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2.弟弟(6)-原來我今天有來上課

暮羽 | 2021-08-27 19:00:05 | 巴幣 120 | 人氣 102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寫在前頭,我先懺悔,是昨天在檢視自己的排版有沒有問題時,才意外發現自己竟然漏傳這麼一~~~~~大章節

看到差點沒被自己的白痴氣暈(還是好幾個月才發現的)

因為巴哈無法重新排列文章位置,所以我會重貼他的上一篇跟下一篇

還請大家原諒我這個水母腦作家QQ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轉眼姊姊過世也過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了,兇手仍然被羈押,法官也遲遲未審此件案子,而兇手的父親,也就是格裕集團的董事長-楊士賢在這段時間內只有出面向大眾召開一次記者會。

  
  『身為一名父親,犬子涉入這起凶殺案讓我再次對台灣社會深感抱歉……今後我們一定都會盡力配合檢方調查,也尊重法官審理結果,再次謝謝各位……』


  那一日記者會結束後,格裕集團的股票便跌了不少,但隔日卻又再次上漲,甚至還比前幾日的成交價多,或許這種醜聞還不足以擊垮台灣食品業的龍頭,似乎也象徵著他們這些小蝦米根本鬥不贏一隻巨大鯨魚。

  幫他們處理訴訟案的律師說這起案子對他們有利的證據很多,更幾乎能斷定楊方杰就是兇手,只是警方那邊似乎對此結果還持有些保留態度。

  「是要拖延到何時?警方法官在幹嘛?這都這麼明顯兇手就是那個男的了,為何還遲遲不給出判決結果?」父親憤怒地朝律師抱怨著。

  「廖先生我也知道您的痛苦……只是……警方那邊說兇手有些證詞有點出入,至於證據也有需要待釐清的。」

  「是要釐清什麼?一定是……一定是他們大財團看我們家好欺負,所以才對警檢施壓吧!」

  「這起案子全台灣社會都相當關注,我想楊士賢那裡也不敢動太多的手腳。」

  律師跟父親你一言我一語的激烈爭辯,母親坐在一旁低頭噙著淚水啜泣,都讓他覺得心煩意亂,他有時相當痛恨自己在這種場合裡根本無發言的餘地,只因他還是個未成年的高中生。

  這個社會真討厭……

  他已經不是這樣第一次覺得了,只是以前都是在無病呻吟,現在卻是切身體會社會上的不公及不仁。

  他緩步走回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想要隔離客廳的吵鬧聲,卻沒想到在抬頭看到淡藍色的壁貼後才發現自己竟不小心走錯房間。

  「搞什麼……為何我會走錯房間,還走到姊姊的房間。」

  自從姊姊死去後,她的房間就宛如禁地一樣,無人敢踏入觸碰,而母親每每只要進來她的房間整理遺物時,都會哭到無法自拔,久了之後便也無人再進來。

  對於這般失常的行徑,廖辰安頓時感到有些窘迫,他慌忙打開房門欲離開廖筠萱的房間,卻在離去之前瞥見書桌上擺放著一把藍色美工刀。

  看到那把美工刀,原本淡忘的記憶霎時全湧入腦海裡,姊姊輕輕握著美工刀站在窗邊一言不發,而房間內滿地上布滿被割碎的紙張及照片。

  「姊,妳在幹嘛?」

  「嚇!原來是辰安啊,以後進來別人房間要記得敲門,知道嗎?」

  「好……但……妳在做什麼?怎麼站在窗邊?然後這地上是……?」

  「唉呀,其實是美術課要用的素材,但很多都被我割壞了,沒地方擺了就只好擺在地上。」

  姊姊一臉慌亂地將美工刀放到床鋪上,蹲下身子一一拾起被割得稀巴爛的紙張,這中間也夾雜幾張似乎是她跟同學合影的照片。

  「我來幫妳吧。」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妳這樣會用很久吧?我來……」

  「真的不用了。」

  向來溫和的姊姊罕見厲聲打斷他的話。

  「辰安,你可以……先出去嗎?我想要……一個人整理房間。」  

  廖筠萱那充滿警戒的陰沉表情讓廖辰安頓時嚇傻,他慌忙地向姊姊道歉後便離開房間,卻對姊姊莫名的怒氣摸不著任何頭緒。

  與那一條條遍布在皮膚上的淺粉色傷疤一樣,都成了當時年紀還小的自己隱藏在心中最深處也最不解的秘密。

 

 
 
 
  「廖辰安,現在是上課時間,請你不要睡覺。」

  「嗯……?」他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抬起頭,映入他眼簾的是怒氣衝天的國文老師。

  他一時還有點茫然,奇怪自己剛剛不是還在家裡且不小心走到姊姊的房間嗎,怎麼再次張開眼後人就到教室了?

