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7 四大災殃篇(6)

小光光 | 2022-05-08 16:30:01 | 巴幣 0 | 人氣 23


隔日起床,曉月決定修生養性,去擺個攤賣個東西讓自己放空幾天。

這次賣的東西就很正常了,不外乎都是很常見的各地名產。

         上個村莊的手藝品、調味料、回復藥水等等,各式各樣雜七雜八的常見物品,沒什麼特色不好吸引到人,不過這是曉月希望的。

來的人不用多,偶爾來幾個人跟自己抬槓就好,而這是他自己當前所想要也需要的。

看著諸多的人流走來走去,自己的攤位只有零星幾人願意看一眼,曉月也打算把握時間。

不知道有緣人何時出現,他便開始試做布娃娃。

在他幾針下去,突然來了客人。

         本想一邊販售一邊攀談的,不過這個都市礙於地下城的時間流逝不同,大家生活步調都很快,沒等自己講上兩句,客人就要結帳了。

客人剛走,曉月便繼續做玩偶。每次客人購買東西,曉月都找不到合適的契機閒談。

只能停頓的幾秒放下針線,等到客人走後繼續自己忙碌。

處理了無數次的交易,進行了無數次停手、編織,曉月的今天就很快的度過。

接下來的幾天他基本都是這麼度過的,在買賣、織玩偶間來回交替,直到一位女性停在攤位前。

曉月對她的第一眼就是印象深刻。

不是因為她出眾的外貌,也不是黑色秀髮搭配黑色長裙洋裝很顯眼。

         雖然女人十分的美麗,不論是誰看到都會有所印象,不過對曉月來說關鍵是自己的攤位沒有商品足以吸引氣質高尚的女性,以及她的行為舉止。

「有需要什麼商品嗎?」

一如往常,曉月還是擺出理所應當的待客禮儀。

同時也是一如往常的沒有得到回答。

女人仍舊轉動手中的白色陽傘,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接連三天都是如此,要想記不住她或許都算的上困難了。

