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92 四大災殃篇(11)

小光光 | 2022-06-04 17:30:00 | 巴幣 0 | 人氣 16


        之後沿著樓梯朝著深層前進,不時都能感覺到蜘蛛的注視,不過也僅僅如此。

沒有攻擊的意圖,曉月自然是不願意浪費精神與力氣,不過越往下,蜘蛛躁動的氛圍就越來越明顯。

而在遇到第二位的人形蜘蛛時,原本還潛伏的蜘蛛像似護衛一樣圍繞在她的身旁。

「我們就省略繁瑣的對談,直說了。我是擅闖的入侵者是你的敵人」

「這樣啊」

了解眼前的男人是敵人,少女抬起了手來,下一刻蜘蛛們傾瀉而出,瞬間淹沒了敵人。

而在同一時間少女「阿...」的一聲,知道自己並沒有捉住敵人,反而露出了破綻來。

迎面而來的刀光,讓她從下一秒開始只能俯視著曉月。

「真厲害,難怪他會輸給你」

摸了摸脖子上的傷痕,跌坐在地的她再度利用蜘蛛發動攻擊為自己爭取調整的時間,而這麼明顯的行為曉月自然是不會讓她得逞。

不過事與願違,這回蜘蛛的行為更加具備智慧,相互連接的間隙看似能夠一碰就碎,但是卻有著極為細緻的韌性。

看著她脖子上的傷口緩慢回復,一下子的功夫兩人再度回到原點。

「真是難纏的能力」

「多謝誇獎」

經過觀察,曉月明白這個少女比起少年更加麻煩。

沒有像少年那樣明顯的特殊部位,與一般人類幾乎一模一樣,卻有著超強恢復能力。

「雖然很突然,不過我想知道你們的權能是什麼」

「我們沒有權能」

原本只是想藉機轉移注意力,沒想到卻獲得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什麼意思」

「北方的災殃所傳承的是詛咒,關於王的詛咒」

「還真是意想不到的答案,這就讓我好奇其他兩個災殃的能力了」

「就要死在這的人,無須好奇」

「還真會講」

曉月為了摸清她的不同,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除了大大小小的傷痕與紅腫外,還有無數毒液竄入體內造成了肌肉表面產生嚴重的過敏反應。

不過也確認了她的能力。不具備石化的能力以及恢復能力不如另一人,取而代之的是操作蜘蛛的能力。
確認了這些,曉月改變了起手式。

氣氛的瞬間變化讓兩人之間的壓力瞬間倍增,面對不知名的招式,她只能等著曉月出招。

儘管想要先手打破現狀,但是那不可輕犯的魄力讓她無從下手也不敢下手。

行動的剎那,「來了!」的警惕感立刻飆升。剛想迴避,一擊斃殺已經形成了。

        當曉月貼近到身旁揮舞長劍,聚集在劍上的龐大魔力凝聚成『形』瞬間劈開她的肩膀,貫穿身體時龐大的魔力滲透進體內,開始影響她自身魔力的流動甚至改變了心臟的跳動。

        「呼吸...」

        看著她捉著心臟痛苦至極的樣子,曉月抱持對敵人的最後憐憫,一刀穿透喉嚨停止了她的心跳。

        「沒想到我的形在不知不覺間有了這麼大的影響力」

        望著自己一張一合的手指,曉月坐到了地上開始喘起大氣。

        超乎想像的效果帶來的問題也很明顯,過於浪費的消耗量讓這只能是一擊斃殺的王牌。

        「希望...真正的...災殃...不要這..麼麻煩」

        顫抖著雙腿勉強撐起身來,曉月繼續向著更深處移動,沒有體力的現在,無法對付在周圍伺機而動的蜘蛛,因此他必須裝模作樣保持狀態尚可的樣子。

        向下的過程中,曉月也想過放慢速度調整狀態,但是不時的有蜘蛛冒出來偷襲,讓他不停分心,根本沒辦法放慢步伐。

        當他走到最後的大門前,體力與精神幾乎沒有回復,頂多就是回復1~2%的程度,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儘管沒辦法,但還是必須開門面對。

