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相遇的故事 ξ(; へ :✿)ξ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4-15 21:59:30 | 巴幣 74 | 人氣 174

完結四、師夷長技以制夷
資料夾簡介
二宮健在學校受人欺負,心灰意冷的他回家途中看見了巨大的門神,門神的背後似乎另有隱情。



※Komi的小屋GP數破10000啦,非常感謝各位支持!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第四章很快地來到了最後一話,呈現了雖然是愛情但充滿酸澀的畫面。
那麼,請諸君慢用。

前情提要:
發狂的小空挨了一針後精神穩定下來,回想起過去有人告訴她,異力是難得的天賦......。



    大學生小空的日常空虛匱乏得剩下練琴,久久才能親自照料花兒。她不是沒想過仰賴園丁的專業技能,請園丁代替自己養花,但她種下的杜鵑、龍膽......這群纖弱的嬌客承受不起外人粗魯的推拿,非得她親自服侍不可,小空發揮創意在花的根部敷上異力作為培養基,使花自體吸收所需的養分,不必補充水、不必費心思監控。

    她向流星許願過,求流星賜給她一座規模堪比皇宮後花園的庭院,當她能夠無所顧忌揮灑異力的舞台,她號令紫藤花往東,紫藤花絕不往西,在北邊種桔梗、南邊種鬱金香,偶而來棵樟樹增加趣味,她手中的園林不再是「草津植物園」,而是專屬她的溫帶植物園。

    對了,取什麼名稱好呢?總之,她確立園區的基調為「北歐風」,炎夏採摘漿果、寒冬收割香草,四季圍繞小型生態系轉動,歡樂無窮。

    她沒預計早回家但有個男人堅持見她,一切都怪她技癢以異力作了小盆的報歲蘭分送給親朋好友、同學委託她變出松柏來搭配怪石,她創造的奇葩的盆栽不知為何被拍照打卡上傳網站,陌生網友慕名而來求她開賣,小空煩歸煩,最難擺平的還是她同學的大嘴巴,盆栽的圖像輾轉流入彩瀨家的兒子手中、他還在聯誼會遇過小空。

    她恨不得剁了雙手,或一刀捅死自己。那個電機系二年級的理工宅在樓下恭候多時,小空請保全放他進豪宅。保全傳話給阿宅,說大小姐生性害羞,又威脅如果敢作踰矩的行為,定以極刑伺候他。

    阿宅,或者稱作彩瀨光夫,鄉巴佬進城般穿梭於溫室模樣的交誼廳,高如九重天的天井懸吊著黃金花籃,籃子內是變色草,花籃間的空隙穿插幾顆球體容器,容器裝填著由雙葉細辛拼湊的押花,其富麗程度不輸天庭。

    花花草草吟唱聖歌、文鳥的啼叫為伴奏,年輕時的光夫一步一步接近樓梯口,俄而與二樓露臺處憑欄的脫俗女子四目相對。羽白的長外套裡,是一件孔雀藍帶有圓形樹叢狀繡紋的和服,她櫻粉色的捲髮往後梳成髮髻、以髮簪定型,髮簪前端繫著孔雀翎,頭髮下半部則分作兩條較粗的髮辮,氣質動人、芙蓉出水--她頭頂的芙蓉花冠真的在滴水。

    「上次聯誼沒機會深聊,嗯,我聽聞妳有綠手指,不知今日可否有榮幸拜見?我這盆金桔樹,已許久沒結果實了,我在想若妳能使它起死回生......」

    「緣分已盡,又何苦強求。」小空語氣不卑不亢。「它分明是對你失望。」

    「等它好起來,我天天為它唱歌。」理工宅阿光殷切說道。

    「每位來求我的人都這樣說,過了三天又對樹木不聞不問。算了,你這憨厚的臉倒也不像在撒謊,我幫你吧。」

    小空順時針旋轉手腕,猶如為音樂盒上緊發條,那棵樹萎靡的樹梢重新結出金桔,過程不過十秒,光夫卻足以銘記一生。

    「哇,我、我想我該來向妳學習種花了。」

    浪漫的情節順其自然推演,那個男人容許她施法變出各式各樣的花卉,風吹動花瓣、百鳥齊鳴,他們兩人在馥郁芳香裡跳舞。

    現狀使小空悲不自勝,她是他所遺棄的洋娃娃,不再討喜、缺乏新鮮感。曾經她隨意以水彩筆描繪的紫薇花能讓他別在衣襟一整天,他問她能否協助美化庭園、送士兵鮮花、幫忙搜尋出山林裡珍稀植物的種子,她照作也完成了,但她老覺得丈夫的要求變得難以實現、他在無限上綱。

