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一回) 大意外

波喵 | 2021-11-04 12:30:58 | 巴幣 0 | 人氣 53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到了計畫當天的晚上,在半夜兩點,拍賣場沒有人,只剩下附近還有一些保安在控管著。

讓貓仔待在旅館裡,我原本計畫獨自一人前往拍賣場,只不過散月阻止了我。

「請帶著我走吧,主人,有我在的話我能夠探知附近的人。」

我說:「但是你太大把了,帶著走會影響行動。」

畢竟散月的本體是那把武士刀,非常長。

只見散月碰了一下她的本體,刀一下子就變跟美工刀一樣小,然後變得更小,只比牙籤大一點點而已,接著她把刀掛我的脖子上。

「這樣就可以了,假如沒有事情我不會出來,假如主人遇到危險,我會立即出來的。」

就這樣帶著散月,我來到拍賣場附近。

我眼睛裡面的隱形眼鏡與貓仔分享所見。

貓仔從耳麥那傳出聲音說:「附近沒有保安,等下一次巡邏過來還要4分鐘,請把握時間進入。」

這一次從員工入口進入,拿出複製卡,碰了一下後就開了門,為了避嫌馬上將門關閉。

貓仔說:「直走轉角處有兩處紅外線感應器,請注意左右牆壁上的感應器。」

抬起腳還有蹲著走,避開後,貓仔接著說:「還有,接下來附近有監視器,請躲在陰影處,接著直直走,就到了,加油吧響。」

蹲在陰影處慢慢走,然後聽從貓仔的指示,終於來到了倉庫門口。

這裡意外沒有人防守,實在讓我驚奇,但是也好,看來任務很簡單就會成功了呢。

附近天昏地暗,幸好隱形眼鏡有起到作用,能在夜晚清楚看見一切。

到了門前,從口袋掏出萬能鑰匙,慢慢解鎖。

一個,兩個......最後將最後一個也解鎖成功,鑰匙解鎖的聲音在這寧靜的地方特別顯眼。

從過來到這邊已經過去一小時,附近到現在也沒有其他動靜。

進去倉庫,裡面就像新天地,有一大堆的商品,都有標示著拍賣日起以及起標價。

完蛋了,我忘記是什麼時候拍賣的了,只能從頭開始找了。

叫出了散月,散月也跟我一起找了起來。

"永恆不朽之穢",在茫茫的商品中我找了半小時才找到。

這石頭意外的小,跟綠豆一樣大小,被裝在一個小小的罐子裡面,黑中帶黃的,算不上好看。

散月回到本體那,我將罐子放進背包後,我將倉庫的門接二連三的鎖起來。

正當準備要呼喚貓仔,忽然散月在我腦內跟我說:「主人.....附近,有人!」

當我聽見要作出反應,不過已經來不急了,我也感受到有一個人站在我身後。

「不許動,假如不聽的話,我就開槍了。」

這聲音,是我最熟悉的聲音。

接著她用凶狠的語氣說:「轉過來!」

我慢慢轉過去,果然,發現我的人,是我最愛的摯友。

「響?」音弱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我尷尬的說:「嗨.....」

音弱摀住了嘴,她傷心地說:「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我把頭撇到一旁,不敢注視音弱,也不敢說話。

以前都是音弱故意撇開視線,這是輪到了我。

她接著說:「原來,最近來找我,都是因為要......都是騙我的,你那晚說的話,都是騙我的嗎,難道這一切,蒼貓還有可娜可,你們都是一起騙我的嗎?」

我說:「跟可可沒有關係,是我,都是我。」

音弱憤怒著,露出了從未見過的表情,她甚至將槍上了膛抵在我的胸前說:「原來你一直以來從未跟我說過實話,都是把我當作道具再利用嗎?看我像個小丑在你手上跳著舞,這樣你就開心了嗎,我是多麼的,我是多麼的信任你,我一直以為你跟其他人不一樣,甚至我還.....」

說到這裡,音弱停了口。

接著她含著眼淚繼續說:「哈哈,是吧,我在你心中,就是一文不值的白癡女對吧,是吧,為什麼不說話,響。」

我想要開口,但是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音弱激動的把手中的槍給捏碎,她衝上前抓住了我的領口,將我摔到地上。

「好痛!」我叫出了聲。

接著音弱一拳打在我臉旁的地上,威力之大,讓我感受到了強大的的氣流。

音弱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滴在我的臉上,仔細一看,這是音弱從未露出的表情。

「有我的心痛嗎?我......明明這樣想要跟你當朋友,這是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情,果然男的都只對女人、錢有興趣,你滾吧,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她鬆開了手,輕鬆把我拉起來讓我站著,音弱轉過身,不願看我。

我說:「不抓我嗎?」

音弱握緊了拳頭,甚至都能聽見骨頭咯咯作響的聲音。

我只好離開了。

這一切,都被散月以及貓仔看在眼裡。

回到旅館,東西是偷到手了,但是我卻無法感到高興。

居然是被我最不想發現的人發現了。

握緊罐子,內心非常的痛,好像都要爆炸了,我緊緊閉著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貓仔跟散月在兩個小蘿莉在一旁也緊張得不知道該怎樣幫助我。

散月說:「主人,對不起,要是我能早點查覺到的話。」

我可以把氣發在散月身上,但是這樣又如何呢,不是她的錯,生氣的話,現在的我又算什麼東西呢。

貓仔說:「我們明天一起去跟音弱道歉吧。」

跟音弱道歉就能解決的事情,有這麼容易嗎?

