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第十三章

三月雪 | 2022-05-30 17:44:04 | 巴幣 2 | 人氣 32

洛河娶妻,戰帝駕到!
資料夾簡介
  在這一片大陸上,人人都有飛升成仙的可能,而在這世上,總會有幾個天才,修為高深莫測。   她,傾國傾城,卻總帶著面紗,實力高深莫測又醫術高強......

第十三章  男女授受不親!
  眾人打定主意,紛紛回到各自崗位,為避免事情有出乎意料的發生,戰帝決定留守在學院中,雲峰海則當作無事發生一切如常,避免打草驚蛇,而洛河則打算回去看看孩子們的情況。

  冷風簌簌,與自己擦身而過,洛河一襲白衣飄然若仙,即便繁星點點,卻檔不住她的光輝,像是獨自一顆流星特立獨行,帶走許多人的目光,也帶走了夜色美麗的焦點。

  白衣美人兒腳踏靈風緩緩落在樹林中的某一處,眼前,便是洛河的家,但已經不再是原本的小木屋,而是原來的木屋旁一座十分顯眼的行宮,原本的木屋因為之前的小失誤,早已坍塌。

  洛河一腳邁進行宮中,卻有一道黑影突然撲了過來。

  咚--

  一道令人耳鳴的碰撞聲響起,餘波撞向一旁的的桌椅,卻唯獨沒有撞向那人身後躺著的女孩子,而行宮內的桌椅居然完全沒有損毀!

  「妳究竟是誰!」白木喘著氣,口中鮮血溢出,且眼神中滿是敵意,但卻不是因為被洛河攻擊而受傷,而是原本就深受重傷的他強行移動使用靈力而導致。
 
  洛河根本沒出手,僅用靈力果在身體外層,吞下白木所有的攻擊且不為所動,若她不吞下,白木恐怕會因為全力一擊的靈力反彈害死自己。

  素手一點,靈力奔湧而出,明明大陸上靈力匱乏,能一次使用如此龐大靈力人,屈指可數,因為這些都是取自於自身的靈力,而非天地製造。

  見來人是個高手,白木咬牙守在小玉面前,打算拼命也要保護好身後還昏迷不醒的同學,但洛河的靈力完全壓制住了他,全身上下動彈不得,連靈力也在不知何時居然被鎖住了。

  只見洛河一語不發,以飛快的速度在他周身繞了一圈,他竟然發現體內重傷的部分似乎都被治好了不少,不斷從口中溢出的鮮血也止住了!

  洛河忙碌完後又是一揮手,白木直接整個人飛了起來,她手一拍,白木就被丟上了床,身子完全躺平,一動不動的。

  此時,洛河拖著輕飄飄地步伐,快速的打掃了被弄亂的環境,便直接坐在床邊的桌椅上,從戒指中拿出了熱茶喝了起來,彷彿處理這些事情十分輕鬆一樣,明明剛才硬是吸收了白木的全力一擊!

  白木瞪大雙眼不可置信,但卻又無可奈何,直到洛河揮了揮手,準他說話了。

  發現被封住的嘴終於能打開了,白木立刻喊:「妳究竟是誰?妳抓我們做甚麼?妳不准對我同學動手,否則帝從學院不會放過妳!」 

  洛河面無表情地喝了口茶,淡淡道:「李家那小娃娃死在我手上,李家也全都搬離帝國了,帝從學院還能不查到這?你以為你為甚麼能在這躺這麼久?受這種重傷還能活這麼多天?」

  語畢,洛河又喝了口茶,把白木昏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跟他說了聲。

  白木聽到了這消息,一臉不敢置信,眼珠子彷彿因為瞪大都快要掉出來了似的。

  李川死了?她殺的?李家居然沒有報仇反而搬離開了?帝從學院知道學生重傷失蹤且李家最寶貝的孫子死在考場,居然沒有追究也沒有來找失蹤的我們?

  晴天霹靂,白木的腦子差點炸了,這些消息量對他來說實在太過龐大,等他消化完後,都已經一炷香過了,也把洛河的身分推了個七七八八了。

  見白木似乎思考完了,洛河又道:「你們兩個是我撿回來的,歐!對了,雲峰海那孩子要我當你們副校長,你可以喊我一聲老師。」

  聽到洛河的話,剛思考完一炷香的白木瞬間又進入了發呆狀態。

  但這次只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因為自己面前的如果真的是醫仙,那叫帝從校長為「孩子」也沒什麼問題,雖然自己實在不習慣,但光是醫仙這個頭銜在,感覺像這種他做不到的事情,洛河能做到根本是理所當然。

  白木的接受度大大的增加了,但卻不代表他會因為醫仙救了自己而把她當作好人,摯友為了保護自己而死在李川手下,讓他對周圍的人都特別謹慎,他會保護小玉是因為他非常清楚小玉跟自己都是同學且在學院中有些交集。

  猶豫沒多久,白木就對洛河道了聲:「老師......雖然我尊稱妳一聲老師,但我並沒有完全相信妳。」

  洛河手上拿著的茶杯一頓,面紗下的嘴角微微翹起,心情似乎有些愉悅,笑了一聲,眼角瞥向躺在一旁的白木稱讚道:「呵!就該不信我才是,輕易相信不認識的人,只會死得很難看......」洛河似乎想起了某些往事,眼波流轉間,手指不自覺的摩娑著手中的金邊麒麟圖瓷杯,抿了口茶,又道:「等你們能正常移動了我就把你們送回去。」