    林場經營者找夫妻倆來那一次,小空被請求使斷裂的樹重生,冷杉因為害蟲枯死了,再這麼下去,經營者交不了貨。阿光幫腔道:「妳可憐可憐他吧!」她思量這既沒意義又浪費精力,此刻答應對方,以後豈不是照三餐當免費的樹醫生?可外冷內熱的她終究心軟,施展奇蹟,冷杉順利長回來,她心裡卻沒有半點作善事的感覺,而是哀嘆那排冷杉高度達標後,必須再度忍受腰斬之刑,那經營者砍樹從不留情面。

    滿腹苦衷無人傾訴,灰暗的念頭於她腦中形成妄想,和伴侶相比她更近似於工具人、是深閨裡鎖著的別緻收藏,阿光要花、小空給他花,她單方面服從的行徑養大了他的胃口,他予取予求,一邊滿足自己觀賞綠意的欲望。

    她教他的不只園藝,還有壓縮異力的技巧,阿光受她啟發撰寫出把異力裝進茶葉罐的方法,大幅提高戰士的勝率。不忍見阿光走冤枉路的小空,主動扛下幫手的任務,測試產品、作他近距離記錄現象的樣本。她後悔洩漏獨門秘技給他,她更後悔她自告奮勇為他丈量盔甲的尺寸。

    「老婆、老婆,能請妳用異力包住布台嗎?我想試驗它耐不耐打。」

    「阿光,我累了。」她的力量接觸布台、圍成一圈馬甲的當下,異力脫控、實體化為長春藤夾斷布台,無論她如何嘗試亦喚不回當初的手感,她一連弄壞三座布台,心底烏雲密布。

    「拜託!為什麼每次都是我?我受夠了,我不要當你的實驗品了!」小空兩手一甩。

    她丈夫剝除布台附著的異力、像剝蜜柑般信手拈來,他不慍不火地說了句話,實則盡力壓抑著情感:「妳不想幫我,不幫也沒關係,有必要在眾人面前擺臉色嗎?我可從來沒強迫過妳喔。」

    小空噙著淚、淚眼汪汪,嘴角顫抖。

    「你這黑心肝的!」

    感傷的她吼出那日的肺腑之言,手心的藤蔓瘋狂抽高,上下左右包夾病房的洗手台,藤蔓的莖緊緊勒進陶瓷,洗手台被切割成細塊,臉盆處崩毀,剩一根支柱,其斷面之尖銳令人卻步。陶瓷碎片間忽然溢出黃金,糖絲狀的黃金拉起碎塊並黏合它們,整座洗手台不留半點裂痕。

    洗臉鏡反射出有個高高的白衣男從後方熊抱小空,小空驚叫、哀鳴、歇斯底里,踢著、暴捶著男子,男子無視反抗把她抬出浴室,抱到床上。

    「非禮!非禮啊!有怪博士要解剖我......」

    小空嚶嚶地哭著,那男子脫了口罩,臉掛有苦難言的表情。

    「好嘛,我連穿白外套都不被允許。」他隨手一丟外套,小空憑藉黑色套裝認出他是阿光,方減輕敵意。

    「你為什麼要穿白大褂,還戴口罩,你全副武裝的,是不是怕小空身上的病菌傳染給你?那、那群自稱看護的傢伙,每天全副武裝幫小空量體溫、測血壓,做奇怪的檢查,分明是想研究小空、小空的手臂全部是針孔!」

    「好了,親愛的。只要我在,我絕不任由他們跨越底線欺負妳,我會趕走壞蛋,好嗎?」阿光拍拍小空的背,眼神綻放柔情。

    他不解釋她待的是家療養院,解釋了也是徒勞,儘管放任小空沉浸虛構的世界無濟於緩解病情,卻是對雙方都好的作法。

    「你親近小空、騙小空的感情,怪不得他們總說你是『戰場之鬼』,你老謀深算又虛偽,你別期望從我這得到愛!」

    小空的皮膚長出鐵海棠,海棠花莖上的利刺劃傷她的肌膚,痛得她哎哎亂叫,阿光不知用了何種方法拔除了花莖,回頭只見小空的衣袍血跡斑斑。她的手一碰肩膀,肩膀就如刀割,小空仰天悲泣不能自已,哭出這些年來的不平、沮喪和慍怒。

    「好,我告訴妳,我的真實身分是這裡的管理員,當初我只顧自己前途,而做了很多對不起妳的事,妳受困房間也是我害的。我在盡我所能彌補過錯,已經沒有人會輕薄妳了,我管那是看護、醫師、科學家還是什麼妖魔鬼怪的,他們是我手下、他們不敢不聽我的話!」

