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Unholy 第四章:審判(3/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4-04-14 01:23:27 | 巴幣 150 | 人氣 761

連載中第二部:Unholy
資料夾簡介
在19世紀中葉的倫敦,初出茅廬、但早已背負黑暗過去的亞伯拉罕‧凡赫辛醫生將在疾病與犯罪橫行的暗夜霧都獵捕超自然怪物,而他的命運也因此與宿敵再次交會。

終於生出第三段了,月底以來各種事情大爆炸

啊不過駕照倒是有考過,好耶可以開車了(?

第二段請見此→Unholy 第四章:審判(2/5)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

(阿姆斯特丹,1839年春)

   彷如迎接我前行的一道光。

   班尼迪托在強光亮起時暗忖道,沾染血水的嘴角在布萊克伍德從光芒中走出時揚起笑容。

   「我們又見面了……老友。」

   他快要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是啊,我們又見面了,小班。」吸血鬼醫生在床邊跪下,握住那雙曾經揮舞刀劍的手。「你仍舊不想改變你的決定?」

   「我從未想過改變它。」他點頭。

   「那麼我這次前來就是要為你送行了。」

   「我知道。這就是我之所以呼喚你的原因。」他凝視灰色雙眼,感到視線逐漸模糊。「我猜你沒告訴厄拉和瓦勒莉,我不會跟你一起返回議會?」

   瓦勒莉還在等著你回來。

   布萊克伍德無法說出這句話。

   「她們尊重你的選擇,也將為你哀悼。」他選擇如此回答。

   「告訴她們我對她們的愛永遠不會消失。」

   「我會的。」

   「對了,我把短劍放在床底……或許你會想留作紀念。」

   「感謝你的提醒,我會記得帶走它。」

   「解除我們的契約吧。」更多血水從班尼迪托口中流出。「別讓我的死……葬送你的魔法。」

   「小班……」灰色雙眼流露痛楚。「不……」

   「你還有很多要守護的事物在等待著你……求求你,布萊克伍德,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但我不想失去你。」

   「你必需放手……」班尼迪托伸手拭去淹沒灰色雙眼的淚水。「必需放下我。」

   布萊克伍德痛苦地瞇起眼。

   「我們會再見面的,老友。」

   「……我們會再見面的。」布萊克伍德打下響指,火苗從地面燃起,爬上他們的身軀。「終有一日,你我將再相見。」

   班尼迪托如釋重負地微笑。

   園丁小屋陷入火海。

~*~

(阿姆斯特丹,1841年秋)

   「我還是無法相信你說的話。」莉莉為亞伯拉罕開鎖時忍不住碎念。「這實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不懂人類在想什麼,你們還只是小孩子而已。」

