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27

森璟 | 2021-12-07 22:35:17 | 巴幣 114 | 人氣 114

連載中尋覓(完結)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和李盈秀在一起前半年我一個禮拜至少會有三到四天在她的租屋處過夜,就像一般熱戀期的情侶一樣,即使只是無所事事地待在房間裡也覺得很幸福。

不過有件事讓我相當印象深刻,交往剛滿一個月第一次到她家過夜時我們自然是天雷勾動地火,該做的都做了,李盈秀那讓我招架不住的熱情實在讓我驚艷,和溫庭萱那次完全不一樣,我可以感受到她滿溢的愛,原來性愛是這麼美妙的嗎?

完事後我們還光裸著身子躺在床上依偎彼此,她充滿依戀地親吻我肩頭,而我笑著和她十指交扣。

「剛才還親不夠啊?」我揚起嘴角問。

「當然親不夠,我要親到妳受不了為止!」她說完還變本加厲的對我伸出狼爪,我被她逗得咯咯笑,也用右手箝制住她亂來的左手。

當我握上她的手腕,一股違和的觸感讓我停頓了一下,用拇指仔細觸摸了下她手腕上的條紋。

「妳的手怎麼了?」我皺了皺眉,這摸起來的感覺像是疤痕,而且不只一條。

「喔......」她瞬間抽回了自己的手,有點畏縮摸著自己手腕說:「我其實有過一些不好的回憶......我怕妳知道了以後可能會改變對我的想法。」

「什麼事?」我輕撫著她臉龐,見她還是有些防備,便柔聲說:「妳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現在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

「家瑋.....」她的手環上我腰間,沉默了一會兒後才放下心防對我說:「其實我在大學時有過一段不好的戀情。」

我笑了笑,「這沒什麼,我大學時也有過。」

她搖搖頭,把臉埋進我胸口悶悶地說:「那時候的女朋友背著我劈腿了好幾次,可是我太喜歡她了,只能硬著頭皮待在她身邊等她回頭,但是每天下來的壓力讓我承受不住,就做了一些不太值得鼓勵的事。」

此時的我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妳手上的疤是這麼來的嗎?」

「家瑋,妳不會這樣對我吧?」她不放心的抬頭看著我。

「當然不會。」我把她緊抱在懷中,對她承諾。





我在外過夜很快讓爸媽便起了疑心,某天下班回家老媽在餐桌上笑瞇瞇地問我:「家瑋交男朋友啦?」

「蛤?」我一臉莫名其妙,夾了一把菠菜到碗裡。

「不然妳最近都住在誰家裡?」老爸清了清痰,故作輕鬆實際上超在意的問。

「女朋友家。」我回。

此時許家豪猛地咳了好幾下,拍著胸口的同時不敢置信地看著我。

沒錯,我就是這麼突然的出櫃了,對餐桌上一無所知的家人們。

「妳說什麼.....?」老爸瞪大雙眼,緩緩放下筷子。

「我喜歡女的啊。」我一邊咀嚼一邊回,其實我也知道自己大難臨頭,趕緊先把這碗飯給吞了,早早離開餐桌以免被老爸噴得一臉口水。

「我不准!」老爸火氣一上來就會滿臉脹紅像關公一樣,可見他有多麼無法接受自己女兒是同志。「妳聽見沒有?許家瑋!我是不會允許妳亂搞同性戀的!」

「爸,說真的,你沒辦法控制我要愛上誰。」我忍不住笑了一下,一向膽小的許家豪聽了倒抽一口氣,默默地將椅子往旁邊挪了挪,想避開這暴風圈。

「家瑋!不准跟你爸頂嘴!」老媽也是氣炸了,拉高的語調讓我刺耳了一下。「還有趕快跟那個人分手!」

「為什麼啊?」我歪頭問。

「還問為什麼!妳這樣是存心給我丟臉嗎!?妳知不知道這傳出去別人會把我們家說得多難聽?」老爸氣得拍了桌。

這是嚇不了我的,我吞下口中的飯以後又回:「別人要怎麼說是別人家的事,我問心無愧啊!我又沒殺人放火了,難不成他們還要用石頭砸死我嗎?」說完我輕蔑的笑了好幾聲。

「妳這是病妳知不知道!」老媽說。

「病就病啊,我病得很爽!」我感覺我內心也是一股衝動,我其實也沒在管自己究竟都說了些什麼,只是單純不爽這些利用各種藉口來控制別人人生的人罷了。

「姊,妳別說了......」許家豪弱弱的插了一句。

「怎樣?有這樣的姊姊你很丟臉是不是?」我放下筷子,抽了面紙隨意擦了擦嘴後說:「有沒有人認同我根本無所謂啊,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負責嘛!就算是家人也沒資格這樣對我說三道四的,憑什麼你們要我怎樣我就得怎樣啊?」

老爸整個人都在顫抖,終於是忍不下去的大聲怒吼說:「妳不跟那個女的分開就給我滾出這個家!」

「出去就出去。」真是了無新意,我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的嘆了口氣,一邊起身說:「爸、媽,我勸你們還是看開點,不要再對我這個女兒有期待了,要小孩要媳婦的去找許家豪討吧!」

