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刀劍亂舞─刀女審】流月篇_#15 直面向敵(1/4)

白泠 | 2021-10-13 16:09:37 | 巴幣 2 | 人氣 54





  朔日,看不見月亮的新月之時。

  在人妖共存的時期,滿月時期通常是妖力最為強盛的時期;反之,朔月之日則是妖力衰退的時刻。

  擁有足夠強大的妖物自然不受此限制,會受到朔日影響,妖力減退的妖物通常都是「不完全」的個體。

  非人非妖,完全不屬於任何物種、也不被任何物種所接受的,可悲的存在。

  ……

  紅蓮站在空地中央,這時的他已經換了一身方便活動的衣服,誰也不知道那套衣服是哪來的。

  他隨手折了根樹枝在地上畫了繁複的陣法,為的就是追尋靈力好方便到達流月的所在,畢竟得知了現在的時間,他可沒時間繼續和這個地方的人耗下去。

  他非時之政府的人員,也不是刀劍男士,自然不在政府的規範下,當然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更何況,他本身也不是那種會乖乖任由所謂規則束縛自己的那種人。

  在不遠處,站著幾名看著他一舉一動的刀劍男士,他任由他們看,等畫完陣法後,手上的樹枝瞬間被火焰燃燒的連渣都不剩,接著拍了拍手上沾上的灰塵,之後才將視線轉了過去。

  「小狐狸,你這是──帶頭違規?」紅蓮瞇起那雙狹長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睨著站在鶴丸國永肩上的狐之助。

  目光所及之處,站著幾名換了衣服的付喪神,看樣子就是剛才商量後打算跟上的人。其實一開始他本就無所謂他們跟不跟,倒不如說,他需要有他們的協助,可他們的急切早於他的開口,而他也樂於做個順水人情。

  他畫陣法的地方,必須是在有著流月靈力流動的地方,才能便於追蹤,雖然還有其他方法,但就目前他的狀態,是不可能這樣做的。

  不過,那當下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些付喪神居然會有這樣急切的反應。

  「我……也是會擔心大人!」

  「呵。」紅蓮不屑的笑出了聲,又將目光放在其他人身上。「決定好了就走吧,沒時間浪費。」

  他揮了揮手,示意打算跟上的付喪神站上他畫的陣法。

  鶴丸國永和山姥切國廣對看了一眼,便同時抬腳站上陣法,明明是用樹枝在地上畫出來的,可踩踏過後,卻沒有因為外力而被抹去,讓他們不禁心生詫異。

  鶴丸國永握著別在腰側的本體,看著紅蓮,金色眼眸中,流淌著不明情緒。

  稍早前,紅蓮得知了現在的時間後,二話不說轉身便要走,基於審神者曾將他託付給他們的請求,藥研出聲詢問,這才知道他打算根據審神者留下的氣息前往她的所在地。

  而聽到這回答,沒有人能夠坐的住,急切地想要衝去找審神者的心難以壓抑,經過短暫的混亂後,紅蓮爽快的答應帶他們去,可有人數限制,並且要提供他地方畫陣法。

  後者很簡單,本丸有些尚未開發的空地,他需要的地方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比較難的是前者,本丸中刀劍男士雖然不多,但除了遠征的,待在本丸的都想要一同去,不免又是一團混亂。

  不是沒想過紅蓮或許不會這麼老實的帶他們到目的地,也許會中途做些什麼事,但擔憂審神者的心情、狐之助的奇怪態度以及當初審神者對他的收留,讓他們都覺得,暫時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所以最後便決定,以鶴丸為首、接著是山姥切國廣、太典太等三人打算前和紅蓮往審神者所在的地區。

  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是,清光醒了,在同僚的解釋下,他二話不說便說要跟上,安定第一個不同意,但也不知道清光和安定說了什麼,最後安定沒有再反對。

  狐之助不同意他們的行為,但在眾刃的「懇切請求」下,百般無奈也只能答應,但結果就不是他能預料的。

  雖然狐之助依照他自身身分阻止他們和紅蓮共同行動,卻無法堅定下來,對於這點,眾刃都感覺得出來,狐之助似乎對紅蓮有著一些複雜情感。

  而無論如何,未經允許的穿越時空若是被發現,嚴重的話就連這座本丸也會被強制關閉,狐之助還是善盡自身責任,將一切最嚴重後果全數告知。

  所以山姥切長義──曾經身為政府刀的他,即便和其他刃相同有想要一同前去的想法,可最後還是改變主意,率先說出自己打算留下來應付當政府發現狀況後會有的行為。

  畢竟這座本丸,目前也只有他一振是曾經身為政府的刀劍男士,也就只有他能夠根據政府會有的行動做出適當應變。

  紅蓮沒有對於他們的討論發表什麼意見(雖然挺好奇這麼多的付喪神是怎麼決定人選的,難不成是打群架誰贏誰去?不過不管怎樣沒浪費時間對他來說都沒差),見人都到齊了,便直接發動陣法。

  ──前往他們的目的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