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5.記者(3)-恨我自己

暮羽 | 2021-08-31 19:00:02 | 巴幣 1026 | 人氣 7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不、不是的……」謝雯琳趕緊澄清:「我剛剛是因為有些想法所以才來找妳的,但沒想到妳剛好不在。」

  「我不在就可以自己闖進我的辦公室裡嗎?」宋雅涵冷亨一聲,繞過她旁邊走到沙發上坐下。「我不喜歡別人未經我同意就闖入我的辦公室,有事可以先 傳訊息給我,下不為例,知道嗎?」

  「知、知道了。」

  「妳吃飯了嗎?」

  「有……我有買麵包來果腹。」

  宋雅涵一邊簌簌吸起肉羹麵,一邊皺起眉頭。「只吃麵包不健康吧?雖然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妳啦……然後是什麼事情讓妳這麼急著找我?」

  「啊、啊、對對對……小涵姊,妳那邊是不是有她哥哥……就是廖筠萱哥哥的連絡資訊?」

  「有啊,怎麼了,妳要去採訪他?」

  「對。」謝雯琳點頭表示後,迎接她的卻是很長的一段沉默,讓她心裡不停砰砰跳,完全猜測不了宋雅涵此時的思緒。

  「嗯……還不錯,不過小心吃閉門羹的同時……」頓了一回,她喝了一口湯。「也要留意這些家屬說詞的真實性。」

  「嗯?」

  宋雅涵未立即回話,而是拿著筷子在湯裡尋找肉羹,一口咀嚼完畢後才幽幽地說:「有些家屬的說詞反而會跟真相偏離,人為了保護自己是可以做到謊話連篇然後連點羞恥心都沒有的。」

  「小涵姊……有經歷過這種事情嗎?」謝雯琳小心翼翼地探詢。

  「職場上不是很多嗎?」

  「呃……喔喔也是啦……也是有很多這種人……還以為小涵姊是在採訪時遇過……」

  「遇過喔。」

  原本謝雯琳刻意壓低聲輛小聲喃喃,未料還是被宋雅涵聽到了。

  「妳應該不太知道,我其實本來不是新聞媒體相關系所出來的。」

  「咦?」

  「我原本的職業是一個社工。」

  心中猜測無數個答案,卻怎樣也沒有猜到宋雅涵原本的職業竟然是一個社工,這真相著實讓謝雯琳驚訝不少,更不小心驚呼出聲。

  「我是從來沒想過要踏上記者這行,不過就是陰錯陽差罷了,妳應該看過我放在辦公桌上的那幅照片吧,我剛剛進來時看到妳一直盯著那張照片看。」

  聞言,她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

  「放心,照片裡的那個男生不是我的孩子,更不是什麼我跟主任生的孩子,拜託要生小孩也不會找我們主任生的,那樣太糟蹋我了。」宋雅涵將塑膠蓋子蓋上,往後一躺將身子深深陷入沙發裡。

  面對宋雅涵這般直白的發言,謝雯琳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好刻意避開對方的視線,裝做在看他處。

  「那個男孩是我當社工時的其中一個個案,他是一個有些陰沉且不愛講話的孩子,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終於讓他願意對我敞開心房,那時我意外發現他在文學上的天賦,他也常常和我分享他所寫的文章,後來我甚至和他的班導師一起鼓勵他去參加文學獎,本來他是很不願意的,但最後在我們不斷鼓勵之下還是去參加了,也得獎了。」

  「他獲獎時笑得很燦爛,我從來沒有看過他笑得如此燦爛,他甚至還跟我說以後一定要當個作家,把心中所有的想法都寫出來。」

  宋雅涵用著溫柔的神色訴說著這段往事,注視在照片上的視線充滿著眷戀。

  「我想……他現在一定已經成為一個很棒的作家了吧?」謝雯琳說著。

  「是啊……他現在在天堂一定已經成為一名優秀的作家了。」

  「我……對、對不起……我……小涵姊我不知道他已經……」

  「沒事的,妳又不知道他現在怎麼了。」宋雅涵輕嘆一口氣,將視線移到謝雯琳的身上。「妳那時可能年紀還小,不見得知道那件事情,那件事情發生時大概是在六年多前,我的個案親手殺了他的媽媽。」

  頓了一回,宋雅涵接著問:「妳相信這是真的嗎?」

  「我……」嚥了一口水,細細咀嚼問題的謝雯琳緩緩吐出字句。「我……我覺得這應該……如果這個男生是小涵姊剛才說的樣子的話,那應該不是真的……」

  「很可惜,這件事情是真的,人證跟物證確鑿,沒有任何需要再釐清之處,我的個案當場就被以殺人犯起訴。」

  宋雅涵起身,緩緩走到落地窗前,手臂交叉於胸前看著腳底下的燈火通明。「他殺了媽媽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媽媽長期虐待他,而且他媽媽很狡猾,在他身上製造的傷口是那種不太容易被認為是家暴的傷,且都是留在衣服可以遮蔽的部位上,但最主要他的媽媽也不是因為毆打來虐待他。」

  「我個案的媽媽,最常使用言語暴力,時常用不堪的字眼辱罵我的個案,甚至常常將他的東西丟掉撕毀,導致他有一段時間因為學校的東西全被扔掉毀壞,到學校時被誤解,所以不只被班上同學,連帶當時國小的班導師也帶頭排擠他。」