  白木聽完,反正掙扎也沒用,乾脆閉著眼睛直接睡著了,而身旁的小玉則微微的有了些動靜,眼睛微微睜開環顧四周,但因為承受不住身上的重傷,實在無法像白木那樣扛著傷跳起來,眨巴著眼睛看著洛河為自己療傷,結束後又睡了過去,一夜無話。

  洛河並未入睡,而是去了一旁的房間煉藥去了,一踏進房內,就有撲鼻而來的藥草香,她立刻手一揮,障眼法散去,眼前不再是空蕩蕩的普通房間,而是堆滿藥草的儲藏室,而一張傳訊符緩緩飄起,落在洛河眼前。

  "這些是藥單上面要求的草藥,有一部分已經找到,其餘的還請醫仙大人再等等--恆夜"

  洛河挑起一邊眉頭,隨即笑了起來,不是覺得甚麼有趣,而是一看到滿屋子上等藥草她就心情沒來由的好,好歹是愛醫術成痴的人,她對這些藥草可是愛不釋手,整個人泡在藥草堆中開始大肆煉藥。

  一煉藥便忘記了時日,等洛河從房裡出來,竟已經過了七日。

  「有這堆藥材,總算是稍微補齊了我空虛的庫存了!」洛河心情十分美麗,大步大步的走出了房門。

  一出房間,房外便有一群人在等她,洛河一愣,只見恆雪、恆夜、戰帝、白木還有小玉都在門外巴巴的看著她,只是兩個孩子是坐在床上的。

  「過多久了?」洛河大概知道自己又煉藥煉到忘記時間了,隨即轉頭看向戰帝問道。

  「整整七日。」戰帝溫和的回答,並未有多餘的話。

  原來洛河自從進了房裡煉藥後竟然直接過了七天時間,小玉和白木在兩天後就醒了,恆雪和恆夜剛好回來要找戰帝,看小玉和白木兩人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似乎還餓著肚子,恆雪心生不忍,就接手了後續的治療,還讓恆夜去給他們兩個孩子找吃的,而戰帝在第三天也剛好處理完學院一些重要事務,留著雲峰海暗中觀察後便回來了。

  戰帝和兩位侍衛幾人都有察覺洛河在房中煉藥,但因為洛河放了結界,誰都不能進去,而小玉和白木只能猜到她在旁邊房中,但無法知道在做甚麼。

  洛河尷尬的咳了幾聲,道:「我這人一煉藥就忘了時日,讓孩子們餓到了實在抱歉,不過......恆雪似乎把你們顧得很好啊?」

  洛河說完,又看向站在一旁的恆雪,恆雪隨即低下頭喊著:「不敢當不敢當」謙虛至極,因為真要說起來,洛河還是恆雪的偶像呢!

  白木和小玉看到出來的洛河居然向他們道歉,直接嚇得差點從床上摔下去,回過神來趕緊回答。

  白木道:「醫仙大人救命之恩,學生已經十分感謝,雖然我身受重傷,但也是修行之人,餓一下沒關西的。」

  小玉連連點頭跟著道:「對對對!醫仙大人救了我們,我們已經非常知足了!」

  看兩個小孩子沒有任何怨言反而連連答謝,洛河有些欣慰,但又想了想,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男娃娃怎麼態度差這麼多?

  洛河皺起了好看的眉頭,緩緩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戰帝,瞇起了眼盯著他。

  恆夜看洛河懷疑主子了,趕緊出來救場,站出來道:「醫仙大人別誤會,主子並未對孩子們有任何威脅行為,只是主子好歹是一國之主,這兩個孩子的出身也並非普通平民,自然是見過主子幾面的!」

  這男人平常神秘兮兮的,會捨得身分隨便讓人知道?而且還是給兩個可能管不住嘴的孩子?

  顯然,洛河的表情明白寫著大大的「不信」,但也沒太過追究甚麼,反而轉過身對孩子們道:「我要給你們檢查身子,你們別亂動。」語畢又轉頭對其他人道:「你們都出去。」

  其他人都聽話的走去別的房間待著,除了戰帝滿臉寫著不樂意,動也不動。

  「你又想幹甚麼?」洛河無奈地看著面前明顯有怨言的男人問。

  「他好歹是男的,男女授受不親,妳想怎麼檢查他?」戰帝看向坐在床上的白木,又看回來把視線落在洛河臉上。 
  
  洛河無語,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了,撇了撇嘴,抱著手臂看著耍賴的戰帝道:「他們兩個小娃娃在我面前就像剛出生的胎兒,對這麼小的孩子還能有甚麼奇怪的思想?你能不能正常點?」

  雖然埃洛河罵,但戰帝絲毫沒有要退讓的意思,皺眉道:「不行!妳已經是我的人了,那就算是胎兒也要分開,那個叫白木的我來檢查!」 

  聽到「妳已經是我的人了」這段,兩個在一旁聽得一愣一愣的白木和小玉瞬間瞪大雙眼看著對方,又回頭來回看著洛河跟戰帝,瓜太多,他們有點撐!

  洛河醫仙跟戰帝居然是這種關係!

  洛河聽戰帝不顧著孩子們在一旁的虎狼言詞,臉頰火熱腦袋頓疼,直接手一揮帶著小玉去別的房間檢查去了。

  戰帝看著眼前的情況,知道洛河妥協了,明顯的鬆了口氣後就開始對白木的身體進行檢查,發現內傷癒合得差不多了,外傷除了明顯的疤痕外,其他並無任何不妥之處,就讓白木躺在床上休息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