   「我才不管妳怎麼想!總之妳得帶我進這棟該死的屋子救人!」亞伯拉罕不安地環視四周,雙手緊握從父親書房翻出的獵刀。「我們在哪?」

   「威廉男爵宅邸的食物儲藏室入口。儲藏室有條能通往地牢的密道,她們如果還活著就會被關在那裡。」她確認儲藏室裡沒人便鑽了進去。

   「該死的吸血鬼……」亞伯拉罕跟在她後頭,差點撞上一具被倒掛剖半的屍體。「老天!」

   那看起來像他家的馬車伕。

   「別出聲。」她豎起食指,來自天花板的聲響顯示宅邸裡正在舉行一場舞會。

   「那群畜生殺光我家僕役後開起了舞會?」他低聲質問。

   「舞會總是需要食物。」

   「那為何留我的妻女活口?」

   「威廉男爵是個人渣。」莉莉聽起來有些憤慨。「這就是我願意幫助你的原因,凡赫辛少爺,我不喜歡他。」

   「這是什麼意思?」

   「但願悲劇尚未發生。」她終於找到藏有密道的木門。「我們走吧。」

   嬰兒啼哭在兩人踏進密道時自另一頭響起。

   「安娜?」亞伯拉罕驚呼,接著朝啼哭聲的方向狂奔。「安娜!」

   「等等!」莉莉來不及制止他。

   他衝出密道,只見海倫赤身裸體倒臥在不遠處的牢房角落,安娜則是無助地蜷縮在母親腳邊大哭。

   不祥血漬自海倫的下體滲出。

   「海倫!海倫!醒醒啊!」他衝向牢房,抓住欄杆用力搖晃著。

   「別再發出聲音了!」莉莉終於抓住他。

   「放開我!」他憤怒地掙扎。

   「這裡還有別人!」莉莉在子彈上膛聲響起時用力推開他。「是我!別開槍!」她對舉槍指向他們的守衛大喊。

   「莉莉?這他媽是怎麼回事?」守衛不解地瞪著他們。「怎麼有人類跑出牢房……」他還來不及說完句子便吐血倒下。

   「……施密特小姐?」亞伯拉罕驚恐地望著指爪探出、沾染守衛鮮血的莉莉,然而立即注意到尚未死去的守衛抄起了槍。「小心!」

   「去你們的!」守衛胡亂開槍起來。

   「嘖!」莉莉護住亞伯拉罕滾到一旁,忍下中彈劇痛快速爬向守衛扭下他的腦袋。「你還好嗎,凡赫辛少爺?」

   「還活著……」亞伯拉罕痛苦起身,對於聽不見嬰兒啼哭感到膽寒。「安娜?」

   他轉過身,發現血跡正從安娜的襁褓擴散。

   「喔不。」莉莉張大嘴巴。

   「安娜──

~*~

   「你因此……」紅袍女人低語。「失去你的女兒?」

   「她被流彈所傷。莉莉試著轉化她,但沒有成功。」亞伯拉罕抹去淚水回答。

   「我很遺憾。」

   「威廉男爵的行為不僅造成這場悲劇發生。」他握緊拳頭,無以克制淚珠不斷滾下雙頰。「我稍後得知,海倫早已遭到毒手。他玷汙了海倫。」

   伏拉德惱怒地嘆氣。

   驚呼與憤怒的耳語從四面八方傳來。

   紫夫人一臉作嘔地摀起嘴。

   「別相信他!他只是想博取同情!」瓦爾尼高聲怒吼。

   管家施密特看起來快要過度換氣了。

   「這就是你殺害威廉男爵的原因?」紅袍女人舉起手示意眾人冷靜。

   「是的。」亞伯拉罕定睛注視她。「我闖進他的臥房,將他開腸剖肚,挖出他的心臟。」

   「這全是你一人所為?」

   血紅雙眼全數掃向亞伯拉罕。

    你知道你的回答將決定你的命運。

   伏拉德的聲音竄進腦海。

    我不認為我已需要在乎。

   他幾乎能聽見自己這麼說。

   「全是我一人所為。」

   他點頭道,詭譎的沉默籠罩所有生靈之上。

   「感謝你的解釋,凡赫辛醫生。」紅袍女人坐回寶座。「現在是時候驗證你的說詞了。」她再次舉起手,會議廳大門緩緩開啟。

   騎士們魚貫而入,被包夾在議會騎士團中央的正是恐懼顫抖的莉莉‧施密特。

~*~

(阿姆斯特丹,1841年秋)

   女嬰並未在莉莉將血液滴入她的口中時恢復生氣。

   「她……她死了。」

   莉莉顫抖地說。

   甫甦醒的海倫發出嗚咽。

   「不……不……安娜……」亞伯拉罕接過安娜尚未冷去的身軀。「拜託別這樣……」

   海倫尖叫著搶過嬰屍嚎啕痛哭。

   「海倫!」他試圖安撫對方,立刻被粗暴地推開。

   「我聽見腳步聲接近,得快點離開這裡。」莉莉提醒他,但他只能無助地望向眼前一切。「凡赫辛少爺?你還好嗎?」

   「威廉男爵在哪?」他聽見自己這麼說。

   「你想做什麼?」莉莉感到不妙。

   「告訴我他在哪裡。」

   他握起獵刀。

~*~

(阿姆斯特丹,1838年冬)

   「班尼爺爺?」亞伯拉罕輕搖打起瞌睡的班尼迪托。

   「噢……我睡著啦?」班尼迪托連忙直起身,撿拾掉落在地的書本,劇烈咳嗽讓他差點摔下椅子。「抱歉抱歉,老毛病又犯了,我這把老骨頭還真沒用。」

   「讓我扶你回床上,你需要休息。」他握住班尼迪托的手。

   「謝謝你,亞伯拉罕,你真是個貼心的孩子。」班尼迪托躺進枕頭時搓揉金黃髮絲。「我有東西想送給你。」

   「什麼東西?」水藍雙眸好奇地盯著老園丁。

   「這個。」班尼迪托從枕頭下摸出銀製小盒子,打開盒子拿出一個別針,將它遞給亞伯拉罕。

   「這是……」

   「封有聖髑的琥珀。年輕時造訪羅馬獲得的紀念品。」他撒謊道。「那裡的神父說它能抵擋邪惡力量。」

   「我真的……能擁有它嗎?」

   「你想要四處冒險,對吧?你會需要它的,或許連吸血鬼都害怕這別針呢。」他頑皮地瞇起眼。

   「謝謝你,班尼爺爺,你一定要好起來。」亞伯拉罕擁抱他。

   他突然感到鼻酸。

   「我會的……我會的。我向你保證。」



~待續~



這段根本凡赫辛(和布萊克伍德)的各種慘ˊ_>ˋ

剩下的篇幅都要分配在後面兩段了

創作回應

山梗菜
恭喜黃勤考到駕照[e38]
2024-04-14 09:04:56
黃勤(金絲眼鏡)
雖然可能連家裡停車場都出不去ˊ艸ˋ
2024-04-14 14:24:27
Reineke
所以亞伯拉罕有辦法對付威廉男爵,但他真的只仰賴了聖物嗎?
2024-04-14 09:13:44
黃勤(金絲眼鏡)
沒,他還是靠自己,想說提到一下好了~
2024-04-14 14:24:45
ilwiKAMINA
作者:好耶可以開車了
角色們:我們都知道是交通工具的那種車,但是怎麼一點都開心不起來?(賽缺戲份繼續拍)
2024-04-14 12:02:50
黃勤(金絲眼鏡)
不管有沒有駕照,車子都會開好開滿[e29]
2024-04-14 14:25:11
Reineke
也就是說亞伯拉罕是憑藉著強烈的恨意(由深厚的愛意轉化)將男爵開膛剖腹的……
2024-04-14 14:31:19
黃勤(金絲眼鏡)
沒錯~
2024-04-14 14:33:54
米靡弭瀰羋
開車:DDD
2024-04-15 22:55:07
黃勤(金絲眼鏡)
文字上的開車:開很久了ˊ艸ˋ
開車的開車:救命我開不出停車場QwQ
2024-04-15 23:07: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