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刀女審】萬屋

山遁 | 2023-09-10 15:14:05 | 巴幣 1110 | 人氣 208

其他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刀女審】萬屋



1.

  「我去萬屋買點東西。」

  海邊的模擬戰告一段落,我踩著小跳步準備出門放風;換好外出服、拿了身份證明與進入特定街道的鑰匙,跟守門的宗三與骨喰打過招呼——再確認一次好了,錢包帶了、鑰匙帶了、手機、卡、身份證明、傘、購物袋——還沒確認完畢,藥研追了出來。

  「大將,能不能稍等一下?」

  「怎麼了?你有想買的東西?」

  藥研還沒答話,燭台切已經把他家穿戴完畢的老哥推出來,藥研拇指跟著往旁一比,「能讓實休先生跟妳一道嗎?」

  「好啊。」

  又不是什麼大事,我爽快應下,只是有些奇怪他們竟然會為了這件事追出來,「不過你們怎麼……」

  燭台切看著我,帶著一種我知道阿魯幾妳最近很忙不過也太忙了些的表情,「他現世後,還沒去過本丸與戰場以外的地方。」

  「……啊。」

  我僵在當場,時間就此定格,腦中閃過實休的背景畫面只有出陣出陣出陣、內番內番內番,每天本丸戰場兩點一線直到Lv99,意思就是說他還沒去過萬屋還沒排過甜點店的隊伍還沒親身體驗過夏夜煙火的噪音與煙硝味!作為人家的阿魯幾我在幹嘛!

  「抱歉,我應該早點帶你去的。」

  在其他刀劍男士的視線下我差點縮成一團,但當事人實休光忠笑著搖搖頭,好像一點也不在意。

  「麻煩妳了。」他很自然地走到我身邊,「我正好也有想要的東西呢。」

  「那就一起走吧。」

  我鬆了口氣,打定主意把他想要的東西買好買滿,記得他對藥草滿有興趣的,也許可以去逛街尾的那家藥行?

  實休向我伸出手掌,我回過神,連忙將鑰匙放到他手中。

  「差點忘記說,你可以用這個鑰匙進入萬屋那邊的街道,畢竟本丸與萬屋的時空不同,把這個插入大門的鎖孔就可以了;鑰匙只有三把,一把在我這裡,還有另外兩把放在長谷部與不動那邊,大家想去萬屋買東西都是跟他們拿——」

  我講了這個又講了那個,連等等會遇上的管制關卡都講了,原本把自己當背景不說話的宗三突然笑了一聲,藥研握拳試圖遮住抖動的嘴角,我知道自己是有點嘮叨啦但實休第一次出門總是要解釋一下;看到我有點哀怨的表情,藥研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實休先生,大將就拜託你了——祝你們玩得愉快。」


2.

  讓實休親自用鑰匙開門後,我們進入另一個明亮的房間,裡面的審神者們與刀劍男士正依序排隊通過檢查關卡,畢竟是戰時管制,周遭的談話聲帶點壓低音量的謹慎;趁他觀察四周時我瞄了一眼,用來辨識身分、刻有刀名與所屬的小木牌正掛在他腰際(南海興致勃勃地研究過,火燒不了刀切不斷,大概又是時政的高科技產物),這下子就算不小心迷路也沒問題了!

  「實休。」我拉拉他衣袖,他彎身把耳朵湊近,我低聲道:「如果我們走散一時找不到人,記得去那裏等我。」

  我指向室內另一個區域,今天有位長谷部不住向窗外張望,大概在等審神者來接人;一期一振表情有點難看地坐在椅子上,身邊擺著兩大袋零食;一位包丁藤四郎對著那兩袋零食看了又看一臉渴望——我忍不住想像了下實休待在那裏的場景,他應該能一臉泰然地坐在那邊等我。

  【美濃國審神者OO,及其所屬刀劍男士實休光忠】

  機器嗶了一聲,虛空中的螢幕閃現我的名號,胸前掛著證件的政府職員盯著我們的臉,站在他身後的山姥切長義機械似地掃了一眼又看向我們身後的隊伍——我偶爾會在這時想起自家的刀劍男士,山姥切長義已經很少出現這樣的表情了,前幾天他因為山姥切國廣吃錯布丁口味抓人去手合場單挑,最後山姥切國廣被罰替長義一次佃當番的樣子。

  今天多帶個藍莓布丁回去好了。

  給購物清單多添了一份甜點,我們跟其他人走出建築物;熱鬧的街道出現在我們眼前,這裡聚集了一堆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以及嗅到商機的商家,我下意識又介紹起來:

  「這邊只是其中一區,以後再帶你去逛其他地方。

  「紅色遮雨棚那家是肉鋪,他們的牛肉可樂餅很好吃!上次買了一堆回去,剩最後幾個時大家都在搶,還有好幾個人打進手合場。」

  實休聽得專注,我忍不住繼續:

  「旁邊是麵包店,再過去是賣糰子的……等等來帶幾盒好了,秋田他們很喜歡這家的糰子。

  「你想去藥行嗎?街尾有一家,但不知道今天有沒有開。

  「另一區有賣政府專售的刀劍男士輕裝,等你的上市後就去買一件;那邊也有紅燈……呃……」

  不小心講太順,我原本指向那個方位的手指僵在半空,最後鎮定地指向天邊不存在的烏雲,「最近常有午後雷陣雨,出門記得帶傘。」

  「我知道了。」

  旁邊傳來實休的輕笑,我眼神游移,另一邊有政府管理的紅燈區還是交給藥研他們說好了,作為人家的阿魯幾我也不好介紹得太細對吧?

