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七

黑霧 | 2021-11-14 08:16:42 | 巴幣 14 | 人氣 41


  對於幻焰直白的說法,蝕蜂肯定地點了點頭,可是隨即又覺得有點不對勁,「慢著,難道我誤會了,幻焰前輩不是因為家境的問題才成為『甲冑少女』?」

  「呀,不用緊張。」幻焰先是安撫蝕蜂,就這樣轉移話題回歸閒聊的本質也是不錯,「當初確實是這個緣故。」

  「對嘛,連有沒有飽飯吃都是個問題,而且偷偷去工廠做事,也因為偷偷的關係被各種壓榨,幾乎就只是換自己吃的那份罷了。」蝕蜂鬆了口氣,「說實在以前真的沒想過世界那麼大,而且自己能做、能試那麼多事,就是因為現在嚐到了,更不捨得變回過去那樣。」

  幻焰沒有立即答話,對於蝕蜂所說的,她感同身受,不過從蝕蜂的描述看來,她的狀況應該比蝕蜂好上不少,至少她偶爾能到學校上課,而且家裡的經濟有大哥大姊支撐,她偶爾去當黑工就只是幫補家計,並非必要的。

  只是就見識這一點,就真的打從心底認同,要不是成為「甲冑少女」,自己大概就會一輩子過那樣「普通」的生活,在不知道這世界如何多姿多彩之下就走完一生,當然這是福是禍就不得而知了。

  「況且我還想建學校,建醫院,不對,也應該多建一些公司讓大家能工作,能開拓眼界,這樣才能有更多的機會……」

  「呀……妳是哪裡來的大慈善家?而且……」

  「就算當『甲冑少女』的薪資很多,也不至於能做到這麼多事嘛?不過真的啊,在這裡賺到的錢要在外面花一輩子當然不夠,但帶回去卻很好花,至少現在我家裡那條村已經完全不同了,不會有人餓得偷摸進去工廠的食堂,又或者在背後的出口守著廚餘,只要一點一點去做總會做得完的。」蝕蜂接過幻焰的話,毫無疑問她在以自己的方式鼓舞著幻焰。

  「所以結果都是為了他人嗎……」幻焰並沒有說出這句話,改善家境她當然也在做,只是她沒有像蝕蜂博愛到連鄰居甚至不認識的村民都顧上,說實在她更傾向儲起一筆錢,然後把家人接到外國居住。

  「好吧,免得妳說我市儈,著眼點都在錢上,福利也包含其他部份吧?例如興趣班的師資大概不是花錢就能有的喔?」蝕蜂當然注意到幻焰沒有答話,便把話題帶到另一點上。

  「確實,那些老師就算不是世界第一,也是各項領域的一流好手。」幻焰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相當複雜,某程度上身邊都是那麼厲害的人,說不定也是叫她感到痛苦的源頭之一。

  自己並不特別,並不厲害,根本不是什麼英雄。

  儘管軍事組織就像一個模具,努力把人都塑造成某個樣子,但人始終是有血有肉有想法的,有著自我,饒是有忠誠心與使命,說到底從軍也是種工作,會有自己的人生,自然而然會有各自的興趣。

  實際上能加入「敵策局」的基本都是精英,先不說「敵策局」自行招募的人員,光是各國使出各種手段要把人安插進來這件事上,所挑的人都只可能是精英,而所謂的精英除了在某一領域有所專長外,說到底其實多少可以形容為「優秀的本質」,這樣的人往往是有他們自己成功的一套,如此的人才就算不是在自己的本業上,在興趣方面多數都會有一定的水準。

  更何況其實軍隊這樣的組織本身也有不同的小組織,像是儀樂隊又或者運動隊等等,即使「敵策局」並非要顧及「國家光榮」的軍事組織,在這一點上難免會有相似之處,或者該說這樣才是一個健全的組織吧。

  就是這樣,為了健全的培養,亦是鬆緊有度的生活,還有為了少女們未來的人生,「甲冑少女」除了必要的訓練外,自是有不少個人時間,只要她們想試,局方就會想辦法安排,要在「敵策局」找到各領域的好手絕不困難,萬一真的沒有,要從外招說實在也不困難。

  這就是蝕蜂所說的福利,雖然說沒錢萬萬不能,但這部份卻是有錢也未必能找到厲害的導師,「甲冑少女」只要開口就能得到一流的支援,這種無形的福利在未見識過當然不覺得是一回事,然而只要試過——眼界開拓過之後,就會理解到這是一件「多麼不公平」的事。

  「前輩妳看起來還是悶悶不樂,這個也不行嗎?」蝕蜂並沒有忘記這番對話的本意是要解開幻焰的煩惱,「說起來妳剛剛提到最初,所以現在不同……準確來說,是在成為『甲冑少女』之後至到虹彩前輩的離開之前,抱著不同的理由持續戰鬥的?」

  對於蝕蜂如此敏銳,又或者該說犀利地直指核心,一般來說就算是幻焰自己有求於人而想要細談,但這部份實在過於難以啟齒,不過也許就是對方這麼直白而且完全沒有懷抱任何特別用意的純粹態度,叫她一時鬆懈回答了羞於直說的真相:「我……一直想當英雄。」

  要是平常那般充滿玩味的對話,蝕蜂大概會禁不住大笑,但就算是她也知道現在絕不可以做出這樣的反應,而是以非常認真的一面試圖分析:「嗯……那麼是享受自己能幫到別人的部份,還是喜歡得到他人的認同甚至是景仰?」

  幻焰呆了一呆,她沒想到蝕蜂會說出這樣的話,「妳說自己不是專家,可是這個問題,大衛醫生在最初就這樣問過我了。」

  「誒?該不會我有這方面的天賦……」

  幻焰沒理會那犯傻般的反應,既然蝕蜂如此認真想要幫助自己,作為帶起這個話題的她當然要負責:「我自己也不知道……好像是,好像都不是,我就真的只是嚮往那些能保護家園、城市、國家甚至世界的超級英雄罷了,但要問我到底喜歡哪一點——必須得挑出關鍵的一點,我真的不知道……」

  蝕蜂感受著那困惑就像化成某種肉眼可見的氣體從幻焰身上擴散開來,不過那道鬱悶並沒有感染充滿活力的蝕蜂,這並非指她不帶同理心又或者漠視幻焰,而是她有著自己的想法:「那麼該不會,妳只是想像那些超級英雄,成為主角而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