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25

森璟 | 2021-11-27 20:49:43 | 巴幣 112 | 人氣 101

連載中尋覓(完結)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李盈秀之後又約了我不少次,我通通都赴約了。

關係在我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漸漸變得微妙,在我回想那些情景時才知道李盈秀原來很早開始就像阿志說的那樣,對我有意思。

自從認識李盈秀以後有半年的時間我們可以說是相當頻繁的見面,我默默的覺得有點對不起阿志,因為假日的時間幾乎都跟李盈秀一起度過了。

某次羅怡君終於能喘口氣,三人也難得合體的聚在小吃店喝酒聊天的時候我聽見羅怡君對阿志說:「你上次說的那個活動早就過期了啦!害我還拿發票去跟人家換折扣,結果早就過一個月了,超丟臉的!」

「真的假的?哈哈哈!我以為活動還有很久,抱歉啊!」阿志豪爽地笑著,一邊搔了搔頭。

「什麼東西啊?」我滿頭問號的問。

「就我跟阿志前陣子出去吃飯的時候他跟我說有間飲料店只要消費過一次,下次再拿發票去給店員看的話可以折抵五塊錢啊!」羅怡君說。

「喔......」我了解地點點頭,心中莫名的不是滋味,我故作玩笑性的問:「你們背著我偷偷約啊?」

「什麼偷偷約,妳那天跟那個什麼李盈秀的出去約會了啊!」羅怡君舉起拳頭看似火大的說:「作賊喊抓賊耶!明明是妳拋棄我們,混蛋!」

我被罵得一時語塞,嗚嗚咽咽一會兒後才委屈的說:「因為她很早就跟我約了,突然推掉的話很不好意思啊!」

「少來了!喜歡人家就直說,在那邊裝什麼清純?」羅怡君毫不領情的回。

「靠!都說沒有了!」我不悅地回。

「好了啦!既然家瑋都先約好了也沒辦法,之後我們再提早約就好了!」阿志見我和羅怡君之間慢慢飄出火藥味,趕緊出聲緩頰。

「許家瑋就是重色輕友啊,我已經體會過了,沒差啦!」羅怡君語中帶刺讓我聽了很不是滋味,可見她也是很在意之前我吃了回頭草的事。

我心裡一股怒火,可是我不想正面和她起衝突,於是我從錢包掏了幾百塊出來放在桌上,起身說:「你們吃,我先走了。」

「欸!家瑋!」

阿志不知所措的看著我離開,走出小吃店前我聽見羅怡君對阿志說:「不要管她。」

這讓我更暴怒的加快腳步,心想這女的今天是吃錯什麼藥?脾氣這麼暴躁!



結果我們這一吵就陷入了半年的冷戰。

「怎麼妳跟妳朋友還沒合好啊?」李盈秀問,「好久沒聽妳說怡君的近況了,最近都只聽到妳說阿志的事而已。」

她踩著輪滑順暢地在我面前滑行,而我要一邊抱怨一邊穩住平衡感的說:「誰理她啊!就不要論文寫不出來!」我還是嚥不下這口氣。

「唉唷......說不定只是她那天不順心嘛!妳們應該把話講開的。」

我正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腳滑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失去平衡感的要往後摔,是她及時撐住了我的身子。「妳還好吧?」她問。

「吼!我真的很不擅長這個!」我對著腳下的輪滑發脾氣,在這小孩多到快溢出來(我開玩笑)的公園裡面像個肢體殘障在這溜來溜去的真的有夠丟臉!

又一個死小孩溜著直排輪從我旁邊咻過去,我忍不住對著那小孩的背影罵:「信不信老娘等等騎車撞你!」當然是在他溜遠之後罵的。

「噗!這麼氣幹嘛?」李盈秀噴笑出來,依舊握著我的雙手帶著我在這小廣場繞圈。「我是不是不該要妳陪我玩輪滑?感覺妳好像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喔......沒有啦,就是講起羅怡君忍不住來氣了。」我搖搖頭說。

「那就好。」她笑著說,默默的把我的手握得更緊。

這小動作是被我給察覺了,我倒也不反感的就讓她牽著。

其實在李盈秀親口說自己在前幾次見面就慢慢對我有意思的時候我還很驚訝的回她:『妳可以憋到一年後才牽我的手也是很厲害。』

『誰叫妳那時候表現得像愛情絕緣體一樣,我怕我一牽妳妳就嘔吐了。』她說。

『那真是還好妳忍住了,否則我要是真的吐了那場面很難看呦!』我很白目的說,正在切蔥的她聽完拿起剩下半截的蔥追著我打。

說回和羅怡君的爭執,阿志可以說是最心急如焚的那個,他說他每次分別單獨跟我們兩人見面時都在勸我們兩個趕緊和好,可我們沒有一個願意先低下頭道歉。

而且羅怡君整個人都栽在學業裡,根本沒心情管這些有的沒的,最後一次跟阿志見面的時候還跟阿志說:『我現在很忙很煩,不要再講這些了!』

李盈秀同時也在勸我,因為這種事要是拖久了,說不定感情會真的漸漸疏遠了。

好吧,我妥協了,2006年10月14日,我跟阿志在他家庭院前喝酒聊天,我的杯子裡是一成不變的柳橙汁,他灌下第二瓶啤酒單手捏扁了酒罐放到地上,很開心的提議道:「我們要不要送她一個禮物,說不定她氣會消得比較快?」

「送什麼啊?」我一手撐著臉頰苦惱的問。

「嗯......腳踏車?」阿志眼睛一亮的說:「對!腳踏車!她說她在學校裡走路走到腿都快斷了,她好羨慕其他人有腳踏車。」

「诶......?」我並沒有因此感到煩惱解決,反而更頭痛的說:「哪種腳踏車啊?淑女車?公路車?越野車?她喜歡什麼顏色的啊?」

「一般的就好了吧......」阿志汗顏道。

我嘖了一聲,煩躁的說:「你陪我去挑啦!」

「這有什麼難的!這週六下午怎麼樣?」他滿心期盼的問。

我頓了一下,背後開始冒了冷汗。

這週六要跟李盈秀一起吃晚餐.......

阿志看我面有難色,收起笑容點點頭說:「妳跟她約好了啊......不然禮拜日也可以,或者下禮拜......」

我良心過不去的打斷他,「沒關係啦!就禮拜六下午吧,大不了就把約的時間往後延一點就好。」李盈秀應該會體諒的吧?

「這樣啊,那就約好啦!我再跟我老爸借貨車!」阿志聽完心情似乎好了許多,眼裡也漾滿期待。





那個禮拜六,我們約好在一間專賣運動器材的賣場見面,在這之前我已經先打電話告知李盈秀,有可能需要把我們約好的時間往後延,她也表示沒問題。

我停好機車後就在路口等著阿志到來,這傢伙剛才還打電話來說自己午睡睡過頭了,會遲到一下,看我還不好好教訓教訓他!

只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都一個多鐘頭了,阿志還是遲遲沒有出現。

我嘆了口氣感到疑惑,再怎麼說,車程也不會這麼久才對,就算他打給我的時候才剛出發,現在也應該要到了啊!

想到這我忍不住燃起了一把火,拿出手機撥了阿志的電話。

被接起的那一刻我張嘴準備大罵,電話那頭卻說:「請問妳是林冠志先生的家屬嗎?」





※我等不到你的瞬間,也是你蒸發的瞬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