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思念與忘卻的過去,芙雅,第六話,反派。

Keymind | 2024-05-11 00:23:36 | 巴幣 1000 | 人氣 535

連載中明日方舟,思念與忘卻的過去
資料夾簡介
本篇『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的回憶篇,也可以算是前傳作品,眾所皆知的清道夫,是經歷過怎樣的事情,才登上了羅德島呢?



  芙雅,第六話,反派。



  海伊特盤腿靜靜坐在基地旁的大樹邊上,晴朗的早晨帶著青草香的吹拂,讓平時是一個急性子的她也能靜下心來進行冥想。

  已經有許久沒見到芙雅和凱洛了,從上一次付給芙雅的『訂金』開始,她已經完全明白對方對自己的有著多大的重量,冥想,也是為了讓思念不再喧騰的最佳作法。

  這是『夏塔』教她的,記得當初自己還對其充滿不屑。

  「冥想不就是腦袋放空然後什麼都不做地浪費時間嗎?無聊。」

  「其實要這樣解釋也不能說是錯的,只是冥想的好處比妳想得還要更加有用哦,海伊特,它能讓緊繃的神經放鬆,卻同時儲備必要時的爆發能量,妳曾說『完美的戰鬥不在於技術,而是不停下思考的腦袋』,冥想就可以讓這件事情的效率達到最高哦。」

  「嘖,那種需要現場反應的東西怎麼可能用想得就有用。」嘴上嘮叨著,但她還是乖乖坐下盤起腿,而夏塔則是揚起勝利者的笑容。

  隨著時間流逝,一個人的時候,她已經習慣進入冥想,雖然自己並不確定這種像是發呆的方式算不算是冥想,但這的確可以讓她孤單一人時感覺好過一些。

  「……拙劣的監視。」注意到遠方傳來的視線感,她閉著眼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但從之前芙雅不小心透露出來的話語,她開始擔心村莊那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

  「只能按兵不動嗎?」至少能確定的,芙雅應該也被跟蹤了,所以才有辦法找到這隱密的地方。

  「要不要主動出擊?」

  「不,不管最後有沒有留下活口這都不會是好事情。」

  她自問自答,焦躁感明顯打斷了冥想,她討厭這種被動的感覺。

  雖然擔心芙雅是否出了什麼狀況,但考慮到村莊的方針,只要她沒有成為感染者,理論上族長他們對於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寬容度,更別說埃爾家族在部族內的影響力算是數一數二大的。

  真的是這樣嗎?

  「——」她緊扣著膝蓋,力道一點一滴的加強,直到自己忍受不住為止,因為她剛剛閃過了一個念頭——

  『如果自己害了芙雅讓她有個什麼萬一,那該怎麼辦?她又會做何反應?』

  不知道,她不知道要是真的發生什麼事情會怎麼反應,但她知道要是真的發生了,那個最後的支撐就會應聲斷裂,到時——到時……

  我想……

  深呼一口氣,她停止思考。

  『別想這些有的沒的,芙雅正在為我努力,我要做的就是相信她,對吧?』

  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她相信凱洛也會有所行動的,現階段不要想太多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晚些時間,部落村莊。



  「……」

  整個埃爾工坊充滿著沉悶的氣氛,芙雅趴在工作檯上已經整個上午,不僅沒有任何動作,也不知道多久沒有攝取食物和水了。

  「琳的事情……果然影響很大吧?」遠處的學徒們不知不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琳好像能夠快速學習芙雅的技術,這很得到她的重用,結果利維坦嬸嬸才正式交付於她沒多久就發生這種意外……」

  「你覺得這是意外?想要複製芙雅的技術可不是只靠直覺就能完成的,龐大的知識是不可或缺的,有著龐大知識的人,怎會犯下讓兩種草藥揮發成毒素窒息的情況?」

  「但畢竟她只是個奴隸,本就沒有經過什麼教育和訓練吧,一知半解的知識才是最可怕的。」

  「也是,怪就怪在她太過自作聰明吧!」

  「幸好,死的只是一個奴隸而已。」

  「是啊,工坊本身沒事,也沒有其他人傷亡,這應該算是很幸運的事情了。」

  「呼,哈……」安靜的工坊內,這些令人噁心的閒言閒語聽得格外清楚,芙雅深深吸了一口氣,她抬起頭,一直壓著的臉龐讓她的視線變得模糊,那一瞬間她彷彿看見總是守在旁邊的琳的身影。