「今天擺完攤我暫時不會在出現,有想要的東西建議你買下來」

「我會的」

彷彿是為了這句話一樣,女人點頭致謝後,轉頭便笑著離開。

被搞得糊塗,曉月只能撓撓頭的收拾攤位,為明天繼續進入地下城而提早休息。

整理的途中,一樣物品映入眼簾。

「這是我沒有的阿」

看著拾起的硬幣,曉月直覺是剛剛那位女人的,不過硬幣的紋樣是自己所沒見過的。

「看來只能等有機會在還她了」

分開放置,他將硬幣收入衣服口袋。

到了隔日清早,整理好情緒與狀態,新一回的探索又開始了。

探索的過程絲毫的不拖泥帶水,幾經探查,缺失的文獻再度出現。

不過這回的內容卻有所不同,更像是尚未描述完成的文章撰寫於高牆之上。

而曉月做出這種反應沒有任何的理由,純粹是感覺。

「通常這種感覺都很準」

不知是在自嘲還是讚嘆,撫摸著石板最後的文字,他等待著文獻的消失與全新的通道。

一分鐘,十分鐘;一小時的時間不斷流逝,眼前的高牆也沒有消失。

「怎麼回事?」

操作上跟先前沒有差別,石碑卻沒有消失。

這讓他開始反思,這回的文獻有什麼不一樣,自己最近是否有發生什麼預料之外的事情。

除了文獻不完整以及那個奇妙的女人外,他想不到其他的東西了。

         而思索的當下,手指觸踫到了口袋中的硬幣,將其拿出,這才注意到與石碑上頭最後的缺口大小相當。

「應該不是吧」

如同理所應當的一樣,曉月將其塞進了缺口中。

果不其然的,記錄文獻的高牆開始陷落,而這回出現的不是道路,而是散發出藍色光輝的傳送口。

看到這種情形,曉月沒有平時的冷重沉穩,一腳便踏入其中。

「好久不見的花園」

來到全新的環境,他一眼就發現,這裡與文茵曾經待過的花園十分相似。

不同的只有栽種的花不在是淡藍色,而是極其少見且難以栽培的黑色花朵。

「歡迎」

女性的聲音立刻吸引注意力,原先還在四處眺望的曉月立刻看向花園中的座椅。

「請問這裡是哪裡?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問題真多呢」

放下啜飲的茶杯,女人開始逐一回答。

「首先。我是災殃的魔女,再來!這裡是我的花園,最後你在這裡是因為你打開了門」

「災殃的魔女?那麼你知道災殃的故事?」

「知道喔,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願意為此付出什麼?」

看到她那隱藏在笑容下的貪欲,曉月只問了一句。

「你期望什麼?」

雙方都知道,這不是等價交換,而是交易。

「真是意外阿,已經許久沒有人這麼回答我的提問了」

下一刻,女人的行為讓他再度愣了一下。

無法看見她的面容,但是能夠明確的感覺到自己被其注視,而這種感覺讓曉月有些無地適從。

「看著我」

被女人要求到,曉月立刻無法挪移視線,只能感覺自己被其黑影一般隱藏起來的面容吸引著目光。

隨後她的言論再度超乎想像。

「我希望你從我這邊獲得什麼,這就是代價」

「你知道我們這是交易對吧?」

「我們打從見面的當下就不可能是等價交換」

魔女明白一切,回答到的卻都是付出,這讓他無法接受也無法明白。

「你看見了什麼?從我的眼睛中看到了什麼讓你願意付出?」

「曾經的記憶。這是我能說的部分,剩下的就必須由你自己想清楚了」

「傳承而來的記憶嗎,當初是為了文茵才開始,不得不感謝這份好運」

對於曉月得出的答案,魔女只是露出微笑,隨後便開始講述關於災殃的故事。

最一開始的介紹便跟自己所知道的一樣,各自盤踞四方的災殃與他們皆非第一代的災殃一事。

而後才是曉月並不知道的故事。

蜘蛛、惡魔以及凶狼分別對應了進化、重生以及衰老這三個理由。

         蜘蛛女王為了種族的進化由新一代的人選成為災殃。而惡魔則是獲得重生的機會,既是初代的災殃亦非最初的災殃。至於凶狼則是因為時間的推移,年邁與衰老迫使災殃出現交接。

「以上是我所知道,其他災殃大概的故事」

換言之就是要想獲得更深入的理解,曉月必須去找尋其他三位災殃,從他們口中獲得。

「那麼北方的巨龍呢?」

「為了感情」

「為了愛?」

「希望有這麼俗氣、老套就好了」

「沒辦法,正因為俗氣又老套,才會讓人第一時間聯想到愛情」

竊笑了曉月的抖肩,魔女開始講述巨龍的死因。

最初的西方災殃會死只因為他追求正確。

         作為生物生與死理所應當是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是隨著靈魂的維度:『靈維』的逐漸壯大,死亡已經悄然從生命中離去。

永無止盡的時間讓他對於『生』的定義開始模糊,沒有正確的關係,擁有的只是蹉跎光陰的假象。

而面對死亡,自己身為災殃仍然還有尚未完成的目標,必須尋找到後生繼承災殃的記憶與稱號。

「那後生就是指你嗎?災殃的魔女」

「並不是,我是繼承災殃的第三人」

「那麼第二人也是在情感中追求正確而死亡了?」

「這我就不清楚了」

第二代的災殃會死亡是為了身為棄嬰的第三代。

「她看著逐漸成長的我,認為讓我活下去,擁有災殃的一切是正確的,做出了武斷的決定」

         儘管她是平淡的說著,但是隱藏在看不見的臉蛋下是那樣激烈的情緒,曉月可以說是看的一覽無遺。

         不理解、疑惑、氣憤等等的情緒集結在一起,不用多說都能明白。即便知道她的所作所為是基於自己,災殃的魔女至今為止仍舊沒有接受。

不過曉月是不會強迫她說的,畢竟這既不影響該知道的,也不會造成認知錯誤。

「那麼我們先喝杯茶再繼續關於『災殃的魔女』的故事」

「也是...現在最好休息一下。不管是你還是我」

魔女的話,此刻曉月還摸不著頭緒。

等到她心情平復後,那句「不管是你還是我」才顯露出了真正的意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