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死牟在明日方舟】第二章 Act.12 情報

幸運者蘇拉 | 2021-09-29 15:32:59 | 巴幣 1002 | 人氣 101


  童磨在一一聽取薩卡茲人們的請願後,留在會堂觀賞來自東國的舞蹈,他一手持著酒杯,讓一旁的侍從能隨時將酒斟滿。
  來自遙遠東國的鬼族藝妓,身著和服為教主大人在飲酒時盡興。她原本是出名的表演者,卻不幸成為感染者,只能黯然離去。
  經歷一番周折後,被送至卡茲戴爾的藝妓,讓和藹可親的教主大人,成功治癒她身上的礦石病。
  在一段時間休養後,她得知同樣來自東國的教主大人,喜歡觀看故鄉的舞蹈,於是便自薦成為萬世極樂教的表演者。
  「哎呀,琴葉,今天就先這樣吧,有人來找我。」將杯中東國酒飲盡的童磨,把酒杯交給一旁的侍衛。「明天再繼續,好嗎?」
  留有一頭烏黑長髮,翠綠色雙眼的美麗藝妓琴葉,向童磨深深鞠躬後退到一旁,看著幾名接受她訓練的薩卡茲少女,收拾屏風跟表演道具,不用多久便從會堂側邊的小門離開。
  關閉的正門被緩緩開啟,一對男女快步來到童磨面前。高挑纖細的酒紅長髮薩卡茲女性,長在裸露背部的雙翼尤為引人注目,她身旁則是一名瘦削的深棕短髮薩卡茲男性,兩人都單膝跪在童磨面前。
  「打擾教主大人興致,實在抱歉。」
  「都說多少次了,卡拉。在這裡不用這麼拘謹,隨便一點。」童磨盤坐在他們面前,用手拍拍鋪在地板上的塌塌米。「還有沃夫,盤腿坐就行了,不必跪著。」
  「是,教主大人」
  兩人與童磨一起席地而坐後,卡拉從懷中取出文件,恭敬的用雙手遞給童磨。「教主大人,這是蘭利要塞近況報告,請過目。」
  接過報告的童磨開始翻閱,尖銳的指甲翻過一頁又一頁,直到一張從遠處拍到黑死牟的照片。由於是偷拍的緣故,導致聚焦有些微模糊,但還是可以分辨出紫色蛇紋武士服,跟留著高馬尾髮型的背影。
  「黑死牟閣下還沒有離開呀,這可就難辦了。」童磨微微皺眉,表現出苦惱的模樣,這就讓他面前的兩人,有些坐不住了。
  「教主大人,您提過這位黑死牟閣下比您還厲害,那麼三位……甚至四位不朽者,難道不能壓制他嗎?」
  「話不能這麼說,沃夫,黑死牟閣下可不是能單純用數量戰勝的人。」只見童磨歪著頭,做思考狀。「還是延後或乾脆取消吧。」
  只見卡拉與沃夫面面相覷,沒想到教主大人寧願怯戰,也不想面對黑死牟。身為不朽者,自然很清楚教主大人的強大,或許需要四位不朽者面對黑死牟才行。
  「教主大人,特雷西斯會在蘭利要塞短暫停留,這是刺殺他最好的機會。」卡拉不願放棄絕好的機會,盡力說服教主大人。「只要殺了他,卡茲戴爾就會迎來和平。」
  聽到下屬激動的言語,其實童磨倒也沒什麼意見,只不過特蕾西婭不會讓人去刺殺她的王兄,儘管特雷西斯曾刺殺她未遂。
  看教主大人似乎拿不定主意,沃夫急著補上一句:「不用管殿下怎麼想,只要有既定事實……。」
  話音剛落,童磨收起他極具親和力的笑容,面無表情的盯著面前兩位下屬,卡拉與沃夫立刻低下頭,知道自己說的話,讓教主大人很不滿意。
  「萬世極樂教可是依靠殿下的幫助才建立起來,你們可真是壞心眼。」經過短暫的沉默,童磨才繼續開口。「殿下就是太好心了,不像她的哥哥,我們不能讓她太過傷心才是。」
  教主大人意有所指,卡拉這才明白自己錯在哪裡。「特雷西斯親上前線指揮作戰,戰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是阿是阿,以他的身份,上前線確實太危險吶。」童磨很認同的點點頭,隨後又嘆一口氣。「就是不知道黑死牟閣下的態度如何。」
  「請您放心,教主大人,我和卡拉還有兩位不朽者,將會阻擋黑死牟閣下,還有一名不朽者會讓特雷西斯戰死。」
  「長生軍將有三千名士兵攻佔要塞,務求一舉拿下。」
  見自己部下已有準備,童磨也不好潑冷水,那就隨他們去吧。「源石跟至純源石,能帶多少就帶多少,你們是有孩子的人,可不能隨便死了。」
  對育有兩個孩子的父母來說,確實應該有所警惕。幸好不朽者的復原能力,就算失去四肢或腰斬,只要能即時汲取足夠源石能量,就能再生或連結,只有被斬首,需要立刻使用至純源石才能恢復。
  接下來只是一些枝微末節的事項而已,童磨只表示自己不懂作戰,全權由兩位下屬處理即可。
  其實要塞能不能拿下,童磨一點都不在乎,只是下屬們看見教主大人出手後,要塞卻沒能守住而感到不甘,想要反攻回去來討回顏面。童磨自然是知道下屬們的想法,所以就順其自然,任由他們去發洩。
  走出萬世極樂教大門的兩位不朽者,看見一名紅角白髮的薩卡茲人迎面而來,她是特蕾西婭的擁躉,善於爆破的雇傭兵,在巴別塔代號為「W」。兩方人僅僅互相瞥一眼,便朝著相反的方向離去。
  相較於童磨與特蕾西婭的良好互動,兩人個別的下屬相處就不是那麼融洽,幸好看在教主大人跟殿下的份上,兩方人馬還不至於鬧翻。
  W很厭惡這些教徒心中只有教主,卻不把殿下放在心上的態度,但對於童磨卻沒有什麼惡感。金援巴別塔是一方面,主要原因他是治癒殿下礦石病的希望,而且給予殿下足夠的尊重。
  受殿下所托,W將彌封的文件袋轉交給童磨,並且提出殿下的想法,巴別塔與長生軍協同奪取要塞。
  童磨收下文件袋後,只是將它放在一旁,然後看著W冷淡的面孔。「聽說攝政王要親上前線,那真是太危險了。」
  作為堅定的王女派,此時W有與不朽者同樣的想法。「確實危險,被爆炸波及什麼的,很難避免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