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門神(二)

Komi ʕ •ᴥ•ʔ | 2022-04-01 19:35:41 | 巴幣 126 | 人氣 119

四、師夷長技以制夷
資料夾簡介
二宮健在學校受人欺負,心灰意冷的他回家途中看見了巨大的門神,門神的背後似乎另有隱情。



我是Komi,感覺這集會比較嚴肅呢~

前情提要:
彩瀨光夫找了安柏來喝茶,談起自己的發明......。



    兩尊門神戴的面具材質絕非純金,金的質地柔軟,若不混合堅硬的金屬提升強度,外頭的風沙將輕易地刮傷平整的表面,傑尼斯公司並沒有魯莽到給戰士帶不適宜的裝備上陣。那面具只是看上去金閃閃,必要時也能透明化變成能共享情報的面板,和頭盔結合可以提供顱部完整的保護。

    相較於天生配好金鐘罩鐵布衫的異形,不受異力眷顧的普通人類面臨異形掀起的力量風暴,按部就班包緊重要部位是最理想的解方。做好萬全準備,才能抵抗空氣阻力,和愛搗亂的棘手強敵決勝負。

    左邊的門神按下電閘使猿猴面具往一旁打開,原來是馬哈里維。馬哈里維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向右邊門神訴苦說他運送的異形真重。

    「你累歸累,我的手可是快抽筋了。」老翁面具變透明後顯現的臉是藍田警官,他們兩個接獲通報即飛越千里,當場捉拿一個用異力非法入境的偷渡客,偷渡客不服管束,於是藍田釋放化學氣體使其假死,搬動犯人較為方便。

    飛了一個公車站牌的距離,空中總算出現交接崗哨,有位戴達摩面具的討伐者接手搬運偷渡客,將他丟進膠囊型迷你列車,列車在複雜的管子中一路下滑,像被吞嚥進食道的藥物,不到五秒直達警察局。

✙✙✙

    「你剛開放『門神裝』進入前線的時候,討伐者們一片反對,是嗎?」

    「與其說是門神,我參考的原型反而比較接近泛靈信仰的祭司耶,戴了副面具就獲得神力、跟天神溝通等等的啦。不戴面具沒關係,我能體諒拒絕它的人的心情,練成不怕尷尬的膽量得花不少時間。」

    光夫撩起黑色羽織的袖子、展示內層的配件,安柏只看得一隻裝有奶油白裡附著點點墨斑的護手甲的粗壯手臂,鎧甲的邊沿處連接了數條膠管,文官的手上配有戰將的裝飾,兩相衝突的景象使安柏險些握不穩紫砂茶杯。

    「指導你的教授說得沒錯,你、你什麼心態啊?腦子燒壞了嗎?」

    「我早猜到你的反應了。唉,我先解釋清楚這發明品的來歷吧,免得你的誤解加深,對它產生嚴重的偏見。」

    光夫為安柏複習了歷史。以前任天皇、天皇的弟弟多摩親王,和空軍司令部為首的主戰派,與他國結盟並對外宣戰後,世界陷入被兩大聯盟割據的混亂。最後,國家吃了敗仗,內閣官員總請辭以示負責。

    對於限制軍事發展的《憲法》第九條被廢除導致大戰一事,美利堅少見地沒過度干涉日出之國的內政,因為聯邦政府尚受到西方的「黃禍」牽制、欲振乏力。百年前的戰後重建史,全部照劇本再走一次,不同的是一親美政權被扶植,自詡和平守門員的皇太子順理成章繼位。

    放眼新建的公共設施,當時的總設計師不知哪來的奇想,突然和執政黨聯合,登高一呼號召企業界的有為之士贈送新王禮物,哪間企業表現優異,政府要比照三星集團的案例下重本把某企業捧成神。

