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プロセカ】【同人】【奏繪名】所認可之人

秋羽 弦 | 2021-12-02 19:27:35 | 巴幣 200 | 人氣 177




  唰的一聲,順好序的曲譜便成了散落滿地的紙張。

  宵崎奏懊惱著,只因自己不敵睡意而倒於桌面,才會在睡醒之後不慎揮過放置一側的譜紙,除了一些自己作為嘗試隨手記下的旋律之外,還包含著新曲會用到的資料,她意識到的瞬間也清醒了過來。

  望向遍地譜紙,這下要翻出自己需要的譜又要花費點時間,奏輕聲嘆息,暫時不想整理這混亂的場面。她將目光放回螢幕,想起睡著前應該是開著ナイトコード的程式,視窗左側的成員列表,只剩下自己的圖示仍然亮著。

  えななん去休息了嗎?

  她依稀記得稍早之前對方也還在語音中作業。

  通常到了接近深夜的時段,只會剩下兩人還待在群組內,雪因為隔天要去學校會最早休息,Amia有時是為了要打工、有時只是單純介意自己的膚況,並不會頻繁陪著兩人一起作業到太晚。

  奏看著群組對話中最後一則訊息,停留在Amia在離線前放的幾段素材影片,並標注著えななん的帳號,提醒著對方有時間的話要記得看,只是並沒有收到回覆,也沒有特地留下訊息給奏。

  似乎對於奏會這麼忽然間睡著,えななん早就習以為常了──相反的奏也一樣──最初還會感到著急,擔憂著螢幕的另一端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不過皆是虛驚一場;久了以後反倒培養成兩人的默契,稍微出個聲向對方確認是否清醒著,回頭繼續完成自己的進度。

  倘若有一方沒能來得及關閉麥克風就先睡著的話,有些時候會意外聽見有趣的事件。

  奏輕聲一笑,想起偶然幾次從耳機端傳來對方手足的說話聲──雖然えななん從不承認和家人相處良好,不過光從這點日常互動,奏也略微知曉。

  將訊息再往回看了幾則,開啟幾個估計只是對方隨性命名的圖檔,她端詳起每張圖,即使奏對繪畫不怎麼有概念,可她總能很肯定地說,自己十分鍾意えななん的作品。

  奏時常能聽到,えななん在專注繪圖時,會不自覺說出對哪個部分不滿意,對於自己的創作始終要求很高。對於非自身熟知的領域,她給不出實質的建議,只在意自己這次的曲風是否讓えななん遇到瓶頸。

  然而真正收到檔案後,那與曲子過於契合的繪畫,又每每使奏敬佩。

  えななん的存在對ニーゴ始終不可或缺、無法被取代這般重要。

  當奏再次意識到時間的流動,是在她寫完了一段新的旋律之後的事。本打算照著原先寫好的部分譜曲,未知的靈感從她重新細看過えななん的圖畫後臨時產生,十指索性敲擊起鍵盤,再度編寫了一段。

  取下耳機,「完成了。」她看著填滿整個螢幕畫面的曲譜說道。儘管覺得重編版較為滿意,果然單憑自己的評斷還不足夠,想將檔案傳給其他人試聽,只是,成員列表中其他人的圖示仍是顯示離線狀態。

  這時段奏並不怎麼感到意外,雪估計已經到達學校,Amia或許還在休息,至於えななん應該也一樣,何況兩人一同作業了將近整晚的時間。

  那麼,去找ミク她們好了──奏心想,她迫切想得知他人的感想,哪怕只有一人也好。

  順手拿起充滿電量的手機,確認過檔案有傳送成功後,對螢幕流暢地點觸了幾下,轉瞬間便抵達「セカイ」之中。

  習慣性放眼搜索一抹白,毫無規則隨處立在地面的鋼筋和冰冷的尖狀物映入瞳孔,目標人物卻不在其中,她蹙起眉,神情些許失落。

  奏以為ミク和リン會像往常預先知道自己到來,並用平和的語調歡迎著她,只是這次真的空無一人。

  不多加思索,她動身找尋兩人的身影,周圍相似的景物令她感受不到距離感,也難以確定自己是否重複經過相同的地方,行走速度維持一致,以免消耗過多的體力。

  奏的視線與步伐同時止住,並非是在於總算找到了誰,而是她留意到了一處的違和。

  「好刺眼……」對於光線十分苦手的她,縱然不是第一次見到眼前和陽光一般刺激的發光球體,依然需要用手掌稍微擋住光芒,才能漸漸靠近。

  ──果然,還是不要觸碰比較好吧?

