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 90 四大災殃篇(9)

小光光 | 2022-05-29 17:30:00 | 巴幣 0 | 人氣 36


「看來你是完成了」

當魔女出聲說到,曉月便走上庭院坐到了對面。

「比想像中的還久」

「還好還好,比我想像的快了。比起這些要來點茶?」

「好啊」

接過紅茶他繼續說到:

「快不快我不好說,但跟我預計的落差很大就是了」

提起茶杯一飲而盡,他問到了第二階段的委託。


         「第二階段就要你四處奔走了,去找其他三位災殃為他們解決麻煩。這邊我建議你先去找西方的蜘蛛老太婆,她為了三個無主的器靈正傷腦筋呢」

「看來你已經從我的記憶中看的一清二楚了」

         明白那時候的頭靠頭根本是讓對方擅自探查記憶,還讓對方清楚了該如何慫恿自己行動,曉月只能遙遙頭認栽。

「那麼拜訪完蜘蛛再來要找誰?」

「你高興就好,畢竟你其中一位愛人不是在那邊嗎?或許你還能夠繼續三人行呢」

「那就希望了,畢竟文茵在哪我是毫無頭緒」

聳肩回答,災殃的魔女拿出一張塔羅牌大小的卡片交給了他。

「這是...?」

「禮物,第二十五位魔神要我交給你的禮物」

「真好啊,明明說我把他的禮物破壞了」

「是破壞了沒錯,這是他重新準備的禮物」

「那我可要請你幫我好好感謝他了,讓我偷了一份禮物又送了我一份禮物」

雖然感覺起來有些輕佻、高人一等的口吻,但是發內自心的感謝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

「那我就代替他對你說一句不用客氣了」

最後兩人互相道別,曉月便開啟前往西方的旅程。


         路途上曉月分別造訪了幾個城市,除了為了準備而回去的吉克外,就屬農業城市拉托那讓他印象深刻了。
         原因沒有很複雜,純普的風情以及一望無垠的麥穗田很漂亮。除此之外,當地的土產也是一絕。


         只是簡單的烤麵包,但是每一家的味道卻是相差甚遠。除了烤製的方法不同以外,每一家的面粉香氣也不同。


         原始的材料因為種植方式、土地環境不同而有所差別是人人知曉的事情,不過實際吃上一次還是讓人感覺開心與期待,甚至讓他每家店都買了2~3公斤丟在道具欄裡面放,作為到達度那德爾聯合國之前的糧食。

順帶一提,當地還有果醬以及煙燻肉作搭配,避免大家吃膩這樣子。

之後一、兩個月的時間,曉月還有途經兩個城市,只可惜當地沒有什麼特色,連風景都很一般。

不過曉月還是很期待的,到時候與鹿迪同行時,這樣無趣的城市是否會有不一樣的味道。

而在他來到失落的國度附近,身為北方災殃的蜘蛛就有感應到他的闖入。

「拉格爾你幹嘛愁眉苦臉的?」

「沒事沒事,只是又有入侵者了。擔心跟你一樣我該怎麼辦」

回想起與鹿迪第一次見面的狀況,她就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位"客人"。


         第一次見面時可以說是火藥味十足的狀況,畢竟鹿迪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要求身為災殃的她交出自己累積至今的一切。


         起初身為還以為是哪來的探險家大放厥詞,本來只是想給點教訓讓她滾回去的,不料狀況卻出乎意料。

大意與輕視讓狀況呈現勢均力敵甚至有災殃屈居下風的狀況出現。

而鹿迪的一句話也是成功讓她顏面盡失。

「沒想到指引我的命運,竟然是讓我來見這種次等存在」

當為了自尊而奮起的災殃認真對待時,兩方之間戰鬥瞬間畫下句點。

隨後鹿迪再度開口是如此的可笑與令人感興趣。


         「你說的話真有趣,為了男人所以才來找尋足以保護他的力量嗎?好!我可以與你分享至今為止的累積」

當她回憶到自己回答的時候,鹿迪靠了過來。

「入侵者?那要我去嗎?作為回報」

「不需要,這位入侵者是必須迎接的客人」

「真奇怪,明明是入侵者卻又是客人」

「等你看到人就知道了」


         是否迎接曉月對拉格爾是個問題,儘管能解決前代所遺留的關於"器靈"的問題,但是自己已經沒有餘力可以再交出自身一部份的力量了。

(看來還是必須減少群體的數量)

拉格爾在腦中一聲下令,數以萬計的蜘蛛瞬間布滿了如同蜘蛛網一般的巨大都市廢墟。


         同時蜘蛛們也收到第二個命令。只要曉月進入其中,不管是從哪邊進來的都會吸引蜘蛛群聚集到他的身旁

準備完畢,拉格爾就坐等漁翁之利了。

幾天之後,當曉月踏入都市廢墟之中,無數的蜘蛛便湧現於其附近。

「還真的是不歡迎我啊」

雖然曉月也有準備no.12達拉斯穿刺,但是該用在哪裡、如何使用,他是沒有絲毫的頭緒。

對此他只能用一貫的方式,開砍來解決問題。

而在他迅速的解決第一批蜘蛛,四周已經聚集了足以將人淹沒的數量,其中還不乏許多的新品種。


         除了足肢更加強健、速度更加迅捷的蜘蛛之外,還有一種形似蠍子會吐出絲網的蜘蛛,倆倆搭配威脅完全不小於另外兩種。


         前足特別硬,如同蟹鉗的大蜘蛛以及潛伏於都市廢墟中的超小型劇毒蜘蛛。從毒蜘蛛尖牙上滴下的毒沒什麼腐蝕性,但是侵蝕力卻不一般,光是輕輕沾到傷口就迅速紅腫產生發炎狀態。
「不想用這招的」


         隨著他拿出刺針來,開始燃燒的魔力形成火焰附著到上頭,隨著他的抬手,無數刺針朝四面八方飛去。
當刺針擊中了遠處蜘蛛抑或石頭停了下來,連接在尾端的絲線開始垂落。      


         一秒、兩秒的過去,當蜘蛛大軍準備再次襲擊時,巨量的聲音響測雲霄,肉眼可見的蜘蛛不是死亡就是戰鬥不能。


看著四面八方被火焰熊熊的燃燒,曉月必須原地休息才能再度行動,消耗魔力產生爆炸的方式對他那少到可憐的魔力影響巨大。
隨著燃燒蜘蛛群的火焰熄滅,曉月也感覺自己回復了足夠的魔力。
而在他剛要起步的時候,蜘蛛們又開始聚集而來。
---分隔線---
明天又要上班了,可是我覺得沒休息到SO SAY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