  莫非他學會瞬間移動了?

  「奇怪……我怎麼會在教室裡?」

  「不然你會在哪裡?」坐在他旁邊的同學好奇問道。

  「我剛剛不是還在家裡嗎?」

  「幹!廖辰安你是還沒睡醒喔?還是蹺課翹太多次都忘記自己今天有來上課了?」

  聞言,原本思緒混沌的腦袋似乎逐漸變得清晰,他不禁啊了一聲,立刻引起全班及國文老師的注意。

  「怎麼了,辰安?」

  「呃……沒事……我只是想到……原來我今天有來上課。」

  話了,全班立刻哄然大笑,而他的發言更讓講台上的國文老師氣得七竅生煙,一連用力拍了黑板好幾下要全班肅靜,接著再大聲斥責他的脫序行為。

  好不容易捱過國文老師那冗長尖銳的責罵後,廖辰安一邊低聲碎念一邊從抽屜最底層翻找出國文課本:「你們很不夠義氣唉,怎麼沒叫醒我?」

  「你最近一天到晚上課都在睡覺,我哪知道哪時要叫你起來。」

  「媽的,原來是我記錯課表,我以為現在是小志的課可以睡。」他看了一下貼在桌上的課表,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記到昨天的課,這對向來都挑對課睡覺的他可說是天大的失誤。

  「是說辰安啊,你最近真的有點誇張唉,之前偶爾蹺課就算了,現在就算來上課還是直接在課堂睡覺,大概只有電腦課跟體育課你才不會睡吧。」旁邊的同學不禁低聲念道。

  「你錯了,音樂課、家政課那些要動起來的,或是那些不准上課睡覺的機掰老師我也不會睡。」他疲憊地摀著臉,仔細回想最近幾日是睡得有些誇張,心中短暫升起一絲愧疚,於是趕緊將課本翻到『醉翁亭記』這一課。

  「廖辰安,你下午第一節課時有諮商課,一定要記得去喔。」

  此時坐在他另一側的班長忽然叫住他。

  「啊……我突然覺得肚子痛,有預感會一路痛到放學……呃呃……」

  「小志千交代萬交代要我盯著你去,不管你是腸胃炎還是盲腸炎,你都一定要去。」

  聞言,他猛然轉頭瞪視班長,被他這樣銳利盯著的班長嚇得連忙低頭繼續抄寫課堂筆記。

  「切!女生真是雞婆。」



 
 
  「唉……老師我問妳喔,妳不會覺得幫我諮商是一件超級沒意義又浪費時間的事情嗎?」廖辰安坐在紅色沙發上,一手不停戳著白色圓滾滾的大娃娃,環視這間以木頭地板及柔和的黃光打造出的舒適諮商室。

  「不會啊……辰安你怎麼會這麼問呢?」綁著馬尾一臉清秀的諮商師坐在右前側的灰色沙發上,露出溫和的表情看向他。

  他沒有回答老師的問話,而是心不在焉地轉頭看向窗外的樹影,心中默默倒數距離下課的時間。

  「辰安,你們班導安排你來這是希望諮商能幫助到你……」

  「我不覺得有幫助到,一點用也沒有。」

  這好像是第二次還是第三次的諮商了,每一次他對於諮商師的問話都意興闌珊、愛理不理的樣子,但即使他這麼不配合,每次來的時候諮商師都會為他泡上一杯茶並送上餅乾,當他不講話時就坐在旁邊靜靜等他,當他刻意挑釁時就依然用不疾不徐的語氣回應,像是碰個軟釘子一樣,怎麼樣也激不起諮商師的怒氣。