  到底是什麼樣的滔天大罪才會把事情做到這種程度?一個充滿未來的少女,才脫離奴隸生活準備面向新的人生,卻無法擺脫人心險惡。

  「我不會放棄的……」

  她用衣袖擦了擦還未奪框而出的眼淚,彷彿不准它透露出任何軟弱,看向成功隔離源石粉末的海伊特血液,她知道離研究成功已經很接近了,但同時也明白,自己能掌握的時間也所剩無幾了。

  琳的事情已經讓她清楚明白,在跟礦石病有關的事情上,部族的作法的確就是如此極端,去針對是誰做的根本毫無意義,因為所有人的反應都跟共犯別無二致,沒有人認為這事有任何不妥,也沒人為琳的死亡感到難過,身為醫者,這讓她感到反胃,但她也無能為力改變什麼,或許……研究真的成功之後,才有可能突破那深根蒂固的思維吧?

  而且……硬要說,自己也應該屬於共犯的那一邊吧,這次的事件是因為發生在身邊,自己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部族發生過很多次外來者的事件,不管是尋求庇護、侵略、合作,只要跟礦石病患者有關的都被族長驅逐甚至是處決掉,而自己不也是默認這件事情嗎?

  沒時間……這不只是針對這項研究,海伊特剩下多少時間也是未知數,她必須加快腳步才行……

  她的手在自己有反應之前已經開始整理凌亂的桌面,而在桌面的角落一個圖紙被翻了出來,那是琳為了紀錄自己給予的所有草藥配方,上面還有一些閒暇之餘留下的一些可愛笑臉。

  『……不管怎麼努力,只要是部族所不能認同的事情,就是錯誤的,就是罪無可赦的對吧?我知道、也能明白族長他們的用心,但,我不能認同,怎樣都無法認同,所以……如果堅持下去……』

  芙雅緊緊抓住琳的圖紙,眼神又多了一份堅定,而她在此刻,和站在工坊門口的利維坦嬸嬸對上了眼。

  『那麼,我只能成為你們所認知的那種罪大惡極的反派了吧?』

  她振作起來,很快重新步上軌道,只花費幾天時間就把原本的工作進度補上,也更加專心投入礦石病的研究,但她也幾乎不再與任何人交流,她已經不知道現在身邊究竟有誰可以信任了。

  又過了數月,秋落冬起,嚴寒而至。





  海伊特的藏身所——





  緊密的打擊聲將樹上的積雪震下,而在旁對打的,是部族前第一勇士海伊特和部族第二勇士凱洛。

  「正攻。」

  「逆打。」

  「扣喉。」

  「反肘。」

  邊說出出招方式,邊進行應對反擊,這是部族勇士熟練各種招式應對的練習方式。

  「凱洛,你還是太習慣上盤正攻了,攻擊分配要更平均一點。」海伊特架開凱洛的拳頭,然後以手刀劈向對方喉嚨。

  「媽的!妳明明也喜歡攻上盤,妳有啥資格說老子什麼?」凱洛扭轉身軀,以手肘格擋手刀,然後用身軀撞向海伊特,而對方也立即馬步向前擋住凱洛的壓制。

  「因為我防得住,而你這混身肌肉的傢伙下盤總是無法穩健守著。」海伊特又向前一步,肩膀一靠,一陣天旋地轉,凱洛已被摔在雪地上。

  「唔喔,你她媽的!」凱洛背部受到衝擊之後,冰涼的觸感也慢慢浸濕戰衣,他睜大眼看著海伊特俯視著自己,對方笑了笑,然後伸出手將自己扶了起來。

  「要成為第一勇士,這樣是不夠的。」

  「哼哈!妳也只能趁現在囂張了!老子已經能看見妳跪在面前求饒的糗樣了!」凱洛走向基地旁的大樹,一屁股靠躺在邊上,而海伊特對於他的嗆聲只是不屑的笑了幾聲,一同坐到了旁邊。

