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三章

三月雪 | 2022-05-22 03:27:51 | 巴幣 0 | 人氣 36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三章 帝從學院


  戰帝的離開讓眾人遲遲無法回神,要是皇帝嫁人還得了?國家怎麼辦?子民怎麼辦?他們怎麼辦?萬般思緒匯集在許多人腦海,有的愁有的憂有的喜有的怒,喜是因為他們皇帝這棵鐵樹終於開花了!怒是認為皇帝怎能因為兒女情長丟下一個國家?

  但即使眾人有許多意見,也沒人敢去開口,除非那人不要命了!

  「洛河!」低沉的聲音響起,夾雜著靈力傳入屋內人兒的耳中。

  但是,想像中的美人兒推門而出沒有出現,倒是凌厲的掌風帶著迅猛的力道飛出門外,直擊戰帝面門!戰帝身子一斜,險而又險的閃過那掌風,但隨即又飛出一堆紫霧,含著劇毒充滿整個屋子,最終,屋子裝不下,直接滿溢而出,眼看要襲向戰帝但卻被他一掌吹散,緊接著就是腳底一踏,迅速離開至幾十里外。

  「妳做甚麼?」戰帝皺著眉頭,眉宇間顯然夾雜著怒氣,質問面前一襲白衣的女人。

  洛河對於戰帝的質問也是十分生氣,她休息的好好的,卻被人吵醒,換做其他人肯定也不高興!更何況這擾人清夢的人還是自己厭惡的人。

  此時,洛河語氣有些不善:「大晚上的擾人清夢,如此無禮之人我還不能生氣了?」

  戰帝聽到此話,內心倒是有些心虛,他急急忙忙地跑來,卻忘了此時已經是半夜三更,完全是在打擾人睡覺。

  倘若此時屬下在一旁,肯定大大的吃驚,他們何時見過他們的陛下會因為匆忙而忽略要事的時候?這絕對是第一次戰帝會因為一件事情而匆忙,更是因為做錯一件事情而心虛,以往的他向來是從容不迫,做事一向追求完美的他根本不會有出錯的時候。

  戰帝愧疚了,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匆忙,忘了此時妳在睡覺,我此時前來是想跟妳說關於藥材的事情。」

  聽到戰帝道歉,洛河的怒氣被平息了一些,深吸了口氣,壓下自己的情緒,問:「藥材找到了?這麼快?」

  洛河根本不相信戰帝能夠這麼快的時間內找到這些藥材,即使他全力通天,但洛河保證,這些珍貴的藥材幾乎滅絕在這個時代,再也找不著了。

  戰帝聽到洛河的疑問,卻是沒有絲毫心虛,往前了幾步便是站在了洛河身前,此時毒霧已散,他也不擔心自己會中毒了,他低下頭看著洛河的眼睛,一臉認真道:

  「我找不到藥材,但我能用等價的東西交換,我願意以身相許待在妳身邊!」

  然而,聽到戰帝一臉正經的說出驚天動地的話時,洛河臉都黑了......

  他?以身相許?開甚麼玩笑!一個戰帝跟她的那堆藥材相比,她認為那堆藥材狠甩戰帝幾條街!況且,戰帝這種億萬人之上的存在待在自己身邊,那她豈不是三不五時就有一堆刺客來家裡敲門?而自己還要保護自己的「夫君」,那她未來的人生可還有清閒二字存在?跟他這種人在一起完全就是在給自己拉仇恨!

  洛河轉身,往前兩步,隨手關上了門,竟是直接睡覺去了。

  看著洛河一句回復也沒有就回了屋子,戰帝的理解是洛河默認了他的建議,然而,他還沒高興多久就看到一張通訊符穿過了門向他飛來。

  「三千年前,我煉製天品丹藥時缺少藥材便去尋找,卻被戰風帝國的人以卑劣手段搶了我手中的藥材,導致天品丹藥沒有煉成,修為被綑綁在末修境!」

  戰帝看到傳訊符上的文字,直接吸了口冷氣。

  原來,三千年前洛河即將突破,原本能飛升成仙的她需要天品丹藥才能修煉大圓滿,卻被戰帝的手下以「換藥」的卑鄙手段,對洛河的藥材動手腳,偷了洛河的藥材不說,還拿走了天品丹藥所缺少的最後一樣藥材,導致洛河突破失敗被綑綁在此境界無法成仙!