我嘆了口氣,心裡非常難受。

「我去外面一下。」我穿上大衣就走了出去。

走在街道上,現在已經是深夜,甚至快要早上。

天忽然下起了雨,雨水浸透了我的衣服,打溼了我的身體。

我繼續漫步走著,街道上零零落落的人也趕緊走到遮雨的地方。

想起了跟地球上的音弱一起躲雨的時光,又想起這裡的音弱漸漸的改變,而我為了錢,出賣了朋友,出賣了信任我的她,我到底幹了什麼?

就算是慢慢的打工賺錢,能跟音弱一起高興地笑著,我也願意阿,那當初的我為什麼要接受那個任務呢。

跪在地上,悔恨的淚水與雨水一起打在地上,我拚了命捶打地板,地上的磁磚都被我染紅,血跡擴散開來。

看到血,我才想起來,還有這回事。

「時光回朔?」

我記得散月幫我鑑定過的技能,連同"血之契約"一起。

能夠回到被音弱發現之前嗎?

「時光回朔!」

一道光覆蓋了我,刺眼的讓我睜不開,重新張開眼,還在同樣的位置,手上的表則是倒回了五分鐘。

「不夠,再來!」

再一次使用,到了第三次我馬上倒在地上,眼睛沒辦法聚焦,身體無法動彈,只能聽見細微的雨聲,最後連雨聲都聽不見,我闔上了眼。

再度醒來,眼前有點熟悉的天花板,有點想不起來是誰家。

「你醒來啦,笨蛋,怎麼會睡在那種地方淋雨,假如生病了,姊姊我會很傷心的歐,過來我要拍屁屁,處罰歐。」

眼前的人,是可可,我人正在她的房間內,她將我抱在懷裡,試圖用體溫溫暖我的身子。

我摸著自己的腦袋,眼睛很難睜開,稍微一起身,馬上襲來一股噁心感。

我避開了可可的身體,往其他地方嘔吐起來,可可嚇了一跳,連忙帶我去廁所。

可可說:「你喝酒了嗎,這是宿醉吧,笨蛋,不要喝酒,喝酒對身體不好,假如喝酒的話,我就不給你印章了歐。」

使用了時光回朔這技能,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沒想到副作用會這麼嚴重。

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接著我說:「抱歉可可,我有事情要做!」

接著撐著牆壁慢慢走出門,花了很久才回到了旅館。

打開門,貓仔立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貓仔抓住我的雙手說:「終於回來了,我好擔心你,去哪裡嘞?」

散月也在擔心著我,一見到我就哭了出來。

「抱歉,我......」話說不出口,在出來之前就被我吞回肚子裡面。

這時,放在桌上的平板響起聲音,貓仔替我接通了電話。

又是那個聲音。

「情況如何嘞?」

我慢慢地回答:「很順利的偷到了,要在哪裡把東西交給你。」

雇主說:「太棒了,我會發送地址給你們,你們就來這裡吧,越快越好。」

說完就掛上電話,而我生氣的捶打了平板,平板非常堅固,不過還是出現一點點的裂痕。

我很想要將這爛石頭也給摔破,但是這是我跟貓仔花了很久才偷出來的,我沒辦法連貓仔的努力一起否定。

選擇平靜下心,又或著繼續自責,這都不是我的作風。

假如音弱因此被開除,這些錢我會全數送給音弱,可能會對不起貓仔,但是我會努力的工作,補償給貓仔。

我交待貓仔事情後,將東西收拾好,因為可能會有追兵追上來,先讓她逃去可可家吧,那邊人煙稀少,很少人會過去,貓仔沒有作錯什麼,她應該不會被問罪,但是為了以防萬一。

走下樓,我跟老闆說:「抱歉,我們要離開了。」

老闆摘下帽子,從裡面拿出一顆項鍊,上面鑲著一顆綠色的寶石,老闆將項鍊放在我手上,我疑惑的看向老闆,他則是微笑地說:「送你的,當護身符,從我這裡離開的人我都會送,保重,小兄弟。」

要離開這裡,真的讓我非常的心痛,,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但是我對這邊已經產生了感情。

將項鍊綁在散月(本體)的身上,我跟貓仔在旅館前兵分二路。

我說:「貓仔,記得可可的家吧。」

貓仔點了點頭,並說:「響,要安全回來歐。」她的表情非常的難受,想必她也痛苦著吧。

我準備離開,貓仔從我身後抱住了我,像是我永遠都不會回來的那樣,她抱緊了我,久久不放開。

我摸著她的頭說:「不用怕,我會很快回來的。」

只見貓仔滿臉淚水,卻一聲都沒哭出來。

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這個表現,有點奇怪,說不出的異感,貓仔有必要這樣哭嗎?

手上握著散月,在背包裏面放著那爛石頭,我上路了,往雇主所說的位置前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