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24

森璟 | 2021-11-25 18:30:01 | 巴幣 110 | 人氣 45

連載中尋覓(連載)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李盈秀在醫院檢查完確定沒有大礙以後我也就送她回去了,你們以為會有什麼火花出現嗎?怎麼可能!

雖然我說過李盈秀起初對我來說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我也沒有因此而很快地愛上她,事實上,還是李盈秀先喜歡上我的。

李盈秀為了答謝我,在一個月後私下約我說是想請我吃頓飯,原本我是婉拒了她並且告訴她我不在意這些,但她堅持,我也只好赴約了。

那天她穿得相當亮眼,和工作時穿著合身西裝的她氣質完全不同,連身洋裝讓她看起來就像個剛畢業沒多久的大學生,要是以我現在這個年紀去回想的話,我會覺得她跟柯琪玥一樣是個超可口的妹子。

不過我當年對待感情還是很正經的,那時的我只覺得自己隨便穿了T-shirt跟牛仔褲就來赴約超級不好意思,李盈秀一看就知道還特別打扮過,而我只上了淡妝,頭髮還隨意綁了個馬尾就出門了。

於是我在她發現我前趕緊在路口先把髮圈拉掉,讓自己的長髮看起來隨興狂野(我希望啦)之後才硬著頭皮走到餐廳門口和她會合,希望她不會覺得我這傢伙怎麼隨便打扮打扮就來了。

我要營造出一股“老娘就是走一個隨興風”的氣息出來。

「嗨。」我僵硬地打了聲招呼。

「嗨!妳來得好早,其實離約好的時間還有十幾分鐘的說。」意外的是她好像對我的穿著沒什麼意見,也可能只是沒表現出來,但至少讓我放鬆了許多。

「我習慣早到。」

「跟我一樣耶!」她笑著說。「我有訂位了,進去吧!」

我跟在她身後,在服務生帶位的途中她轉頭說:「這家餐廳我很喜歡,幾乎每個月都會來個四、五次。」

「妳這麼有錢啊?」我忍不住回,這間餐廳可是高價位耶!要我吃這種的我寧願去夜市吃牛排攤,俗又大碗。

「也沒有啦,就是覺得自己在外面跑業務跑得這麼辛苦,賺了獎金要好好犒賞自己呀!」她羞赧地笑了一下。

「喔......」無法理解,老娘每次領薪水都不知道要幹嘛,繳完帳單後就一直囤在帳戶裡,我是不是也該像她一樣用這種方法犒賞自己啊?

怎麼想都覺得毫無意義,我吃路邊的陽春麵也吃得很爽,而且老闆還會送我一顆滷蛋勒!

坐定位後她一句:「儘管點,我請客。」讓我整個壓力爆棚,我都快把菜單給瞪穿了,上頭的價錢怎麼還是比我一餐的錢要多出了幾十倍啊?

「都好貴......」我緊皺眉頭,就連最便宜的套餐都要八百塊,我嘆了口氣,指了個八百元的牛排套餐說:「就這個吧!」

她傾身看了一下,覺得很訝異的睜大雙眼說:「妳可以點自己真正想吃的東西沒關係,我是說真的,點什麼都可以!」

「不用了,我想吃的就是這個。」我把菜單遞給她,讓她接著點餐。

「嗯......好吧。」

結果服務生來到桌邊幫我們點餐時她又點了一堆貴得要我命的點心跟咖啡,服務生離開後她笑著說:「這是我的心意,妳一定要接受唷。」

「為什麼我有一種被強迫懷孕的感覺?」我抽了抽眼角感到不可思議的說。

「我就是想回報妳嘛!換做是其他人可能會直接轉身走掉,可是妳不僅跑來幫我,還送我去醫院。」

「這也沒什麼吧.....」我汗顏。

「家瑋,妳是個好人。」

我一時間也沒去想她怎麼就直接叫我的名字了,立刻困惑說:「妳對好人的標準也太低了。」

「我沒有說錯啊,妳的確是個好人。」她一邊喝水一邊得意的笑,「妳沒有當壞人的本錢。」

「是嗎?」我挑眉,你們也知道我是激不起的,我拿了錢包站了起來。

「诶!妳、妳要去哪?」她嚇了一跳的問。

我哼笑一聲,自以為在演江湖片的說:「我要讓妳知道我壞透了。」

「好啦好啦!」她差點噴笑出來,忍住笑意的伸手挽留我,「妳很壞,快坐下來。」我才甘願的坐回原位。

我原本很擔心這一整頓飯下來我們會一直處於沉默狀態,好在李盈秀是個很健談的人,而我是那種有了一定的熟悉度以後才會侃侃而談的人,托她的福,我很快就放下自己的矜持,放鬆的回應她的話題。

