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四二一:全力全開

黑霧 | 2024-02-18 10:22:57 | 巴幣 38 | 人氣 67


  呼氣,吸氣。

  呼氣,吸氣。

  呼氣,吸氣。

  約翰自擺出像是準備展開攻勢的動作後,就再也沒有動過。

  美妮一邊等待,一邊解開精神上的枷鎖,不住提升連接指數。

  連接時限是關乎甲冑少女性命的重要數字,美妮的腦袋裡肯定有著一個倒針時,從與「未知」連接開始便一直減少,只是此刻就連這個數字都暫時在她的腦海裡消失了。

  全力以赴,專心致志。

  美妮踩出不像剛受過重傷的平穩腳步,緩緩地迫近敵人。

  也許看起來和之前一樣,甚至美妮也沒自信說同一招對自己不會奏效,但這對她來說已經是最為踏實的戰術了。

  迫近到對方忍耐不住發動攻擊,確切地防守下來尋找突破的機會。

  要是只因為失敗過一次,並且理解敗因與這種做法沒有太大關連,便畏首畏尾起來,那肯定當不了甲冑少女。

  來了——美妮僅是在心中輕輕嘀咕。

  變幻自如的手臂此刻化成「屠宰者」的尾巴,是眾多攻擊之中速度最快,亦是攻擊角度最自由的,這樣的刺擊充滿著誘導意圖。

  和上次一樣,不論是約翰的先手,還是美妮準確捕捉到這一招發動的時機以及射出的軌跡。

  不同的是,美妮此刻的速度要比之前更快,快得她能夠做出看起來驚險萬分,但心裡有著十足把握而絲毫不覺得危險的舉動。

  只見漆黑身影一個迅步便溜到尾巴的外則,那移動路線看起來就像被尖刺貫穿了那道身影,當然那不過是因為其主人移動得太快而留下來的殘影。

  既然約翰想要再一次把美妮封鎖在內側,這次她當然決定竄到外側。

  原本朝著美妮右肩射出的尾巴,在刺穿幻影的時候已經變成在她的左上方。

  左上,沒錯,美妮在竄出的同時壓低了身體加速,以最快的速度突擊。

  約翰會如何攔截自己——美妮的想像化為現實。

  約翰的另一隻手也化成尾巴,因為那是速度最快的攻擊,大概也只有這一擊能夠追上當下美妮的速度,牠預判美妮的移動軌跡,朝著更前方——意味著更靠近自己的方位射出。

  不是約翰高估了美妮的速度,而是這射擊並非為了射中美妮,換言之是又一次的路線封鎖。

  新的這條尾巴在穿過美妮前方的一刻,與原本已經射出並被美妮以刀壓著的另一條交叉而過,從而形成夾擊的勢頭,就像剪刀一樣架著美妮,最重要的是,這尾巴能夠隨時變形成其他肢體。

  這樣的攻勢在美妮的意料之內,她立即再度突進——奔跑的速度比不上奮力一蹬,整個人朝著叫人難以理解,亦即是並非約翰所在的方向飛去。

  美妮的目標是約翰斜後方的樑柱。

  已經以雙手變化出蠍子尾巴的約翰,想要逮住貼地低飛的美妮,就得動用必要時可以變形防守的雙腿。

  美妮是否盯著這一點留有後著?約翰不得不思考這個可能性,然後錯失了攔截的時機,不過站在嚴守的角度,絕對無法說這是個失誤。

  越過了約翰來到另一邊的美妮踩在樑柱上,藉著衝刺的勢頭短暫停留在上面,早在移動前已經掌握整個空間的她,不需要花時間確認方位就再次彈射出去。

  移動,不停地在約翰附近移動,要是對方有一絲大意,又或者試圖改變絕對防守的方針,說不定就有可乘之機。

  雖然平常對付的敵人並非「擬態者」,但在「第一城」的防守戰中,在萬不得已需要採用較長滯空時間的移動路線時,在建築間全力跳躍是首選,不論是避免跳躍到後段速度變慢,還是路線過於單一,藉由踩踏外牆來改變方向與維持短距離高速移動,這是相當有效的作法。

  而這裡是地底,和地面最大的差別是,這個空間連天花板都能用來當作踏足點,既然作戰前就知道會在地底戰鬥,如此活用三維空間的機動自然有過相應的訓練。

  一眾甲冑少女之中,尤以美妮重視這項訓練,當然不是說其他人偷懶之類,只是在應用上美妮有著特別需要。

  一般會以為那是基於「百藝演武」,在僅有防守招式的情況下,這種能夠接近敵人的方法,也就是製造反擊機會的技巧對美妮來說自然更為重要,受到她的重視可謂理所當然。

  不過實際上美妮則是有著另一番見解,她認同「百藝演武」被定義為最強的防禦,但只要膽子夠粗,並非完全沒有稍微主動一點的用法。

  這一點其實只要理解清楚「百藝演武」的本質便能夠發現,那是美妮為了配合「未知」的想法來行動所做的努力,配合「未知」正是其本質,那麼要是有其他辦法能夠預估甚至預知「未知」的想法呢?

  這種想法被稱之為不可能,至少不是一種戰術或者戰鬥技巧,因為進攻的可能性近乎無數,防守則容易因為客觀條件關係比較容易出現最佳解。

  換言之,這是從現實的角度來判斷不可能,卻不是真的不可能做到。

  只要能夠製造唯一最佳解的環境條件,那就能預知「未知」會給出怎樣的答案,把這納入戰術之中,美妮思忖的便是這樣的事情。

  至於為何得要膽子夠粗?那就是因為美妮必須身處於只剩唯一解法的狀況,而且最好得是以攻代守的極端時刻。

  「遠遠不夠近……」美妮已經第六次跳躍,雖然每次都會更接近約翰一點,但是與約翰的距離甚至還進不了大太刀的攻擊範圍。

  即使美妮再異想天開,她還不至於瘋到忽略現實狀況,有確切戒備著約翰的異動,挑選路線時有注意對方的動作。

  「回到原點了,雖然在施加壓力,但牠在等可以出手的機會,肯定留有防禦的後手。」美妮一時之間實在想不到哪裡還有突破點,只能迫於無奈維持現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