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四二三

黑霧 | 2024-02-25 10:10:02 | 巴幣 34 | 人氣 46


  「射她!(Shoot Her!)」

  音調完全跑掉的尖叫彷彿一道衝擊波劃破靜止的空間,幻焰那幾近停止的感官世界重新開始流動。

  準確來說,這是讓時間重新流動的咒語,因為詠唱的人正是幻焰。

  幻焰思考到最後,腦海裡與自己相關的悉數想法都被她以「焦」急燃燒殆盡,最後剩下來的自然是與自己無關的想法,然後就在那裡忽然閃過了一道不怎麼想回想起來的記憶。

  平常不想想起那段經歷,可此刻幻焰不得不感謝自己想起來了。

  可是光自己想起還不夠,得要另一個人也想起來才行。

  「拜託連那個狀況一同想起吧!」幻焰只能如此期許,狀況迫切到無法說明理由,甚至連主語都得省略。

  不過沒有問題,現場只有三個人,當中能射擊的更是只有唯一一個人。

  幻焰想起的,自然是「雷光作戰」中,美妮面對「粉碎者」突然改變攻擊模式而遭到致命伏擊,臨危不亂下向蒼彈發出了「奇怪請求」,最終順利脫離險境的那件事。

  在尚未加深連接到極限,令那古樸長弓強化到非人類造物等級的情況下,蒼彈的箭沒強到能擊退幾百公斤重的物件,更何況對方是活的能夠應對箭矢的衝擊,所以她的箭無法阻止「擬態者」的槍擊,才非得那樣提醒藍蝶迴避。

  可如果目標是只有數十公斤的少女呢?當然箭矢的力度不至於能把人轟飛,不過要是當事人有意借用其力量,藉此超過「擬態者」所預測的迴避路線,那就有可能脫離槍擊的射線。

  蒼彈即使明白射箭對「擬態者」沒什麼用處,但至少在叫喊提醒之後,還是該試著射射看,希望加減造成一點妨礙,因此早就彎弓搭好了箭,正死盯著那隻「擬態者」身體上不住浮現的坑洞,自然是想瞄準「第二波」的射擊。

  應該沒有人厲害到能夠預先察覺第一波射擊會是什麼時候,但是第二波必定緊隨第一波之後,兩波之間有著短暫間隔,蒼彈瞄準的正是那一刻,想要令實彈射歪一點減輕藍蝶的負擔。

  站在蒼彈的角度,因為不知道幻焰那邊的情況,所以以為那是一般的槍擊而非兩隻「擬態者」合力所使出的低延遲交叉射擊,抱著這樣的想法預先準備放箭自是理所當然,而這小小的舉動——幻焰當然並非看到才聯想到可能性,成為了拯救同伴的一根稻草。

  理解——不是理解幻焰的意圖而是指示,蒼彈的思考就到認知指示為止,隨即修正動作,長弓所瞄準的目標改為藍蝶,然後不帶絲毫遲疑便放箭。

  不需要問理由,哪怕對象是等同自己半身的摯友,依然聽從幻焰的指示放箭,這就是對同伴的絕對信任。

  當日在「雷光作戰」是當事人要求,如今卻是第三方,兩者似乎不能相提並論,但同為同伴這一點,各自的生死早已交在對方手上,蒼彈這一箭背後的意味,完全是託付生死的戰友。

  幻焰這不帶主語的一喊,除了是爭取時間只說重點外,也是為了讓藍蝶有所反應,在這生死只在一息間的狀況下,花時間去消化再分析才得出結論顯然會來不及,萬一因為幻焰先喊出了「蒼彈」而令藍蝶下意識忽略後面的內容,那麼藍蝶就不可能妥善利用那根箭矢。

  眾人此刻的戰鬥,便是如高空踩鋼線那般極限。

  多虧眾人的溝通語言是英文,所使用的代名詞剛好有明確區分生、死物乃至是性別,蒼彈的這個「她」發揮了最為理想的功能。

  對於幻焰來說,得出這個解救方案感覺已經過了漫長的時間,可是對於藍蝶而言,她是才剛聽到蒼彈的呼喊,可以說是還在確認發生了什麼事,身體正為了應對突發狀況而做準備時,便聽到了幻焰莫名其妙的指示。

  情況本來可以說是必死無疑了,可是多個「剛好」組合起來,勉強能夠說是變成九死一生。

  幻焰剛好想到那個可能性;蒼彈剛好搭好了弓並不帶遲疑執行指示;藍蝶剛好未能確認是什麼狀況,僅是反射般準備應對突發狀況。

  這些「剛好」要是再多一個「剛好欠缺一個條件」,那藍蝶絕對沒有逃離死亡的可能。

  不論如何,終究不過是條件備齊而已,能否抓住那根稻草,還是得看藍蝶自己的能耐。

  蒼藍是現存第二資深的甲冑少女組合,過往出了好幾個意外,在生死間徘徊的經驗絕對不少,此刻才能夠冷靜應對。

  所幸的是藍蝶之前有看過「擬態者」的槍擊,此時即使背後沒長眼睛,但要讓兩人同時忽然那麼緊張,加上考慮到雙方的距離,她認為只有槍擊這個可能了。

  面對那甚至可能在槍械之上的彈速,饒是甲冑少女的身體能力再好,也沒有辦法在看到之後才閃避,換個說法,要是藍蝶只是做好準備,試圖等對方射擊後再閃避是絕不可能的,一般情況下唯有在對方射擊之前一直躲避槍線,不過既然兩隻「擬態者」的目標都是自己,就算躲得過第一隻,在躲避途中肯定也會被第二隻鎖定,絕對沒有辦法以這樣的方式迴避。

  非一般的方式就還有可能——簡單來說就是要想辦法超出「擬態者」的預估,如此一來藍蝶就懂箭矢的用意了,在極短時間內做出敵人無法預估的機動,假若敵人選擇等待她停下來的一刻,那個等待的時間便足夠她的同伴支援,如果對方不等,槍擊則有可能落空。

  藍蝶雖然一直專注於如何破壞眼前的巨大柱體上,但在這樣的戰場上,當然有在提防被偷襲的可能性,因此一直有大概掌握同伴的狀況——特別是位置,這樣的資訊讓藍蝶立即知道箭會從哪裡射來。

  藍蝶大概推測出狀況,結合擁有的資訊,在得到「箭矢救亡是模仿黑刀那一次」的結論之前便已經採取行動,雙腿猛踏地面全力一蹬,順著箭矢飛去的方向彈射出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