  有過前次的經驗,奏猜想這也許是「想いの欠片」所形成的,只是沒辦法得知是屬於誰的,去窺探的話就有悖於她來到「セカイ」的目的。

  奏縮回了本想伸出的手,在不及反應時,那難以描述的球體產生異常且急速的變化,光的範圍朝四面擴大,將她吞噬其中。

  「不妙──」她睜開雙眼,球體消失了,取而代之探入那如水清藍的眼眸之中的,是奏從未有過印象的教室光景。

  望向整齊並排的小型課桌椅,她迅速明白自己身處在一間小學教室,少了一群吵鬧的學生,整間教室中只有一名小小的背影,獨自坐在靠近窗邊的座位,從後側能依稀瞥見,褐色短髮的小女孩正認真畫著什麼。

  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想法盤踞在奏的心頭,可是她幾乎不可能認識如此年幼的孩子,姑且當作是錯覺吧?她想。

  奏小心翼翼地穿越矮小的桌椅,想更靠近褐髮女孩一點,她太好奇了,仍不慎撞到另一邊的課桌,以為會驚動到女孩,然而對方頭也沒仰起,繼續畫著圖。

  她順利走到女孩前面的位子,輕拉開椅子坐下,頓時女孩才昂首,奏眨了眨眼,一見著對方青澀的臉龐,她便知道自己認識這孩子,無論年紀小了那人多少,她依然能認得。

  「……妳在畫什麼?」奏問道。

  「小貓咪。」褐髮女孩以稚氣的語調回應著。

  貓?認真一看確實能從輪廓辨識出是隻貓的模樣,女孩用手中的蠟筆為其上色。

  「頭髮很長的姐姐,也喜歡畫圖嗎?」只見女孩的手沒有因為說話停下來過。

  奏搖頭,「是有嘗試過,但畫得並不好呢,不過我有認識一位很擅長畫圖的人。」她瞧著女孩咖啡色的眼瞳,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很欣賞那個人畫出的作品。」

  「能讓長髮姐姐稱讚的人,圖一定畫得很好吧,要是我也能被父親認可的話就好了……」那神情略微失落。

  「我覺得妳也畫得很好喔。」奏的語氣十分堅定──就像當時認可那人一樣。

  「真的?」女孩開心地闔上素描本,緩緩遞給了奏,「那可以請長髮姐姐看看我其他的畫作嗎?」

  奏點了點頭,接過了素描本,她瞥見封面的右下角,以歪斜的平假名寫著「1年2組東雲絵名」幾個字,正如奏所想,她遇到的是小學時期的絵名。

  那麼「想いの欠片」是絵名的……她原是這般推測,又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勁。

  翻開素描本,裡面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繪畫,有些似乎是一有想法就立刻畫上、線條較為潦草的圖,也有看上去用了很多時間在修改,完成度很高的創作。

  愈往後翻,畫就愈完整,線條變得趨於穩定,色調開始有所思考地被調配,翻到將近最後幾頁,奏忽然愣住,她對這些圖再熟悉不過──是ニーゴ的歌曲中用到的圖畫。

  「絵名……」她看到了最後一張畫作,是奏寫給絵名一首歌曲後,對方為那首曲子所畫下的印象圖。

  褐髮女孩離開座位,小小的手掌牽住奏的手,將她拉離了教室,四周的景色彷彿被顏料潑灑、被畫筆揮舞,轉變成繽紛的色彩森林。

  「長髮姐姐,我的畫怎麼樣?」女孩純淨的笑容,能感受到她對於繪圖的喜愛是真實的,不管他人言語怎麼去左右,亦不能動搖那顆心。

  「……很喜歡,全部都喜歡,只要是絵名的創作。」直率的話語,是毫不掩飾的真心。

  「謝謝──奏。」

  褐髮女孩消失了,留下奏一人杵在原地,她愣著,不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和之前經歷過的情況完全不同,假如這單純只是絵名以前的記憶所創造出的「想いの欠片」的話,那為什麼最後會有著跟ニーゴ相關的事物呢?

