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二

黑霧 | 2021-10-29 08:52:06 | 巴幣 14 | 人氣 38


  沉默持續了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重啟話題的是感到相當震撼卻又暗自鬆了一口氣的巴頓:「把詳細說給我聽吧,既然與『未知』無關,就沒必要跟她們說明。」

  「其實最重要的部份已經說完就是了。」重新點燃一根香煙的墨菲斯聳了聳肩,「敵人的核心在遭到破壞前會不斷重生,從內至外重新構築整個身體,說是身體也不是我們人類認知的一般生物構造,牠們沒有內臟也沒有骨頭,是純粹因為不同需要而構成不同強度的肌肉,至於無法破壞的外皮則近乎是最後一個步驟才會生成……」

  「這些知識我都知道,說重點吧。」巴頓打斷了墨菲斯的話,與其說是怕浪費時間,倒不如說感覺會被對方模糊了焦點,「我總算知道之前叫她們去狩獵『警戒者』的核心回來,不只是為了『單純的研究』用途就是了,結果到底弄了什麼,又為何要那樣弄?」

  巴頓想當然不會完全沒有想法,其實在得悉確實是墨菲斯派出的部隊加上大概做法之後,他已經推想到大概,只不過當下想要從墨菲斯的嘴巴聽到而已。

  墨菲斯瞧了巴頓一眼,一眼就看穿這名摯友打著什麼主意,所以僅在吐了一個煙圈後便跳過本來的說明,直接切入重點:「正好詳細的技術研究無法公開,總之原本是因為無法分析那個核心到底是像腦袋或者其他什麼東西,至少最初以為當中應該記載著類似基因圖譜的情報才能夠從零開始構築身體,所以才試著靠人去接觸看看能不能『感覺』到些什麼。」

  巴頓輕輕地倒抽一口氣,就算有心理準備,但當聽到「反正就只是試試」便去做人體實驗,讓人與那種不知名的核心結合在一起,仍是難免感到些許不適,他同時也慶幸自己大概還保留了這麼一點點人性——只有一點點自是因為也就單純感到不適而已。

  「總而言之,就單純想瞭解核心這個目標是失敗了,但是我們意外發現了核心某程度上居然會與人類的身體結合——暫且可以解釋為核心也有求生慾吧?」

  「求生嗎?」巴頓只是輕輕反問一聲,他大概能夠想像得到是怎麼一回事。

  敵人的本體就是核心,只要核心不滅就會一直重新長出血肉與修復外皮,只是這個「一直」想當然不可能是真正意思的無限與永恆,不論是產生物質或者轉換物質,肯定需要消耗一些什麼,哪怕當中有著人類無法想像與解釋的效率比,以例子來說可能就是吸一口氣足以放出一間發電廠在一個小時內能夠產生的能量,不論如何仍然需要「那一口氣」。

  當然這例子很極端,不過敵人目前展現出來的特性就是如此,核心能夠「無數次」重新長出血肉與外皮,這個無數次自然是建基於戰鬥的合理性,換言之就是絕不可能透過消耗戰的方式把敵人核心中存在的某種能量或物質耗盡,那麼簡稱之為「無限再生」也算合理。

  只是站在研究的角度來說,當然會想知道到底是否真的存在極限又或者極限在哪裡,即使敵人說不定能夠吸收空氣中的物質來補充能源以達至「看似的無限」,以人類的科技手段弄個絕無異物的真空空間實在不困難,況且要是核心真的吸收了某種物質,這反倒有助研究,因為那將成為寶貴的線索。

  只是事與願違,根據目前的研究所知,核心並沒有真正的「無限」手段,而是核心本身應該保存了超乎想像的能量或者某種物質,讓其足以極其誇張地重複構築自己的身體,因為沒有任何補充,換言之這終會有耗盡的一刻。

  假若是在正常的戰鬥,那絕對是「甲冑少女」先崩潰的程度,然而在非一般的狀況下就不是這樣的說法了。

  人類之所以傷害不了敵人,是因為那近乎絕對無法破壞的外皮,只要有辦法剝皮的話,內裡的血肉雖然還是相當強壯,但不至於是以人類科技手段處理不了的,巴頓之前所提及的「狩獵核心」便是這麼一回事。

  「警戒者」是敵人之中最弱的存在,只要不掉以輕心或者被圍攻的話,在正常狀態下的「甲冑少女」與其戰鬥實在沒有什麼危險,在不破壞核心的前提下撕裂其外皮,切斷其血肉至到剩下核心的程度,儘管麻煩但並非做不到,接下來只要在運送過程中不斷破壞其重生的血肉就好,畢竟敵人的再生機制是先構造血肉之後才是外皮。

  活用敵人再生的特性,「敵策局」順利取得敵人的核心用作研究,而其中一項想當然就是測試其再生能力的極限,而結論就是在數百小時的持續削除血肉之後終於迎來極限。

  巴頓知道核心就算無法繼續再生,也不能稱之為死亡,從掃瞄的儀器能夠知道核心仍然被判斷為活性,就只是再生的資源不足而停止再生罷了,墨菲斯應該就是拿了那樣的核心來做人體實驗,意外發現核心可以與人類共生又或者侵佔人類的身體,而戲稱這是核心的求生慾。

  「雖然人類的肉體是否被核心視為牠們身體的一部份有待進一步研究,而兩者算不算真的結合也是個疑問,畢竟看起來不過就是把核心放進人的身體內罷了,但重點是敵人視這些核心融合者為同伴——基本上。」

  「果然是打著這個主意嗎……」巴頓雖然對墨菲斯在最後補充一句「基本上」感到疑惑,但他決定之後才要求說明,好讓對話維持在正題上,「你不放心表面上的『雷光作戰』,所以私底下找來了和核心結合而不會被敵人襲擊的特殊部隊,潛入『第一城』探索地底。」

  「正是如此,始終『敵策局』承擔不起失敗,加上這樣的保險還被譴責,我可是會傷心的喔?」

  聽到墨菲斯那戲謔的口吻,巴頓直接不予理會,事情發生了無法改變,況且就算事前讓他知道,他也無力阻止墨菲斯,因此能問的也就一個問題:「那有取得些什麼成果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