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杏梨】【同人RPS注意】鏡

秋羽 弦 | 2021-01-17 02:11:20




  
※未來RPS(Real Person Slash)的創作將不再放上聲優照片作為封面,也不會標記與聲優相關的作品
  ※我流私設注意,「Mirror Mirror」歌詞參考有




  源自鏡中的呼喚,早已不計其數。

  起初,逢田梨香子以為自己只是過於疲勞,才會產生這般難以形容的錯覺──她不時會感覺到,那面從連鎖傢俱賣場購入、作為送給自己搬進新居禮物的樸素連身鏡,以無法言語的精神影響方式吸引著她──然而每當站到鏡子前,除了工作過後疲憊的身影外,她並沒有看見什麼不一樣的部份,當然她也不想看到任何不可名狀之物出現在鏡子內。

  我肯定是瘋了──逢田認為這是現階段最具有可能性的推論,也思考起是否該在病情還不嚴重前趁早就醫,但若是跟誰說出自己時常「莫名被自家連身鏡吸引」的狀況,或許只會得到如「自戀症」這類的解答。

  想了下便沒輒地搖頭。

  逢田曾經有想過伸手觸碰那帶有使用痕跡的鏡面,可卻屢屢失敗。確切來說,是鏡子在阻擾她,逢田清楚意識到,那怕只是輕輕觸及,也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於是她選擇放棄。

  既是在引誘著她接近,亦是在排斥著她。

  光滑的鏡面反射著與現實左右相反的世界,是那般虛幻不實際,如雙明亮的眼眸窺探著一切,精明地觀察,並參透。


  推開比往常更為沉重的房門,逢田向前邁了幾步,隨即放鬆身子,任憑地心引力的引導,倒臥在軟硬適中的床墊上。她瞇起雙眼,凝視著潔白的天花板,柔和的燈光灑落在她的臉頰上,光線的反射在瞳孔中佔據了一小部份,她漸漸張大眼睛,依稀憶起了稍早的經過──原本談好要讓她飾演主役的動畫作品,突然間以「找到更適合的配音員」的理由而被取消掉了,連經紀公司出面也無法跟對方談妥,最後己方只能選擇妥協,逢田讓出了角色。

  她很明白在無論在各行各業,假如出現更適任者,比不上的那方自然會被淘汰掉,這也是萬物生存的法則,可是她依舊覺得很不甘心,這是她努力爭取到的角色,怎麼能就這樣被奪走了?她甚至不清楚取代自己的那位配音員是何方神聖,更別說從經紀人的情報得知,對方似乎還只是個業界新人。

  對方的聲音更趨近於動畫製作團隊的理想,也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逢田不能忍受就這麼停滯不前的自己,好不容易從配角爬升到主角,過程中耗費了她多少精力去磨練,這番努力最終成了一片片破裂的鏡子碎片,既無用、甚至會割傷自己。

  她又躺了好一段時間,直到熟悉的感觸從背脊攀上,流經血管,越過後頸,耳朵敏感地顫了一下,逢田用手肘輕盈地撐起身子,她離開了自己平時最眷戀的床,一個轉過身直接面向了那面連身鏡──鏡子又在呼喚著她。

  逢田看著鏡子,瞳孔反射性地收縮,並不是刺眼的光芒射入眸中,鏡面之中的景物令她驚訝萬分。

  她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強從喉頭擠出幾個字。

  「妳……是誰?」

  過分好看的笑貌,染上一抹神秘,修剪齊肩的俐落短髮像是在強調著兩人的不同,燦若星辰的眼珠映出了逢田若有若無的臉龐。

  照理說應該只會映照出自己身影的鏡子,卻出現了讓她有著強烈陌生感的臉孔和身軀。

  鏡子是透過光的反射成像,正常而言鏡子所照射出的物品在鏡中並不存在實體,一切純屬虛像。

  逢田愣住了,眼前忽然出現的陌生女子,站在鏡內原本該是逢田所在的位置。腦海中一瞬間閃過以前所學的內容,逢田十分確定,她絕對沒有學過鏡子會照出自己以外的人這種事情,除非這是面童話故事才會出現的魔鏡,那她現在大概就是故事中的惡皇后了,這樣還比出現陌生人來得好過些。

  「這、這也是我想問的,妳又是誰?」鏡中少女像是剛反應過來般,反問起逢田──這下可好了,她買的大概不是一面鏡子,是一面視訊螢幕!

  「奇怪……正常的鏡子有視訊的功能嗎?」少女皺起眉頭,似乎對於鏡子超出它該有的作用而感到困擾。

  逢田面對著眼前的少女,她想到剛才對方對自己說的話是有反應的,便開口說道:「看來我們可以透過這面鏡子溝通呢。」

  「唔,我想是這樣子沒錯,不覺得還蠻恐怖的嗎?」少女倒勾起一邊的嘴角,看似十足無奈,卻對逢田的出現並無感到一絲害怕的神情,或許還能稱上是冷靜也說不定。

  很快的,敏銳的逢田注意到有些不對勁,對方身後的傢俱擺設,和自己的房間近乎一樣,除了一些裝飾品不同之外,每個物品的角度就像是有講究般,跟她房內擺放的方向全部相同,就連桌面上擺著的空瓶數量也是。

  撇開裝飾品的類型,這根本就是逢田的房間左右顛倒過來的複製品──兩個完全不同的人所擁有的房間,會是近乎一樣的嗎?

