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9 四大災殃篇(8)

小光光 | 2022-05-15 17:30:04 | 巴幣 0 | 人氣 10


「恩哼!再來就是委託了」

         關於第三位魔神瓦沙克的委託有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找尋無光紋域中的石碑了解其中的傳承,並為其後人建立新的故事。

         看不懂石碑的內容就已經是天大的難關了,更別提要建立全新的故事,對於無從下手的難題,曉月自然也是提出了疑問。

而災殃的魔女只說「時候到了自然會知道」這種鬼話給他聽。

雖然讓人頓感詫異,但是意思也很明顯,代表著自己尚未收集完全部的文獻。

感嘆重複的日子即將再度來襲,曉月也還是要去面對,面對那趨近無盡的探索日子。

不過對於這次的探索,他知道不會持續太久。

「那麼就讓我看看,這隱藏起來的文獻在哪」

將手放置於地面,他開始了釋出魔力做第一次的嘗試。

當蘊含滲透力的魔力透入地面,地下城的一部分馬上呈現在腦中。

「阿嘎嘎!」

沒幾秒的時間,放開手的他立刻抱頭打滾。

查覺到他幹了什麼,災殃的魔女只是搖搖頭的繼續品嘗著茶與茶點。

「該死...負擔太大了」

         曉月本想藉由滲透力觀測了附近結構,但是細節沒有做好。細緻的畫面一瞬間進入大腦就如同將1分鐘的4K畫質在幾秒的時間內快速播放完畢。

大腦沒有燒壞還能大喊大叫的就算不錯了。

「要更加細心的」

再度嘗試,曉月不敢躁進,在還沒熟悉滲透力的情況下他只能先去調整影像大小。

         不敢豪放的使用魔力,這讓影像的解析度呈現很高的上下限。一下清楚一下模糊的,雖然影響沒有最開始的大,但頭昏腦脹的情況還是讓人很不舒服。

一點一點的嘗試,花了比預期多上一倍的時間,他才能夠穩定腦袋中呈現的畫面。

「在來就是範圍了」

擴張範圍的時候,難度也是直線上升。

要維持著固定解析度的影像,並將可視範圍提升至自身半徑50公尺曉月就花上了整整14天。

「好了,該來探索最後的文獻了」

拍了拍臉,他打起精神開始走向前方錯綜複雜的道路。

經歷了十彎八拐的路程,他很快就來到了第一個岔口。

「可惡阿...看不到盡頭」

眼前的三條岔路口皆無法看見是否能夠一路暢行。

「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滲透力探測目前還是臨時打磨的階段,沒有足夠的時間累積身體根本吃不消。

         光是維持現在50公尺的範圍,精神面就已經是高度緊繃且集中的狀態了。要想再看遠一點,怕是現在就要倒下了。

         沒辦法下決定的情況下,曉月只能打開道具欄隨手拿一根棍子出來,直接放在地上開轉讓命運來做決定。

「中間嗎」

向著選定的方向前進,走沒多久便又是新的岔路。

「該死...」

消耗還沒有恢復過來,他只能繼續使用棍子來決定前進的方向。

         一次又一次的,面對無數的岔口他都只能別無選擇地靠賽。等到恢復過來,能夠再次利用滲透力探索時,結果令人尷尬不已。

「不是...為什麼!為什麼又回到原處!」

經歷九彎十八拐以及數次的環境變動,最後卻是回到原處,這種感覺讓人有苦說不出。

但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對於滲透力的使用有更高的穩定性了。

曉月只能拿這種謊言安慰自已,順帶一提,距離方面還是原地踏步。

「那麼接下來要往哪裡走呢」

往地面上突出的石磚上坐下,看著眼前兩條岔路,他心裡早就有答案了。

眼前就有一條暢通且筆直的答案,只不過過程會是危機四伏就是了。

休息了一會,曉月便站起身走向左側的通道,踏入其中的瞬間,後方的入口被瞬間關閉。

「沒有後路嗎?雖然我是沒有影響」

將手置於地面,曉月這回需要穩定的保持滲透力探索的狀態,面對黑暗與陷阱這是最好的辦法。

「勉勉強強」

保持著現在的氣力,曉月向前邁進。

         每走一步,不期而遇的陷阱就自顧自地襲來,飛箭、落石這種基本款不用提,出現的馬型石像與士兵型石像才是問題。

         不受攻擊影響,還擁有團隊協作的智慧,基本都是只能夠被動防守躲閃。更不用說毒箭、捕獸夾等等基本款陷阱也要考慮在其中,唯一能夠慶幸的是它們就如同棋盤的棋子一樣,維持一定距離後就會停止攻擊,不過石像是接連不斷的。

