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刀劍亂舞─刀女審】流月篇_#14 共鳴 (4/4)

白泠 | 2021-07-26 22:21:52 | 巴幣 2 | 人氣 86




  「嗯──狐之助,主公很強我們不否認,但,你不覺得你的話前後矛盾嗎?」髭切雙手環胸,瞟了一眼站在門口的紅蓮,也不理會他剛才開口的原因,收回視線微微向前踏了一步,而因為他站在背光處看不清他的臉,讓他的嗓音帶著微微的寒氣。

  「哥哥?」

  「髭切說的沒錯,主上很強,可為什麼狐之助你卻又要說,讓主上去是不得已?」鶴丸接著開口,他平常雖愛玩、愛惡作劇,但那不妨礙他聽理解現在發生的情況。

  狐之助的話的確有問題。

  既然實力受到認可,就不該說不得已。

  「你剛剛說的話,在我聽來就像在說讓主公去,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是下下之策呢。」髭切笑著,看在狐之助眼底,卻是那麼毛骨悚然。

  「我、我──」

  「幫……」就在此時,手入室中央,傳來了微弱的嗓音。

  付喪神們想也沒想的轉過頭,看著在床褥上已經轉醒,臉色仍然極度蒼白的浦島。

  他的雙眸極輕的眨了眨,掙扎著想要坐起來,被蜂須賀虎徹一手擋住。「等等,你還不能起來!」

  所有付喪神的視線也被吸引過去,山姥切國廣和藥研對看了一眼,藥研率先收刀,往浦島迅速走去,查看他現在的狀況。

  可浦島卻搖搖頭。「幫…幫……主人……」

  他的目光渙散,卻很努力想要看清周遭,他的手無力地抬起,抓住離他最近的兄長的衣襟。

  「拜託……主、主人、很…痛苦……」那股濃厚的哀慟像一雙手,緊緊攢住他的心臟,讓人無法忽視,也不能忽視,「……救救她……」

  浦島的話斷斷續續,可聽清他的話中意思,付喪神們再也坐不住,他們互看彼此,卻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有些坐不住的已經開始在房內來回走動,只會了緩解那股不斷湧起的焦躁感。

  「狐之助,你快點想辦法啊!」不明確的現況以及同僚們的倒下讓人忍無可忍,亂一個箭步衝上前就揪住狐之助,將他拼命搖晃。

  「既然是政府下的命令,你又是傳遞者,怎麼可能不知道怎麼辦!」和泉守雙眼死死盯著狐之助,一拳砸在牆壁上,力道之強,就連天花板也隱隱震動。「若你也不知道,那主上要怎麼辦?要我們坐以待斃?!」

  狐之助被抓起來瘋狂擺動,晃得連頭都暈了,想要回話也回不了,最後還是小狐丸和鳴狐不忍,一個安撫亂,一個將狐之助從亂手中解救出來。

  而這邊騷亂,浦島那方卻安靜的詭異,藥研凝重地和其他付喪神們想再聽清浦島說什麼,可他的聲音卻越來越微弱。

  「……若……去…會……不及……」斷斷續續的虛弱嗓音已經難以辨明,就連藥研也只能聽清楚一些隻字片語。

  不動行光擔憂地看著快要昏迷的浦島,「雖然這樣不好,但我去主人的職務室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吧。」說完,他便起身快步朝外走去,離開之前經過紅蓮身邊,他停下腳步想說什麼,可擔憂審神者的情緒壓過其他疑慮,讓他停留的時間不過短短一瞬,便又快步離開。

  山姥切長義聽見,也收刀跟上,陸奧守、鶯丸看現在的情況知道在這裡也知道幫不上忙,就跟在不動身後也離開往職務室去。

  而一直在門邊的紅蓮,看著浦島似乎在思考什麼,可過沒多久便閃身入內,直接來到浦島虎徹旁,動作快的就連藥研也只能在他伸手觸碰浦島前攔下他。

  「你要做什麼。」

  紅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穩定靈力,不然這人會再度陷入『共鳴』中,到時候承受不了只有死路一條。」

  紅蓮也沒甩開他的手,反正救與不救本來他也無所謂,只是……

  「讓這人做吧……」狐之助在小狐丸手中終於喘過氣,脫力的開口。

  「狐之助!」亂生氣地大喊,可身邊的鳴狐只是沉默的則是拍拍他的肩,讓他稍微冷靜下來。

  畢竟狐之助都開口了,他們雖不信任眼前這人,可對狐之助還是信任的。

  藥研沉默了半晌,最後還是鬆開手,讓紅蓮動手。

  紅蓮也沒說話,手虛覆在浦島的額頭,而他的掌心,緩緩散發出純淨的白色光芒。

  蜂須賀擔憂地看著,他對這人抱持著極高的警戒心,可一旁的長曾禰死死按住他的肩膀,讓他想要阻止又無法,只能勉強按奈攆開這人的慾望。

   而看著面色蒼白的弟弟在他的力量下緩緩恢復血色,就連呼吸也順暢了不少,他才微微鬆了口氣,而長曾禰見狀,也收回按住他肩頭的手,直到紅蓮停下動作。

  「這樣就沒事了嗎?!」

  長曾彌見他停下,連忙開口詢問,而紅蓮看也沒看他一眼,拋出的話卻是牛頭不對馬嘴。

  「這人喝過流月的血?」

  流月。

  又是這個名字。

  同樣的人口中,他們再度聽到同樣的名字。

  而聽到這名字,被小狐丸抱著的狐之助抖了一下。

  長曾禰和蜂須賀互看一眼,而付喪神們接連沉默。

  在場付喪神們不管是親眼見證,還是從同僚那聽見的,都知道這件事,而若要說起這件事,又會讓他們想起那曾經不堪的日子。

  「如果是說主上的話,她曾經以血治療浦島,挽救浦島因為傷重且靈力枯竭而即將……」斷刃的命運。

  山姥切國廣打破沉默,畢竟那時候他在場,也是親眼目睹。

  「血伺?看來,她真的很重視你們。」紅蓮輕笑一聲,也沒評論什麼便站起身,「那邊那個白髮的沒有接觸太多血液所以沒這麼嚴重,放著不管也暫時死不了,至於另一個……晚點就沒事了,他應該沒接觸到流月的血液。」

  「可是那他怎麼──」

  「他接觸到的,是和流月有關連的『我』的力量,所以和他產生『共鳴』的是我,不是流月。」他輕拍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塵,再度將視線落在狐之助身上。「小狐狸,我是不知道你們怎麼說服流月替你們做事,但,你們可別欺人太甚。」

  「現在流月的狀況很不穩定,這不尋常,平時若還好,要是碰……」紅蓮說到一半,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瞪大眼。

  他驚恐的樣子,讓鯰尾疑惑,他歪著頭看著紅蓮的樣子。「喂,你還好嗎?」

  紅蓮回神,他看著眼前的黑髮少年,抿著唇。「你…現在是晚上吧?哪一天。」

  他這樣問出口,卻拼命在內心祈求,千萬不要是那天。

  「嗯?哪天?我想想喔,今天好像是……」

  「朔日,今天是朔日,有什麼問題嗎?」藥研開口回答,而他才開口,便見到紅蓮瞪大了雙眼。

  「不好,流月有危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