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零

黑霧 | 2021-10-22 09:34:34 | 巴幣 12 | 人氣 44


  墨菲斯一直把摯友掛在嘴邊當然不是假的,二人從軍校開始就是同梯,甚至在幾個戰場上一同存活下來,就算仕途的方向有所不同,一人專修行政,另一人則是專修軍事,可最終都把一切押在「敵策局」上,與蒼彈和藍蝶的心有靈犀相比說不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此墨菲斯從一開始就知道做什麼會刺激到巴頓,讓這個喜怒不形於色的男人會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而滿臉怒容,只是有些事情是屬於必須要做的,哪怕會傷害到摯友,身在那個位置的墨菲斯不得不做,而他為了不傷害到摯友,則是竭盡所能加以掩飾。

  說實在,墨菲斯不知道在哪一個環節失誤了,他那些行動可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漫長時間精心準備,從巴頓直至到作戰最後一刻才知道就能瞭解墨菲斯一直以來隱藏得有多好了,不論是事前準備到實際行動,沒有走漏半點風聲讓好歹是「敵策局」第二把交椅的巴頓察覺到。

  不過實情敗露就是敗露了,墨菲斯還不至於遷怒摯友為何那麼出色,不知道從哪裡發現到真相,導致如今「興師問罪」,更不會反過來說出為何不體諒他隱瞞的苦心,他也是盡了一切努力去避免事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理由很簡單,不是墨菲斯為人寬宏大量,而是他很清楚知道大家都不過是為了做好事情罷了,亦是這個緣故,墨菲斯才不得不重提過去遭到擱置,正如巴頓所說的「陳年話題」。

  「巴頓,事實如何你心知肚明。」墨菲斯吐出煙雲,一副語重心長的口吻接續說:「第一個真正稱得上『甲冑少女』的組合是虹彩,你統合了過往所有失敗的經驗,以全能型作為目標,傾注所有心血仔細培育,為了迎接並照顧後輩的大姊姊夕彩,擁有自我要求嚴格個性而充滿個人魅力的虹霞,可謂奠定『甲冑少女』機制的基礎。」

  「你到底想說什麼?」

  「雖然我們都沒什麼時間,但也不至於急到無法說前言吧?」墨菲斯注意到巴頓一時的怒意已經褪去些許,「把虹彩營造成英雄般叫人嚮往、能夠有所夢想的存在,接下來就需要踏實的平凡,為此你培養了焰光這個組合,閃光沒有什麼天分,真要說的話就是努力的天分吧?不會有怨言,確實執行指令,你一直細心地照顧她,讓凡人達到別人無法相信的高度;幻焰則是有著一般人的煩惱與脆弱,為本質異常的『甲冑少女』展現出正常人的一面。」

  巴頓沒有答話,這些事情並沒有真的白紙黑字書寫成計劃書,但墨菲斯作為一直並肩作戰的夥伴,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並不會叫巴頓感到意外,畢竟他確實有依從某個方向去培育「甲冑少女」。

  「有了英雄,有了凡人這些模範,接下來就需要奇兵,需要異質的存在,而運氣不錯的是還真剛好有這樣的人才,你發掘出蒼藍,利用她們的異稟……」

  「才不是利用!」

  「好吧,那就運用,何必糾結這字眼的問題呢?」墨菲斯無奈地聳了聳肩,「至此『甲冑少女』的多樣性總算有基礎了,有帶來夢想與願景又懂得照顧人的前輩,有在現實層面踏實前進的同伴,也有異質存在傳達出多樣可能性,接下來的組合就是填補欠缺的部份,像是蜂橘總是能帶來一些『意外的歡樂』,讓多個獨立二人組合擴展成真正的隊伍,由『甲冑少女』所組成的軍隊……就人數來說戰隊比較準確吧?」

  「前言說完了嗎?」

  「嗯,還差一小段。」墨菲斯手上的香煙差不多到盡頭了,「最後是始料未及的瑰寶,殺人魔少女,就算怎樣期盼恐怕也不會有的奇跡,你在她身上投放了多少心血,甚至不介意她打亂你組建『甲冑少女軍』的計劃,重啟一度遭到捨棄的單兵戰,繼而發現她獨特的思維,能夠擔任現場指揮官……恰恰是你理想中那支戰隊的最後一塊拼圖,擁有自保能力以及能理解力量的現場指揮官,這樣的人不論投放到哪一個戰場,那裡的將士肯定會夾道歡迎吧。」

  巴頓這時站起身來離開了座位,一步一步走到墨菲斯的對面,「你說這麼多,不就只是想說我投放了很多心血在培育『甲冑少女』上嗎?」

  「沒錯,所以才說你心知肚明嘛。」

  「這有違『敵策局』的方針?」

  「沒有,所以我才一直沒阻止你,不是嗎?」

  「那你從一開始說什麼投入太多感情?」巴頓不忿地用力拍在二人之間的小茶几上,「就算是軍隊訓練士兵,教官與學生一樣會存有感情,就算知道他們會成為暴力裝置的其中一件零件,訓練時仍然會體會到那是活生生的血肉,更何況現在談的是『未成年少女』!你說得輕描淡寫,事實上……」

  「在這裡打住吧,我沒否定你的努力,倒不如說,就是因為知道你那麼努力——不只是我,『敵策局』的『投資者』都看在眼裡,所以我才更要說,你投入太多感情而沒注意到現實。」

  「說到底,你還是把她們當成單純的兵器。」巴頓給出無力的總結。

  「我想我不用說出到底是『在人之前我們是軍人』還是『在軍人之前我們是人』這樣的話吧?」墨菲斯露出沒有丁點笑意的笑容,那已經是他的老習慣了,「是不是在『敵策局』這淌混水中泡太久了,都忘了要報效祖國的事?『敵策局』始終是建基於多國聯合而不是人類共同啊。」

  巴頓輕輕咬牙,他當然沒忘記自己軍人的身分,就算是「敵策局」的第一把與第二把交椅,在這個世界與生俱來就是某一個國家的人,而軍人更是最講究忠誠心的存在,天底下可沒辦法突然跳出一個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利益關係的第三方,一切結果都是大量的交涉與妥協而成的產物,連二人被推舉為總長與總指揮官都不例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