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六五

黑霧 | 2021-10-03 09:06:17 | 巴幣 14 | 人氣 51


  巴頓看著面前的螢幕,一直繃緊的臉總算稍微放鬆,畢竟少女們在自己安排的最後保險之下,順利登上接應的越野車,在三台機甲兵——不是四台自然是因為其中一人轉去駕駛越野車——護衛之下正在高速脫離戰場,踏上歸途,從後追趕的敵人也在機甲大隊中分割出來的小隊妨礙下無法追上,隨後多隊保持一段距離相互掩護撤退。

  這一次,真的能說只要沒有超乎想像的意外,那麼眾人就能夠順利脫離戰場,「雷光作戰」就此結束。

  就算是號稱鐵人的巴頓,一直全神貫注指揮作戰至今也不禁感到疲憊,所以真的,就只是稍微放鬆一下也應該不過份,闔上眼睛伸手按壓眉心舒緩疲勞。

  不過麻煩似乎不打算放過巴頓,就在這時有一名軍官突然從自己的座位中站起來並走到巴頓面前,以壓抑著不想讓其他人聽到的聲線開口:「指揮官,找到了。」

  巴頓望了這名部下一眼之後並沒有細問找到什麼,而是朝副官發出指示,把作戰的指揮權暫時移交給他,便與那名部下一同離開了流動指揮車。

  雖然說美妮一行人按照現今的狀況,如無意外即能夠從作戰區域脫離,而其他戰線的行動亦按照既定的計劃順利執行中,但不論怎麼說目前仍然算是在作戰中,在這個時候轉移指揮權怎麼看都不尋常,可是這既然是巴頓的命令,副官以及其他軍官也只能接受了。

  巴頓與那名軍官離開流動指揮車後並沒有走多遠,始終他那樣轉移指揮權又在眾目睽睽下與部下一同離開,本來就沒要隱瞞這番舉動,所以就只是到了一個不可能有人偷聽的地方後,便跟部下確認:「果然是有人修改了戰術系統的情報嗎?」

  即使那名軍官是之前接受巴頓的指示去調查,現在也不過是匯報結果,被拉出來私下交談亦是巴頓的主意,責任不在自己身上,但此刻仍是禁不住遲疑了數秒後才回應:「是的,那個只出現了三秒的反應不是誤報,而是被他人以系統權限屏蔽了。」

  「系統權限啊……」巴頓苦澀地輕語,他心裡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目前除了你之外,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嗎?」

  「沒有。」那軍官緊張地回答,「指揮官命令我調查的時候,有小心注意有沒有其他人發現。」

  「畢竟是用系統權限屏蔽,假若沒注意到那三秒的存在,再刻意去翻查記錄……從一開始就懷疑有人動手腳的話,也不可能察覺到吧。」巴頓當然不是在向那名軍官說明,這種操作恐怕眼前對方比他更瞭解。

  「是的,最初我還以為會是哪裡來的『高手』,是利用漏洞做些偷雞摸狗之事,但沒想到……」

  「別說下去了,然後也不需要我多說吧?」

  「當然,我會保密,就像這種手法本身就不應該為人注意到一樣。」那名軍官這次答得沒有丁點遲疑。

  「那麼有查閱到那個反應的移動路徑嗎?」

  「肯定,始終只是屏蔽讓其不在戰術系統上顯示,那人應該也是出於避免偵測儀器停止運作導致更引人注目的想法吧,所以實際上只要意識到存在要找出來就不難了。」軍官多少因為技術個性而禁不住仔細解釋了一番,在感覺到巴頓盯著自己後才趕緊回答:「首先是那個反應在那之後大約半分鐘內變成了六個,然後分散行動朝著不同的地下道入口前進……就像蒼藍潛入計劃那樣。」

  就算巴頓對於事態不單純這一點有所心理準備,在聽到實情時還是禁不住瞪大了雙眼,花了幾秒才冷靜下來詢問:「進入地底之後,因為那邊沒有偵測儀器而不知所蹤?」

  「沒錯,截至剛才為止,再沒有偵測到任何近似的反應。」

  「這樣啊……我知道了,還有沒有認為值得補充的事?」

  「嗯……」軍官糾結了一下,最終還是因為巴頓那充滿壓迫感的注視說出來:「雖然當時因為優先恢復偵測敵人反應的儀器,導致攝影機較遲恢復而沒拍到實際的影像,但是根據反應移動的速度……那不像是任何種類的敵人。」

  「不是任何『種類』的敵人啊……」巴頓僅是在心裡複誦,他已經重新戴好鐵面具,他當然理解這番話所指的並非「未見過的新類型敵人」。

  那軍官把該說的都說完之後,在巴頓的點頭示意下先行離開,回到流動指揮車裡繼續自己的工作。

  巴頓獨自一人留在原地,他對這個事態並非完全沒有想法,亦是這個緣故才叫他煩惱。

  「要是什麼內情都不知道,只是單純去尋找真相的話,那有多好……」巴頓懷著感慨輕吁了一口氣,這並非什麼幻想,而是一種回憶,要是他年輕個二十年,變回那種熱血的小伙子,肯定不會像如今般糾結。

  最終,巴頓還是得採取行動,也許會觸碰到不應該觸碰的界線,但他無法接受如此被蒙在鼓裡,拿出手機致電那個鐵定知道些什麼的對象。

  撥號聲響了良久,直至到差不多自然切斷時才總算接通,隨即傳來一道光是聽到就能想像出嬉皮笑臉的聲音:「我的摯友,沒想到你會在這個時候找我呢,『雷光作戰』應該還在進行中吧?就算急著想跟我報喜,也沒必要急於這一時三刻喔?」

  「我沒興趣和你瞎扯,我有事要談。」巴頓知道墨菲斯的個性,絕對不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或許是感覺到巴頓的凝重,或許是自己心裡有數,墨菲斯稍微收斂:「現在?以這種方式?」

  就算巴頓心中如何焦躁,也沒忘記那個話題有多敏感,透過電話談及會有多大的風險,所以他要的就只是一個承諾,在這個時候找對方,墨菲斯肯定會意識到要談什麼,儘管這也會給時間對方準備,但在權衡過後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在戰果新聞發佈會前。」

  「唉……我知道了。」墨菲斯誇張地嘆了一口氣,答應了這個約定。



【第二集 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