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プロセカ】【同人】【杏こは】お揃い

秋羽 弦 | 2021-07-26 00:27:14 | 巴幣 2 | 人氣 159




  音樂戛然而止,將過度沉浸於演唱的白石杏抽回了現實,她從倚靠著的公園欄杆挺起身子,落日宛若融金,扯長了她的影子。

  只有四人所在的市區小公園,無人遊玩的兒童設施略突顯出寂寞感。

  杏困惑地望向負責注意全員節拍和配合度的彰人,對方瞇起的雙眼看似在思考,「怎麼了?」

  「……感覺,有點不太對。」他只答出了這句話,杏有時還真搞不懂同個組合的成員。

  「對不起,是不是因為剛才我稍微搶拍了?」冬弥擔心地問道,在意著自己的疏忽是否影響了全體的練習。

  彰人搖頭,「不是,冬弥的部份只要像往常一樣再多練習幾次就能解決了,」他看往杏的方向,本來杏以為對方指的是自己,還來不及開始回想自己在哪個部份失誤前,杏很快地發現了彰人看著的人並非她,「我指的是こはね。」

  「誒,我?」こはね突然被點到名,似乎有些慌張,和杏對到眼時,帶有求助般的表情似乎是想從搭檔身上聽點意見,雙眸牢牢盯著杏。

  只是杏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覺得自家搭檔像隻小動物一樣,非常之可愛。

  最後杏還是回使了個自己也不太清楚的眼神,雖然照現在的狀態來說,更該重視整體的表現,不過她總會在こはね的部份多加留心,這也是身為搭檔能有效提高配合的一環,杏很確定對方沒出差錯,不如說能稱作優秀的程度。

  她再度面向彰人,語帶剛強:「不,就剛才唱過的段落來說,こはね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杏不認為こはね有哪裡需要改善,也做好要跟對方堅定自己的立場到底的準備。

  彰人露出平時聽見杏過度誇獎こはね時會有的無奈表情,只是這次他沒有說些調侃杏的話,「……妳們好像誤解了,我也不是每次停下音樂都是因為有誰表現不好之類的──是出乎意料地好。」

  「小豆沢最近的確是進步很多呢。」由冬弥說出的肯定,一向是最為客觀的,杏也很清楚。

  當事人還未理解情況,杏只輕輕搭住她的肩膀,試圖想緩解氣氛,「彰人那傢伙只是對於こはね的歌聲感到太──驚訝了,嚇到把音樂停住而已,沒事的!」杏爽朗的聲音在こはね耳邊傳起,如同安定劑般。

  「我才不是──」「好的好的彰人可以不用解釋了。」杏朝著彰人揮了揮手,一副不想再聽下去的樣子──當然她只是作作樣子罷了,她在內心估算彰人大概很快能理解她真正的目的是希望こはね能放寬心情。

  杏的用意似乎奏效了,看著和平常一般互相爭辯的兩人,こはね臉上那不安的神情也消散許多。

  看來是沒事了呢,杏心想。

  Vivid BAD SQUAD最初開始活動時,三人訂製了對於還只是新人的こはね而言份量不少的練習菜單,儘管她都有完成夥伴們交代的練習,可也不乏在某些小細節處沒能達到標準的情況,於是彰人需時常停下音樂並檢討問題點,或許是這樣讓眾人會不自覺先以為是不是哪裡有出錯,特別是こはね自己。

  「啊,彰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彰人看了一眼手機,「喔,是該準備過去跟工作人員確認狀況呢。」

  杏記得BAD DOGS今天練習過後還要趕去支援一場小活動,本是想找こはね去觀看演出的,可臨時被通知晚點要回「WEEKEND GARAGE」幫忙,於是只能作罷。

  眾人也是時候該解散了。

  「那就先這樣吧,今天還沒練到的部分明天再接續練習,回去也別忘記要自主訓練啊。」彰人拎起自己的書包並一手將其勾於肩後,冬弥則是乖乖提穩書包,從這種小習慣也能看出這兩人性格的區別。

  「明天見──」

  「東雲くん、青柳くん,表演加油!」こはね真誠祝福著,冬弥點頭表達謝意,身側的橘髮選擇不發一語,三人都知道即便不多說什麼他也一定會呈現出最好的演出,他一直都是這般認真。

  目送兩人離去的背影後,杏還沒想好要說什麼,就被こはね搶先一步,「那個……杏ちゃん有急著要回去店裡嗎?」

  她沒想到こはね會這樣問自己,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她挽留對方下來,「是還不需要那麼早走,こはね想再練習嗎?」

  「唔,是、是呀,有些地方想要跟杏ちゃん合一下音,可以稍微讓我耽誤一會嗎?」

  「我很樂意!」見到自己的搭檔對精進自我如此有熱忱的模樣,杏也感到一股動力隨之湧上。

  她感覺只要是跟こはね一起,總能讓自己保持著衝勁,她知道こはね的存在是誰也無法取代的,杏不需要專業級的音樂者作為搭檔,Vivids的另一位成員只能是こはね。

  一心想著要跟こはね磨練及配合的杏,絲毫沒注意到對方的話語並不太肯定。

  這不是因為她不夠細心,單純是她被另一件自己也在意的事情吸引住。

  杏太喜歡和こはね一起唱歌的時光了,兩人的風格和聲線迥然有別,也從而交會出屬於她們獨有的旋律。

  「……不愧是こはね,這段的確怎麼唱都不太順,居然注意到了。」

  兩人又多費了半小時的時間在磨合一些較為容易被忽視掉的段落,這陣子四人為主的練習變得更頻繁了,通常練習過後杏都會直接回到店裡,幫忙完後就是開始自主練習,兩人單獨練習反而有些久違。

