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6-四大災殃篇(5)

小光光 | 2022-05-02 17:30:04 | 巴幣 0 | 人氣 20


「不是!」

注意到抓住高牆的手時,指尖已經與其合而為一,被肆意的吸收魔力。

剛想拔出來,他又注意到變化的重心與落差巨大的高度。

「這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節奏阿」

陷入兩難下,曉月決定另其道而行。

         要吸就給它吸,反正再怎麼樣也是魔力清零後失去意識,趕緊爬到牆的最高點掛在上面休息才是正確選擇。

做而言不如起而行,曉月立刻動身。

沒過多久就如同自己預言的那樣,失去意識高掛在上頭。

等到清醒時,下面的石頭怪物已經消失不見,換來的是牆上頭書寫了文字。

慢慢蹬下牆,曉月開始琢磨眼前的內容。

「恩...看不懂呢」

         眼前的文字可以說是集大成於一體,混雜著各個歷史時代的文字,唯一能勉強看懂的只有牆上刻有四個珍奇異獸,其餘的要想看懂根本是無稽之談。

不過萬幸的是,牆上的內容能夠被全之書所記錄,真有什麼疑惑還可以日後再問別人。

複製到一半的時候,環境的變化再度來襲,只是曉月並沒有注意到。

不管是周遭的變化還是自己正處在無法改變區域。

等到複製完成後,高聳的牆面開始慢慢下降隨即沉入地面,換來的是被封堵的道路顯現出來。

「兩條路嗎....」

看著眼前的岔道,曉月感到多此一舉。

畢竟道路會隨時改變,走哪邊都沒有任何的影響,隨手選了右側的道路,他便走了進去。

下一秒,他卻走了出來並埋怨到:

「不是多此一舉了,根本就是來整人的!」

裡面不僅道路狹隘還有一堆的灰塵,而且走沒幾步就會看到裡面是死路。

抹了抹自己滿臉的灰,曉月走向了左側的通道。

走到盡頭後又是一次廣闊的平原,又是一個高聳的牆面。

唯一不同的是這回的怪物,一樣的力道、魔力,這回卻是削鐵如泥輕而易舉的斬殺。

清除掉四周襲來的石頭怪,曉月再度站到了高牆前,以一樣的方式給予魔力等待文字浮現。

這一回出現的文獻是最開始記錄中的其中一位珍奇異獸。

雖然看不懂的窘境依舊,但是至少能推測出這樣的文獻總共有五處,自己還能夠收集三次。

         之後的時間,曉月都在等環境的變遷帶來新的道路,每經過一次新的通道都是一次戰鬥,而新的文獻卻不曾再出現。

「沒辦法了」

高度的精神消耗與對新環境的不適應,曉月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拿出位歸石回到城鎮,此時時間仍舊中午左右。

不過這仍然無法干預疲倦,勞累感與放鬆讓他開始打起了哈欠。

去往住宿的旅店,一到房間坐到床上,身體就不受控制的自動躺下。

等到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月亮高掛在天空中,不過底下的街道仍舊是燈火通明。

「夜市嗎,我還是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看到」

         電供系統不夠完善,要想在晚上點燈只有魔石的選擇,在魔石數量稀少的影響下,大部分的使用都是小程度的消耗。

         起床上廁所之類短時間的情況才會有所使用,在加上平時工作辛勞、娛樂產品不充足等等的狀況,夜晚經營的性價比完全不足。

只有托克拉不太一樣,藉由地理環境的不同,這使得一天二十四小時上基本都有一定的人潮數量。

再加上地下城的魔石高產量下,供需平衡影響了商販讓這裡獨立於其他地區也有賣晚上的人。

「那麼晚上會不會很特別呢」

好奇心驅使下,曉月趕忙的出了旅店上街瞧瞧。

一上街,不亞於早上的熱鬧就讓他想起台灣常見的夜市。

         雖然沒有像台灣夜市那樣,吃喝玩樂應有盡有,更像是把平常的營業時間給拉長的感覺,不過在心情上的雀躍早就讓他忘記這點小問題了。

四處走上一遭,莫名其妙的他已經走到了公會前。

「連探索者公會都是24小時營業嗎」

走進裡頭,景色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至少跟曉月想的不一樣。

除了正常運作的幾個櫃台外,不是醉漢就是有人邁向酒醉的路上。

見過了奇觀,曉月緩緩的退出門,揉捻了下兩眼。

「看來還是去地下城比較實在」

轉頭走去地下城,第二回的探索,曉月的持久性明顯上升達到13-14小時。

不過探索的內容就是毫無進展,基本上就是一直前進、打怪,而記錄文獻的高牆卻一直沒有出現。

日復一日,曉月只能重複著相同的行為。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時間拉長後精神上也能更加有餘韻。

         不過長時間沒有收穫,不管是誰在心情上也會想要轉換一下,而這回走出地下城就很剛好的,之前寄出的信有了回復。

拿起信來看,曉月不禁笑出聲來。

本來曉月還認為會出問題的是納亞札,沒想到的是瑞楓最先發生問題。

問題點也很常見,商會與國家之間的協商上出現了問題。

         洽談好了關稅以及國內生產百分比,對方立刻要求販賣的物品以及服務項目事前告知,到這裡其實都能理解,畢竟這是保障自己的方法,不過接下來就是得寸進尺了。

不單單是未來展望與規劃有所要求,連發展項目都打算參一咖。

國家在想獨佔大餅這裡能夠理解,但是貪得無厭的打算手握主導權就屬實過分了。

         而瑞楓也是跟曉月一樣的硬脾氣,不爽合作就不要合作,直接當場撕了契約書,現在寫信也是道歉並祈求幫助。

「看來是沒打開錦囊看了」

         這點小問題他早就想到了,解決辦法則是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在找一個環境與產業差不多的國家,從那邊再進行商談來進行商會擴展。

         不然就是第二種,以城鄉包圍城鎮的方式來讓商會擴展。不直接接觸國家,而是以整合周遭的小村莊為主,不過弊端也很明顯,要花更多錢就是了。

閱讀的同時他也在回信中簡單的敘述解決辦法後,同時也用輕鬆的氣氛揶揄她沒有使用錦囊。

而後看到第二段頓時,氣氛都不一樣,他也停下了手。

「該死的兔子...!」

信中提到了石油、重工業的基礎導入,曉月感覺自己要氣瘋了。

         當初沒有要搞這些就是因為環境永續以及經濟問題等等的狀況,最好的證明就是納許也是絕口為提。

         「他媽的...這個世界就有資源無窮無盡的地下城,現在還搞重工業,提升生產效率的代價沒有那麼簡單」

         靠著高風險高回報的地下城,現在的世界人口總數能夠得到控制,等到安全性更高的工業冒出頭,人口就會是幾何增加。

         日後隨著技術提升,勞動人口需求降低,過剩的人口又會是新問題。更別說在這之前還有糧食問題存在。

「要瘋了要瘋了!」

         雙手摀臉,曉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腦中不停打轉著那想不到的解決辦法以及責備自己不該犯賤把她留在那三人身旁。

「今天就早點休息好了」

         心情五味雜陳下,他已經什麼都不想想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真的發展到無法抑制的地方就交給市場機制處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