  「啊,找到了。」聲音中斷了奏的思緒,轉過身,雪白的身姿早已站在她身後,與周邊過分豐富的色彩形成對比。

  「ミク。」奏露出淺淺的微笑,ミク的出現使她放心不少,她果然還是待在「セカイ」裡。

  「剛才,有感覺奏來到『セカイ』了,卻一直找不到,原來是在這裡。」

  奏想起自己本來就是想來找ミク她們的,沒想到立場突然調換了過來,「抱歉,讓ミク擔心了呢,會誤闖進來是個意外。」

  ミク搖頭,「沒事,我也覺得奏遲早會接觸到的。」

  此話讓奏有些在意,她會見到這段「想いの欠片」而非只是碰巧?

  「奏覺得,自己為什麼會待在這裡?」ミク看似察覺到她的疑惑,於是先行反問,奏多少理解ミク這番言語正示意著,自己其實才是最清楚原因的人。

  ミク曾經提過,在「セカイ」之中,分散著許多未能成為「セカイ」、誰的「想いの欠片」,一旦靠近,就能實際接觸到內容。

  也許,還存在著另一種可能性──

  「難不成,我們所在的『想いの欠片』不只是一個人的?」

  何況,所謂的「誰」也可能是複數。

  稍稍彎起的嘴角,猶如在肯定著奏的答案。

  早在不被認可的那一刻起,就創造出了心願,那份心願一直埋藏在深處難以發展,直到第一次的認可,心願就悄悄化解,認可的人以及被認可的人,使心願還保留在「セカイ」的一角,等待著有一天能被觸碰。

  ──絵名,如果被誰認可是必要的話,那由我來認可。

  「……這段『想いの欠片』之所以有ニーゴ的事,是因為也包含了我的想法。」

  奏的那句話,影響了絵名。

  就算自己開始繪畫的原因並非是源自想得到認同,只不過當那雙手朝向絵名伸出,使得她從無止盡的自我否認中逃離,那依舊對她意義非凡。

  「唔,果然這邊的線條有點雜亂,背景也不太和諧。」

  熟悉的抱怨伴隨著筆尖摩擦紙張時的沙沙聲傳進奏的耳內,她一睜眼,視野範圍卻被素描本遮蔽住了,儘管知道已經離開「想いの欠片」建構出的空間,她無法理解自己正處於什麼狀態,發覺現在維持著躺姿,頭部下墊著的柔軟觸感又是什麼?

  「啊……」奏試著想坐起身,不知道是否來自作業了整晚而休息不到幾小時的關係,以至於她疲勞到使不上力來,剛抬起頭隨即就倒了回去。

  「奏?」絵名被奏突然的舉止嚇得將素描本和筆放置一旁,兩人對到眼的那刻,奏總算發覺到,自己躺在對方的大腿上,這姿勢些許令她感到不好意思,「對、對不起,我現在立刻起來。」

  絵名用手輕輕壓著奏的肩膀,不讓她嘗試第二次起身,「就不用勉強自己了,奏應該很累吧,我一到『セカイ』就看見奏倒在地上,把我嚇了一跳呢。」她溫柔地說著,表情也十分溫和,不像是介意奏枕著自己雙腿睡覺的樣子。

  「我本來是想來找ミク和リン的,可能是因為太累就不小心睡著了吧。」前面說的是事實,後面則不太正確,只是奏不知道要怎麼向絵名解釋關於「想いの欠片」的事情,以及她剛才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於是稍微撒了點謊。

  「奏真是的,明明接近清晨那時也不小心睡著了,累的話就要好好休息,不然搞不好會被我聽見什麼夢話。」絵名賊笑道,看來對奏會說什麼夢話特別感興趣。

  「……我剛才有說什麼嗎?」

  「奏猜猜看?」

  「應該什麼也沒說。」

  「到底是真是假呢──總之奏再稍微躺著休息一下吧,不用跟我客氣。」她對奏微了微笑。

  奏沒有注意到,絵名的雙眼悄悄瞄過旁邊的素描本,本子上寫著一段話。

  我,很喜歡絵名的畫作──來自奏的夢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