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三

黑霧 | 2021-10-31 09:08:08 | 巴幣 14 | 人氣 43


  墨菲斯沒有答話,而是以行動作出回應,只見他熄滅了才抽沒幾口的香煙,接著走到巴頓本來所在的辦公桌前,操作起電腦切換成自己的帳號,在密碼、生物與物理金鑰的三重認證通過之後,來到他身後的巴頓看著打開了機密檔案的螢幕。

  那是一張解像度不高的照片,簡單來說就是相當模糊,或許也多少是受到無光環境影響,總之經過數碼修復後仍然叫人難以一眼看清楚照片中的到底是什麼。

  即使如此,只要認真細看的話,還是能夠依稀看得出照片的主角是位於中央的類柱狀物體,雖然說是柱狀但並非那種表面光滑的圓柱體,說實在以從上方往下拍的角度,再加上距離的關係也難以判斷那到底是否近似於圓形,不論如何那東西就像由多條粗大的管狀物相互纏繞,就像扭麻花那般從地面直立起來,只是要說是像大樹盤根於地上又相距甚遠,光是看到如此模糊的景象就叫人怪不舒服。

  認知到那東西的大概外形之後,巴頓立即就開始思考其大小,按照剛好在附近被拍攝在內的敵人來判斷,其高度恐怕至少上百公尺,寬度也足有十數公尺以上。

  「這就是敵人的母體嗎?」巴頓只想到這個可能。

  「有點過於先入為主呢。」墨菲斯沒肯定也沒否定,「確實這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存在,位置上也推測是敵人的大本營,附近也有其他個體似乎是在保護牠,但要判斷是敵人的主腦母體,還是其他特殊用途像是生產的個體,則略嫌欠缺足以判斷的理據。」

  「那方位上與藍蝶……準確來說是蒼彈的口頭報告吻合嗎?據說藍蝶在探索地底時有感覺到某個叫她恐懼的存在。」

  「感覺。」墨菲斯輕笑了一聲,這就是他為何要弄這個後備計劃,當然他不會刻意向巴頓指出這一點,「我不知道她們感覺到了什麼,但我能說的是,潛入部隊最後的訊號發送源就在總基地下面,一如原本的推斷。」

  巴頓當然知道那個推斷是什麼,「敵策局」把總基地設在那個位置並不是隨隨便便的,說白了就是敵人降落範圍的正中央,那麼推想那裡有著什麼是敵人的目標就自然不過。

  比起這些事,巴頓更在意其他問題,當下他也不藏在心裡而是直說:「你的計劃沒列在『雷光作戰』裡,那這個情報打算如何處理?」

  「就如以往,我們是怎樣處理『未知』的情報?」墨菲斯沒有思考就給出回答,意味著這是既定事項沒有討論的餘地。

  「這可是苦差事啊,制定整個作戰目標卻不能說出這麼關鍵的理由……」

  「用蒼藍取回的情報就好,『迫於無可奈何的有限情報』,然後我們的作戰在別人看起來就會像是料事如神,一直不都是這樣的嗎?」墨菲斯得意的笑容中隱藏不住當中的苦澀,似乎就算是他一路走來都感覺到累了,「那麼你非得要我到這裡來說明的事應該告一段落了吧?」

  「嗯……最後還有一個問題,之前你說那些潛入部隊基本上被當成敵人的同伴是什麼意思?不是順利取得這麼貴重的情報了嗎?」

  「如果是真正的『同伴』,那我希望看到的是片長三小時的記錄片,而不是非得經過數碼修復的照片呢。」墨菲斯沒有半點隱瞞,「潛入過程很順利,但在最後接近總基地的地底時,他們遭到『擬態者』的襲擊,好不容易才拚死拍到了這照片並成功回傳。」

  「『擬態者』?」巴頓不禁想起了美妮當時報告說看到懷疑是「擬態者」的個體,然而對方沒有襲擊眾人而是離開了。

  「怎麼了?你有什麼想法嗎?」墨菲斯察覺到巴頓的異樣,他想當然不知道那樣的事,儘管美妮與巴頓的對話有記錄在案,但目前距離作戰結束的日子尚短,未經整理成報告之下他自然不會知道這些細節。

  當下巴頓做了簡略的說明之後,墨菲斯頓時起了興致,「雖然說整個『雷光作戰』的過程已經足以印證事前對於敵人這個群體的推論,但『擬態者』果然是特別的存在嗎?可惜的是不知道是那個暫定母體察覺到不對勁召回『擬態者』,還是『擬態者』本身察覺到被疑似同伴入侵就是了。」

  「如果是前者那將會是攻略的關鍵,畢竟暫定母體注意到潛入部隊選擇召回『擬態者』而非讓身邊的手下護衛,那麼就顯然是有層級的差別,很有可能是『擬態者』以外的品種沒有足夠智能判斷那樣的敵我。」巴頓立即掌握墨菲斯的意思,始終談到作戰他是專家。

  「確實是叫人感到好奇的存在,目前已經可以判斷敵人集團近似一個人工智能系統,擁有一個發號司令的主腦,然後各種類型的敵人不過是透過預設的程式作出反應,所謂的進化比較像是更新程式版本罷了,但如果……」

  「咳咳。」巴頓打斷了墨菲斯的話,「你對這些有興趣,就請你之後參與分析和檢討會議吧。」雖然巴頓這樣提出,但他知道墨菲斯絕對不會參加,而是僅會在事後觀看報告,假若有什麼想法最多也就私下跟他提出而已。

  「那還真是可惜,要是有時間,我還真想再說說為何敵人的外形會這麼像地球的生物,還有敵人與『未知』分別是『侵略者』與『殖民者』之類的事呢。」墨菲斯雖然說出了一些恐怕談個三天三夜都談不完的話題,但事實上正如巴頓之前開聲打斷,其實反過來他根本無意細談,只不過是想提醒巴頓之後得注意這些內容而已。

  瞭解這些的巴頓只是輕揉著太陽穴,有著這麼彆扭性格的摯友就是這麼常常讓他頭痛,「那麼今天就到這裡結束……」

  「不,你辦完你要辦的事,那也該輪到我了吧?」墨菲斯再度露出得意的笑容,「關於黑刀的事,難道你不在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