  杏只知道こはね有在以個人名義參加活動,至於現場對方是如何表演的她還沒實際看過,但從一些店裡的熟客多少有耳聞到一點關於こはね自己也不曉得的事情──她的搭檔貌似在這條街上興起一陣不小的風潮,如「KEN女兒的搭檔」以及「和BAD DODS結成了新組合」種種屢見不鮮的說法傳遍了各個音樂者,背負著這些標籤的こはね甚至還是一名新人。

  杏認為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了那麼多人的觀望與三言兩語,こはね卻一路挺了過來,直到現在可以跟三人齊肩的程度。

  ──或許在某個突然間,會感受到無法形容的隔閡產生。

  「杏ちゃん,謝謝妳還多陪我練習那麼久。」

  「這才不是陪伴呢,我們不是最好的夥伴嗎?這段過程也是我們一起努力過的象徵。」她反倒覺得多追加的練習時間過得格外飛快,如果不用回去店裡,杏覺得今天的自己想唱多久都沒有問題──只要兩人一直在一起的話,那麼時間根本就不是個限制。

  「不是陪伴,而是一起的……」こはね重複著杏說的話,停頓了一會。

  「沒錯、沒錯。」

  在杏的心目中,こはね早已是得以依靠、信賴的對象,她無需伸手拉住對方,就算鬆開雙手,也能和自己一同奔馳在相同的路徑,她相信著。

  「是、是說,有關下次的活動,在裝扮上我有些建議,杏ちゃん願意試試看嗎?」こはね搓揉著雙手,提出提議似乎讓她很緊張,這被杏注意到了。

  「咦,不打算穿平常穿的那套嗎?」杏有些意外,想到こはね剛踏入這個圈子時,在服裝的搭配煩惱了許久,下定決心後才有了現在的表演服裝,很難得こはね主動提出想要改變。

  儘管不知道原因為何,但杏從來都不排斥嘗試新事物,她一口答應了對方。

  「最近參加一些小型活動時,有發現其他組合的表演者,都會穿著相似的服裝或是佩戴一樣的飾品……這樣似乎可以增加組合的凝聚感。」こはね說出了自己的觀察。

  「原來如此,好像真的不少組合會這麼做,不過我們是男女混合的團體,要做到像其他組合那樣整齊好像有點困難呢。」杏認真回想起那些穿著同樣衣裝的對手團體,假如Vivids BAD SQUAD要到那種程度,勢必要有所取捨,以彰人的性格可能會不太容易配合。

  「要跟東雲くん他們搭配的話可能還需要討論……但是Vivids可以先嘗試。」

  「こはね都說到這樣了,是不是已經有實際的想法了?」

  こはね先是左顧右盼,之後才默默點了頭:「其、其實,我準備了要給杏ちゃん的物品。」

  「誒?」

  只見こはね從擺在腳邊的書包之中,拿出了小小的水藍色禮物盒,繫著粉色的緞帶,こはね將其遞給了杏,淡紅抹上了她的雙頰。

  杏接過那精緻的小盒子,輕輕掀開,白色的絨布上躺著一副造型簡約的心型耳環,她十分迅速認出這熟悉的耳環設計──正是こはね演出時會佩戴的項鍊,兩者是相同的款式。

  「こはね,這是?」

  「是送給杏ちゃん的,之前看見就買下來了,一直找不到時機給杏ちゃん。」こはね靦腆地笑著,「……這樣我們就一樣了呢。」

  「所以前面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是在鋪陳?」杏不禁笑了起來,也對こはね的細膩感到暖心,原來對方想得比自己更深。

  「不、不要笑呀……」對方紅透的臉龐使杏一下就明白,稍早把自己挽留下來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練習──那不如再稍稍捉弄一下?

  杏流暢地取下了只有在風紀委員執勤時才不會佩戴著的星型耳環,將手中的盒子再度遞向對方,「こはね可以幫我戴上嗎?」

  原先是想著要將禮物送出的こはね,沒有料想到杏會如此應對。

  理所當然的,こはね不會拒絕對方的請求。

  こはね接下了禮物盒,謹慎地從盒內取出耳環,夕陽的餘暉照映著那精細的小飾品,閃爍著獨特的光輝。

  「……那麼就失禮了。」

  杏面前嬌小的女孩往自己的方向微微傾身,細嫩的指頭碰觸到耳根,有點瘙癢感卻一點也不覺得排斥,她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動作異常地緊繃,明明只是戴個耳環而已?

  「こはね的眼神好認真啊──」她忍不住盯著こはね看,對方絲毫沒有動搖,開始為杏戴另外一耳這樣的反應讓杏感到有點可惜。

  她聽見耳邊傳來了扣環扣上的聲音,兩邊都完美戴上了──杏才這麼想著時,こはね雙手順勢搭住杏的肩膀,靠近她的右耳,輕聲地說:「下次Vivids的演出,杏ちゃん要記得戴著唷。」

  這大概是杏此生第一次從耳尖到耳跟,都像要燒起來般灼燙。

  「看、看起來如何?」她很在意,在意著こはね的想法。

  「果然非常適合杏ちゃん呢,只不過杏ちゃん的耳朵好紅,還好嗎?」

  最可怕的是對方還對自己的行為毫無自覺。

  杏感覺自己簡直敗給了こはね。

  也敗得心甘情願。

  其實兩人都清楚,不需要什麼成對的飾品,她們也是對方唯一認定的夥伴,沒有杏,こはね也不會開始音樂活動;沒有こはね,杏也不會組出她理想能超越那一夜的團隊。

  斜長的影子劃過地面,兩人的身後,永遠有對方能緊緊靠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