  進入休息時間,兩人看著眼前的雪景陷入沈默,海伊特不是很確定她跟凱洛的關係,兩人從相識開始就是用拳頭在溝通,鮮少聊部族勇士之外的事情,但論信任,他應該是目前唯一值得信任的人了。

  「你跟我接觸沒關係嗎?」海伊特率先開口。

  「啊?」凱洛挑起眉毛一臉疑惑。

  「你知道這裡已經被部族的人發現了吧?一直有人在監視我。」主動提出這件事情是一步險棋,但既然凱洛敢來找她甚至還一起對練,她覺得至少是有嘗試的價值,而且她已經有很久沒有芙雅的消息了,她需要情報。

  「啊,老子知道啊!今天負責監視的就是老子,只是來都來了,大眼瞪小眼不是很無趣?那就來揍妳一頓時間也過比較快。」凱洛倒也沒有避諱什麼,他很直接地說出自己就是監視者。

  「這是我要說的,而實際上你也一如既往被我暴揍一頓。話說他們知道你會跟我接觸嗎?怎麼會派你來?守護村莊的職責呢?村莊最近的狀況還好嗎?族長有沒有下達什麼新命令?」一向少話的海伊特不知道是憋久了、還是知道有人可以問話,她接連問了許多問題,但最想問的那個問題,卻始終憋在心裡。

  「妳他媽的等一下,老子從沒聽過妳那麼多話!慢一點好嗎!」海伊特的積極連更加急性子的凱洛都有點招架不住,他將一直靠近的海伊特推開一些距離,然後咳了幾聲。

  「一個一個來吧——」

  「首先,他們不知道我們會接觸,但其實族長並沒有很希望派老子來,一方面是老子最重要的職責是守護村莊,但也有一派說法是妳就是目前對村莊最大的威脅,兩者是一樣的,所以最後還是派老子來了。」

  「部族其實就妳的事情討論了許久,那些繁瑣的什麼利益權衡老子不懂,但最後的結論是,如果沒有什麼額外動作,那妳一直待在這直到變成骨灰,似乎也是對村莊部族安全的一個良性選擇,雖然不想承認,但想打贏海伊特妳,僅靠幾個還未成熟的部族勇士是辦不到的。」

  「長久監視是一個會讓人身心俱疲的事情,妳這個人又無趣到一個極致,每天都做一樣的事情,反而是監視的人先行崩潰了,所以最後才會讓老子來替補這個工作,不過想也知道老子很快就會被換回去,因為現在部族新兵勇士是老子在訓練的。」講到訓練,凱洛不自覺挺起胸膛,畢竟那原本是海伊特的工作之一,很明顯他對此感到驕傲。

  「……你除了用蠻力暴揍新兵以外,你還做了什麼?」海伊特瞇起眼,她很了解凱洛在訓練上的行事風格。

  「啊?這種事情不就打來打去,輸了就繼續挑戰,直到贏為止,不是這樣嗎?」

  海伊特有些目瞪口呆,但同時又覺得由他來說特別有説服力,因為凱洛就是一路挑戰她直到第二勇士的身份,但這個缺神經的肌肉棒子的方式很顯然不適合其他正常人。

  「不過,問了那麼多問題,這些根本不是妳所關心的吧?」突然改變話題,即便是少一根筋的凱洛他也富含自信的笑了起來。

  「……」她盯著凱洛,卻怎樣都不願意開口。

  「哈哈哈哈!猜中了吧!妳是不是想知道芙雅那小妮子的事情啊?連老子都看得出來妳就別裝了!」他大笑拍著對方的肩膀,彷彿對於能猜透她的心思感到驕傲和開心。

  ……如果你沒有打算說就滾回去吧。」海伊特撇開了頭,不管是基於哪種理由,她現在都無法直視凱洛,她不喜歡被看透的感覺。

  「想回去也沒辦法啊,老子可是授命來監視妳的!」凱洛又大笑了幾聲,對於拿他沒轍的海伊特感到新鮮,就像是多了一個新玩具一樣。

  在笑聲結束之後,凱洛沉下臉變得正經,迅速感到氣氛變化的海伊特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將頭轉了回來。