  「剛剛講到哪了?哦對輕裝,那邊還有——」

  「小心。」

  肩膀被他一帶,兩把博多藤四郎一前一後從我旁邊衝過去,遠遠拋下一句「對不起啊啊啊特賣會要開始了——」大概是聽到關鍵字,周遭人群騷動起來,十幾秒後有位一期一振與石切丸停下來跟我道歉,又叫著博多的名拼命追了過去。

  人潮湧現。

  我連忙抓住身邊人的手避免被衝散,只是走沒幾步就被按住肩膀,扭頭看去,是實休有點嚴肅的表情。

  嗯?

  實休的手放在我的肩上,那跟我牽手的人是⋯⋯

  金髮與大紅披肩映入眼裡,某位一文字則宗笑嘻嘻地看著我,實休另一隻手正抓在他的腕上。

  「抱歉,認錯人了。」

  我迅速放開對方,手立刻被實休握緊了,帶著涼意的手甲觸感被皮質手套傳來的溫熱覆蓋過去,修長而結實的體格一堵牆似地站在我身前。

  一文字則宗嘿地一笑,周遭無審神者,證件繩大剌剌地套在他手上。

  「哎呀,手突然被握住時我都嚇了一跳呢。」

  他視線往我們手上溜了一圈,又看向實休,扇子一展掩住了自己的下半臉孔。

  「既然是……就要好好抓緊啊。」

  「謝謝你的忠告。」

  我沒聽清他的話,但實休回答的聲音平靜一如往常,則宗又看了我一眼,把手負在身後腳步輕快地擠進人群,一下子就不見了;身邊這位刀劍男士則繼續散發無聲的壓迫感,我有點心虛的、小心翼翼地想把牽錯刀男的那隻手抽回來。

  「主上。」

  實休比燭台切還高一點,從高處傳來的低音實在很有魄力,我立刻停住動作,「什麼事?」

  一聲低笑,沒掙脫出幾吋的手重新被握緊,指尖深入指縫、掌心對著掌心,那雙淺紫色眼裡的沉穩笑意帶著一種篤定;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為了避免有人再度牽錯刀,我主動交出自己的手讓他握。

  「呃,這裡是萬屋嘛,總是會混亂一點……」

  就算有大半都是刀劍付喪神,這種熱鬧的程度還是跟現世差不多,加上各種同位體刀劍男士就更歡樂了;上次看到一位認錯刀男的審神者,眾目睽睽之下被自家和泉守質問究竟誰比較帥比較強……突然覺得實休牽手只是怕我找錯刀實在好多了。


3.

  「我要一杯熱紅玉、鮮奶油蜂蜜鬆餅加巧克力淋醬,實休你要什麼?」

  他看著五花八門的菜單陷入沉思,又望了望四周,其他桌的愛染國俊正捧著一個馬克杯喝得津津有味,「那個是……」

  「可樂。」我瞄了一眼報出飲料名,他點頭,「就這個?其他不用?」

  可惜這裏沒有藥草茶讓他試試,點完單我在位置上徹底癱軟下來,稍早幾乎把這區的商店逛了遍,挑選新出的可愛文具、買了一箱書寄回本丸、清光推薦過的指甲油、迎接秋冬的漂亮圍巾、108份糰子讓店家寄回去了(專接本丸幾百份訂單的厲害店家),最後也逛了藥行——這就是能讓人放鬆的另一個日常。

  我趴在桌面伸了個懶腰,實休靠著椅背,坐姿看似閒適放鬆,目光卻掃向了店裡;刀劍化為人身後大多如此,視線細細密密地掃過其他人,判斷是否有可能成為主人的潛在危險,藥研跟我提過通常大家藏得很好,但總是有刀護主心切(嗯對我就是在說壓切長谷部),視線扎得連我都能發現,有點無禮,但不是不能理解,如果當天我正好又帶長谷部出門,就得阻止他跟人用視線叫陣PK。

  實休收回目光,看來這次也沒什麼問題。

  我手撐著頰,擺出了一個休假中並不想正襟危坐的姿勢,「對了,剛才那位則宗說了什麼?」

  「嗯……」實休垂眸微笑,「有些事情還是保密比較好。」

  嗯嗯,我家刀男的祕密可多了。

  沒多久餐點與飲料一齊送上,實休接過他的可樂,有些好奇地觀察著。

  「我偶爾會看到燭台切喝這種黑色飲料,很好奇味道呢。」

  黑色飲料?我從記憶中翻出咪醬拿在手中的黑色液體,「他喝的是咖……」

  舉杯入口,期待的表情瞬間轉為困惑,實休看著手中的黑色飲料又看向我,像是希望我能替他解答。

  「嘴巴裡面……有種疼痛感。」

  嗯對,記得第一次喝可樂——氣泡飲料的人會不習慣碳酸帶來的刺激感;一期當初好像也不怎麼習慣,但我這還是第一次全程目擊,我摀住嘴巴別過臉,桌子被我震得一起抖,長船之祖之一、光忠家的長兄難得有點困窘地喊我。

