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五十六章 多殺一個人

草士 | 2021-10-04 19:00:05 | 巴幣 2 | 人氣 54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多殺一個人

此時黃沙紛飛,空氣中瀰漫一股殺戮氣息,謾罵嘲笑的聲音喧囂不止,刀劍相擊的噹噹聲響大作,萬花幫和紅纓幫的新仇舊恨,幾乎讓所有人殺紅了眼,雙方非得拚個你死我活不可。照理而言,應該無人會注意到袁昊的這一吼聲。

哪知話聲一落,那不遠處的舉刀大漢頓時怒容滿面,喝道:「大膽,黃大人足智多謀,行事深謀遠慮,眼界遠大,不是誰都能明白,你一個小娃娃屁個道理也不懂,還不快住嘴!」

袁昊壓根不理對方厲喝,心中暗樂,比起那些口蜜腹劍的偽君子,他更樂意和粗俗無禮的莽漢相處一塊,倒自在其樂。他反駁道:「胡鬧,本小俠罵誰誰便倒霉一輩子,我罵了你沒有?你幹什麼生氣?本小俠罵那姓黃的臭老兒,你大爺一家姓黃?」

那大漢臉頰微動,知眼前這娃娃在說俏皮話鬥他笑,但謾罵的對象,自己萬萬得罪不起,那是絕不得笑出一聲氣,否則後果難料。他當即沉下臉,道:「住嘴。」

袁昊突然賊笑起來,道:「嘿嘿,諒你也不曉得,路英年那老傢伙,本小俠喚他一聲老路,而萬紅那婆娘,見了本小俠得叫一聲大哥⋯⋯」

那大漢聽袁昊提及路英念,起先還有些訝異,然而一聽他罵及萬紅夫人,聞風變色,懼怕道:「混帳東西,快住嘴!」

整個群英樓的江湖漢子無一不是讓萬紅夫人使計騙來,多少年無數人對萬紅夫人懷恨於心,舉兵反抗,打算集眾人之力,逼她還人自由,然而那些作亂的帶頭份子,到頭來不是無故橫死,就是莫名失蹤,如今哪怕再有不滿,誰也不敢明目張膽說萬紅夫人壞話,深怕不明不白死於非命。

那大漢見袁昊仍動著嘴巴,說個沒完,驚怒不已,怒吼一聲,舉刀劈來。

那倒地大漢忙道:「小兄弟,小心啊!」

袁昊見那大漢滿臉驚怒之狀,丟下倒地漢子不管,手中的染血大刀映著一道奇異冷光,居然猛朝自己衝將而來。他心有準備,轉身就要逃。豈料那大漢來得好快,一個健步踏出,竟已離得袁昊甚近,大刀朝著右肩頸落下。

袁昊用不著細察對方武功境界,就知對方實力必然遠勝自己,這群英樓畢竟是萬紅夫人投入心血所成,理應薈集不少江湖上的武功好手,怎地可能會有人輸給一個執者三脈的武者娃娃?

袁昊對此習以為常,腳下自然而然滑出半步,剛要施開泥鰍功,臉色忽變,驚覺經脈內空空如也,竟是一點道氣也不剩。他愣了半晌,身子跟著腳步想動,但整個人仍處在原地,彷彿根本沒動過半步,不禁氣得暗暗罵道:「龜爺爺的,唉喲,定是逍遙定心訣,糟啦,糟啦!」眼看大刀無情劈來,張嘴哇哇大叫,向地滾出一圈,方是倖免活下。

天下功法如海納百川,細流分支,無奇不有,其中有深奧無窮,有淺白易懂,有言外之意,有不可言說,但總歸功法的運行,均需有道氣相輔佐。自袁昊習得泥鰍功,這套詭異步法曾救過他小命無數次,可以說是他最大的底牌,奈何泥鰍功再有何驚人神效,沒有道氣,也不過是一套古怪步法罷了。

袁昊滿心無奈卻無處可發洩,只得苦著臉想道:「適才出洞前,我分明記得尚有一成左右的道氣,這逍遙定心訣當真是個無底大洞,吞了如此多道氣,竟連一丁點道氣也不捨得留給我。這大漢要是真心想殺我,我就必死無疑。」卻不知現下之所以活動自如,四肢無礙,五臟六腑的不適感漸散,全都仰賴有逍遙定心訣的幫助,以大量道氣護住他重要臟腑,否則以他所受內傷,根本難以動彈,要躲過方才那一刀更是絕無可能。

所幸那大漢自是江湖前輩的身份,不願背負一個襲傷小輩的汙名,沒有繼續動手。他同樣不在乎袁昊一副又氣又冤的模樣,只曉得那張碎嘴總算停下,吁了重氣,妥實心安不少,道:「小娃娃,倒是挺能躲。你既吃了教訓,知錯就好,往後別胡亂說話,有些話是萬萬說不得。」

他轉過身子,忽然望見那倒地大漢身旁佇足一道人影,來人是個方臉大漢,正面色不善瞪視而來,此人卻是顧老六。以顧老六在群英樓的名號,尤其是萬花幫、紅纓幫二大幫派,如何有人不曉他是誰?

那大漢臉色僵硬,退了幾步,道:「原來是顧前輩,晚輩方尚寶見過前輩。」

袁昊左右盼了一圈,拿了一具屍體旁的劍刃,齜牙咧嘴道:「顧大哥,他是萬花幫的奸細。」

那大漢本來對顧老六戒懼已深,目光始終在留意顧老六的一舉一動,當察覺對方眼中透著的一絲冷意,喉嚨不禁咕咚一聲,大刀橫在胸前,退得老遠,道:「你們想如何?」

顧老六一眼就見出倒地漢子是紅纓幫的弟兄,只見他滿身瘡痍,氣息紊亂,鼻樑凹入,似讓人打了斷,仍舊血流不止,但眼中藏不住莫大喜色,露牙笑道:「大長老,我……我來……我來給聶發弟兄報仇。剛剛殺了他們三個雜碎,嘿嘿,那叫一個解氣。」

顧老六聽得這話,心中激動,道:「好,不愧是我紅纓幫的好漢子。你替聶家兄弟殺了三個人,他三兄弟泉下有知,定要痛飲三大壺不可。」心下則忖道:「當年文大哥閉關之前,曾告誡萬花幫實力雄厚,後有靠山,在他出關前,盡可能別和對方起紛爭。這些年我銘記此事,整頓幫派,內斂實力,以待文大哥出關歸來,好率幫眾扳倒萬花幫。但這回萬花幫殺我弟兄,犯我幫地,行為囂張,簡直無法無天,我若再退而容忍,難道下一回要看他萬花幫將我紅纓幫連根拔起?」

 
不知是不是見出顧老六遲疑之色,那漢子邊喘氣邊道:「大長老,讓我……讓我來動手。否……否則就怕沒機會。」顧老六一愣。
那漢子苦笑又道:「大長老,咱們這些江湖莽人,自己的情狀最是明白。我……方才吃了這些雜碎的毒箭,知道活不了多久。我只盼下去之前,多……多替幫內弟兄殺一個雜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