  當初的洛河原本以為那所謂的戰帝身為一國之主,不會撒此種謊言,便用她蒐集的其他藥材跟他換,希望不引發戰爭就拿到天品丹藥的藥草,沒想到這群人卻趁她不備下了幻術,搶了她交換用的藥材也趁機拿走了天品丹藥的藥草。

  戰帝想起此事,心中十分了解此事是他的過錯,內心更是升起濃濃的愧疚,當時的他因為被下了蠱,十分需要粉骨草,而那草正好就是煉製天品丹藥需要的藥草,他重金懸賞此藥草,也派出不少手下前去尋找,只想到他拿到了粉骨草,卻沒想過這藥草如何得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發生了此事,是我的錯。」戰帝握緊了拳頭,薄唇緊抿,此時的他因自己手下的行為感到無地自容。

  他堂堂戰帝,堂堂戰風帝國的皇帝,居然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搶了別人突破的機會。

  他十分清楚,洛河是不會輕易原諒他的,懊惱,悔恨,甚至有一些難過......許多情緒蜂擁而至,使得他喘不過氣,如同一塊大石壓住自己的心臟,使自己快要窒息。

  「我會想辦法找回這藥材,還給妳,當然,我的命也能給妳,隨妳驅使直至妳消氣。」戰帝深吸了口氣,轉過身離開了洛河居住的場所。

  在山林之中緩緩離去的身影,顯得蕭條,又有些落寞。

  屋內一片寂靜,但床上的人卻沒有睡去,戰帝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雖然她知道戰帝是誠心道歉,但她依舊無法輕易原諒,因為當時並不只是她飛升機會被毀,還有她的師父對她的失望,當初的情景歷歷在目,彷若昨日。

  師傅希望她早日成仙,因為她的師傅年事已高卻因天賦不夠無法跨入仙人的境界,她的身上背負著師傅給她得期許,師傅待她如同親生母親,她想在師傅仙逝前看到自己飛升成仙,讓師傅對自己放心,但沒想到,最後的結局卻是她的師傅失望卻又不忘了安慰她,最終在床榻上結束了長久的一生。

  那是洛河她一生的遺憾,也是她師傅一生的遺憾。

  「呵呵......道歉,有甚麼用?」洛河有些可笑的看向窗外,眼神逐漸冰冷。

  一夜已過,洛河因無心睡覺,乾脆一直修煉到早上,但修為幾乎沒有任何前進,到了她這個境界,鳳天大陸上的靈力根本不夠她使用。

  早晨起床,洛河按照日常慣例一番梳洗後就出發去尋找藥材,離開前還在木屋外打上一層禁制,修為低的人不可能進入。

  但就在她離開兩個時辰後,卻來了一群小傢伙。

  一群人約莫十六七八歲,成群結隊的走到了一個木屋前,為首的一個男人興奮的對著後面的隊員們喊著:「你們看!這屋子看起來平平無奇卻被下了很堅固的禁制,裡面肯定有好東西!」

  聽到隊長的說詞,許多人面露驚喜,眼神中更是透露出對寶物的貪婪,但隊裡卻有一名女子緩緩站了出來,擔憂道:「李川哥,這不大好吧?倘若這是別人住的地方,我們這豈不犯法?」

  聽到那女子的話,李川臉色一變,直接一拳打出,那女子就被拳風掀飛,嬌小的身軀狠狠撞在身後的樹木上,嘴角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似乎身受重傷。

