面前就跟個地痞流氓似的,沒一天正經。

  「那......你今天也要早朝嗎?」洛河知道這話挺奇怪,好似她捨不得人家似的。

  戰帝倒是沒想到她會這麼問,她很少會主動延續話題,不自覺的揚起嘴角,笑道:

  「本來今天是不用,妳若好奇想看,我可以臨時讓大臣們上朝。」

  聽到這微微調侃的語氣,洛河瞬間感到臉頰一熱,緋紅的顏色一路燒到了耳根子,皇帝為了一個女人強制讓人上班,那個女人會是什麼身分就昭然若揭了。

  這傢伙當他是霸道總裁嗎!

  她可是一個崇尚民主自由的人,實在看不慣這樣子隨意叫人上工的皇帝。

  「不必了,他們該休息的時候就讓他們休息吧,多一些民主自由少一點強權,對人民來說會更喜歡你這個皇帝。」洛河微微撇過了腦袋,若有似無的掩飾著臉上的餘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