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ꕥ門神(一)

Komi ʕ •ᴥ•ʔ | 2022-03-27 10:48:32 | 巴幣 48 | 人氣 166

四、師夷長技以制夷
資料夾簡介
二宮健在學校受人欺負,心灰意冷的他回家途中看見了巨大的門神,門神的背後似乎另有隱情。



分享一點好聽的音樂~(*´▽`*)

前情提要:
阿健被一群惡霸圍攻後,獲得蛇老師的幫助逃離現場......



    教務主任安柏‧密利挽的頭腦一刻不得安寧,天氣忽冷忽熱害得他體虛快感冒。上午為了做家庭訪問跑了三戶人家,那群家長可不是一般的難纏,安柏剛進門就被三鞠躬四鞠躬、奉茶伺候,任何舉動皆位於監視之下。

    每當切入正題談及學生的偏差行為,家長總是搬出冗長又浮濫的說詞模糊焦點,到後半段安柏疲於回覆,盡最大的善意仍無法換取家長承諾讓學生悔改,僅能虛與委蛇、假裝高興地接受款待。

    況且,不是一戶,三戶都秉持以孩子利益為優先的精神,語氣辛辣的媽媽或爸爸懷疑學校冤枉他們家小孩,學校無憑無據何故怪罪學生,問題是父母也舉不出有利小孩脫罪的證據。安柏一旦駁倒家長,理屈的家長往往罵安柏不懂體諒為人父母的辛苦,接著上演悲情戲碼,扯東扯西扯到祖宗八代,哭說他們家一世清白卻多災多難......安柏只得作揖離去,要家長讓步,不如安柏自己先道歉。

    年少的安柏孤僻木訥,隨著教學年資的累積,他逐漸轉變性情,特別是擔任行政職以後,和人交流談判是家常便飯,也就開朗了起來,但木訥這點則沒變,遇見異性、長輩、前任長官之際,他依舊拘謹退縮,盡量不展現自我、壓抑想法。

    比如,他古板固執的老母親,是他近期煩憂的對象。他母親七老八十了,一個人住,也不想讓外傭照顧起居,安柏多次勸進她均被打回票,索性閉口不談此事。母親的住處離他的房子不遠,若有急事他和他太太可就近處理,不過安柏母親有個不治療不行的毛病--脊椎側彎。

    她背影佝僂得厲害,購物袋常背一背就滑到地上,變形的脊椎三不五時發疼,一入冬還會和發作的風濕輪流侵擾她。安柏不止一次叫她配戴背架矯正骨頭,偏偏她老人家愛漂亮,覺得背架裝在衣服外極不美觀、不願意被路人另眼看待。

    安柏以病情惡化為由恫嚇她,她不服老,又詭辯說裝背架是示弱的象徵,她厭惡示弱,尤其守寡後她更是剛毅不屈。

    他提著一包伴手禮,推開獨棟建築的門,坐進由整塊黃肉楠木打造的茶几,與他相對而坐的光夫--他的姻親,泡了杯鐵觀音請他。既已入席,前五分鐘不外乎寒暄,交換這兩、三週以來的經歷,像光夫三十多歲時那樣,在寧靜的時段赴科學園區一角、鑲了鳳凰標誌的大樓聚會。

    「我明白令堂的狀況了。要不要我去府上說服她?」

    「呃......雖然有點失禮,我媽絕對不聽外人的勸告,再說您在朝為官日理萬機,我不好意思增加任務給您。」

    茶水通過喉嚨,滋味越發苦澀,安柏嘴唇縮成小團,暗自質疑光夫品茗的知識是靠胡拼亂湊及堆砌經驗而來。

    「聽進真話固然難,要認輸更難。你母親在意外表,表示她心態有一部份是年輕的,不是不妥。任何年輕的、原本健全的人或多或少排斥使用輔具,一是輔具外觀過於粗糙,二是和你母親抱持同樣的封閉心理。」

