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刀劍亂舞─刀女審】流月篇_#15 直面向敵(2/4)

白泠 | 2021-12-02 15:20:07 | 巴幣 0 | 人氣 45



  ……

  …………

  另一方面,眼睜睜看著審神者被拖入鳥居中,六振刃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能抵擋著不斷自虛空中湧出的溯行軍。

  面前源源不絕、如浪潮般湧來的敵人讓他們詫異之餘也感到驚愕,畢竟以往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溯行軍。而隨著時間過去,他們身上也多少負了傷,畢竟敵我雙方的數量差異過於懸殊。

  可現階段,縱然知道這項事實,他們也不可能撤退。

  他們的審神者現在正生死未卜,說什麼也不可能放棄。

  四周傳來著不曾間斷的刀劍相觸的金屬撞擊聲、悶哼聲以及血肉被劃開的聲音。

  被溯行軍強行分開的六振刀不斷揮舞著手上的刀,敵人卻不曾減少。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燭台切總感覺不對勁,可卻不知道是哪裡不對,他們感受到的氣息,明顯的與時間溯行軍的數量不符合,可眼睛所見和刀刃所至之處,卻又不是那麼回事。

  「小光!」依靠著自身的高機動,太鼓鐘邊連續斬擊著阻擋在前方的時間溯行軍一邊穿梭在其中,來到了燭台切身邊,順手又斬殺了兩個躲在敵打刀鎧甲下打算偷襲的短刀。

  「小貞!」

  刀芒一閃,轉瞬間又一敵太刀化做塵土,燭台切一旋身,和太鼓鐘背靠著背,彼此藉著彼此的掩護,調整著長時間殺敵而亂了的呼息。

  「累了嗎?」燭台切感覺到太鼓鐘和自己同樣紊亂的呼吸,不免打趣的問了一聲。

  「哈,還不夠呢!怎麼會累!」

  「是嗎?」燭台切輕笑一聲,專心於眼前敵人。「那就繼續吧!」

  「當然!不過小光,你應該多少有察覺到吧,溯行軍的數量。」

  「是啊,但不太確定。不過你這麼說,就表示──?」

  「是啊,你的感覺沒有出錯,畢竟以往沒有碰過類似的事情,本來我也是有點不敢相信,但堀川也說了,這樣的情況不正常,所以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我們打算專心去找源頭,不然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撐不住的。」太鼓鐘的金瞳擔憂地看著在其他被諸多溯行軍的高大身軀抵擋的,他看不見的同僚。

  「我掩護你吧。」這麼長時間下來,就算再遲鈍也多少知道事情有異,畢竟前面他們才見識過所謂的幻境,現在若是出現其他類似的東西,他們也不會感到訝異,只是關鍵是在於,怎麼打破面前的幻境。

  剛才是藉由審神者的力量,強行打破結界讓幻象失去效力,可他們沒有審神者的能力,只能依循傳統的方法,找出媒介毀掉。

  而既然現在肯定了有類似的東西存在,那麼當務之急就是找出東西破壞。

  他們都有各自擅長的事情,這個時候當然是發揮所長的時機了。

  「好!」

  「對了,堀川那邊呢?」

  「三日月會協助。對了,三日月還有說,這些溯行軍出現的方向似乎都是從東西兩邊過來,我們應該可以往這兩方試著找找,長谷部和一期一振那邊我剛剛過來的時候也和他們提了,他們說會分頭行動。」

  大致知道情況,燭台切和太鼓鐘便不再像無頭蒼蠅一般只是單純消滅溯行軍,而是由燭台切開路,太鼓鐘依靠自己的高機動高偵查,不斷穿梭在溯行軍之中,刀起刀落,收割了幾名溯行軍,同時也觀察著那些溯行軍自哪邊出現。

  可縱然已經稍微有了眉目,但溯行軍仍不斷湧上,不間斷的攻擊、防禦隨著時間逐漸讓他們感到疲憊,而昏暗的天空以及連綿不絕的敵軍讓這一切更讓人感到壓迫且窒息,幾乎讓他們的感官陷入麻木。

  短刀脇差還好,可隨著時間過去,夜晚即將降臨,這會對太刀造成極為不利的致命打擊,到時候可就不會像現在一樣,還能夠在這如浪潮般不斷湧來的溯行軍中生存下去。

  太鼓鐘的額際不斷有汗水滑下,可他無暇理會,只能拚了命的對抗眼前的溯行軍。

  要快、更快、必須快。

  審神者被帶走的那一幕未曾褪去,和審神者相處的過往、與同僚從顯現後的相互扶持以及後來的歡愉時光一幕幕的迴盪在腦海中,驅使他持續揮舞刀刃。

  這樣的意念讓他不由自主地顯得浮躁,審神者生死未卜,他們不能被困在這裡,他們必須救出審神者,還有本丸的大家都還在等──

  因為擁有過,所以才不願同伴嘗到那種失去的痛苦。

  那種痛苦,遠比從未擁有過還要來的難以忍受。

  難以壓抑的焦慮浮現在臉上,手上的動作也越顯急躁,破綻也因此越來越多,身上的傷口也迅速的增加,而隨之而來的疼痛和焦灼也讓那雙燦爛的金眸染上了些許腥紅。

  「小貞,冷靜點!」燭台切來到太鼓鐘身旁,看出了他的不對,眼明手快的握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已經失了冷靜的動作,開口拉回他的神智。

  「我知道你擔心主上,但心急只會讓事情更糟。」

  他們都同樣擔心,可在戰場上,心急只會壞事,他們必須保持冷靜,尤其是現在這種狀況下。

  審神者說過,時之政府已經派好幾波人過來卻始終無法處理掉這邊的異常,這也可以說明情報量極為不足,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為了避免這些事情,為了將傷害減到最小,為了他們現在下落不明的審神者,縱然再心焦,他們都必須保持冷靜。

  他們斷刃無所謂,但給予他們一切的現任審神者,他們不希望她出事。

  而聽見燭台切聲音的太鼓鐘愣了一下,他側首先是看著按住自己肩膀的大掌,接著順勢往上看著燭台切的擔憂眼神,以及他揮刀斬殺敵軍的姿態,這才逼自己作好幾個深呼吸。

  「抱歉,小光。」

  「不用道歉,畢竟大家都是一樣的。」燭台切說著,目光望向不遠處,雖然看不見身影,但仍然在奮戰的同僚們。

  先前的部隊如何,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只知道他們不能在這裡停下。

  他們,必須救出審神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