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二回) 主線任務的獎勵領取

波喵 | 2021-11-06 11:07:51 | 巴幣 0 | 人氣 4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雇主說的位置,是個非常遙遠的地方,比當初接受這任務的位置來說非常遙遠,坐上火車,我又轉接到其他運輸工具,在散月的指引下,我才沒有迷路。

到達目的地,已經是兩天以後的事情了。

這裡是個非常雜亂的地方,野草、樹遍地,附近的建築物少之又少,路上的行人也三三兩兩。

有點會暈車的我,已經相當的憔悴了,我搭上便車,接著又坐了幾個小時,之後爬山,最後來到一個雄偉的建築面前。

「該死的,為什麼會在山上。」

我疲累不堪的揣著氣,拿起瓶子想要喝水,只不過瓶子裡面的水已經沒了。

這裡的建築就像是接任務那時候所見的建築一樣。

明明是在這種地方,卻好像新蓋的,連潮濕的痕跡都沒有,地板上也沒有青苔。

脖子上的散月(本體)正在顫抖著。

「怎麼了?」我問。

散月用顫抖的聲音回答說:「有點不安,這是什麼感覺。」

說實在,我沒有心思去感受什麼感覺,我只想早點拿到錢,回去貓仔那邊,之後搬到遠處,在那之前還要跟可可道謝,還有跟音弱道歉。

才轉生到這世界幾個月,我已經有放不下的人了。

想一想,心裡就覺得暖起來,不過,對音弱的愧疚,讓我又澆了一大桶冰水。

我按了門鈴,門馬上自動打開,我說:「我是來交貨的。」

說完我才意識到,我好像快遞阿,送了這麼遠,應該要點小費吧。

走進建築物內,裡頭的擺設跟之前接收任務的小屋一模一樣,但是這次裡面的燈都已經是亮著的狀態,中間沒有螢幕,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穿著非常華麗的女孩正坐在那邊。

「終於來了,我等待好久了。」

她的容貌讓我驚訝不已,因為這女孩她的外表跟我以前還是女孩那時長得一模一樣。

這女孩就是我的"異世界分身"?

但是唯一不同的,這女孩的胸,比我以前還要大上許多。

我結巴的回應:「妳......妳好?」

女孩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有自信,跟以前的我完全不同,身上散發的氣值就有如貴族一般。

女孩說:「我叫做---------,人類大概聽不懂吧,這是魔力所產生的音頻,用聲帶發聲的話,就叫我朝舞就可以了。」

朝舞彈了個響指,之後說:「看看你的冒險卡把,因為我很滿意,所以多給一點點。」

拿出口袋的冒險卡一看,在金錢的那欄,多出了好多錢,數了數有多少個零,最後算出來,五千萬?這是一點點嗎?這可是十倍的錢啊。

朝舞接著說:「錢趕快用掉阿。」

「難道有時間限制什麼的?」我疑惑地問。

朝舞搖頭說:「阿,不是,是因為,我要毀滅世界啊。」

忽然,我背包裡的爛石頭飛了出去,朝舞一伸手就將瓶子捏破,裡面的石頭暴露在外頭。

朝舞伸出滿是戒子的手,石頭慢慢降落在她的戒子上,一下子石頭就鑲嵌在戒子上了。

「哈哈哈哈哈,真有趣,你名字叫響對吧,很棒毆,背叛了朋友,做出這麼多有趣的決定,哈哈,我特別讓你們這世界多活一個月,這一個月你就好好懺悔,看看是錢還是朋友重要,會不會最後才知道自己重要的東西阿。」

房屋瞬間破裂,從天空的出現一艘看不見邊界的巨船,試圖突破天空的防護罩,朝武手一舉,一束光打在天空上,一下子,船就突破了防護罩進到了這星球來。

我害怕的問:「妳到底是何方神聖?」

她自傲的回答說:「朝舞歐,摧毀無數文明的惡魔歐。」

無數次,我做了許多錯誤的事情,這一次還讓音弱傷心了,但是這次,我不再會犯下同樣的錯誤了。

我笑著說:「看來是那顆石頭打破了結界阿?」

朝舞說:「是阿,很聰明阿,我完全被擋在外面無法進來,現在這個身體也是用魔法投影出來的歐。」

看來,是我的回合了。

「那妳就繼續待在外面吧,看我的,"時光回朔"!」

一道光慢慢包圍我後,重新睜開眼,我身處在建築物門外。

時間因為我能力的關係,回到了五分鐘前。

這時的散月正對我說:「有點不安的感覺。」

我看著重複的景想,笑了一下,帶著她往回走了。

散月疑惑的問著我,但我一語不發,因為解釋了,也是白解釋。

而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我終於了解了,當時把我轉生過來的神,所說的,還有當時表情的意義了。

原來,這星球的壽命就將至,而我正好就被丟棄在這,讓朝舞來毀滅我與這星球吧。

我坐回到車站,我在等車的同時,拿出那螢幕有裂痕的平板。

打開通訊錄,我打給了貓仔。

貓仔很快就接聽了電話。

「貓仔,你知道朝舞的事情。」我一接通就問出口。

貓仔停頓了很久,不敢說話。

看來她是知道的。

「說話!」我接著激動的問了很多話。

但貓仔一句話都不說,我生氣的將平板關上,收了起來。

沒想到阿,那個貓仔,那貓仔,那個貓仔居然.......