「妳!」老爸站了起來,抓著我的肩膀打了我一巴掌。「我到底是上輩子犯了什麼罪才生了妳這個不孝女!?」

這巴掌讓我臉頰漾起一股灼熱感,我心裡也燃起了一把火,但是當我再次對上老爸的雙眼卻發現他似乎對自己的言行很後悔,還留露出一股悲傷的情緒。

我輕吐了一口氣,帶著淺笑,也萬般無奈的說:「爸,我只是喜歡上一個女人而已。」




李盈秀打開房門看見我提著行李箱出現在她門口立刻就意識到事情不妙,趕緊把我拉進房裡摸著我紅腫的臉頰問:「怎麼腫成這樣?發生什麼事?」

「我跟家人出櫃了。」我聳了個肩,再看向腳邊的行李箱笑了一下說:「然後被趕出來了。」

她難過地抱著我說:「對不起。」

「又不是妳的錯妳幹嘛啊?」我覺得她很傻的摸了摸她的頭說。

「總覺得我好像害了妳,是不是我太常要妳陪我過夜才讓家裡起疑心了?」

「妳也知道我早晚有一天還是得向家裡坦白,這是只是遲早的事。」

「我以為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拉開距離時她已經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我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水,她有這份心意我就很感動了。

「也許給他們一點時間他們會慢慢接受的吧?」從我離開時老爸的表情來看,雖說他們現在無法接受,但說不定之後會放開心胸接受這事實的。

「希望如此。」她點點頭。




神奇的是老爸也沒有因此把我趕出公司,那晚過後我以為老爸真的不想再看到我了,結果在三天後老爸的助理卻打來說:「家瑋,老闆問妳放假放夠了沒,是不是該回來工作了?」

「蛤?我沒被炒啊?」我感到意外的放下求職報紙,我都已經在尋找新工作了耶!

「沒有啊,總之老闆叫妳趕快回崗位,一堆東西要妳處理!」

「喔,我下午就過去。」

說完我便掛了電話,也在下午回到了公司。

不過老爸還是扳著一張臉也不跟我說話,我是不怎麼在意就是了,我也知道老爸現在還氣在頭上,沒徹底把我趕走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日子似乎過得挺順遂的,我和李盈秀也租了一間大套房開始了同居生活,直到某次公司的員工聚餐讓我的生活就此有了大轉變。


一早起來李盈秀總是在廚房裡忙碌,我從後環住她的腰身親暱地吻了她後頸。「早安。」

「早啊。」她笑得燦爛,空閒的手往後摸了摸我的臉頰。

「對了,我今天晚上有員工聚餐,可能會晚一點回家。」我說。

「去哪聚餐啊?」

「大里一間餐廳吃合菜,他們可能還會喝點酒吧。」

「去的女生沒有很多吧?」她關掉瓦斯爐,轉身雙手環上我的脖子問。

「七、八個吧!」我偏頭想了一下,見李盈秀露出不太高興的表情就笑著問:「怎麼啦?吃醋了?」

「我怕她們喝醉後對我的女朋友亂來啊。」她臭臉說。

「想太多了啦,她們都不吃海鮮的。」

「哼!誰知道她們會不會想要“嚐鮮”一下!」

「我保證,她們想嚐鮮我一定叫她們吃屎。」我低頭蹭了蹭她的鼻頭,她才終於露出笑容吻上我的唇。




在聚餐上她們一群人很快就喝開了,每次遇到這種有開酒的飯局我都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

我又得幫忙送這些人回家了。

原本要打算先跟李盈秀報備一下,手機卻該死的沒電了,只好加快腳步了。

我開著一個大姊的七人座休旅車送好幾個喝茫的女生回家後才自己坐計程車回到家,然而時間已經接近十一點,和原本說好的九點整整超過兩個小時,我也沒想到他們能從六點半喝到九點半,這群人是怪物嗎!?

當我進門,沙發上坐著臉色難看的李盈秀,我以為只要稍微安撫一下就沒事了,結果李盈秀在我開口之前就氣沖沖的走到我面前說:「妳不是說九點嗎?現在都幾點了!?」

「抱歉啊.....我們一聊開就忘了時間,而且他們也喝了不少,我就幫忙開車載他們回去,一不小心就這麼晚了。」

「妳晚回來都不用跟我說一聲的嗎?」

「我手機沒電了嘛!真的不是故意的!」

「妳少來了!沒電的話可以跟別人借啊!」她完全不相信我說的話,「妳說!妳是不是趁這段時間在外面跟別人亂搞!」

「蛤?」這莫名其妙的問題來得太突然,我充滿疑問的看著她,「妳在說什麼啊!?」

「兩個小時很充裕啊!想幹嘛就幹嘛不是嗎?」她雙手環胸,怒瞪著我說。

我沒想到她生起氣來像變了個人一樣,還很不講理。

「我不是說了,我只是開車送他們回去!」

「她們沒錢自己坐車是不是!?」

「盈秀,妳還是先冷靜點......」我覺得她有越來越激動的趨勢,趕緊抓上她的肩想安撫她。

她扭開了,不讓我碰她,繼續氣憤地說:「我一直都很冷靜!許家瑋!妳今天一定要給我交代清楚!」



※我真的交代得很清楚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