也因為這頓飯,我們聊了不少彼此的事情,我也因此得知她其實還比我大了兩歲,可是我打死都不要叫她姊姊,在她開玩笑的對我說:「叫聲姊姊來聽聽。」的瞬間我露出嫌惡的表情。





我笑了一下,從電腦桌前站了起來,走到陽台上。

深夜寧靜的道路也許是我最熟悉的風景,菸的火光在一陣微風經過變得明亮,很快又消退下去,我靠在圍牆上,望著那細細的煙霧,再一次揚起嘴角。

我和李盈秀之間的感情的確是失敗了,好像很多人都是這樣,分開後非要對對方恨之入骨才叫做一段愛情的結束。可我不是這樣的,我的確有陰影,卻也無法否認李盈秀曾經和我一起度過許多快樂。

那些回憶也許會隨著時間而慢慢淡去,但它確確實實的存在過,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抹滅的。


還記得當時我和阿志說起李盈秀的事,他很訝異的睜大雙眼對我說:「該不會是新的桃花吧?」他臉上的笑意我始終無法忘去,當下看似為我高興的他,沒有讓我察覺他心裡的苦澀。「衝了啊!」他說。

「衝個屁!」我拿了個假餌幫他固定在釣鉤上,「吃個飯罷了,哪有什麼。」

他帥氣地將釣竿揮到身後,準備待會要帥氣的揮出去。「這是好的開始啊,妳不是也說她之後還想約妳嗎?誰知道最後會發展成怎樣?」

我拉住他的肩膀說餌鬆了要他等我一下,隨後偷偷將餌取下再把釣鉤鉤上他的皮帶,「她只是說覺得跟我很聊得來,感覺可以當朋友。」

「好曖昧的說法,是我的話我會覺得她對我有意思。」阿志嘿嘿笑,隨後想起什麼似的問:「妳剛剛有拉我的褲子嗎?」

「我剛剛不小心碰到啦!」我拍拍他的肩,告訴他可以放心揮出去了。

「喔。」他不疑有他的將釣竿揮了出去,結果屁股馬上被狠狠拉扯了一下讓他大罵了一聲髒話。「靠夭喔許家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彎著腰大笑出來,回想起剛剛阿志被拉扯的瞬間還差點往前仆街的樣子讓我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真的是很欠揍欸!」他沒好氣地把鉤子從皮帶上拔下來,「我跟妳講正經妳他媽在那邊陰我。」

「你就欠陰。」我奸笑,同時也理直氣壯的說:「誰叫你在這鬼天氣把我拖來這裡釣魚!」

阿志在我們南下讀大學的這段期間培養了釣魚的興趣,他說他假日只要沒事都會來這裡待上一整天,他決定以後要強迫我跟羅怡君也愛上他的興趣。

說起羅怡君也真是精明,在阿志提出邀約的時候她一句:「我畢不了業算在你們頭上。」就讓阿志退縮了,而我躺在沙發上接到阿志電話的時候幾乎沒有猶豫就跟著他出來了。

還以為要去哪個小吃店,結果被拖到河堤邊釣魚。

「說什麼鬼天氣,大陰天又沒有太陽,你們女生不是最愛這種天氣了嗎?」

「我愛我的沙發。」我面無表情,內心卻無比真摯的說。

「妳不在的那四年我無聊得要死,你多陪我一下會死啊?」阿志無奈的笑著說。

「誰理你啊。」我調皮的笑。




我壓抑不住湧上鼻間的酸澀,仰頭望著天空試圖不讓淚水湧出,我猛地吸了口菸,讓煙霧模糊我的視線。



※如果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說:「我們以後都一起釣魚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