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六八

黑霧 | 2021-10-15 08:49:49 | 巴幣 12 | 人氣 53


  「有事嗎?」蒼彈決定主動搭話。

  以往蒼彈都是避免與他人接觸,自然是與聯覺以及從小的成長環境有關,不過與藍蝶相比她已經算好多了,而減少接觸的名單之中有幾個人是特別例外的,像是指揮官巴頓自不用說,擔任醫生的大衛與卡米爾亦在名單之內。

  且不說大衛因為專業關係很會開解她們的煩惱,能夠接受卡米爾的理由和很照顧她們的夕彩一樣,都是那種坦率到叫人無法討厭的人,並非指這些人一根筋又或者完全沒有機心,就只是不會因為知道她們那聯覺能力之後有特別忌諱,能夠像平常人一樣接觸。

  既然蒼彈搭話了,卡米爾也不可能迴避,只能在心中告誡自己得小心後以正常的步速接近:「沒,只是想到外面喘口氣。」

  「確實……」蒼彈當然注意到那厚重的眼袋,「不用顧慮我,請便。」

  「說什麼不用顧慮啊……」卡米爾禁不住苦笑,不知道是蒼彈太過貼心,還是透過聯覺注意到她的想法,關於內心會被讀取這件事她早已接受了,「我還是得先問,這樣對話不會加重妳的負擔嗎?」

  蒼彈緩緩地搖了搖頭,「本來為了舒緩聯覺的藥物似乎也對那個分裂有效,幸好不像與『未知』連接那樣,會令所有藥物失去效果。」

  此時卡米爾已經走到蒼彈旁邊,聽到這番話之後,禁不住想要疼愛眼前這名少女,給了她一個擁抱,應該說是有點大力的擁抱,把她攬進懷中輕撫著她的後腦勺,「順利回來真的太好了。」

  蒼彈並沒有反抗,就算有點不舒服也任由卡米爾抱緊自己,她心裡清楚對這些人來說,在疼愛自己的同時其實也是對他們自己的慰藉,安撫送少女上戰場的罪惡感。

  話雖如此,蒼彈知道這些事不過是無意識中的想法,並非真的藉由表現出自己的關愛而換取些什麼,所以大概就是有沒有意圖的分別。

  當蒼彈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時,卡米爾總算抱了個滿足後才放開少女,「抱歉,有點太激動了。」

  「還好,這樣的卡米爾也讓我有種終於回來的感覺。」蒼彈並非在客氣,從戰場回來之後她當然得到很多人關心,但會這樣有身體接觸,或者該說做到這個份上的,從以往除了同為「甲冑少女」的前輩外,也就只有同性的卡米爾了。

  「唉……如果妳對其他人也能這般嘴甜,大衛應該能省不少煩惱。」卡米爾這番話與其說是抱怨,更應該說是恰到好處的玩笑,「妳果然很擔心藍蝶的情況?」

  「畢竟還沒醒來就只有她和黑刀了。」蒼彈重新透過玻璃窗望向安躺在床上的搭擋,「我能向妳請教她確切的狀況嗎?從其他醫生那邊沒聽到多少。」

  就算不用細看,卡米爾都感覺到蒼彈有多憂慮,她知道蒼彈與藍蝶的關係早就超越情同姊妹,說是自己的半身也不為過,這一點只要瞭解二人的過去就不難發現。

  「當然可以。」卡米爾稍微一頓,略為整理好思緒後才開始說明:「首先是不用那麼擔心,已經確定沒有性命危險,目前雖然未恢復意識,身體指數基本上都在正常水平,就只是持續有著輕微發燒……」

  「我有聽到幾個關鍵字,像是器官移植、排斥和免疫系統之類?」蒼彈並不具備醫學相關的知識,光是從那些醫生在為她治療的過程中談及時記憶下來就已經竭盡所能了。

  卡米爾本來就沒有隱瞞的打算,但認為之後應該提醒那些同事,小心別亂說話以免造成誤會或者多餘的猜測,幸好的是蒼彈所說的基本上沒有什麼錯誤,「是的,藍蝶身上發生了類似器官移植之後會發生的排斥狀況,她體內的免疫系統正在攻擊她的左手。」

  卡米爾解釋的時候心中也很是感慨,實際上迫使她從昨天一直工作到現在的主因便是藍蝶的狀況,美妮身體狀況穩定只是還未甦醒,蒼彈則是正如現今看到的要處理的是精神方面的損傷,唯有藍蝶是確實有著身體問題,而那個問題是他們這些醫生力所能及,屬於他們的專業領域。

  關於蒼彈與藍蝶在「第一城」地底遭遇了什麼,蒼彈甚至視這比說明自己身體的狀況更為優先,因此卡米爾想當然知道藍蝶曾經失去左手和右腳,變成某種像是軟體動物的肢體,後來在美妮的指示下重新塑造出人類肢體應有的形狀。

  瞭解事發經過之後一眾醫生甚至和人體研究相關的專家全都被召來,目前他們正日以繼夜在各司其職,有些人去分析血液,有些人割取一些樣本化驗,有些人……總之絕大部份人在忙的其實都是藍蝶的事情,因為那是「敵策局」成立至今為止都未發生過的現象,甚至連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研究都沒出現過近似案例。

  雖然說是拯救「甲冑少女」為優先,但這種牽涉各種層級機密的情報,難免還是有一定的管制,卡米爾並不知道後續研究得出怎樣的結果,她既然是全科醫生,主要負責的部份就是抑制藍蝶的免疫系統,阻止她自己的手繼續遭受攻擊。

  處理方式基本上就是使用抗排斥藥,幸好的是藍蝶身體並未發現其他病狀,可以只針對這一點適量用藥,只是因為這類藥物本身等同於減低藍蝶身體的抵抗力,所以禁止在經過消毒處理前的人員進入病房,蒼彈才不得不在外面透過玻璃窗看望。

  只是當前狀況說白了就只有病徵明瞭以及有應對方法,但不論是成因,還是為何只有左手有問題但右腳沒有,這些都是未解之謎,在經過初步科學分析的現在,都沒有找到任何非人的雜質或者異常,藍蝶的手腳就只是普通的人類手腳罷了。

  在聽完卡米爾的仔細解釋後,蒼彈也不懂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最終只能輕嘆一口氣,輕嚷著「這樣啊……」就繼續望向在淺眠中時而會皺起眉頭的藍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