  「既然妳知道自己被跟蹤監視,那芙雅肯定也是一樣,只是,老子也不敢肯定她身邊有多少人在注意她的行動,前陣子發生了一些警告意味濃厚的事情,這也是這幾個月她都不曾來找妳的原因,她除了要保護妳,也必須保護自己。」

  凱洛神情認真,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樣子,海伊特感覺自己呼吸加重了一些,在身軀另一邊、凱洛看不到的位置,她正將地面的雪草緊緊握在手中。

  「果然發生什麼事情?」

  「琳這個小姑娘妳知道嗎?」

  「知道。」

  「她死了。」

  「……」

  「那幾乎像是最後通牒的警告,影響了芙雅許久,她現在也沒有以前那般活潑了,屬實可惜。」

  「……」

  「不過至少芙雅人沒事,老子想不管怎麼樣應該都不至於動埃爾家族數一數二重要的棟樑吧?」

  「族長掌控所有的部族勇士和衛兵,我們是跟他最親近的單位,有因此倖免嗎?」海伊特想起族長那時候拋棄他們的樣子,數多情緒同時湧現。

  「嗯,有道理!但老子也沒辦法啊。」凱洛聳聳肩,似乎不知道這情況自己能做些什麼。

  「凱洛,我從不拜託任何人,但是我想請你幫幫忙,如果芙雅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請你盡所能地去保護她!好嗎?」

  凱洛轉頭盯著正直視自己的海伊特,沈默了許久,然後搔搔他那蓬鬆凌亂的褐頭。

  「在職責範圍內,老子會做的。」他似乎非常地不肯定,而海伊特也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

  此時她想起那時想的:『如果自己害了芙雅讓她有個什麼萬一,那該怎麼辦?她又會做何反應?』

  我想……

  『我必定會成為對於部族來說——』






  『最致命的反派。』







  待續。
—————————————————————
  後記。

  好的,這是一個單純文戲的過渡回。嗯?水劇情?沒、絕對沒這回事~

  下一回將會進入整個章節最大的重點劇情,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希望能夠將預定好的畫面和劇情呈現給各位讀者看。(其實我上次好像也是這樣說QAQ 讓我多一點文戲劇情~抱歉)

  這一章節讓芙雅和海伊特以不同的身份和處境同時做了點題,這是一個還算有趣的嘗試,而在不同的情況下,兩人都為了彼此決心成為『反派』,KK本身喜歡這個畫面,也喜歡雙方為了彼此的覺悟。

  我試想試寫過很多芙雅在琳的事件之後所發生的轉變,本來想讓她變成一個更加極端,變得猜忌和神經質的人,但怎樣感覺都不太對,芙雅是那樣純真善良的女孩,在最終依然選擇讓她維持那最重要的特色,她重視琳,所以她知道琳即使去世也不會希望芙雅為了她和大家反目,即便琳是最常為了她而打抱不平,她也還是會希望芙雅將重心放在還未消失的重要事物上,這才是醫者所需要貫徹的事情。

  海伊特為了芙雅也顯得很安分,即便知道自己被跟蹤監視也選擇視若無睹,因為哪怕只要有一點不正常舉動都可能會害到芙雅,但這也讓她胡思亂想的情況變多了,好險的是至少還有凱洛可以跟她活動筋骨同時有個人可以說說話和了解目前情況,這對於心裡狀況不是很健康的她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對於芙雅的擔心也讓她對凱洛尋求了幫助,但凱洛的回應卻讓事件多了一些變數的感覺。

  凱洛很有趣呢,這一話凱洛沒有像之前那般癲狂,是因為他還是知道公私分明以及場合氣氛的重要性,他只是不擅長思考太麻煩和複雜的事情,看看那群被揍爛的勇士新兵就可以理解,因為他也是如此身體力行的人,所以自然覺得別人一定也能辦到!

  前陣子KK的膽出現一些狀況,有住院開刀,本來想打在後記,但發現字數有點多,決定分開來po,預防不感興趣的讀者看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

  那麼有任何想法或是感覺都歡迎留言或按個讚,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