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死牟在明日方舟】第二章 Act.10 回憶

幸運者蘇拉 | 2021-09-11 09:49:15 | 巴幣 4 | 人氣 83


  收復蘭利要塞的夜晚,憑借戰功的閃靈小隊,在未被破壞的建築裡,分到一間會客室作為休憩點。餘下的房間留給赦罪師的幹部,其他人各自搭帳篷過夜,戰俘什麼都沒有,只能在監視下活動。
  四人圍著桌上的一鍋肉湯,輪流用湯勺撈到碗中食用。
  洛伊驚訝的發現,黑死牟吃的比自己還少,明明他是出力最多的人。對周圍變化十分敏感的黑死牟,自然是感受到洛伊疑惑的視線,於是他又撈起一些到碗裡。
  補充些許熱量後,四人開始邊吃邊聊,話題基本那幾位大人物身上。
  閃靈回憶起兩年前,軍事委員會與巴別塔的談判,自己做為攝政王的護衛在場旁聽,記得當時雙方針鋒相對,互不相讓。
  突然與會的童磨當場哭泣,豆大的淚珠一顆又一顆的從他臉頰滑落,這自然吸引所有人注意,隨後他開始自言自語。
  「我曾經遇見過一對兄妹,他們父親失蹤,母親在生下妹妹後就死了,所以他們相依為命。妹妹很漂亮,卻不怎麼聰明,還經常惹麻煩。哥哥長的醜陋,經常幫妹妹出頭,好不容易得到食物,他都把最好的部份讓給妹妹。」
  童磨的啜泣聲,讓所有人無心繼續爭論,只靜靜聽他說。
  「有一天,妹妹被一名武士看上,想強行玷污她。妹妹拼死反抗,戳瞎武士的一隻眼睛,所以她被用火燒成瀕死。前來尋找妹妹的哥哥看到這樣的慘狀,發狂殺死武士,身上也受了重傷。」
  當時閃靈注意到,攝政王殿下臉色陰沉,握著酒杯的手正在抖動,完全沒有在意杯中的酒液,已經灑落出來。
  「哥哥背著妹妹在街道上四處哭著求救,沒有人理會他們,更別說伸出援手。最後哥哥體力不支,兄妹倒在街上。」
  滿臉愁容的王女似乎忘了正事,心中只有那對不幸的兄妹而已。「那麼他們後來怎麼樣了?有人幫他們嗎?」
  「正好我經過那條街,我可是個好人吶,不會見死不救。後來妹妹還是腦袋不好又愛惹事,需要哥哥幫她善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這對兄妹有了不錯的地位,受人追捧。只是我好久沒遇見他們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說到這裡,童磨情緒看似平靜下來,停止哭泣。
  聽到這對兄妹最後有好結局的王女,露出柔和的笑容。
  閃靈記得巴別塔那邊有不少人投來鄙視的目光,讓攝政王殿下滿腔怒火,他知道童磨是在狠狠削他的面子,只是他還有身為王族的矜持,沒有爆發出來,只是起身走人,讓談判也就草草結束。
  黑死牟舀起一口肉湯,放進嘴裡。他尋思確實是童磨會做出來的搗亂行為,至於那對兄妹,自然是指妓夫太郎跟墮姬。
  「……攝政王與王女……是怎麼回事……?」黑死牟的提問,讓三位赦罪師臉色盡顯尷尬。
  門農壓低聲音悄悄的說:「黑死牟,這是很敏感的問題阿。」隨後看向閃靈,希望她能作答。
  輕歎一口氣,閃靈將這場內戰的原因娓娓道來。
  老一代先王隕落,繼承先王之力的妹妹特蕾西婭,理應成為新一代卡茲戴爾的王。卻沒想身為兄長的攝政王特雷西斯,意圖篡奪她的王位,集結反對勢力對抗特蕾西婭,使她無法順利繼承。
  原本平靜沉穩的黑死牟,表情突然變得猙獰又咬牙切齒,額頭青筋根根顯露,一副就是要暴起的模樣。
  三位赦罪師不懂岩勝為何發怒,閃靈伸手護住門農與洛伊,示意他們趕緊離開。他們不知道黑死牟從攝政王身上,聯想到過去為人時的遭遇,遙遠過往的熊熊妒火,依然可以灼燒靈魂。
  將不願回想的人從腦海中揮去,黑死牟恢復平靜。「……失態……抱歉……。」
  見黑死牟確實冷靜下來,閃靈繼續講述內戰的過程。
  得到維多利亞的資助後,雙方均勢被打破,軍事委員會不斷攻擊陷入頹勢的巴別塔,直到三年前的那次行動。
  「那次行動……指揮官是巴風特,得知王女計畫搭乘陸行艦羅德島號,準備逃離卡茲戴爾時,攝政王殿要求巴風特進行追擊。」
  「他派出的殺手,一個又一個失去音訊,幾名同袍也同時失蹤,後來才知道是童磨出手保住王女,也是在那時,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幾天後,幾個被凍結的屍體,被棄置在攝政王勢力週邊,全都是當時派出的殺手跟赦罪師,讓巴風特頗受打擊。
  一個月後,一個名為「萬世極樂教」的新興宗教團體被建立起來,教主童磨自稱能治癒礦石病,吸引受感染病痛所苦,步入絕望的薩卡茲。
  一年後,萬世極樂教成立以薩卡茲為主體的長生軍,用以對抗已全數投靠攝政王的赦罪師,同時也是統治薩卡茲的工具。其中被稱為「不朽者」的長生軍幹部,更是麻煩的存在。
  「長生軍都是信奉童磨的死硬派,這次任務要是有不朽者介入,根本不可能這麼順利。」門農聳肩。「我可不想面對那群瘋子。」
  「不朽者用的源石技藝很奇怪,我甚至無法感受到他們驅使源石技藝時的能量波動。」
  聽到洛伊的描述,黑死牟猜想十之八九是血鬼術,難道童磨把血分出去了?今後遇到不朽者,一定要仔細觀察。
  「總之,這場內戰最初不會超過一年就會結束,就是因為童磨的活躍,我們與同胞互相殘殺已經四年了。」閃靈深深地嘆氣。「在這樣下去,卡茲戴爾就會自然而然的分裂。」
  門農與洛伊低下頭,感到身為赦罪師的無能。
  赦罪師不只是作戰單位,同時設立醫院醫治薩卡茲人,還擔任起宗教的職責,從「赦罪師」這個名稱,就足以解釋它最初是以教團身份進行活動。
  黑死牟沒想到童磨居然這麼有能力,難怪無慘大人會命令他限制教徒數量,免得引人注目。
  草草分完肉湯,收拾一下會客室,四人各自打起地舖。無須睡眠的黑死牟,看著天花板,不禁想這位攝政王是不是如同自己一樣,心中燃著強烈的妒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