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刀劍亂舞─刀女審】流月篇_#13 甦醒(4/4)

緲月 | 2021-02-25 09:10:24



[]

  一如既往,平和的一天。

  藥研和平常的每一日一樣,每天一定抽空過來看這個一直熟睡未曾甦醒的男子,而他身旁則是跟著好奇的鯰尾,和乖巧的五虎退。

  暫時別說其他刀劍男士,光就栗田口派的刀劍們就對這個人充滿好奇,三不五時地都趁審神者沒注意的情況下偷偷溜過來,不過在一期一振的勸說下,誰也沒膽一直來,最多就是兩個短刀們結伴過來偷偷瞧上一眼。

  而藥研則是在當時審神者的請託下照看著這人的傷勢,而這人傷好了以後也是每天過來查看情況,順道滿足自家兄弟對這人的好奇,而其他刀劍偶爾來換換鮮花點綴一下室內,所有人有默契地在一定的界線內,滿足著自己的好奇心。

  不過因為這人持續未甦醒,再多的疑惑也得不到解答,其實這樣偷偷過來的情況也比最一開始來的更少就是。

  而鯰尾則是趁著一期一振和審神者出陣,拉著沒有當番的五虎退一同和藥研過來,想要在裡面待久一點,藥研知道勸說無效,比起他們偷偷過來不小心做了什麼,有自己陪在一邊還是比較好點,也就放任他們了。

  「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他沒醒、沒喝水也沒吃東西,真的不會怎樣嗎?」鯰尾看著榻上昏迷不醒的人,偏頭看著藥研好奇開口。

  「就連我們化為人身之後也是得吃東西的啊。」他坐在那人旁邊,一手支著下頷,疑惑地自言自語。

  藥研默默做著例行檢查,雖然把話聽進去了,可卻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畢竟這是本丸中所有人的疑惑,所有刀劍都想知道答案,可唯一知曉答案的審神者,卻是未曾解惑,就這樣將他放在本丸中。

  他也想過,甚至想要開口詢問,可卻不知道怎麼去開口,因為他、他們,都有種直覺,這個人,以及審神者的過去,是不能觸碰的。

  而除了他們本能的抗拒之外,其實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對這個曾經傷害他們的人,存在於本丸這件事情。

  本丸中絕大多數的刀劍都有被瘴氣和汙濁靈力污染墮落的趨勢,差別只在於嚴重程度,可在他們即將失去本心、變得不似原來的他們,更加暴戾和陰沉前,現任審神者出現了,將他們一個個的拉出了深淵。

  可就算如此,曾經被汙染的心靈不是那麼容易就恢復,他們本應對外來者抱持著強烈敵意,沒趁機斬殺來者就不錯了,就別說是像現在這樣盡心盡力的照顧。

  畢竟被狠狠傷害過,無論是誰,都會變得難以再交付信任。

  若是礙於審神者命令也許會勉為其難地做,可他們都知道他們會如此,並不是單純的執行命令。

  他們是打從心底信任審神者,相信她不會做出放任外人傷害他們的事情,所以才會如此,而這樣的信任堆疊,也是他們所料未及的。

  可雖是這樣,曾經接近墮落的他們,並不是沒有任何後遺症留下的。

  這他們清楚,想必審神者也知道,只是沒有任何人主動去戳破。

  只要一個契機,就有可能打破現狀,而這是所有人都不想發生的,所以──
 
  想到這,藥研極輕的嘆了口氣。

  「主人……很擔心他。」

  藥研仔細的檢查著男人的身體時,五虎退才極輕的開口,暖黃色的眼瞳擔憂的看著男人。

  「嗯?畢竟是主人認識的人,不可能不擔心啊。」鯰尾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回答,目光卻已經不再專注於男人身上,而是轉而巡視周圍,然後落定在某一處。

  「可、可是,主人為什麼都不進來呢……之前亂哥有說,他偷偷來看的時候,看到過好幾次主人站在房門口,站了好久好久。」卻都沒有進去。後來他也耐不住好奇心,也曾遠遠的和哥哥們站在遠遠的地方觀察,就看見審神者安靜的站在外面,久久都沒有移動腳步。

