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6.弟弟(4)-解脫了

暮羽 | 2021-09-28 18:30:01 | 巴幣 248 | 人氣 7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距離學測的日子越來越近了,班上的每一個同學都進入備戰狀態,連平常看起來不太讀書的同學也是。

  妳那時考學測前也是這樣辛苦過來的吧?每天挑夜燈讀書、練習寫考題、勤於作筆記,除了讀書之外還要幫忙做家務事,還總是不忘關心我在學校的狀況,妳總是那麼體貼的對待每一個人。

  但為何那麼好的妳會遇到如此不公的對待?承受更多的痛苦呢?

  而妳為何總是要一個人擔下來呢?

  我知道妳那時是怕老爸老媽擔心所以要我不要跟他們說,就連大哥也不能跟他提起,妳說我如果遵守約定不告訴任何人的話,這一切就會好起來的。

  我遵守約定了。

  可是妳卻說謊。

  妳總是在我以為妳已經好轉時,又開始變得情緒不穩定,說著可能隨時會離開這個世上的話語。

  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總是很害怕妳有一天真的會突然走掉。

  所以這是不是妳對我的懲罰,因為妳最後還是先一步離我遠去了。

  可是我明明遵守跟妳的約定了啊。

  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帶走妳呢?

  為什麼妳得要遇到那麼殘忍的事情呢?

  但是不是這樣的結果,才真的是妳一直尋求的解脫呢?

  因為妳可以不用再這麼痛苦了。

  
  沒有我們在的那裡,妳是不是過得比較快樂呢?




  在廖筠萱考學測前的某一日,家中只剩下她和廖辰安兩人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

  那時新聞標題斗大的寫著『疑考試壓力過大,資優生跳樓身亡』。

  「真好。」

  起先因為聲音很小所以沒聽懂,但當他再次細嚼剛剛的拼音,同時轉頭看到姊姊露出的欽羨神情後,他似乎更能確定剛才並沒有聽錯。

  「他從這片苦海中解脫了。」姊姊輕聲嘆息。

  自從『那時候』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姊姊在他甚至是父母的面前就跟以往一樣,體貼父母工作的辛勞幫他們分擔家務事,關心他的功課甚至提醒他明日上學要帶的物品,姊姊依然跟以前一樣,那麼的體貼懂事。

  他曾經以為在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後,姊姊已經回到原本的樣子。

  「姊姊,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嚥了一口水,反覆在心中斟酌字句後,他小心翼翼地開口。

  「辰安,你知道哪種死法最好嗎?」

  他愣愣地看著姊姊,整個客廳寧靜到連前方電視機的播報聲音都逐漸遠去。

  「像裡面那個學生一樣,如果跳樓的話應該在感受到痛之前就死了,會感到恐懼時應該是在跳下去前的那一刻,但只要想著跳下去就能解脫,這種恐懼根本不算什麼,當然如果不幸跳下去時沒有立刻死亡,那就會痛得生不如死。而用上吊的方法也很痛苦,因為是吊在繩索上慢慢吸不到空氣,而且聽說上吊的屍體很醜,不只面容猙獰,還可能因為肌肉鬆弛的關係排出排泄物,弄得全身髒兮兮。不過有聽說燒炭自殺的屍體會最好看,而且還會無痛覺,只是慢慢昏沉過去,這個或許是最安詳的死法吧……」

  「不要死!」

  廖辰安立刻打斷廖筠萱的低喃,被打斷的後者頓了一回,露出淺淺的笑容。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畢竟我沒那個勇氣……」

  「姊姊,如果妳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我會……我會幫妳的……如果……如果誰欺負妳、罵妳的話,我可以……」

  「那如果是我自己呢?」

  他怔住,不解這句話的意思。

  姊姊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是用那雙自從三年前就總是壟罩一層淺淺憂傷的眼眸看著他。

  他真的想不透姊姊到底內心在想什麼,真的想不透要怎麼為她抹去眼底的那片哀愁。

  「妳就不能跟我說嗎?妳不是從小到大都跟我說如果有困難就可以跟妳講,妳一定會幫我的嗎?可是為什麼妳現在不講?為什麼妳不把妳心中的痛苦跟我講,我難道就不能幫助妳嗎?」

  所以他扯住姊姊的手,用力朝她大吼。

  「我……這樣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啊?我想幫妳啊……」喉嚨乾的讓他難受,一陣酸楚湧到鼻頭。「不要拋下我一個啊!我求妳了……」

  他至始至終都害怕自己被拋下。

  到頭來,他也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所以才強拉姊姊留下。

  他從來都沒有真心為姊姊想過。

  所以最後,他的手被輕輕抽開。

 「辰安,當我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後,那就是我跟你們道別的時候了。」

  廖筠萱從沙發上站起來,緩緩走到房間門口背對著他。

  「姊姊,我會想盡辦法幫妳的,妳……」

  「你怎麼可能幫得了我?你根本不懂!」這回,廖筠萱罕見地大聲吼著。

  「你們不可能懂的,懂我的痛苦的……」握著房間門把的手微微顫抖,低吼的聲音慢慢變得沙啞。

  「為什麼……你們每一個人……每一個……明明都在袖手旁觀……但是……但是最後卻……」

  看著姊姊用力顫抖的雙肩,他站起身來想走過去,但自己的腳步才剛跨出一步後便不敢再往前邁進。

  似乎被一種無形的壓力向後拉扯住,不允許他再繼續向前。

  「你們最後卻用一副充滿同情的樣子看著我們,用激勵的口吻要我們再站起來、要我們再努力!你們那些憐憫的眼神看得實在讓我很作嘔!」

  不是的……

  「不要用那自以為是的姿態說要拯救或是幫助我們!」

  不是這樣的……

  「在墜落的時候你們沒有出手救援,當我想獨自墜落的時候又硬扯著我們上來。」

  「你們就不能放手,讓我一個人獨自落下嗎?」

  然後,姊姊關上房門,留下他一個人與這寂靜的客廳對視。

  這時,廖辰安才真的意識到,當初他看到跌坐在泥濘裡的姊姊時,就已經……早就已經來不及了。

  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接下來連續好幾篇都會很沉重喔,大家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小心臟
記得去年還是哪一年有一篇報導是老師問班上同學有多少人不想活在這個世上還是啥的(好像是動過不想活的念頭),印象全班大半的同學都舉手,是個非常震撼的一堂課
而且剛好發文的今天是教師節啊!!
這時真的很想說人生很難啊QQ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教師節快樂 謝謝分享 看來情感糾扯,一直是小說中讓人愛不釋卷之處
2021-09-28 18:37:29
暮羽
感情糾葛最棒了(咦?)應該說比較好發揮
還有也祝聖騎士教師節快樂><
2021-09-28 20:31:31
緣~/銨銨
哦哦哦!有正確感受~[e6]  不想活的念頭太容易了啦!持續十年比較少~(??)
2021-09-29 15:19: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