這就是被背叛的感覺嗎,這就是音弱所受的傷嗎。

跟我說過,會陪在我身邊,還說過,我是特別的,明明都說過了,會一直一直......站在我這邊的。

原來都是謊言阿。

正當我不知所措,難過到笑出來的時候,我身旁忽然坐了一個人,一轉頭驚訝地發現,是貓仔。

她微笑的說:「不是貓姊姊歐,是我歐,亞子,很久沒有出場了是不是忘記我了。」

還真的忘記了,還有這個人啊。

亞子說:「謝謝你的咖哩,很好吃呢。」

我帶著哭腔說:「妳也是來嘲笑我的嗎?」

亞子說:「我啊,是個惡魔歐,跟姐姐她們不一樣,我出生在其他星球,有一天朝舞毀滅了我的星球,而我被媽媽給接走了,可能是因為長相的緣故,我被她們收養了。」

我驚訝的說:「欸,是......所以妳。」

原來是這樣啊,這也解開了我的疑問,為什麼亞子屁股上會有一個像是惡魔的尾巴。

亞子接著說:「我非常反對媽媽這樣處理,媽媽她最怕麻煩了,她想讓你跟朝舞同歸於盡。」

我說:「為什麼?怎麼樣同歸於盡?」

亞子說:「朝舞常常坐著那艘船去各次元的個星球掠奪,我們不知道她想要什麼,只知道她只想要殺戮,畢竟媽媽不想讓普通人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沒辦法出手,所以,媽媽出此下策,將你丟到這裡來,給了你不死的能力,為了一個目的。」

我吞了口口水,亞子接著說:「朝舞的能力,能夠掠奪一切別人的特殊能力,而目前朝舞是永生的,已經活了上萬年,而媽媽想讓你被她給殺死,因為你的能力"不死,會被肉體上的衰老造成死亡"這能力,讓朝舞掠奪到的話,假如換成常識,
她已經活了上萬年的身體不可能還撐著住,大概她殺死你的瞬間,她就會化成回灰燼吧。」

我憤怒的抓著亞子的領角,我說:「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到頭來我還是得死,對吧,我這種人,我到底做錯什麼,我只是希望......希望.......難道我不配得到幸福?」

我這樣激動的問著亞子,但是她也無能為力,她只能說:「我啊,非常幸福歐,能夠跟姊姊再一起,我是惡魔,我擅長做壞事,但是唯有今天,我想要獻出一切幫助你,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你,我......我......對不起。」

我也知道,對亞子發脾氣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放開抓住她衣領的手,我向她道歉。

「對不起,我只是非常憤怒,對妳發火,真是抱歉了。」

因為我的這一生,被"神"給玩弄著,我的命運,沒辦法透過自己的雙手給改變,借用音弱說過的話,我就像小丑一樣,每天在神的手上跳著舞,神拍手叫好,看我不順眼,就將我丟到垃圾桶裡面。

亞子左看右看,最後說:「我待在這裡,會被發現,響阿,我會想辦法幫助你的,請加油,努力改變這個世界吧。」

說完,亞子就消失了。

現在的我,該何去何從,這個世界宛如廢墟,到處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我躺在椅子上,因為剛剛使用了時光回朔,非常的疲累,我閉上眼休息,雖然短暫避免了世界末日,但是朝舞知道我的一切,說不定哪一天就會將那爛石頭奪去,然後殺死了我,接著她也死亡,美滿大結局?

「醒來!快跑,響。」

忽然我的養神時刻被打斷,只見散月慌張地在叫我。

「怎麼了,我只是睡著了。」我揉了揉眼睛回答。

散月緊張的說:「應該是拍賣場的保安們來了,快點,馬上要到這裡了,快上這班列車,不然被抓到可能就會被動私刑阿。」

果然,一群黑衣人衝到月台左右環顧看。

而眼前的列車準備關上了門,我抓住散月,跳上列車,那群人看到我想要追上來,但是門已經關上,只能親眼看著我坐著車離開。

為什麼會追上來,就算音弱通風報信,也不可能知道我在這裡,雖然我知道不是音弱做的。

我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把背包裡面的爛石頭拿出來,往罐子底下看。

「這是,發信器,可惡!」

我把瓶子打開,把裡面的爛石頭拿出來,用牙齒將其咬碎後往窗外吐去,然後把罐子亂放在一個角落,一個不會有人發現的地方,這樣發射器就會讓他們以為我還在火車上。

下一站我就下了車,走出月台後,我漫無目的地走著,過了很久,甚至都不知道過了幾天,我走到了森林。

我什麼都不想,我只想在這裡待幾天,甚至幾個月,或著是直到死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