    光夫分析道他們倆都有極限,安柏不能同意更多,他有限的話術勸不了媽媽裝背架,況且領公家薪水不代表從此一勞永逸,他這中產階級小職員相比家財萬貫的光夫,是小巫見大巫。

    「您別只顧著誇我,我很早就摸清自己能力所及了,比方您是異形,而我不是。」

    「少來,你出國留學之後就大鳴大放了,返鄉的你把異形壓著打。」安柏興起少許憤憤不平之意,卻見光夫的臉不存在半點勝利者的倨傲神態,光夫放下空杯,右手輕拉起安柏的手。

    「你們異形戰鬥的時候,異力粒子會在皮膚之外形成堅固但透明的保護殼,以抵禦外來的威脅,我們普通人類缺少這層殼;你們能藉著粒子推進腳跟飛行,我們也不能;討伐者積弱不振。我赴美求學,主要是學習製作外殼的技術,老師教的理論無比艱深,我沒把握自己吸收了多少。」

    光夫回憶遠渡重洋的時光,登門拜師的研究生來自世界各地,全美習得那門技術的,除了年逾古稀的老教授,其他多半得精神疾患或自殺了。

    「果然菁英就是不怕死。我教第一堂課之前,你們如實回答我一道問題。高聲表達意見最好,心裡默念答案也無妨。你們--為何不惜與理智搏鬥,也要來學這門技術,請說說背後的理由。」

    「為母國科學史締造壯舉」、「保家衛國」這類打高空的答覆,光夫聽多了,過程中老教授不斷挖耳朵,教授日積月累的耳繭又再加重一吋。麻薩諸塞省本地的研究生發宏願說:「我要用那個發明攀上權力巔峰!」老教授只是冷眼笑笑。

    問到光夫時,光夫自覺答得不流暢,教授沒專心在他講的內容,反倒針對他的膚色提出忠告:「日籍學生啊?往年我班上會來一至兩名,給我的印象是認真上進,聰明是當然的。小缺點是過度追求完美、鑽牛角尖......日籍作家的畸形美學作品,我拜讀過一些,深沉恐怖又病態--不是嗎?你這門課修一修,不要生病了喔。」

    歧視比光夫預計的更快來臨,他下意識轉頭檢查書包裡露出一截的竹刀,幸好放學後還有一項可供取樂的事物。

✙✙✙

    二宮健迷迷糊糊的,他的狀態、他的意志,今天不在軌道上,電車駕駛途中翻倒的運輸臺車,是提醒他覆水難收的警鐘。仔細回顧過往,他難以做到維繫一份友誼,不說友誼,他根本沒深入過他人的私領域。交友無非是找尋共同點,由此可見他與同學的同質性偏低,阿健滿頭楓紅色的捲髮,佐以橘紅眼睛,榮登最差配置。

    他這醜娃娃早上剛被某位號稱恐同的肉墩子吃豆腐,走廊有鹹豬手「幫」他檢核發育情形也非個案,思春的阿健摸不懂自己的性傾向,可他確定自己希望廁所裡的壯男粗暴地脫他的褲子,他小學六年級的班長就那樣做過。

    「學狗叫?免了。你學我手機裡的妹妹呻吟吧,浪一點喔。」

    廁間身為色情影片主角的阿健生平初次嘗到受重視的感覺,身處極樂之巔。那是早熟抑或是人造的惡意,健沒力氣追究。倒錯的是誰?是幻想出同性伴侶的他嗎?奴役他、借他之身紓壓的觀客全然不算將慾望倒錯在痛苦上,他生來低賤,無可厚非地被以賤價成交且無議價的權利。

    阿健由衷感謝父母讓他出生在西區貧民窟、四大治安漏洞之首。健不想回家,他的家--五層樓破公寓裡的小套房漏水又常跳電,而且他沒爹沒娘,基本上每天皆是獨力過活。圓香來訪時他展示的餐廳,其實是他集結好幾個孤單異形的力量建造的,這些異形扮成侍者、家丁、演奏家......等娛樂圓香。貧民窟的勢力消長頻繁,他合作過的異形接連遭到幫派份子刺殺,全部是酸臭的大麻煙惹的禍端。

    他每個月須跑一趟區公所領補助金(由他爺爺陪同)、親眼確認補助金匯進戶頭還得趕場去食物銀行把糧票兌換成食材,食物銀行發來公告說存糧不足,給一人一張量販店的提貨券,他便有適當的藉口晚歸。

    等等自己的菜籃就會塞滿罐裝美乃滋、海苔絲、即期青菜或基改豆腐這種無趣俗濫的貨品,基於現實考量,他寶貴的提貨券必須一次用罄。阿健祈求他能挑別的選項,例如添購新衣新褲。量販店不是沒設立服飾部,可他一旦買了衣服,怕壓縮到食物的預算。

