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一:雙巨頭的密談

黑霧 | 2021-10-24 09:25:07 | 巴幣 16 | 人氣 44


  墨菲斯無意挖苦巴頓,此時此刻不需要他平常那種讓人捉摸不透的交際手段,需要的就只是真心話而已,恐怕就是這一點,才會叫他又點燃起一根新的香煙,某種程度上像是替代兩個男人摸著酒杯底對話吧。

  「那麼就進入你一直等待的正題吧。」墨菲斯吐出一個完美的煙圈,「在很久以前,那些利益至上的笨蛋就喪失了恐懼感,認為那些敵人不過是空有強大體格的笨蛋生物,紛紛只是想著能夠榨取怎樣的利益,始終再不濟還是有最後手段。」

  「我知道,就是不問方法的超高熱『蒸發』吧?敵人是能夠吸收死亡經驗而成長的存在,所以只限『一次』的話,利用牠們未承受過的溫度就能夠有效解決。」巴頓想當然知道這件事,而這亦是人類所擁有除了「甲冑少女」之外的真正最後手段。

  畢竟,就算從「未知」處得知了能「製造」「甲冑少女」對抗敵人,人類可沒愚蠢到從一開始就聽從對方的話倚賴這種莫名其妙的手段,而是嘗試了各種可能的方式消滅敵人,亦是這個緣故把絕大部份手段都用光了,讓敵人擁有了接近無敵的抗性,最後才不得不面對現實轉移投向「甲冑少女」。

  「真高興你還記得這一點,沒把『甲冑少女』視為『不會被動刀』的必要存在。」墨菲斯這番話其實不是嘲笑巴頓,更多的其實是自嘲,「那些人就算是笨蛋也是聰明絕頂的笨蛋,從一開始就看穿了本質,他們不需要『英雄』,姑勿論『甲冑少女』難以量產,他們要的不是這種不穩定又難以利用的『東西』,所以『甲冑少女』就只是止痛藥,一種讓狀況暫緩的藥物而已,他們想要的是更穩定、能夠容易操控的存在,始終這可不是那種美好故事裡的英雄,萬一擁有力量的人和現存體制唱反調,那可笑不出來,不是嗎?」

  巴頓看不透這是墨菲斯真心的提問還是順口而出,他只對這番話背後的意思有所感悟:「你是想說,那不是你想做的,而是上面的人命令你嗎?」儘管他是這樣問,但他不認為墨菲斯花費那麼多的唇舌是為了推卸責任,特別是墨菲斯根本不會介意背負這些。

  「一半一半吧。」墨菲斯給出巴頓不意外的答案,「研究的指示是他們下的,計劃本身倒是我策劃,能用的東西不拿來用也太可惜了吧?」

  「能用的東西不拿來用太可惜?」巴頓複述的聲音沉靜得彷彿是機械合成的無機質聲音,意味著他心中的怒火再度燃燒到何等程度。

  「你憤怒也沒意義,這是事實。」墨菲斯察覺到了卻完全不為所動,「既然你決定問我,我自然會跟你說清楚,否則從一開始就沒有問我的必要了吧?」

  巴頓默言無語。

  「況且單就這大規模作戰而言,只以表面那個『甲冑少女』的作戰,實在不可能叫人放心,那麼做兩手準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墨菲斯看著摯友那張苦瓜臉,也有點不忍心在這話題細說下去,「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就算再努力,狀況與條件就是那樣,你已經做到最好了,只是為了未來,『我們』得做更多的準備,始終快樂戰爭是門面功夫,有些事情還是得在犧牲的前提下才能完成。」

  「是為了顧全快樂戰爭嗎……」

  「戰爭從來都是手段罷了,要是世界真有只要消滅敵人就一切圓滿結束那麼簡單,那就不需要大人了吧。」

  「『敵人』嗎……」巴頓當然不需要問就能理解到這裡的敵人不單純指外星生物,「我知道……我知道那些都是該死的必要,所以那到底是什麼?連我都不能說嗎?」

  「我覺得不知道會比較幸福,況且你不是說無法面對『甲冑少女』嗎?要是知道了,要跟她們說?」

  「視乎必要性。」

  聽到這個答覆的墨菲斯不禁輕嘖了一聲,抱怨了一句「真是個老實人」之後,也不介意繼續當醜人:「不行,那不是能曝露在陽光下的內容,除非你擔保不會說,否則我無法說明。」

  巴頓猶豫了,這是良知與理性的鬥爭,身為軍人他當然明白這些事情保密的重要性,可是他也無法容許察覺了端倪的自己就這樣繼續裝作不知情,假若那真的是會傷害「甲冑少女」,他認為自己有責任跟少女們說清楚。

  「沒想到你會遲疑吶。」墨菲斯其實心底裡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很清楚巴頓在糾結些什麼,亦是這個緣故才要把話挑明,「不過真相說不定不會讓你愧疚喔?實際上我不覺得和『甲冑少女』有太大的關係就是了。」

  「嗯?什麼意思?」巴頓的眉毛明顯揚起,自然是因為這完全不符合他的推測。

  「該怎麼說呢,雖然研究離不開人體實驗,但不是從那些派不上用場的少女身上取得,倒不如說,方向從一開始就不是那邊了。」

  這一下巴頓真的是糊塗了,「不是從『甲冑少女』那邊……你們跳過了『未知』?」

  「我從一開始就說了啊,雖然和『未知』是合作關係,但笨蛋是不會完全相信牠們的,直至現在任何科學手段都沒辦法分析出『黑盒』內到底是什麼物質,只能把元素表上大半的原料丟給負責生產的『未知』,那些需要怎麼看都有煙幕在其中,既然在條約限制下『未知』不提供這方面知識,那麼去跟能運用同樣物質的人請教不就好了?」

  「從敵人身上……」巴頓沒有蠢得指出墨菲斯在他沒有答應不向「甲冑少女」說明之前就透露了當中的內幕,「我一直以為那個偵測到的反應是以某種方式強迫『未知』與士兵融合,結果居然是敵人嗎!」

  墨菲斯看到巴頓那反應而露出的笑容,說是邪氣不太對,說是苦澀也不盡然,是個很難叫人相信會在這圓滑的男人身上會看到的,流露出心境的複雜笑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