  那身影,充滿了悲傷……

  「沒有嗎?退是不是看錯,我曾聽燭台切先生說過,大將曾經和他們進來過。」藥研停下手邊的動作,扶了下鼻樑上的眼鏡。

  五虎退有些詫異地看著藥研,只是咦了一聲,隨後皺起小小的眉頭,極認真的在回想,可還不等他確認是不是自己看錯或是哪裡出了錯,一邊的鯰尾不確定的嗓音傳了過來。

  「藥研,被採下來的花如果沒有灌入靈力,只是這樣放著,不是應該早就枯萎了嗎?」

  鯰尾不知何時離開原本的位置,來到了一旁放置花瓶的小几邊,他側著身,拿起花瓶邊那不知何時掉落的花朵,一臉疑惑。

  五虎退和藥研聞言雙雙將目光挪向鯰尾的手中,就見花束被整理的整齊美觀的花瓶邊,幾朵不知何時墜落的花朵靜靜的嬌豔的綻放著,宛若新生花朵,而他手中只是其中一朵。

  若不是鯰尾昨日當番時正巧看到歌仙前來採花,也許會認為這只是剛插上不久的花束,而那掉落的花朵,只是單純不小心被碰落罷了。

  可事實,明顯不是這樣。

  鯰尾把昨天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藥研和五虎退也跟著起身走到小几前仔細看著那些花朵。

  因為昨天出陣的關係,他比以往更晚過來,鯰尾說他記得這束花是昨天早上歌仙就先採好的,他晚上來時是和現在一樣的花束,而亂和清光在他們過來前,還在花園裡選著今天要拿過來更換的花朵,所以不可能是已經換過了。

  可下一瞬間,藥研察覺到什麼,顧不得那些顯得有些怪異花朵,下意識的就轉過身,將兩人擋在身後。

  原本沉睡中的人,居然睜開了眼睛。

  而他似乎看上去還不甚清醒,眸光顯得有些渙散,與當日持劍砍向他們的樣子完全不同,而且──

  藥研皺眉看著那人的髮色,與那日不同,眼前人的髮色不再是當初看見的褐髮,而是深沉如墨的黑髮。

  「咦?你醒了啊!」鯰尾看見他睜開眼睛,訝異的笑問,絲毫沒有在意藥研防備的態度,從兄弟身後來到他身邊。

  男子聽見詢問沒有回答,只是又再度閉上眼,不知道在想什麼,而後又睜開眼眸,緩緩側過頭,眸中帶著不解以及疑惑。

  「你們……」他頓了下,眉頭緊蹙,原本渙散的眸光緩緩聚焦,而那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身旁人,「……是誰,這又是什麼地方。」

  不對,這人不是要問這個。

  直覺的,藥研知道他原本要問的不是這個,就算這真的也是他的問題好了,但他原本要問的,絕對不是這個。

  「咦?你不記得了嗎?明明是你突然出現在我們這裡的。」鯰尾眨了眨眼睛,不解地反問。

  男子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似乎是對鯰尾說的話沒有什麼印象。

  鯰尾和藥研互看了一眼,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不懂這人現在的狀態,為何會與那日相差那麼多。

  藥研還想說些什麼,可男子卻突然的轉過頭,看向門外。

  藥研下意識的同樣將目光挪向外面,頓時,紫色瞳孔微微瞠大。

  五虎退和鯰尾也先後注意到異狀,也顧不得眼前人了,紛紛跑出房外,站在廊上怔怔的地看著天空。

  屋外,太陽在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時候,被濃重的黑幕給遮擋,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此刻再也不見一絲一毫的光線。有的,只有濃稠如墨的黑色覆蓋了整片天際,沉甸甸的彷彿下一刻就會墜落。

  不知為何,五虎退看著外頭陰暗的庭院,胸口一陣陣的疼痛,難以喘息。

  他撫著胸口,一雙暖黃色的眼眸不安地看著眼前的景色。

  不是沒有見過突然變遷的天氣,可這樣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恐懼的,這是第一次。

  那不安、恐懼、徬徨以及不知名的情緒,在內心像是被潑灑在白紙上的墨水那般,迅速且不容抵擋的暈染開來,直至不見一點原本的色澤。

  應該如同過往的每一日一般的平靜,在這一瞬間隨著突然暗沉的天際,轟然倒塌。



146 巴幣: 1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