        而在即將動手之際,門扉自然而然地打開了。

        「是在歡迎我嗎」

        緊張的嚥了口口水,曉月踏入了門中。

        除了遠處殘破的石椅外,四周都是空無一物,不過曉月仍舊放心不下。

        當身後門扉關閉的聲音觸動緊張的心弦,曉月驚嚇的轉過身去。

        「呼...」

        明白是自己嚇自己,轉回身打算繼續向前時,眼前圖如一片的黑暗。

        不知所措的瞬間一句疑問讓他放下了戒心。

        「親愛的猜猜我是誰」

        「還能是誰呢,當然...不是鹿迪了」

        拉下那遮住自己眼睛的手,轉過身去看見的是穿著紅色晚禮服的女人。

        「聲音挺像的吧?你的女人」

        「是滿像的,都讓我好奇你怎麼辦到的」

        「也不是很難的事,只要有她的聲帶不就可以了」

        在女人用帶有戲謔的口吻陳述時,曉月的攻擊已經迫在眉睫。

        「這個著急的男人可不會受女人喜愛」

        「要你管!」

        被她一指抓住刀鋒,匕首便一動也不動。

        隨著她稍稍地用力,妲拉芬給的武器已然斷裂。

        「還要繼續嗎?」

        看著她那嘲諷的眼神,戰鬥自然是不可能就此打住。

        「那當然是繼續了,至少在我接受事實之前」

        隨著數根刺針刺入穴道,玲羽界針的力量開始充斥全身。

        「希望你能在效果結束前死掉!北方的災殃」

        「那麼期望你能在效果中與我勢均力敵了」

        看著他那因為奇妙的技能而膨大的形,拉格爾對於等下的戰鬥燃起了一點興致。

        當長劍與指尖相互衝擊,拉格爾感到了驚訝,不僅僅力量甚過自己的食指甚至還能將其劃傷。

        「讓人意外的形,是完全呈現於肉體狀態上的類型阿」

        「希望你等等還能如此遊刃有餘」

        隨著肉體習慣玲羽界針的強化,曉月能夠作用於肉體上的魔力也隨之增加,更加強大的形讓災殃一派輕鬆的神色中少了一絲輕視。

        「看你這麼努力,作為尊重我就用上左手好了」

        自信嘲諷的同時,匕首已經從右側招呼面門,而拉格爾輕輕一撥,曉月的刀尖向前傾斜,重心靠近對方露出了破綻。

        一瞬間的時間,拉格爾踏出了左腳旋轉身體,靠近敵人,同時藉由離心力揮出左掌。

        見狀他只能奮力踏地,藉由受力減輕左掌擊來的衝擊。

        相互過完第一招,曉月先行拉開了距離,而對方也沒有進一步追擊,而是簡單的評價了剛剛的戰鬥。

        「相當不錯啊,鹿迪她那時候可沒有這等的武藝,只是個亂放魔力的笨蛋」

        「真意外阿,沒想到你對死人還有這麼深刻的印象」
        
        聽到曉月的意外之詞,災殃露出了邪媚的笑容。

        「死人阿...那麼該讓你去見她了」

        「大放厥詞」

        「那麼作為禮物,是該讓你看看差距在哪了」

        舉高手的瞬間,曉月就朝她發動攻擊,沒有任何打算讓她展示任何招數。

        而在行動的剎那,那高舉的手指彈響了一個響指,瞬間周遭都靜止。

        「四周靜止了...?」

        感到意外的同時,曉月仍舊想移動身子,但下一刻問題就明擺於眼前。不是環境出了問題,而是自己無法行動。

        「差距是否顯而易見了?你無法確實把握自己的力量,怎麼可能抵抗我的力量」

        「我不打算輸給你,也不打算死在這裡,所以...少在那邊自以為是」

        啟動扭曲的魔力特性,一瞬間情況扭轉了過來,脫離了束縛後,全之書隨著他的感情劇烈波動被喚了出來。

        看著那異樣的光景,與他身後不可見的龐大身影,拉格爾只能尷尬的呢喃自己玩笑開過頭了。

        而在同一時間,一個聲音打破了現場的氣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