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六:英雄的戰鬥

黑霧 | 2021-11-12 08:33:04 | 巴幣 14 | 人氣 38


  蝕蜂並非沒想過幻焰會問這個問題,也就是她心裡多少有些心理準備,但當真的聽到是這個問題時,實在禁不住因為意外而愣住。

  雖然「甲冑少女」的狀態屬於限制情報,與「甲冑少女」無關的人自不會知道,就算相關的人也要確實與該情報有關才能取得閱覽權限,但是「甲冑少女」各人之間基本上沒有任何限制,甚至巴頓本身亦鼓勵各組合相互交流,互相支援,饒是如此關於幻焰怯戰的狀況並沒有正式跟包括其他「甲冑少女」在內的人說明,僅在相關治療人員與戰術分析官等人之間公開。

  沒有正式說明,不過眾「甲冑少女」之間說實在也很難有什麼秘密,幻焰的問題從各種事象與作戰安排就能猜到個大概,況且基於鼓勵眾人交流的緣故,其他人自然對幻焰的事有一定程度的認知。

  話雖如此,蝕蜂知道是知道,但就真的沒想到身為前輩的幻焰會直接跟自己談這種事情,一直活潑好動,給人一股少根筋、衝動印象的她,此刻也不禁發出「嗯、嗯」的凝重聲音思考一番。

  過了半晌,蝕蜂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我不是什麼專家,給不出什麼有用的建議喔?」

  「我當然知道,要是那些專家真的有用,我早就不會依然是這個樣子了吧?」幻焰沒指出蝕蜂這番話本身的立場已經含有建言的意味,「就只是想聽聽妳的想法,在這次救援作戰裡,妳也大大活躍了一番吧?」

  「啊哈哈,這樣誇獎我會害羞的,真正活躍的是黑刀才對。」蝕蜂雖然說得怪不好意思,但她那高興的表情實在好懂,「如果只是分享的話那當然沒問題,就只是說起來其實沒什麼好說。」

  蝕蜂頓了一頓,稍微收斂努力裝出認真的表情,「哪可能不害怕啊?簡直怕得要死,那數量是怎麼一回事?和蟑螂一樣根本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而且還超級多,多得一塌糊塗!」

  「呀……我不是這個意思……」幻焰很是無奈地說了一句,但要她仔細解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樣說。

  只是蝕蜂猛地搖了搖頭,「不,是一樣的意思,不論是恐懼和害怕,都是一樣的——會死,那當然會怕,要說什麼例外恐怕也只有黑刀了吧?不過搞不好她心底裡其實也是怕得要命,就只是沒表現出來罷了。」

  幻焰輕輕皺起眉頭,依然語塞。

  「其實我以為幻焰前輩已經克服了,畢竟妳當時不也降落到地面,一直和我們戰鬥到最後,順利逃出那樣的地獄了嗎?」蝕蜂踢著雙腳,自己果然不適合那般認真沉著,該這樣輕輕鬆鬆地對話才對,「雖然這樣說在某方面看起來不太對勁,但不要糾結太多,放手去做自己能做的事不就好了嗎?」

  「這……當時是迫不得已,非得降落才行,況且那是指揮官的指示……」

  「對對,是麥道威爾長官指示,那人不會叫我們去送死的,只要認真去做就能活下來,這樣想的話就比較能有信心不會死了吧?」蝕蜂也開始試著不再自說自話,而是開導起對方。

  「我知道那個人會盡最大努力……」幻焰吁了一口氣,「也知道錯不在指揮官,只是虹彩的事件不也是在指揮官的指揮下發生的嗎?」

  「誒,這麼說也是啦……」蝕蜂微微地歪起頭,「那妳剛才說的迫不得已,是怎樣的迫不得已?是因為妳不行動起來,大家也會有危險吧?那麼為了他人而行動,讓這成為克服恐懼的信念如何?」

  幻焰並沒有立即回應,這樣的事在這一個月來,甚至是「雷光作戰」前後,她都反覆思量過,而她得出的結論就只有「無關」,與為了自己的自私,或者為了他人的無私都沒有關係,她心底裡認為比起這些,有著更深層的東西纏繞著她。

  「果然還是得不到答案……」幻焰僅是把感嘆藏在心裡,就算鼓起了勇氣向後輩尋求答案,卻還是沒能成功,也許從一開始向旁人求救就是錯誤的。

  「呀……是我說錯了什麼嗎?」蝕蜂本來以為幻焰沉默不過是在思考,但她或多或少感覺到氣氛的異樣,直白地提出了疑問。

  「不,這種事情沒什麼對錯之分吧。」幻焰可不想因為自己害得對方有所愧疚,「只是在想那應該是更前一個階段的事情……在迫不得已之前。」

  「在迫不得已之前?」蝕蜂一時之間想不到幻焰所指的到底是什麼。

  「也有不再戰鬥的選擇吧?不投身到那樣的險地,就沒有迫不得已非得行動的問題了。」幻焰說起來時不禁苦笑,她覺得蝕蜂沒想到這一點才是奇怪,有一刻真的想反問「甲冑少女」是不是被訓練到連「退出」這個選項都忘記了。

  蝕蜂也許正如幻焰所想,她真的沒意識到這個選項,因此當聽到幻焰這樣說時,難免驚訝得瞪大了雙眼,錯愕的驚呼之後花了些時間才冷靜下來詢問:「幻焰前輩打算退役嗎?」

  「這也是個選擇,不是嗎?假若知道自己無法繼續戰鬥,勉強留在這樣只會害大家……」

  「我是完全不覺得幻焰前輩有拖累到大家啦……但就算我這樣說應該也改變不了前輩的想法吧?」蝕蜂有些許喪氣,「不過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幻焰前輩捨得放棄當『甲冑少女』啊?」

  「嗯?」幻焰聽到意料之外的說法,「什麼意思?」

  「嗯?」蝕蜂也還以一樣的反應,傻眼地說:「該不會是我會錯意了?先不說蒼彈和藍蝶前輩似乎另有隱情,黑刀是基於『那個緣故』才當『甲冑少女』,其他人應該都是為了各種福利吧?」

  「各種福利……總的來說是錢嗎?」幻焰並不否定那確是超乎想像的薪資,但站在以命來換的角度來說,她就只想到像是虛構作品裡才會出現那種嗜財如命的傭兵,當然她知道現實中確實存在傭兵就是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