  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剛好的事情。

  逢田開始對這面鏡子及鏡中少女產生敬畏感,她已經想不到任何藉口可以塘塞解釋,用「詭異」也不足以形容。

  「妳的臉色看起來很差呢。」鏡中少女有些在意逢田的狀況,話語中帶著純粹的關心。

  「這不是當然的嗎,像妳那麼鎮定才是不正常的吧!」

  對方似懂非懂地點頭,「話雖是這麼說,可是有那麼好看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不知道怎麼的反而不害怕了。」少女再次揚起嘴角,又是那樣的笑容,自逢田第一眼見起就令她嚮往的樣貌──自然且不失單純,在她的臉上看不到何謂塵世,甚至讓逢田能產生安心感。

  儘管眼前發生的每件事情都如同靈異現象般。

  逢田認真想了一下,覺得自己該稍微試探起對方,或許可以知道些什麼資訊,「妳有名字嗎?」

  「如果妳有名字的話,那我就有名字。」

  逢田很快就理解少女的意思,「逢田梨香子。」回答得簡潔扼要。

  「伊波杏樹。」

  果然完全沒有聽過。

  「伊波さん,」逢田總覺得這樣稱呼連對方是否真實存在都不清楚的人有些違和,「對現在的情況有什麼看法嗎?」

  「如果不是逢田さん被關在鏡子內,就是我被困住了之類的。」她聳了聳肩,泰然自若。

  「但我想,我們應該沒人想對這面鏡子做出破壞的舉動吧。」逢田明白,她依然連碰都不能碰鏡子的任何一角,包括鏡框也不行。

  「是的,我覺得鏡子在抗拒著我們去觸碰它。」

  「那為什麼又要誘惑著我們靠近它,甚至讓我們看見彼此呢?」

  「這些問題最終的答案,大概就是這面鏡子真正的目的吧。」伊波推敲著,得出較為合理的解釋,逢田不得不認同她。

  不安、恐慌、害怕,不斷縈繞在逢田的心頭。第六感正告訴著她,眼前的種種只有自己可以看見,她不可能尋求外力的協助,鏡中的女性可能確實存在,也可能根本不存在。逢田曾經看過類似的電影──或許她們各自生活不同的平行世界,而兩個世界的交集點,正好就落在這面不起眼的家用連身鏡上,還碰巧被逢田這樣的平凡人給遇上了。


  逢田梨香子開始學習與伊波杏樹相處。

  剛開始她還奢望再次照鏡子時,可以看見的是自己的倒影,然而每次站在她面前的,都是伊波爽朗的笑顏,搭上一句親切簡單的問候,而伊波換來的千篇一律都是一塊布料飛向她,然後就看不見逢田那邊的畫面了。

  就算知道伊波不會傷害到她,也不可能傷害得到她,可就是不想被對方一直盯著看,她還是會顧慮到隱私的。

  兩人天天都上演差不多的景象,逢田每天一早打理好自己,換上外出的服裝後,就會掀開遮鏡布,希望能看見自己的樣子,通常只會迎來鏡中之人的稱讚,她就會緊張地把布再次蓋上,並在腦海中回放起伊波的臉以及她說過的話。

  為什麼這孩子可以那麼自然而然地誇獎著完全不知道來歷跟真實性的人啊?

  然而逢田從沒意識到自己其實很在意對方說了什麼。

  伊波杏樹的存在成為了逢田的秘密,她也曾試過讓朋友來家中看看鏡子,就算鏡中的伊波對著她們揮手或是說話,逢田的朋友也毫無反應,她更加確信只有自己可以看得見伊波了。

  她們每天接觸的時間也愈來愈長了,逢田漸漸會回應伊波的話語,從簡略的打招呼,到開始會關心對方的工作,這也是她第一次得知原來伊波也是一名配音員,不出她所料的是,就算上網去查也查不到對方的名字,連她配音的作品同樣是如此,逢田又對伊波這個人真實存在的可能性打上大大的問號。

  爾後她也習慣會在睡前跟伊波閒聊幾句,像是聊到這次的新作動畫她有去參加幾場試鏡,然後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被刷下來的;伊波則是提到自己這次又被多少作品邀約,甚至工作檔期已經滿到需要推辭的程度。

  兩人像是朋友般,聊天的話題日漸變多、聊天的時間也變長了,要是隔天剛好都沒工作,聊到深夜也不稀奇,兩人出奇的合拍,逢田對伊波也從畏懼轉變成了信任,只要能跟對方講到話,心情就會感到平靜,她喜歡上了這些日子和對方聊天的時光,伊波也比最初表現得更輕鬆自在了起來。

