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五十九章 意外獲喜

草士 | 2021-10-07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1


第三百五十九章 意外獲喜

掌招未到,黃少新就感到呼吸微窒,當下向後急退,雙手齊翻,向左右大大張開,宛若鵬鳥展翅般,作勢撲抓之狀。他早察覺顧老六窘急之色,更知他為回頭去救袁昊,必然不肯於己周旋,隨時都有可能頓出殺招。雙方適才過了不下數十招拆招,黃少新發覺雙方的差距慢慢浮現出來,初時他還能以快攻慢,佔顧老六不少便宜,可是打到第十二招後,他竟已佔不到半分便宜,心中對顧老六的戒備只增未減,對方招數雖然不快,但掌掌凌厲無比,彷彿排山倒海般撲面而來,剛猛難擋,只消一掌之威,自己就有可能重傷不起。

此時一見對方掌招推來,果真掌勢比先前任何一招都要勁銳,空氣甚至被擠壓,掌招所到之處,氣流就被往前壓迫。黃少新胸口一陣悶緊,忙扭身擺腰,向旁竄出數尺。而他自然不會往袁昊所在竄開,當是往反方向退去。

顧老六逼開黃少新一小段距離,忍不住著急,扭頭欲走。不料黃少新來得更快,那「大鵬怒爪」施展開來,飛快連出六爪,攻往顧老六頭、後背、雙腿、脖頸等六處地方,每一爪都又沉又快,幾乎將顧老六全身罩住,一時令他眼花撩亂,難以動作。

那顧老六和黃少新鬥得激烈,半空中拳爪交鋒,氣浪震盪,聲音離得愈來愈遠,二人的身影更是小如豆丁,肉眼難見。可是六名萬花幫老者,卻一副渾不在乎的模樣,所有人正對袁昊虎視眈眈,另外一名萬花幫漢子,見袁昊靠山不在,再次面露惡色,笑得猙獰無比。

袁昊暗叫糟糕,臉上驚恐難藏,不由退了又退,想道:「完了,完了,這下完啦!顧二哥人不在,我境界又太低,這紅纓幫弟兄只差一口氣就要兩眼翻白,眼前還有六個萬花幫的老傢伙,我……我……我可怎麼辦?我該怎麼辦?」他體內道氣全無,根本催動不了逍遙定心訣,而逍遙定心訣彷彿也知此理,靜默一片,不似方才拼命催動之狀。沒有逍遙定心訣相助,那穩心定性的「心齋」自然無從而用,他只略一想眼下窘境,整個人就慌了心緒,手足無措。

那漢子突喝一聲,道:「小子,見了幾位長老,還不快跪下行禮?」他本以為自己今日必死無疑,想不到情狀大大翻轉過來,心情正好,且自恃身旁有六名長老在,說起話來底氣更足,語氣迫人。

一名鶴髮童顏的長老走前幾步,拍拍那漢子肩膀,搖頭道:「王弟兄,不得無禮。這事你做得很好,此事老夫會親自稟報大長老,事情之後,大長老必然有賞,接下來由老夫等人處理,你且退下。」

那姓王的漢子本來還有些鬱悶,可是一聽大長老有賞,整個人精神一振,多看那倒地漢子一眼,很快低頭道:「是,屬下這就告退。」說罷,頭也不回向西行去。

 
袁昊急得眼珠子四處打轉,臉上神情變了又變,欲想找出救命法子,可是任他快想破了腦,依舊毫無辦法。他低頭看了那倒地大漢一眼,霎時間,臉上糾結一片,腦中嗡嗡大響,心臟怦怦跳得厲害,整個人難以思慮。

只見那倒地大漢臉上慘白發綠,氣若游絲道:「你……你快……快走……」說話間,吐出一口黑血,那黑血味道刺鼻,袁昊離得老遠,竟能聞到一股腥臭味兒。

袁昊咬牙一笑,道:「龜爺爺的,本小俠行得不端,坐得不正,卻是個頂天立地的小漢子,大不了死就死了,小臭皮囊還是小臭皮囊,有何好……」他話未說話,不由愣了神,嘴角微微一勾,竟是笑了起來。那倒地大漢以為袁昊是急得發瘋,忙想撐起上身,看他情狀,卻是渾身無力。

倒地漢子喘了好幾口氣,似乎接不上氣,臉上那一股綠氣更甚,問道:「小……袁小朋友,你……有沒有怎樣……」

袁昊眼中閃過一瞬的驚喜之色,他本來說些俏皮話是要藉此逗得大漢一樂,因此說出口的話乃是出於一片本心,誰知道自己道出來的話,意外提點了自己。只見他臉上流露一抹決然之色,隨手抽了一把地上長劍,連忙留在那倒地漢子身側,卻是不走了。

倒地漢子又道:「你……你快走……」

袁昊道:「不,就偏不,本小俠說了,臭皮囊就是臭皮囊,只有戰倒的袁昊,沒有怕得屁股尿流的袁昊。」

那六名萬花幫老者聞得這話,登時哄堂而笑。亦有幾名長老高看袁昊一眼,只覺此子所說的話,正合咱們江湖中人的口味,實是恰如其分。若非他所屬紅纓幫一夥,幾名老者可能已是大聲叫好,上前對他溫言稱讚幾句。

只見為首那老者邊笑邊搖頭,語氣柔和道:「好啦,袁少俠,咱們大長老也發話了,你就跟咱們一塊走罷。」他話聲一頓,接著道:「少俠放心,萬花幫既是有請少俠,自然是奉上賓之禮,整個萬花幫絕不會有人對少俠無禮。」

另一名老者也是笑容可掬,道:「是啊,少俠,本幫上下對少俠的豐功偉業,可是欽佩得緊。」熱忱得很。

又有老者咧嘴一笑,露出一張沒剩多少牙齒的嘴,口齒不清道:「快請,快請。」

 
袁昊眼中瞧著這些老者急不可耐的笑容,彷彿是見了一隻甜美大肥雞,就欲衝上去吃抹乾淨,如何聽不出這些人話中含意?當顧老六和黃少新二人愈打愈遠,他心中隱隱就覺不對勁,直到恍悟過來,卻已叫喊不及。他知道在場任何一名萬花幫武者攻來,以他低微境界,都絕非會是敵手,渾身經脈又無半點道氣可使,況且就是想逃,對方顯然不會放過自己。

此時此刻,袁昊明白死局在前,孤立無援,他那瀛海島民的天性,以及長久經逍遙定心訣的薰陶,心訣未動,胸中居然兀自平靜如水,漣漪未起。他靜靜望著狼藉一片的景色,不由想著紅纓幫眾人身在何方,張大狂等人是否平安,全然忘了自己處在生死絕境。他忽然嘿嘿笑了一聲,這笑聲一出,倒是讓萬花幫六名老者嚇了一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