         曉月從碰到開始,已經維持了將近12分鐘的躲閃,或許是看不下去,災殃的魔女聲音直接在他耳邊響起。

「不是偷到了嗎?滲透力的技術,不是要告訴我你只打算應用在搜索的部份吧?」

「說來簡單!要是這麼容易就廣泛應用,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彷彿要反駁一樣,面對遠在天邊的人,曉月仍舊大聲地回答到。

「去引導魔力而不是強行的控制它」

         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向,他頓時茅塞頓開。只不過難題依舊存在,要想改變習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更何況自己現在還處於危機之中。

「不過不嘗試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引導了原先流竄於地面的魔力進到石像中,它們的動作立馬停止,並隨著魔力影響了石像的全身,它們開始碎裂並掉出了物品。

「什麼東西?」

撿起地上的掉落物,透過鑑定的效果,曉月明白到這就是魔神口中建立全新故事的材料。

「不過這需求量真可怕」

看到碎片的名稱旁邊寫著兩千分之一,他感覺自己都要收回這趟探索不會很久的自信了。

不過抱怨歸抱怨,有了滲透力的幫助,收集起來還是很輕鬆的。

         碰到石像只要利用滲透力干涉對方體內的魔力流動都是輕而易舉的拿下,唯一需要擔心的只有魔力透支。

         大概四個小時的收集,就有110個左右的數量了。與此同時,曉月也感覺自己體力與魔力都見底了,不到走不動、頭暈目眩,但是也已經是沒辦法再繼續的程度了。

簡單生一個火,簡單的吃點東西補充體力,他就窩在牆角休息了。

         為了避免意外發生,曉月必須保持腦袋一部份的警惕,而這樣不習慣的行為讓他反覆處在睡著與清醒之間

「該死...」

         等到幾個小時後再度繼續行動時,身體與腦袋已經產生了脫節。但是即便如此也只能前進,畢竟在踏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沒有退路了。

         接下來的時間,曉月的動作是越來越慢從先前的4小時110個慢慢地拉長到4小時88個、4小時61個,這樣子等速度下降。

         等到後面習慣這種疲勞,能夠保持腦袋部分清醒的睡覺時,他的速度才慢慢提升,最後維持在4個小時70個左右。

收集完畢,碎片在道具欄中合而為一,變成一塊兩手捧著剛好的石板。

將其拿出,上面便出現了未知的文字。

雖然看不懂也無法理解,但是四散的魔力已經透漏了,它在為自己指引道路一事。

沿著蔓延的方向前進,幾個轉彎後,很快就到了最後的石碑面前。

當曉月看到最後的內容,自然而然的明白了上頭寫了什麼。

「原來沙瓦特所說的傳承是指個人技術」

         關於這部分,曉月可能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寫上武藝、魔力這一類的東西,不過在專精的領域就不同了。

思考著自己關於商業的見解,上頭開始以自己熟悉的文字描述出自己的思考。

隨著文字逐漸記錄到最底部,石板突然像似書籍一樣翻閱到下一頁。

         感到意外的時候,上頭的紀錄也沒有停下來,而是不兼斷的從自己腦內汲取知識直到構築的思緒因意外停止的部分。

         等到曉月繼續構思,停止的內容就開始繼續增加。當頁數到了第四頁,傳承已經完成了只不過作者本人不是很滿意。

「只留這些足夠嗎?」

留下的都是精華、重點,但也因為如此,這樣的東西能看得懂嗎?在沒有底子的情況下。

         在他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因為撰寫完石板而出現的傳送陣已經是搖搖欲墜,隨時會關閉的樣子,絲毫容不得任何的修改還是猶豫了。

踏進其中,曉月回到了災殃的魔女所在的庭院。

---分隔線----

目前個人寫作進度來到第二位災殃結束,但是我想不出來第三位要如何銜接。
這麼講可能怪怪的,但是腦子中想要描述的東西太多,反而不知道該如何為第三位鋪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