  「能認識あんちゃん真好。」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也改變了對伊波的稱呼方式,明明當時連叫姓氏都感到無比怪異。

  「我也覺得自己遇到的是梨子ちゃん很幸運。」伊波臉上漾起的笑意,如石子投入湖面般,在逢田心中引起了漣漪。

  本該是要覺得恐懼的,可萬萬沒想到已經深陷其中。


  逢田察覺到自己和伊波有著很大的落差,又是相處好一陣子過後的事了。

  這天,她又被一部原本都談到要簽合約的作品給替換掉了。

  她毫無生氣般虛弱地屈膝而坐,正前方的鏡內,伊波同樣陪著她坐在地板,鏡中的少女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陪著逢田,沉靜如海,好似自己不存在一樣。

  逢田打破了這陣沉默:「我又失敗了呢。」她歎息道,逢田明白眼前的那人大概無法理解這種經驗,也沒機會理解,因為在另一個世界的伊波,是接了很多主役的搶手貨,不像她連配角役都有可能面臨被替換掉的風險。

  作為配音員,她是這般憧憬伊波,對方生來就有著適合作為主角的聲音及風範,和伊波談話的過程中總是讓她感到放鬆──假如她們是在同一個團隊的話,對方肯定會是個優秀的領導者,逢田也肯定會想跟隨著伊波,還會十分信賴她。

  「辛苦了,我比誰都清楚梨子ちゃん有多麼努力。」好幾個夜裡,伊波都能從被布遮蓋住的鏡面之後,聽見逢田在練習的聲音。

  伊波似乎想伸手安慰她,一想起這是不可能的之後,又縮回了手,眼神有些失落。

  「要是現在あんちゃん在我身旁就好了。」逢田對兩人之間那看似近在咫尺,卻也是最遙遠的距離,始終無所適從。

  「只要梨子ちゃん這麼覺得,我就在妳身邊。」

  逢田聽見了像是有什麼破碎的聲音。

  這是個謊言。

  「我知道。」

  她並不知道。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的呢?

  除了伊波杏樹這人確實不存在之外,逢田也發現她變得不太認得自己了。每當站到鏡子前所看見的對象不再是「逢田梨香子」而是另外一人時,她就該有所警覺,可是她早就逃離不了了。

  比真正的自己更加出眾,愈是想成為如伊波一樣的人,愈是不認識自己──在鏡子面前逐漸卸下的心房,顯得毫無防備,如薄冰般易碎。

  鏡子的表側、鏡子的裏側。

  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梨子ちゃん,怎麼了嗎?」

  逢田向她擺了擺手,強顏歡笑,「沒什麼,只是在想事情。」

  為什麼不自覺的,又想多依賴她呢?想向她撒嬌,想被她安慰,想更加、更加接觸她。

  在這樣容不下自己的世界,似乎就這麼被遺棄也無所謂般──這裡的她並不被需要。

  「我想問……あんちゃん會想跟我待在一起嗎?」

  「當然,看著梨子ちゃん的時候,覺得比任何時候還感到有精神,能跟這樣的人在一起論誰都願意。」

  逢田又再次聽見了,自與伊波相遇後,消失了許久的聲響──極其細微,又能穿透進腦內,轉瞬間變得更為劇烈,不停地呼喚著。

  這個人需要我。

  鏡子不再有所抗拒,反倒在向她邀約,只要她想,隨時都可以觸碰到那面連身鏡。

  她明白,自己能和那人相遇了,在另一個世界。

  絲毫沒有猶豫,雙腳向前一彎,形成跪姿,身子連帶被牽引著而往前傾,她直直向那不見盡頭的鏡面,伸出了那雙手……



後記:

  貴安,也好久不見,這裡是秋羽弦。

  這篇文的初次構想,是在聽完逢田さん的「Mirror Mirror」後,在腦中隱約浮現出的故事。其實當時的架構是非常零碎的,為了把它拼湊成一篇故事也是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呢。本來也以為依照慣例,可能又會寫出甜甜的故事,結果寫完後赫然發現好像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深深懷疑自己是受到了什麼打擊嗎XD?

  來簡單聊聊這篇文的內容好了,文中有些部份都是開放式劇情,像是伊波杏樹到底是誰,是真的存在於平行世界的人,還是她只是逢田腦內幻想出的「理想的自己」呢?以及這面鏡子究竟是個次元通道,還是反映出逢田內心不安的真實面貌?總之有很多的部份是沒有寫死的,我想,留著可以延伸想像的空間也很有趣呢,也覺得這是歌詞本身帶給我的感覺(笑

  看完這篇文後別忘了再多刷幾遍逢田さん的專輯唷>< 也非常期待接下來的新EP中又會帶給我們什麼故事呢〜

  就這樣,下一篇文再見!(揮揮//


213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