  宋雅涵不自覺地在說起這段過程時用力顫抖著,連帶著說出的話都斷斷續續,她沒想到即使過了這麼多年,當不經意再提起這段往事時還是難以克制心中的紛亂,深吸一口氣,她試圖在這短暫的換氣時間讓自己冷靜下來。

  「那段時間他幾乎都不開口講話,也不願意和他人互動,幾乎是將自己封閉起來,是我和他後來的國中班導花了無數個日子才讓他願意敞開心房,發現他在文字上的天賦,讓他有個心靈寄託,同時也想辦法讓他能遠離他的母親。」

  仰頭,長吁一口氣。「可是還沒來得及讓他離開那個家庭,他就因為媽媽將他所有的稿子撕毀,甚至對他冷嘲熱諷一番,終於讓他再也忍受不了,失手拿起廚房的菜刀往他的親生母親砍了將近十刀。」

  「小涵姊……我已經是個很十惡不赦的壞人了,因為我殺了人……」

  她想起那時去探視那名瘦弱的男孩時,好不容易在文字中找回的光彩卻又再次黯淡下來,整個人病懨懨的,隨時隨地都會倒地一樣。

  「可是……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吧?法官應該知道背後的原因,多少可以減緩刑期吧?」謝雯霖詢問著。

  聞言,宋雅涵輕輕搖了頭說:「當時能替他做證的人很少,只有我們跟他有接觸過的社工跟學校的老師,但我們的說法都被後來他的外婆給推翻掉,他的外婆找來議員跟媒體,在大眾面前說我的個案是個陰沉且難以教化的孩子,時常有偷竊說謊的習慣,身上有傷也是因為他偷竊被他媽媽發現的合理管教方式,關於他媽媽曾對我的個案施予的言語暴力一概否認,只說這都是一般家庭都會有的管教方式,哪需大驚小怪。」

  「所以……法官採信外婆他們的說法了嗎?」

  「是啊……比起來家人的證詞比我們這些外人還更加採信,他的外婆不停在螢幕前營造自己才是受害者的一面,事實上也真的博取到所有人民的同情心,輿論開始不停指責我的個案。」

  「我親手殺了媽媽,小涵姊,我這個人已經沒救了。」

  「從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至親也能這般豪不羞恥地向全國人民說謊,只為了保全自己。」閉上眼,宋雅涵的腦海不斷浮現出那名男孩當時露出的神情。

  「我好恨丟下我的爸爸,也恨我媽媽跟外婆他們……可是……可是……我現在更恨我自己……」

  「後來他連一句遺言都沒有留下就輕生了,結束他十四歲的短暫人生。」

  「為什麼我會變成現在這樣……」

  那副受傷的神情,不帶一絲情緒起伏的詢問,最後卻得不到任何答案就離開人世。

  「那就是我踏入新聞產業界的原因。」宋雅涵緩緩說著:「當初讓他走上絕路的是媒體輿論,我希望也能用媒體與論還給他一個清白,可是當我花費數年終於得以幫他平反時,早已沒有人記得這個事情,即使澄清了,那個早已留在世人心中的汙衊也無法挽回了。」

  「所以,去辨認一件事情中的真相很重要,妳寫出的報導可以救活一個人,也可以殺死一個人,凡人跟殺人兇手僅有一線之隔。」轉身,後背貼著玻璃看向謝雯琳。「時候不早了,我等等把廖筠萱她哥哥的聯絡資料給妳後就趕快回去休息吧,這幾天我會幫妳跟公司說妳要去外地出差。」

  「啊……好的,謝謝小涵姊。」謝雯琳趕緊彎腰向宋雅涵道謝。

  「記得,去好好辯清那些家屬話裡所藏匿的真相」

  離開前,背後的宋雅涵留下最後的叮囑。

  在謝雯琳離去後,獨留在辦公室裡的宋雅涵直接點起一根菸,倒頭在電腦椅上仰頭吐出菸圈。

  落地窗外的城市緩緩落入深夜的靜謐,更顯得守在這個空間的她孤獨寂寞,但她卻願意浪費更多的時間好讓自己沉溺於這片孤寂中。

  「當初進來這個行業是為了想還給你一個真相,結果我好像為了真相開始背離很多當初自己訂下的原則,變成為了獲取真相可以不擇手段的人。」

  凝視天花板上的燈飾,她幽幽地說:「我甚至還為了獲取真相放出不少可能沒有查實的謠言,明明我曾經是那麼厭惡謠言的。」

   停頓,一陣嘆息。

  「說到底,我也開始在這段尋找真相的旅程中迷失自己了。」

  吸了一口菸,再次從嘴中吐出菸圈,她將手環抱於胸前,輕輕閉上雙眼。

  「我跟你一樣……同樣的也恨我自己啊。」


肉羹麵好吃,只要不加香菜都好吃(香菜會毀了所有好吃的料理

創作回應

緣~/銨銨
羹麵好吃,但必須是素的,菜盡量加~[e6]
2021-08-31 21:49:36
暮羽
啊原來你吃素~~香菜ㄉㄟㄉㄟ
2021-09-04 09:41: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