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93 四大災殃篇(12)

小光光 | 2022-06-05 17:30:00 | 巴幣 0 | 人氣 21


        「親愛的...?」
        
        當他轉過頭去尋覓聲音的來源,看到的是裹著浴巾拿著毛巾在擦拭頭髮的鹿迪。

        轉回來看向眼前的災殃,他的眼中先是困惑、憤怒與慶幸等等的情緒糾結在一起,等到他整理完思緒除了疑問之外就是憤怒。

        「這是怎麼回事?」

        「惡作劇?」

        「問我幹嘛!我還要問你!不過...現在那不是最重要的」

        嘆了一口氣,曉月往她肚子來上一拳。

        「很痛耶」

        「少廢話,這是你欠我的,況且你不也扎實的擋下來了」

        在她甩手緩解疼痛時,結束鬧劇的曉月走向鹿迪。
        
        「幹、幹嘛?」

        看著他那滂沱的氣勢,鹿迪莫名的感到緊張,等到他張開雙手將自己抱住,莫名其妙與幸福感一擁而上。

        「這這這這麼突然是是是是是怎怎麼了」

        在她結巴的時候,曉月一句「沒事就好」讓她緩和了下來,雖然不明白再說什麼,但是至少知道自己是被擔心的。

        「沒事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已經沒事了」

        安撫著曉月反而讓他抱得更緊,而這樣讓鹿迪感覺幸福的要窒息了。

        「等..等等!」

        拍了拍他環抱的手臂,鹿迪真的感覺快沒呼吸了。

        「放、放手!快..快放...!放手!」

        等到注意到的時候,鹿迪已經滿臉脹紅快要喘不過氣,曉月這才放開手。

        「白癡!你想害死我啊」

        奮力一踢,角度不偏不倚的踢在小腿的骨頭上,強力的刺痛讓人直接抱起腳跳了起來。

        「有...有必要這、這樣...嗎!」

        疼痛難耐的抱怨,只是得到「哼!」的回覆。

        看著兩人奇妙的相處,遠處的災殃向曉月開口了。

        「我們可以來談談我的麻煩了嗎?」

        「看來你已經從魔女那邊知道我的來由了」

        「只是聽了個大概」

        「那麼我想先從你這邊拿點報酬」

        聽到這句話,拉格爾不免地笑了出聲。

        「好像跟我聽到的不太一樣呢」

        「言而總之,要想請人幫你解決麻煩,是否也該先付訂金?」

        「訂金早就給了」

        當曉月望向他指的方向,腦子浮現一個大大的問號,只能歪著頭問:「什麼?」。

        「我的才能在你的女人身上了」

        「這樣啊,那跟我什麼關係?」

        「蛤?她不是你的人嗎?這樣說話」

        災殃的反應讓曉月笑了出聲。

        「哈哈哈...!那是你跟她的契約,又或是交易,怎麼能扯到我身上?況且鹿迪好像也沒要求我幫她忙阿」

        為此曉月還特意轉頭問到,看到點頭的鹿迪她先是啞口無言,想說點什麼,但是最後只能低下頭用手攙扶。

        「是...你說的沒錯,那麼我交點訂金好了」

        當她邁開步伐,一瞬間周遭氣氛改變,而隨著她的一句「死了我可不負責」後,曉月立刻視線模糊,跪在地上。

        感受著難以言喻的痛苦時,他只聽到鹿迪與災殃再說話,沒能聽見什麼,頂多是細碎的片語,其中『中毒』一詞也讓他迷糊中明白情況。

        而在他聽不見的時候,說話的聲音開始逐漸轉變成爭執。

        「突然之間放毒,你是想害死他嗎!」

        「這...不能怪我吧」

        先前的惡作劇看到他那麼危險的狀態,拉格爾下意識的將他的水準拉高,沒想到弄巧成拙。

        「你先別緊張,毒性不是很強頂多幾天就會好了」

        「確定?」

        當鹿迪用質疑的眼神看她時,她只能尬笑的蒙混過去,畢竟跟她說,沒扛住就可以準備下葬,自己肯定免不了出事。

        而在幾分鐘後,奄奄一息的曉月已經恢復了意識。

        「沒事真是太好了」

        「不好!」

        看到他豎起中指回應,拉格爾只能無奈回答。

        「畢竟是你想要訂金的,不能怪我」

        「那還真是大手筆阿,這個訂金」

        「冷嘲熱諷就免了,我們還是先來談談那麻煩的器靈好了」

        翹起腿來,正打算開口時,曉月打斷她。

        「等等!你還沒說明清楚,剛剛的是什麼」

        「我還以為你多少也猜到了」

        「還真的只是多少猜到的程度而已」

        看了她的孩子以及本人的招式,曉月也只是明白她用了某種方式擴散了毒性而已。

        「該不會是我本來就中毒,只是你誘導了毒性爆發?」

        「很有創意的答案,只可惜我沒有影響他人體內魔力的能力」

        為那創造力滿分的答案拍了拍手,她也不再逗弄曉月直接告訴他正確答案。

        「你知道北方的災殃是蜘蛛,那麼就蜘蛛你沒有感覺到四周少了什麼嗎?」

        「蜘蛛絲嗎...?」

        「沒錯,這裡是蜘蛛的領地。怎麼會沒有蜘蛛絲呢?」

        一經提點,曉月立刻融會貫通。

        「那麼讓我中毒的是絲線本身還是在其上頭的毒液?」

        「絲本身具備的是強韌與柔軟,並沒有毒性。相信你也沒聽過哪種蜘蛛能夠利用蜘蛛絲讓獵物中毒」

        當她介紹完畢,換隻腿翹的時候,也準備開始談談器靈的問題了。

        「那麼該來談談器靈的事情」

        「請開始」

        在她的敘述下,曉月對於這次的器靈有了最基本的認識。

        完全不同於其他的器靈,最為特例的存在:雙生器靈。既是一也為二,不適合任何形式的武器,屬於器靈的異類。

        「那他們的背景故事又是如何呢?」

        意外之外的提問反而讓災殃感覺他再亂。

        「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不知道?去找製造者問?」

        被反問一句,他頓時啞口無言。

        「好吧...那你告訴我,他們的位置以及你是如何知道他們的」

        「位置倒是不遠,就在正下方。至於從哪邊知道他們嗎,如果你是想從中找到關於雙生器靈的事情,我建議你還是放棄」

        「既然你知道我想做什麼,還特意阻止我,相信你已經做過了」

        「那麼你還打算聽嗎?」

        「我想應該是不用了,畢竟你都沒有收穫了」

        曉月的話引起了災殃的竊笑。

        「真會戳別人的痛處」

        當作是稱讚,曉月聳肩表示接受。

        「雖然是馬後炮,不過在封印器靈的前方有記錄他們的石碑,期待你能有所收穫了」

        「我會看看的,不過那是明天之後的事情,現在我需要好好休息」

        聽到休息,鹿迪就鑽了進來。

        「拉格爾有幫我準備還不錯的休息處,親愛的你一起來」

        「喔、喔...」

        感覺還沒有說完話,但是鹿迪如此熱情他也難拒。

---分隔線---

下一篇的描述擦邊有點多,但我還是會分類全年齡除非出問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