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畫槌錄》第三百五十八章 虎鵬相爭

草士 | 2021-10-06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45



第三百五十八章 虎鵬相爭


黃少新等人更加不會曉得,說及暗地搞小把戲伎倆,天底下又有誰能是袁昊的敵手?他一見對面七人面容不善,衣袂隨著手臂動作隱隱飄動,腦筋略轉,就曉得這群老傢伙沒安好心,打算圍攻顧老六,是以率先出口,又捧又討好,將話說死,絕不讓對方有反駁的餘地。


只見黃少新眼睹一瞇,目光打轉到袁昊身上,打量甚久,但覺這娃娃話聲耳熟,一想之下恍然過來,冷笑道:「原來是你。」


袁昊沒由來讓他唐突一說,愣愣道:「甚麼?」說話間,只感呼吸頓窒,身子沐浴在一片殺意當中,竟動彈不得。他碰過不少少沖境武者,也被境界氣勢壓迫過,卻從未碰過這般情狀。忽然黃少新身影一動,竟是縱身逼來。袁昊大驚失色,想逃卻逃之不得,當見黃少新左手揚起,五指對準袁昊,如爪屈起,呼的一聲,猛然抓來。


顧老六聽得風聲硬生生被撕裂開來,知道黃少新一出手就是少沖境力勁,對象還是袁昊這麼一個後生晚輩,一出招即是殺招,毫不留情,當是火冒三丈,罵道:「黃少新,給本座住手!」渾身道氣迸發,少沖境中期的氣勢逼往四面八方,迫得萬花幫眾人退開數步,他掌上凝勁,直往黃少新腦門打將過去。他對萬花幫仇恨既深,此時見黃少新狠心對袁昊出招,要置他於死地,當下更無理由留手,一出招就是全力朝對方腦門打。這一掌掌力剛猛無邊,乃是出於必殺之心,倘若對方不回招架擋,必然會被打得腦漿迸裂而亡。


果見黃少新一感有寒風襲面,手爪收勢,後開半步,回身架招,冷道:「你顧老六想打,老夫又有何懼?」


顧老六暗暗氣惱,心想黃少新刻意不提他朝袁昊出手,意在逼迫自己率先出手,他才有還手藉口。加上對方身分還是萬花幫死敵,簡直氣上加氣,雙掌放腰,下盤微沉,雙手自下往上出招,招勢兇悍,竟隱隱帶有虎嘯之威。


黃少新臉色微沉,爪招突然揚起,宛若鵬鳥見準獵物般,快如電閃降下,撲殺而去。


只見掌招爪招一碰,二股道氣在掌與掌的掌縫空間相互擠壓,空間為之震盪,二人手臂狂震,各自向後急退。不過僅顧老六退了三步,黃少新卻退了十步方止。


黃少新臉色微變,暗道:「這廝掌力依舊驚人,以往過招我掌力不如他,現下這廝高我一個境界,那更加用不著比。」嘴上道:「顧老六,想不到你『虎嘯震掌』的功力又長不少。」


顧老六退到袁昊身邊,此時此刻不僅有黃少新一名敵手,他身旁左右尚有六名少沖境高手,他萬不敢大意,只點頭道:「你的『大鵬怒爪』自也沒有落下,用不著謙讓。」


黃少新臉上不喜不怒,瞟過袁昊一眼,道:「小娃娃,方才就是你在說老夫壞話?」


袁昊在一瞬間歷經生死關頭,心緒未定,逍遙定心訣又逕自運轉起來,奈何經脈內半點道氣也不剩,逍遙定心訣無從運轉,反而為了抽取經脈的道氣,讓袁昊眼前一花,險些暈去。袁昊心中驚疑未定,想道:「龜爺爺的,居然讓這老傢伙聽見啦?」


黃少新見他臉上雖未有異色,手腳卻隱有抖動,冷冷道:「果然是你。」眼珠子深處猛地閃過殺意,又道:「你就是袁昊,是不是?」


萬花幫另外六名老者聽到「袁昊」二字,一雙雙老目爆出精光,彷彿猛禽見獵心喜似的,緊緊盯著袁昊不放。萬花幫此次勞師動眾前來,一大原因就是為了袁昊而來,如今六名老者一知眼前這小娃娃就是袁昊,老眼一下就看得直了。


袁昊背脊微微一涼,他自出島以來,跟著都爭先四處流亡慣了,對危機的警覺性甚強,他明白自己是被萬花幫七人給盯上,當下強笑一聲,想道:「袁昊啊袁昊,這些盡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老王八蛋,你絕不能示弱,讓他們抓到機會下手。」念及此理,他壓下膽顫的心情,挺著胸膛道:「本小俠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袁昊袁小俠。臭八婆的老王八蛋,找本小俠有何貴幹?」


黃少新聽到這話,眼中殺意更甚,臉上猙獰道:「很好,那就給老夫死!」說罷,他欺身逼近,「大鵬怒爪」也跟著使將攻來。那「大鵬怒爪」招式一起,動作磅礡有力,愈來愈快,宛若真有幾分「怒而飛」的展翅意境。


顧老六閃身而出,掌中隱有虎嘯之勢,同樣使出「虎嘯震掌」,拍往黃少新額間。黃少新縱身躍開,自旁攻到顧老六雙眼。顧老六側過身,頭往旁擺動,避過攻勢,左掌順勢按到黃少新右脅下。


黃少新右手內縮,道氣運轉,肘往顧老六手背擊去,左手「大鵬怒爪」撕開空氣,招數陡變,扯住顧老六衣襟,連人抓著飛身翻出。只聽他朗聲叫道:「眾長老聽令,給老夫拿下袁昊!」


此話一出,袁昊吃驚,顧老六更是驚愕,他一回過神來,發覺離得袁昊愈來愈遠,忖道:「糟了,他們目標在小兄弟,我得趕緊回去,不然小兄弟有危險。」他一掌震開黃少新的左手,管也不管黃少新,就欲回頭去救。殊不知黃少新另一手來得更快,抓他後背,不肯放人去救袁昊,繼續近鬥糾纏。


顧老六急於救助袁昊,擋開黃少新攻招,催動全身道氣,喝道:「給本座滾開,黃少新!」大掌擊出,空氣搖曳,虎嘯聲震耳欲聾。黃少新避開數尺,不慎被掌緣輕輕擦過衣袖,但聽嘶啦一聲,整隻袖子被震得碎爛,露出一隻黝黑的粗臂膀。


黃少新見到顧老六這掌威力,更不敢和顧老六硬碰硬,往往虛以幾招,才真正打上一招,自然是顧忌他少沖境中期的境界。但若非正面相抗,以他「大鵬怒爪」的招式使得愈久,便如鵬鳥真正高飛天際,愈發隨心所欲,除非他有意停下,否則顧老六也難攔下。


顧老六目光不停飄到袁昊方向,道氣流轉,出招甚急,掌力勁銳,勁風激盪,周遭不知多少岩壁、磐石被落空的掌勁擊個粉碎,化為風中的黃沙塵土。他整個心思都凝在袁昊身上,深怕他真會出甚麼不惻,根本無心和黃少新鬥招。


顧老六暗想:「黃少新不肯放我走,更加表明他們的歹心,意在擄去袁小兄弟,我得趕緊速戰速決,回頭去救。」想罷,右掌自右橫左一招擒拿,化開黃少新的爪招,手腕翻轉,轟的一聲,朝黃少新胸膛推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