    再者,試衣間。有門的窄小房間是他跨不過的檻,他待過的更衣室,沒一扇門的鎖頭夠堅固,服飾部裡形形色色的人進出,難免有兒童連問都不問就強行開門,雖然事後隨行的爸媽會致歉,那對爸媽的目光、以及兒童亂亂飄的眼神,卻常灼燒得阿健心口刺痛。

    是,昨日中午忽略了檢視置物櫃的門鎖,讓小雞失竊是他不對,進去鎖頭情況欠佳的更衣室,也是他自己選的,和外部人員確實執行維護工作與否毫無相干。他身體不舒服,請衛生所替他診視,那坐檯的臃腫女庸醫老是奚落他:「你怎麼又得淋病了?你洗澡不能洗乾淨一點嗎!」

    不是健不自律,太多恃強凌弱的惡者不願輕敲那道門,而是以暴力打壞門鎖,破門而入掠奪他的全部,兇手得逞時阿健的手仍交叉祈禱,一面檢討自己哪裡做得不周全;強暴犯踹門之際,他拚盡氣力壓住門,整個人都撲倒在地,冀盼能有善士助他一臂之力。

    國文課上,紗織老師曾介紹過寺院的大門口,會由兩名金剛力士把守,防範妖魔入侵。阿健情願相信那則神話是真實的,入戲太深的他信手撿起蠟筆,朝畫紙、朝鐵門反覆描繪金剛力士的形象,對畫像寄予厚望,神佛的強大法力興許能嚇退賊寇,保佑阿健不再受凌辱。

    抬望眼--提籃買菜的阿健的確做了這動作,他屏息不敢出聲。淡藍帶點雲彩的天空,兩名身長九尺的奇人異士離地漂浮,錦袍加身、衣冠楚楚,儀態威武地踏著七星步飛轉而來,那兩人押送著緇黑衣裳的平民,不知去往何方。比起稱之為神仙,承載工藝之精粹的袍服使兩人有得道高僧的影子,說是降龍羅漢更妥當些。

    沒錯、門神。除此之外再沒有一詞與之更匹配。神荼與鬱壘、秦瓊與尉遲恭......繼承無數強如鐵石的組合,兩人不例外地戴著金盔,盔邊有雲珞紋飾,身著袖口束起、袖子膨脹如葫蘆的戰袍,戰袍外還搭連身的背心狀甲冑,腰帶掛骷髏、旌旗、鈴鐺等飾物,讓人眼花撩亂。左邊的勇士戴的是猿猴的面具、毛臉雷公嘴,眼睛的部分各鑲嵌一圈金屬圓環;右邊的勇士戴的是老翁的面具、不怒自威,老翁的眼同樣鑲著金環。

    現在兩人一同「降世」,風雲變色、氣流陡升,宛如動盪三界。



穿著華麗的門神裝跳舞好像很重,如果嚼點薄荷讓精神方面減輕重量呢(沒
那兩尊門神飛上天時,阿健聽到的應該是錢幣叮叮噹噹響的聲音,衣服所費不貲啊~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門神很有氣勢諾,感覺阿健都看得不敢動(x
教授其實說的有道理,太執著而導致生病不是很好,雖然很好奇阿光說了什麼(´・ω・`)
2022-03-27 11:35:14
Komi ʕ •ᴥ•ʔ
阿健會對超自然的東西產生一點點敬畏之心。
至於教授,教授言談之間不經意流露出挖苦阿光的調調,但其實阿光這邊不管回答什麼,教授都不是很在乎的樣子。(´・ω・`)
2022-03-27 11:39:4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樣啊....( ´・ω・`)
對了,這是墨鏡~( ゚∀゚)つ)`ν゜)
2022-03-27 11:43:42
Komi ʕ •ᴥ•ʔ
戴上墨鏡,感謝諾~( ゚∀゚)つ)`ν゜)
2022-03-27 12:10:22
大漠倉鼠
最後的氣勢磅礡( ゚∀゚)!
2022-03-31 20:01:31
Komi ʕ •ᴥ•ʔ
感謝感謝~雖然是人扮成的門神但不知不覺就變成半人半神了,還能騰雲駕霧( ゚∀゚)!
2022-03-31 20:46: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