  看到此景,卻沒有人出言制止更沒有人去攙扶那個女孩,所有人噤若寒蟬,眼睛都閉了起來,不忍直視卻又不敢出手反抗隊長。

  「哼,我李川說話何時輪到妳多嘴?這種邊境山林妖獸眾多,哪可能住人?依我看,這地方可能是哪個老前輩生前造出來的藏寶庫,裡面的機緣肯定能讓我突破修靈境六重天!」李川一臉傲氣,完全不認為自己動手打人有絲毫錯處,更是沒等那女孩起身就帶領眾人去想辦法破除禁制。

  一群人分散開來,四處去尋找禁制的薄弱處,打算合力打碎禁制,而倒在樹木旁的女孩還想勸,但卻因為身受重傷暈過去了。

  李川是李家的長子,李家家大業大,戰風帝國的附屬國「聽天王朝」的宰相就是李家老爺子,而李川又是帝從學院的外門第一大弟子,十八歲就踏入了修靈境五重天,預計二十歲就能成功觸摸到修武境的門檻,在外面就能聲稱自己是一名武者!

  李川從小就聽說了戰帝的傳說,世人聲稱他是武者界第一人,皆稱他「武帝」,而李川十分崇拜,希望未來能夠為戰帝做事!

  「小玉沒事吧......要不我們去幫幫她吧?」趁著大家分散,一名弟子有些擔憂地跟旁邊的男孩問道。

  「你不要命了?你敢幫她我就敢保證以後你白家就此被派去邊疆駐守!」被問的男子有些生氣,白木明明知道李川勢力多麼龐大,卻還要他去跟李川過不去?這不是讓他去找死嗎?

  白木咬著下唇,擔憂的看了一眼昏倒在一旁的小玉,兩手握拳,一咬牙就轉過身子,跟上了身旁男子的腳步,看著眼前那男子制服背後大大的「若帆」緩緩嘆了口氣,白木知道若帆一直很討厭李川的仗勢欺人,但奈何他們兩個的家庭背景根本不如李川龐大,只能咬著牙被他呼來喚去當一隻沒有尊嚴的走狗。

  正當白木和若帆兩人在尋找禁制的弱點時,突然聽到不遠處有人驚喜的大喊:「大夥們快看!這裡有好大的藥田!」

  藥田?

  白木和若帆兩人相視一眼就往聲音的方向走去,果不其然,那裡有好大一片藥田,藥田中栽種的藥材眾多,成千上百,且大部分的藥材他們居然都沒看過,而他們有看過的藥材全都是那種他們認識的珍貴藥材!由此可見那些他們沒見過的藥材肯定也十分珍貴,價值連城。

  那藥田裡隨便一株藥材都能讓他們家中賺的缽滿盆滿,更何況這諾大的藥田就算所有人平分,也絕對能讓他們家族壯大好幾倍!

  「我的天!這裡居然有幻心草,炎明草,陀羅花......居然還有焚智草!」那人越說越興奮,伸手就要摘下那些藥材。

  但,事情沒那麼順利,眼看那名弟子一靠近那堆藥材,竟是突然渾身著火,潰爛,伴隨著痛苦的慘叫聲瞬息之間就只剩下森森白骨!

  嘶......

  眾人倒吸了口冷氣,非常有默契的同時後退十步,深怕自己跟那名弟子的下場一樣。

  「李大哥,王不天他死了......命石碎了。」站在李川身旁的弟子咽了口口水,看著手中那碎裂的命石。

  命石是他們出發探詢山林時,帝從學院的導師給的,他們手上有隊員的命石,導師手上也有,而學員內部也有,但是即使導師和長老知道有人死了,恐怕也不會過來。

  此次歷練本就是有著生命危險,都是各自自願的,死了也不能怪誰。

  李川沒有回答旁邊弟子的話,他當然知道王不天死了,倘若變成森森白骨還能活著,那才可怕吧?此時他皺眉看著眼前這片藥田,雖說這片藥田有劇毒保護,但要他們輕易放棄這片寶地還真會讓他們心中不捨!