    阿光即興拿善意的謊言混雜擔保之詞安撫小空,小空不哭鬧了,摸他的頭髮說「你終於認錯了」,阿光一時無言。

    他替小空清洗傷口順帶沐浴,水聲嘩啦啦沖散肥皂泡,他耐心地一點一點以毛巾擦拭髒污,紅紅的鞭痕佔據小空白皙的背,間隔充盈大大小小的擦傷、燙傷、瘀血,毛巾纖維接觸傷疤之際她只微微抽動。小空彎著身子抽泣,她不明講但阿光體會得出來她在賭氣。

    「為什麼我得坐在浴室還脫光光,這是你實驗的一環嗎?」

    「不是的,小空。假如我是無情的科學家,我不可能脫到剩內衣褲幫妳洗澡。妳乖,不確實清潔傷口,萬一發炎就難辦了。」

    盥洗完畢,阿光調製了兩杯玉露抹茶,一杯請小空、一杯敬自己。茶的味道濃郁得像有加牛奶,但那其實是茶葉本身的韻味。小空咕咚咕咚地暢飲茶水,眼睛眨巴眨巴對著阿光,阿光的果糖稀釋掉了茶的苦澀,她喝到時把那甜甜的滋味當成原味。

    阿光父親診所掛的「見賢思齊」牌匾或多或少暗示了彩瀨家是以鑽研異形的招數維生的,看見好的便複製、不好的則修改,或許沒有職業道德但每個人總得混口飯,阿光做的是稍加修飾他們家的事業並將其正當化,以便攤在陽光下受公評。推著家族重擔的阿光死不放手、一旦放下,他多年的結晶將如薛西弗斯的巨石滾落山坡,重歸為零。

    他在抹茶裡加了藥粉、不這樣做小空是絕對不肯服藥的,光夫曾立過誓言守護小空,也就是彩瀨空見(舊姓草津)一輩子,即便因疲倦而流眼淚,每每小空碰觸他的指尖開出花、這次是五瓣的沙漠玫瑰,他的心情自然寬慰不少。她是他畢生珍愛的、捧於手掌心的拇指姑娘,阿光必竭盡全力保護她居住的花房,為她擋下世人冷酷的箭矢在所不惜。

    猶記強仕之年的他財運亨通,意氣風發的他摟著小空的柳腰漫步花田,小空站到田邊,他則張開雙臂旋轉跳支不具名的舞蹈,大波斯菊伴舞。

    「你為什麼快樂?」小空問阿光。

    阿光跳著跳著竟然答非所問,然後失去語言能力,現在的阿光一樣回答不了小空,尤其夫妻生活沒了激情僅餘承諾,他反倒說不出他快樂的原因。他並不想給予小空「結婚是覬覦她家田產」的印象,可小空硬要質疑他的真心,阿光亦無從苛責她,小空已遭受太多磨難。

    「你拿的居留證跟這杯茶一樣綠耶!」

    「是呀。」光夫為參選總理退回綠卡,以消除選民對雙重國籍的憂慮,花了心血融入異國的群體,到頭來仍被拒於千里之外,他和土生土長的洋人始終存在隔閡,跨不過門檻、他的風骨更不許他跨。

    他還留著是他愛小空與愛國,這兩種因素媒合產生的化學作用。箇中的原委如好茶愈喝愈香,少年的他挺媚外的而人一到壯年就受到故鄉的呼喚,進而戀家成癡,蒙蒼天感召的阿光返家、定居他腦海預設的安樂國。



論溝通的重要性( •́ω•̩̥̀ )
邊聽著茶金的主題曲《查有此人》(客語版)邊完成了故事,那旋律感覺像兩個人在跳舞。我們阿光還是相當貼心及疼老婆的,小空心情不好時會製造出銳利甚至有毒的植物傷害她自己,所以阿光必須多留意她。那天,夫妻倆抱著彼此一起睡著了......。

附上阿光幫小空洗頭的場景,頭上那一坨是肥皂泡(小空有包著浴巾):

那麼,我們第五章見囉,拜拜~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苦苦的,但卻有屬於阿光的溫柔,是一杯美味的抹茶(´;ω;`)
2022-04-16 07:26:20
Komi(貴霜雜食動物)
相信他們倆會相互依偎著走下去吧,阿光拿著蓮蓬頭為小空沐浴時小空在哭,也許是因為傷口很痛,也許是長期累積的不安全感所致。(´;ω;`)
2022-04-16 09:51: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