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五十一章 生變

草士 | 2021-09-28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13


第三百五十一章 生變

三長老還沉浸錯愕之中,心緒飄遠,渾然未察,當他反應過來,驚見聶發已是滿臉慘白,氣若游絲,顯是自斷了生機。正如聶輝三兄弟將三長老視為再世親父老般,對三長老而言,又何嘗不是老來喜得三位兒子?只見他悲慟萬分,擁著聶發,老淚縱橫,叫道:「聶發,聶發!聶輝!聶文!」

眾人聽三長老哭聲淒厲,於旁靜靜觀望,想到同為幫內弟兄的聶輝三兄弟落得這般下場,均也深感痛心。

豈知突然之間,就聽一旁八長老冷然問道:「聶發,黃家兄弟要咱們交出哪位弟兄?」顧老六目光看去,見他神情冷漠,好似一點也不在乎聶輝三兄弟的死,暗暗有些不快。八長老目光一轉,凝視著倒在地上的袁昊。

眾人聞話,亦是看向袁昊。三長老強忍悲傷,咬牙道:「是啊,聶發,黃家兄弟不惜殺害你們三兄弟,到底要咱們如何?你放心,待老夫弄個清楚明白,定替你們兄弟三人報仇雪恨。」

聶發兩眼渙散,本來已是有氣無力,可一聽到三長老說親自「報仇雪恨」,混濁眼珠子登時一亮,不知自哪湧出氣力,道:「那黃……要咱們交……交……交……」他這「交」字連道三字,說一次臉上就閃過一絲困惑,說到後來,又無力說下去。

八長老面色逐漸冰冷,搶先道:「黃家二少是要紅纓幫交出袁昊,是不是?」

聶發嚅諾幾聲,沒有應答。

其時一道稚嫩清脆的聲音嘆了口氣,道:「聶大哥用不著為難,黃家兄弟此次無故來犯,說不是來找我,別人信了,我可不會信。」卻見袁昊摀著胸口,艱難爬起身,朝聶發愧疚一笑。

起初袁昊還有意裝死看著好戲,但是聽完聶發的話,不禁憶起那不苟言笑的聶輝,想到如此血性漢子,卻慘遭黃家兄弟毒手,心中愧疚難當,倘若不是自己的關係,指不定聶輝三兄弟就不必落得這等下場。

袁昊走到聶發身旁,抱拳行了一禮,難得臉有正色,道:「聶大哥,這事是我袁昊的錯,因為我和黃家兄弟的恩怨,殃及你們兄弟三人,你要怪的話,全怪我袁昊一人便是。」

聶發側頭盯著半空,也不知他眼中還能否見著袁昊,少時過去,眾人見他動也不動,以為氣絕。忽地,他臉頰微動,竟是衝袁昊一笑,唇嘴緩緩動著,道:「你……小心……給……給我們……們……報仇……」說完最後兩字,一雙眼珠子瞪得袁昊,猙獰無比。

袁昊傻愣在原地,和聶發四目相交,腦中閃過無數念頭,始終面容不解,心想:「他要我替他們報仇?他們不恨我?分明是我害了他們三兄弟,他卻不提此事,只要我幫忙報仇?」他出島以來,自認見過的江湖怪事已不算少,但今日此事,當是他見過的怪事當中,數一數二怪,明明仇人就在眼前,明明他能讓恩重如父的三長老親手對自己報仇,卻只要自己替他向萬花幫報仇,全然出乎預想之外。

袁昊見三長老哭得傷心已極,胸中也悲,情不自禁就道:「好!我答應你,我定會讓萬花幫、那讓黃家兄弟,還有那臭婆娘悔不當初。」說著,貼近聶發耳邊,悄聲道:「只要我活著一日,定會想辦法讓三長老重獲自由,你們三兄弟安心去罷!」

聶發眼中亮出最大的光彩,似乎迴光返照般,道:「我們……我們兄弟三人都覺……要、要小心!我們遇到那……那夥人前,未聞哨響……有……古怪……」說到這裡,不知想到甚麼,莫名哈哈發笑,可笑到第三個哈聲,怵然一止,已然斷了氣。

三長老見狀,慟哭不止,忍不住嘶吼一聲,道:「聶發,老夫會給你們報仇,老夫必會替你們報仇!」

袁昊輕輕一嘆,心想:「聶發大哥連連要我小心,卻沒說要小心甚麼,他口中的哨響八成是指紅纓幫的站哨人,並未吹動哨響,聶發大哥三人卻碰上萬花幫狗子,當真古怪得緊。」

忽然之間,一道清脆急促的哨響響徹眾人耳畔,哨響自通道口傳來,先是長吹一聲,接著短吹三聲。屋內所有人紛紛望見通道口,臉色微變,只有袁昊一臉茫然不解。

屋外護衛不知何人道:「那是幫內用的哨響!」

又有護衛道:「他吹了多少聲?」

馬上有人答道:「沒記錯應是長哨一聲,三聲短哨。」

所有人霎時靜默下來,過得半晌,有人一臉驚恐道:「一長三短,那……那莫非是不到危及時刻,絕不能用的幫內急哨?」

豈料這時,顧老六猛地喝道:「小兄弟,小心後面!」他話聲剛傳來,袁昊就覺後頸汗毛豎起,只感後腦陡生寒風,突然間,腳下似是被人拌了一下,身子失了重心,往前一倒,目光朝地一看,便瞧到一道高大黑影正罩住自己。


一旁三長老本來哭得傷心,聞哨響先是一愣,又聽顧老六的話,反應慢了半拍,但饒是如此,他出手依舊果斷,袍衣抖動,右手不知何時拿著一隻判官筆,並未轉身,筆鋒倒轉,向後猛地刺出。呼呼聲響不絕,顯和對方纏鬥起來。忽地,三長老嘴中傳來咦了一聲,風聲頓歇,似乎停手下來。


只聽三長老語帶詫異道:「你……你為何……」話未說完,下個瞬間,又傳來噹噹噹連三響,兵刃再次交鋒。三長老邊打邊喝道:「撤劍!撤劍!」接著又是一陣兵刃劃破空氣的嗤嗤聲響,以及其餘長老的驚呼聲。

袁昊抱著腦袋,剛想回頭,又聽顧老六急道:「小兄弟,往左!」袁昊沒多加細想,登時往左滾出好幾圈。

轟的一聲,寒光迸現,忽見一柄長劍不知自何射來,直直矗立地面,地面微微龜裂,顯是劍上含有不小勁道。

袁昊不知是誰數次偷襲自己,每一回都是想直取自己性命,回頭看去,見有一隻左掌擋在自己面前,顧老六在站在自己身側,氣勢迸發。

只見顧老六臉上森寒,他左眼早瞥見青光乍現,只是對方出招過於迅速,根本防範未及。只見他提起道氣,急衝出去,左掌凌空一打,掌勁呼之欲出,轟的一聲,不知將甚麼擊碎,怒道:「洪風立,你這是甚麼意思?一而再再而三想取小兄弟的命,你必須給本座一個解釋,否則休怪本座不再留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