  木屋的禁制,藥田的劇毒,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此地不尋常,且這些藥材明顯有人照料,不難推測此地有高人管理,且那高人醫術,毒術和修為都十分高深,從藥田和禁制上他們已經明顯感受到了此人的強大。

  「大哥......不如我們去別的地方吧?此地恐怕真有人住啊!」白木按耐不住,站到李川身旁弱弱的勸道。

  此舉讓若帆嚇了一跳,趕緊伸出手要讓白木這傻子趕緊回來,但為時已晚,李川瞪向白木,二話不說又是一拳揮出,後者隨即如斷線的風箏飛出十里開外,撞到一顆巨石上,骨頭斷裂的聲音傳進了眾人的耳朵裡,眾人安靜了,連帶原本也想勸的人也閉上了嘴。

  「小木!」若帆終於忍不住了,看到自己視若兄弟的白木被打,他怎可能按耐的住?

  看著朝自己衝來的若帆,白木氣息虛弱,一口血吐出染紅了周遭的土壤,當若凡走到自己身邊時,他卻突然瞪大雙眼,用盡全身的力氣吶喊:「別過來!快跑!」

  「你說甚......麼?」若帆瞪大雙眼,艷紅的血從口中流出,低頭一看,更是有一把長劍刺穿自己的胸口,此時的他胸膛早已染上一片鮮紅。

  噗通!

  若帆雙眼直直地看著面前絕望的白木,最終向一旁倒去,死前的他甚至還在擔心往前倒下會壓到重傷的白木,但可惜白木根本沒法感受到若帆的用心,此時的他被絕望填滿了腦袋,又是一口血噴出,頭一歪便暈了過去。

  「哼,兩個廢物,讓你們知道跟我李川做對的下場!」李川不屑的哼了聲,抽回手中的劍交給旁邊的人,用命令的口吻說著:「擦乾淨!」

  拿到劍的弟子渾身發抖,接過李川的劍,小心翼翼地點著頭,擦拭著,那弟子此時已經臉色蒼白,隊伍中的女孩們更是有人暈了過去。

  他們在帝從學員中都是沒什麼勢力的人,根本沒見過這麼血腥殘忍的場面,李川的冷血讓他們十分惶恐,看著手中碎裂的若帆的命石和白木的命石......

  咦?白木的命石只有裂紋卻沒碎掉!

  此時大家都明白,白木沒死!而李川嫌棄帶著命石麻煩,因此都交給小弟們保管,此時眾人都是暗暗的看著昏迷不醒的白木,卻沒有人要揭穿,他們都不希望自己再失去同學了!

  此時,一名叫做柳刀岩的趁大家繼續研究那片藥田的時候,偷偷的走到了白木面前,將一枚療傷的丹藥放到白木嘴中,再扔下一些回復用的丹藥放在白木手里讓他握住以防被發現,做完這些後就趕緊混進人群中。

  並不是沒人看到他的小動作,只是沒人想戳破,反正李川沒看到就行。

  此時,夕陽西下,眾人依舊沒法解開木屋的禁制,至於藥田他們也只選擇一些沒什麼毒圍繞的藥材採摘,在靠近前還吞下了解毒丸,雖說那藥材周圍的毒已經是最弱的了,但是解毒丸依舊沒法完全壓制那些毒。
  
  有些人的指甲已經開始發黑,慌慌張張地把藥材丟在一旁,就坐在地上開始運功逼毒,想把體內的毒逼出來,而修為不到修體境八重天的則在運功過程中七竅流血,血液通體漆黑,雖說成功把毒逼出來,但身體也受到重創,恐怕得修養好幾個月。

  「李大哥,就這些了,剩下的藥材我們實在沒辦法!」一名弟子滿頭大汗的對李川報告著,同時身體則在發抖著,深怕李川一個不爽就把他殺了。

  但好在,李川只是哼了口氣,看了眼一地的藥材,吩咐眾人把藥材收拾好,然後去尋找木材,打算今晚就在這地方過夜。

  聽到要在這過夜,大家都有話說不出,他們知道此地是一名高人的住所,他們亂闖進來還偷了人家的藥材,把人家院子用的一團糟,還死了一個傷了好幾個,倘若今晚那高人出現了,它們就都得跟著李川陪葬了!