  「辰安,你看起來好像有點緊張,老師來教你怎麼放鬆好了。」

  「啊?」

  被莫名其妙要求閉上眼睛並一連做好幾次深呼吸吐氣後,在糊里糊塗的狀態下就這麼結束這節的諮商課,讓走出諮商室的廖辰安還有些茫然。

  「搞什麼啦……這啥鬼玩意兒?一直深呼吸吐氣要我將腦袋所有思緒除去變成一片空白,但我怎麼看都是黑的啊,是要怎麼變白?」

  他哀怨嘆了一口氣,同時也哀嘆剛剛明明是一節好睡的公民課,卻這樣給白白浪費掉了。

  「廖辰安,你結束諮商啦?」

  「靠北,妳是要嚇死我喔?妳怎麼會在這裡?」

  「剛剛去教務處拿資料,順便來確認你到底有沒有好好去諮商。」班長拍拍手中一疊厚重的資料說:「怎樣,還順利嗎?」

  「妳是小志的走狗嗎?這麼聽話除了來確認我有沒有去諮商,還要關心我諮商順不順利。」

  「我只是在盡我的義務而已,既然小志有交代,那我就得好好執行。」

  「却!真是無聊的人。」

  「唉!你幹嘛這樣說話?」

  他不欲繼續與班長攀談,扭頭轉身就要從樓梯走下去。

  「唉!你幹嘛不理我啊?」轉彎要走下另一段階梯時,班長在後方大叫。

  「我又沒想跟妳說話,幹嘛理妳?」

  「喂,你真的很沒同學愛唉!等等我啦……我剛剛去找小志時他要我拿這個給你。」

  聞言,他立刻停下腳步,結果後方的班長一個剎車不及撞上他的後背,痛得他不禁沉吟一聲,鐵青著臉轉頭看向她不悅地問:「東西呢?給我啊!」

  被他這樣一瞪,班長一臉慌張地從手中的資料中翻出一本講義,上面寫著資優化學這四個大字,接過講義後的他僅是淡淡說:「謝啦,班長。」

  「等等,你就這麼感謝一個千里迢迢拿講義給你的人啊?」

  「我也沒要妳特地拿來啊,我才奇怪妳幹嘛不放我桌上耶。」

  「我不管,我這麼熱心幫你拿過來至少也要好好感謝我吧。」

  怎麼有這麼麻煩的女生啦……

  廖辰安在心中不禁沉吟著,只好無奈地低頭向對方行九十度鞠躬禮並大聲喊:「我,廖辰安超級霹靂無敵感謝妳的,班長!」

  「……你為什麼一直叫我班長?」

  「啊?啊妳不就是班長嗎?」廖辰安一臉不解。

  「我是班長啊……不、不是啊,但是同學間不都叫名字的嗎?怎麼你一直叫我班長?」

  「呃……叫妳班長不好嗎?」

  「你……不會不知道我名字吧?」

  「呃……」仔細想想,他好像真的沒記起班長的名字,是叫什麼來著啊?姓蔡還是姓王?

  廖辰安歪頭皺眉努力思考的樣子,讓班長不悅地癟起嘴且脹紅臉怒瞪著他,一分鐘過後他選擇舉雙手投降自首。「對不起,我真的沒記得妳的名字。」

  話了,班長一手插腰朝他大聲說:「聽著,廖辰安,現在都已經高二下學期了,我們都同班快一年的時間,你一定要記好我的名字,我叫連語彤,不叫班長!」

  理直氣壯的說完這段話後,連語彤就快步走下樓梯,留下一臉錯愕的他。

  「搞什麼……怎麼最近老是遇到一些神經病……」廖辰安搔搔頭低聲喃喃著,同時視線移到手上的講義。

  資優化學四個大字深深映在自己的雙目上,他端睨綠色講義上布滿化學儀器跟原子模型的封面,最後在上課鐘響起時,聳了聳肩調頭往樓上方向走去。

  「這種不屬於我的東西還是別給我吧。」

  話了,他一把將手上的講義丟進資源回收桶裡。

                                                  下一篇>>2.弟弟(7)-臭俗辣


是說我自己大學時也會挑課睡覺哈哈哈哈哈哈哈
台上教授對不起啊,有時講課太催眠了忍不住就去和周公玩了~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謝謝分享
2021-08-27 19:59:35
暮羽
[e24][e24]
2021-08-29 23:51:52
瞇眼喵太郎
抱歉啦暮羽大,因為暮羽大前面有說最好有好好看過小說內容再來留言才是對屋主的尊重,可是喵因為知道這一部是黑暗走向所以一直遲遲不敢看 ^^|||
2021-08-28 17:14:45
暮羽
沒啦,留言給GP是代表我有完整看完,只是我的一個堅持而已
我覺得比較不尊重的是到處留言希望別人來看,可是卻不願意去多欣賞別人的作品,這樣就有點可惜了~
這部太黑暗了如果喵太郎不適就別勉強自己了
2021-08-30 00:24:59
夜梓的臨殃
筠萱真的一定隱藏了什麼大秘密><
2021-08-28 22:19:58
暮羽
是很BIG的秘密~
2021-08-30 00:21: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