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六七

黑霧 | 2021-10-10 09:13:22 | 巴幣 14 | 人氣 46


  「嗯——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卡米爾抓狂地亂扯自己的頭髮,漂亮的波浪捲棕褐髮如今看起來像波浪結,顯然欠缺梳理。

  這也難怪,從昨天「雷光作戰」起,至到現在已經超過三十六小時,她連眼睛都不敢閉一下,一直分析從各「甲冑少女」身上讀取到的數據,務求早一刻是一刻釐清狀況。

  只是人的精力總有極限,以咖啡與能量飲料替代開水,強迫自己聚精會神不停工作,如今就是那個極限了,卡米爾從沒想過身為醫生的自己居然會過著這樣不健康的生活,她不得不以為鏡子前面擁有一雙熊貓眼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人,不過把一雙迷人但現在失去光澤的藍色眼睛說成是熊貓眼也挺怪就是了。

  不論如何,卡米爾理解到自己真的需要休息,哪怕非常短暫的小休都好,至少想要喘一口新鮮的空氣,便離開了除了因為生理需求外就沒離開過的辦公室。

  卡米爾的辦公室在醫療部門的深處,「甲冑少女」的加護病房也是設於四周,其中一個主要理由是想盡量避免其他不必要的人經過,基於這個緣故要暫時離開休息的卡米爾自然會經過有「甲冑少女」待著的病房。

  卡米爾認為正好在稍作休息之前親眼多看一下在病房裡的眾人,只是她萬萬沒想到會在通道上遇到其中一人,亦是現今待在醫療部門裡唯一一名清醒的「甲冑少女」,是刻意配合「甲冑少女」代號形象而染了一頭深藍色頭髮的蒼彈,看她那高馬尾仍然綁得漂亮,與看上去挺邋遢的卡米爾形成了強烈對比。

  先不說卡米爾有一瞬間不想以這副樣子見人,應該至少先到洗手間整理一下的,現在她最在意的事情是否應該與蒼彈接觸,她心底裡有些害怕。

  卡米爾害怕的當然不是蒼彈那拒人於外的個性,她亦沒有與蒼彈鬧什麼矛盾,相反她甚至是「敵策局」中少數能夠與蒼彈正常交流的人,因此她此刻害怕的其實是蒼彈當前的狀況,說不定不適合她去接觸。

  昨天蒼彈在返回到基地的時候仍然保持著清醒,完成基本的身體檢查確認身體機能正常後,進行精神鑑定時她交待了超乎想像的狀況。

  腦海裡有兩個自己。

  這毫無疑問是精神受到損害的其中一個症狀,當下醫生們自是立即展開治療程序,首先是確定那確切是怎樣的損傷。

  只聽蒼彈一開始的說法,一般都會聯想到解離性身分疾患,亦即所謂的多重人格,客觀來說這樣的推想很合理,畢竟蒼彈歷經了殘酷的戰場,最為親密的搭擋如今依然昏迷不醒,龐大的心理壓力以及創傷再加上與「未知」連接本身對精神施加的負荷,綜合起來自然而然會如此認為。

  只是在醫生們進行問診之後,雖然不至於斷然否定這個推斷,但實際上並不認為那是為了承受傷害或者逃避壓力而創造出另一個人格,因為據蒼彈的回應,那比起是能夠互動或者認知到的另一個存在,更像是同時有兩個自己——不是分裂,而是複製多出了一個自己。

  人的精神之複雜,問題之獨特,雖然能透過個案統計整合出大致的方向,但永遠不能排除因應不同背景所誕生的特殊狀況,而那些醫生認為蒼彈的狀況就是這一類個案,而在雙方能夠順利溝通之下,自然試圖合力深入瞭解這個情況,最終在蒼彈列舉出來的例子中明白到這是聞所未聞的狀況。

  蒼彈之所以一直強調腦海中有一個複製出來的自己,卻不是分裂出另一個人格,最主要的理由是雖然知道另一個自己在腦海裡卻不是一種「存在」,那是無法對話,亦不能認知為一個獨立的人格,「對方」並沒有真正的思考能力,假若加上反應的延遲甚至會有點像回音。

  假若與延遲——這說法叫那些醫生感到困惑,蒼彈便試著利用實際的例子來說明。例如當蒼彈嘗試思考想吃什麼時,心底裡第一個想法是麵包,那另一個自己幾乎能在同一時間也得出麵包這個答案,可是在不斷重複思考想吃什麼這個問題時,卻會偶爾出現第二個答案,而那個答案本身可能是蒼彈心中的第二順位。

  捨去感性影響的例子,進而試著往理性邏輯尋找答案,則是進行由簡單到複雜的算術,然後在進行簡單算術時就已經能察覺兩個自己在得出答案的時間上有極細微的差異,當算術變得稍微複雜時差異會更大,不過所謂的更大差異其實在蒼彈的主觀感覺中是一瞬和稍微長了點的一瞬,而且兩個自己之間沒有主副之分,不會說某個自己特別慢或者特別快,就像真的有兩個自己每次都在重新計算,結果自然是每次都會各有快慢了。

  既然本質是同一人,理所當然能以幾乎一樣的速度得出答案,就像選食物的例子,基本上都會得出最優先想吃的食物,唯有偶爾大概是忽爾心血來潮選了別的,但那也確實是蒼彈自己的想法。

  醫生們盡了最大的努力收集這些數據,然後需要時間研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又應該如何治療,最終決定採取的處置是紓緩與減輕,紓緩自然是指酌量使用鎮靜劑,減輕則是盡量避免蒼彈受到外在刺激,結果她就成為了被安置在加護病房的人員之一了。

  只是蒼彈意識清醒,身體活動能力也正常,所以溜出病房也並非不可能,再加上擔心同伴藍蝶,會待在藍蝶的病房外透過玻璃窗探望就更不用意外了。

  卡米爾雖然不是精神科的專家,但既然身為「甲冑少女」的全科主診醫生,自然知道蒼彈的狀況,才會因為那個避免外在刺激而不知道該否貿然與蒼彈接觸,理論上來說當前最好的做法就是暫時後退,等到蒼彈自行回到病房之後再離開這個區域。

  只是在卡米爾果決採取行動之前,不是因為連續工作欠缺睡眠而影響了判斷速度,而是相當敏感的蒼彈很快就察覺到卡米爾的存在,蒼彈頭一轉之下雙方的視線便對上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