  看到大家眼中的擔心,李川冷笑一聲,語氣含著濃濃的傲氣道:「怕甚麼?我李家可是聽天王朝的人,就算那高人來了又如何?我爺爺甚至是那醫仙洛河大人的好友,誰敢對我下手?放心吧,既然你們是我的隊員,我會保你們的!」

  李家老爺子居然是醫仙大人的好友!

  聽到李川這段話,大家也只好咬牙去蒐集木材,但所有人的心依舊是懸著的,今晚注定不會好過了。

  「哦?醫仙洛河的好友?」清脆的聲音一出,白色絕美的身影便是出現在眾人眼前。

  李川看到眼前的女人,驕傲的對她喊著:「沒錯!我李家家大業大,還是醫仙洛河的朋友,誰人敢惹我們李家?」

  李川深怕洛河沒聽到似的,語言中還夾雜著靈力,而此舉動卻是讓眾人大吃一驚。

  「這是......靈力傳音?李川居然會了!好厲害!」隊伍中的弟子們紛紛讚嘆著。

  喧譁的眾人不斷的吹捧李川,聽到大家的讚揚,李川更是把頭揚起,根本可以說是用鼻孔看洛河了。

  洛河的眼中卻沒有絲毫波動,但是當她看到一地散落的藥草後......她怒了。

  她沒有回應李川的話,而是抬起手輕輕一揮,所有人就暈了過去,只剩下李川一人還醒著,她一步又一步的靠近李川,直到站到李川面前,洛河又是抬手一揮,木屋旁竟然飄起了許多火球!一瞬間,四周明如白晝。

  李川看到躺了一地的眾人,心裡有些慌張,但他還是咬牙裝狠對洛河道:「妳居然敢傷我的人?妳知不知道我是誰?我跟妳講,我看在妳是個美人的份上,妳只要將這木屋內的東西跟這片藥田交出來,我就放妳一馬!」

  眼看面前的女人一身白衣長裙,身材誘人,雖說臉上擋著薄紗讓他看不真切,但以他縱橫花叢的經驗來看,這個女人肯定美若天仙!而她那一身清冷的氣質更讓她有一種冰山美人的感覺,讓李川下腹一陣邪火亂竄。

  「李家,李周夢的孫子?」洛河挑眉看著眼前的小傢伙,語氣不屑,完全沒把甚麼李家放在眼裡。

  「哈哈哈!虧妳知道我爺爺,這下妳知道我背景多麼強大了吧?」李川聽到洛河認識他爺爺,更是目中無人,傲氣道:「小爺我看在妳修為高強又是美人的份上,讓妳來做我的二房吧,擇日我就讓爺爺給我下聘!」
  
  聽到此話,洛河臉都黑了。

  但有人比她臉更黑,幾乎可以說陰沉到彷彿頭上都能冒火了,就是此時站在木屋上看著一切的男人--戰帝。

  他被洛河拒絕後原本要回去了,但恆夜說若是要追一個女人,就應該多多在她面前刷存在感,一直陪著她,在她需要的時候幫助她,所以戰帝又回來了,但沒想到一回來就聽到有人調戲他的女人,居然還要娶洛河為二房?

  但是,戰帝還沒動手,洛河卻已經先出手了,她一把抓起李川的衣領,騰空而起就消失在這夜色中,看到洛河離開的方向,戰帝則是趕忙跟上。

  她不會真的答應吧?雖說洛河不屬於任何家族,但以她的實力跟崇拜她的人們,勢力都能與他並肩,不會去給人做二房吧?但若她真答應怎麼辦?能不能把她綁回去......

  諸如此類的想法不斷冒出,戰帝此時真的很懊惱,他縱橫沙場,在人間歷練萬年,卻從沒經歷過此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