  「……主上。」

  「不是,噗呼⋯⋯沒有、我沒笑,抱歉,你喝我的吧——咳嗯、紅茶也算是藥草茶的一種,你可以喝喝看。」

  我把那杯熱紅玉推過去,正色道:「燭台切喝的是咖啡,回去再找機會泡給你喝……咳。」回去我就要跟福島他們講這件事!

  喝了紅茶,實休表情明顯放鬆下來。

  見他沒問題了,我才開始進攻自己的餐點,可樂、鮮奶油、蜂蜜鬆餅與巧克力醬,紓解壓力的方式就是糖份與熱量!

  熱熱的蜂蜜沿著暖呼呼的鬆餅流下,再淋上甜甜的巧克力醬,我壓抑住直接拿起來啃的迫切心情,切了一口大小送進嘴裡。

  ——完美。

  每個工作時受到傷害的細胞都在吶喊著解放。

  我就是要這個!我就是在等這個!

  呼呼、呼呼呼呼。我喜孜孜地又切了一塊鬆餅,並確保它同時包含鮮奶油蜂蜜與巧克力;一點蜂蜜沿著叉子滴落在我的手背,我下意識伸舌舔去,抬眸對上實休的視線,我終於想起自家刀劍男士還坐在我前方。

  「……咳。」

  優雅地放下刀叉、優雅地拿起紙巾擦拭手背,我試圖冷靜下來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但他顯然沒打算放過我。

  「那麼好吃嗎?」

  「好吃啊。」

  我的回答很鎮定,實休朝我伸出手,他的指輕輕從我嘴邊擦過,是鮮奶油,我看著他指上那一點甜甜的白色消失在他嘴裡,而後喉結微動。

  「……嗯,很甜呢。」

  面前的刀劍男士揚起淺笑,我麻木地看著並沒有打算撩但實際上就是在撩的實休光忠,「那,幫你加點?」

  分半是絕無可能。


4.

  最後我們加點了一份鮪魚鬆餅,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我開始懷疑他其實並沒有很喜歡吃甜食(否則他應該會點我剛才很推薦很想試的白巧克力冰淇淋鬆餅加焦糖淋醬),可能是他每次說我身上有甜甜的香氣時都在笑,導致我出現他喜歡甜食的錯覺。

  「來,我們走吧。」

  離開時他朝我伸出手,似曾相識的畫面再度出現,這次我終於看懂了——他在等我牽手啊!想起稍早宗三跟藥研在那邊笑,我瞬間只想回頭面壁。

  這回天邊滿是烏雲了,我們靠著手邊一把備用的摺疊傘,勇敢地踏入雨幕。

  ……這情況實在有點狼狽。

  實休把傘向我這邊挪了點,我沒有拒絕。

  畢竟同時作為人類與審神者,我感冒在任何方面都會很麻煩,但他半邊肩膀被雨淋得濕透,我忍不住把他拉過來一點;雖然實行起來有點困難,傘就這麼小,不是他被擠出去就是我被擠出去,再加上身高差——實休大概也發現了,他來拿傘,風能颳得我滿臉雨水;我來拿傘,他大概看不著前方。

  有陣子沒跟這麼高的刀劍男士一起碰上雨天了,差點忘記身高差距太多就會這樣,全本丸能跟我平視的只有骨喰藤四郎。

  「那……」

  有位陸奧守吉行從我們前方跑過去,小男孩坐在他肩上撐傘樂得一路大笑,實休視線再度落到我身上,我連忙搖頭(不管他有沒有實行的意願總之先搖頭),這難度太高視覺太過震撼恕我辦不到。

  「那麼,這樣如何?」

  他把傘交給我,視線一晃,我連忙攀住他肩膀,他單手抱起我,另一手提著購物袋,除了一下子離他的臉太近,大半問題差不多都解決了。

  「是個好辦法吧。」

  他仰起臉對著我笑,淺紫雙眸微彎,似乎單純地為了想到解決辦法而開心;但這抱法讓我比他還高,我說話時他會朝我仰起臉,像是索吻……不對不對,我一巴掌拍向自己額頭,疼痛感讓我清醒了點。

  「怎麼了?」

  「沒有、沒事。」

  我讓自己的視線留在他寬闊的背上,黑色的西裝外套隨著他的步伐翻出片片暗紅。

  傘外的雨聲毫無間斷。

  傘下的心跳同樣吵雜錯落。




  開門的是宗三,見我們被雨淋得狼狽,他迸出一句:「嗯⋯⋯看起來很開心呢。」

  「是啊。」

  實休輕聲笑了。

  直至踏入本丸結界,我才發現他飄了一路櫻花。





20230905-090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