    各大公司窩裡鬥、忙算計的同時,退役多年的老將軍親自到府拜訪光夫,表明有意與傑尼斯公司聯手,並不斷懇求他救救國軍、軍隊元氣大傷,現時連壓制國內的異形都寸步維艱。拗不過沙場老油條的光夫勉強答應出山、使用從麻省學來的技術改造裝備,神來一筆將上上世紀工業復興的符號「東京鐵塔」寫成了「東京鐵人」。

    「這款輕量電裝『蟹殼黃』可以自由更換外形、花紋,配置彈藥及電磁波發射器,腳部具備推進功能,而且體積較小,要在外面多穿一層自己的衣服也完全沒問題!我們研發部經過多次的微調,才讓接受度提高。」光夫精神抖擻地說明著他的曠世巨作。

    「阿光、阿光,好了!你做的這一切都很不尋常,你需要醫生,老兄。你,你該不會是想當異形吧?你回答我,你羽織下面是不是藏了整套鎧甲......」

    安柏欲掀開光夫的羽織外套,光夫出於防衛本能閃得更遠。「我只是想在值班之餘穿喜歡的衣服,你不准把我說得像人格違常者一樣,安柏‧密利挽!好,我承認我羨慕過你們異形,讓電裝擁有與異形同等的能力,那是現實需求,不然怎麼打仗?我、我想方設法令配備電裝的人看起來平凡些,為的是幫助討伐者克服心理障礙,你說你媽不想裝背架,那你就沒有想過變通的方法,讓她看起來不要和別人不一樣嗎?你媽無視你苦苦相逼,我倒覺得是你欠缺考慮。」

    他上回講一長串話不知是幾年前了,瞭解他的真心的安柏,一時安撫不了他,姑且自助斟了一杯茶。

    「你這壺鐵觀音愈喝愈苦,是我味蕾出毛病嗎?」

    「你全身上下無處不生病,我也一堆病啦,積勞成疾啊。我教授說我們活在病態的社群裡,嗯,我打死不苟同。」

    光夫留學在外的休閒圍繞著吉他、劍道兩件事。他帶著熱情參加學校的劍道社,學長姐仍是以金髮碧眼的洋人居多。

    全社段數最高的學長故意說風涼話道:「喂,你們國家的武術,像弓道、空手道,還有劍道,為什麼都習慣往身上掛一堆重物啊?我聽說你們的上班族奴性高張欸,都會主動包攬責任,失敗了要切腹,對不對?喔,我懂了,就是這樣才常常背著負擔的!別怕,不管是多麼博大精深的國術,我們的同胞全都會拿走的,文化挪用,文化挪用你知道嗎,」學長戳他的臉頰:「讓你背得輕一點喔。」

    「如果嫌護具太重,你可以不穿。」

    這句話點燃了學長與小留學生間的戰火,對方和光夫互相約定僅著上衣和袴,持竹刀對決。

    比了五分鐘,學長的刀「匡」地掉到地板。

    「怪物!」

    「你瞧他的眼神,是嗜血的鬼吧!那什麼噁心的眼珠子,藍得要命,等等他會不會一用力就擠出眼窩啊......」

    安柏注視杯底的茶葉。他對光夫只有歉意,可又羞於啟齒。

    「我學著接納你的特殊癖好吧,你原諒我--」

    電光石火間,光夫小施輕功翻過原木茶几,抱住安柏退往一旁。等光夫按兵不動,安柏向右上方一瞥,天,牆壁上有道飛鏢劃過的痕跡。

    「那就先改口叫它『自保之道』。」光夫一擠壓掌心,四面豺狼虎豹立刻現出原形,一人握一支兵器如颱風繞著他湧動、生生不息。


唔嗯,《秋殤》這首歌好好聽,第一次點開時完全驚豔到我了。(但音量有些忽大忽小,播的時候請自行注意)
甲殼類阿光只要按一下腹甲,就會有蒸熟的美味蟹黃跑出來,拿去煲成豆腐湯會很鮮甜喔~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秋殤很好聽,謝謝分享
2022-04-01 20:27:48
Komi ʕ •ᴥ•ʔ
不客氣~(ˊvˋ)
2022-04-01 20:33: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