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4.父親(7)-你的女兒也有罪刑

暮羽 | 2021-08-17 19:00:03 | 巴幣 136 | 人氣 85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唰啦-」

  捧起水往自己的臉上用力一潑,接著拿起吊在鐵桿上的毛巾往臉上擦拭,霎時他停止動作,愣愣看向鏡子裡那名拿著毛巾的男人,只見鏡子裡的他白髮蒼蒼,雙眼凹陷無神,消瘦的臉頰肉幾乎像是勉為其難地黏在骨頭上。

  這個鏡子裡的男人是我嗎?

  他擠眉弄眼的同時還不斷撫摸著消瘦的臉龐,只見鏡子裡的那名男人跟自己的動作完全分秒不差。

  又這樣呆看鏡子好一陣子,直到外頭傳來熟悉的呼喚聲,他才將毛巾掛上並推開廁所門。

  撲鼻而來的香氣從飯桌上傳來,昨日剛從台中回來的大兒子跟在妻子身後從廚房裡端上豐盛的早餐,剛從房間走出來的小兒子則趁著大夥都不注意時,偷偷夾了盤子裡的菜放入口中,不巧卻被剛好轉身的大兒子逮個正著,一開口便是劈哩啪啦的指責。

  「阿和,你呆在那裡做啥?快來吃早餐啊。」

  妻子揮手招呼著他,同時小兒子也從烘碗機裡拿出一副碗筷,從桌上的鍋子裡舀起一碗湯粥後,小心翼翼地將碗放在原本主人的座位上。

  一如既往的早晨,一家人坐在餐桌前享用豐盛的早餐。

  他所愛的家人此時此刻都環繞在自己身邊,七嘴八舌地講著最近發生的事情,那幅幸福祥和的光景不就是他辛苦打拼的這些年來,一直所期盼看到的,家和萬事興嗎?

  他應該要感到知足幸福才對。

  孩子們都長大懂事了,也能體恤他和妻子的辛苦,為他們倆老分擔不少的家計及家務事。

  他應該要珍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人生才對。

 「筠萱,吃完早餐了吧?媽媽我幫妳將碗筷拿去洗啊。」

  妻子的話唐突打斷這祥和的光景。

  是啊……他應該要習慣了。

  習慣只有一家四口的日子了。

  妻子起身將放在空座位上的碗筷拿起來,背對大夥將碗裡的粥倒進水槽,空出的左手輕輕用手背抹過眼角。

  他放下碗筷默默凝視著妻子的一舉一動,心中不自覺開始一連串的提問。

  不是應該要知足了嗎?活到這大半輩子還能這樣平平穩穩地跟家人一起坐在餐桌上吃飯,這種寧靜祥和的日子不是他們邁入後半輩子所奢求的盼望嗎?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吃完這頓早餐的,只知道當他再次回神後,已經是在目送小兒子上學之時。

  然後他也起身穿起掛在衣架上的防風外套,準備出門上工。

  跟妻子和大兒子告別後,他旋開玄關的大門小心翼翼走下老舊的樓梯,推開公寓的厚重鐵門,一股刺冷的寒風迎來,讓他不禁瑟縮著身子,兩手緊抓住外套。

  當車騎到下一個十字路口時,才赫然發現自己忘記帶了中午的便當,只得匆忙掉頭返家。

  「爸爸,你又忘記拿便當了啊!」

  以往只要自己剛走出公寓外沒多久,清亮的聲音就會從後方傳來,轉身後,一抹纖細的身影小跑步過來將便當交到他手中。

  「便當要吃完啊,有昨天辰安自己研究好久的新菜色,就算難吃也一定要吃完,不然他會很難過的。還有今天工作也要加油。」

  他凝視著空蕩蕩的大門,腦海中熟悉的身影已經不可能再站在自己面前了。

  「怎麼可能……會習慣呢?」

  十二月了,距離女兒逝世已經八個多月了。

  他以為這段期間內自己可以習慣女兒不在的日子,可是任他再怎麼努力,還是發覺在這世界的每一處角落,都殘留著女兒的身影。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無論花多久的時間,都無法習慣這種日子。

  「筠萱啊……如果這個國家不還給妳公道,爸爸會為妳討回來的……」

  推開生鏽的大門,廖振和低聲喃喃。





  「記住,今天董事長會帶很多貴賓來分公司視察,你們今天一定要加把勁把環境都清潔乾淨,知道了嗎?」

  「是!」

  組長揮揮手示意大家趕緊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工,這時他忽然叫住廖振和。「阿和,你過來一下。」

  聞言,本來已經提起清潔工具準備往大門方向走的他馬上停止腳步,轉身看向朝自己緩步走來的組長。

  「組長?您叫我?」

  「是啊,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講。」

  組長靠近他身邊,右手輕輕拍了他的肩膀。「阿和,這裡你資歷最深,大門是我們公司的門面,也代表這是給董事長及貴賓們的第一印象,你要盯著你們那組的其他人,好好監督他們,務必要掃的比平常認真。」

  「知道了,我會好好看著他們的。」

  「啊還有……」在廖振和以為組長已經交付完任務,正準備提起工具離開之時,對方又再次開口。

  廖振和一臉不解地望向此時正歪著頭,不停搔著下巴鬍渣,看起來有些懊惱的組長。

  「你應該可以吧?沒有問題吧?」

  起先他有點無法理解組長在表達什麼,但後來從對方臉上的情緒瞧出端睨,霎時才理解組長話中的意思。

  「沒問題的,都過一段時間了,我可以處理好的。」

  聞言,組長凝重的臉才有明顯放鬆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說:「不行的話跟我說一聲,我再幫你調到別的工作崗位去,這樣你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OK啦!大門的清掃我也做了好久,若臨時換了新人怕是砸了分公司的招牌呢。」 

  「嗯……也是,那就加油啦!」組長連忙點頭表示認同,揮手道別後便趕緊折返走回辦公室。

  看見對方離開的身影,廖振和才終於鬆下緊繃的肩頭,提起沉重的清潔工具緩緩朝大門走去。

  走在長廊上的同時,組長剛剛的一席話不斷繚繞在他的心頭上。

  是啊

  他一定可以處理好的。




  細細小小的喧鬧聲從門縫鑽進,下一瞬間一股熱氣隨著旋轉門的轉動溜了進來,原本細小的聲響剎那放大了數十倍,塞滿原本安靜的大廳門口。

  原本低頭拖著磁磚地板的廖振和聞聲抬頭,一群黑壓壓的人們擠在旋轉門口,見他們一群人不停地打量四周卻未有要離開門口的意思,似乎在等待著誰來接應他們。

  這些貴賓離自己不過三步的距離罷了,但他們壓根不會去注意到一名在公司門口清掃的清潔員工,對他們來說自己的存在不過就是一枚不起眼的小石子。

  「董事長,您們來了。」這時負責接待的兩名高階主管踩著小碎步跑到人群前面。「不好意思,剛剛突然有急事耽擱了一回,董事長您們沒等太久吧。」

  「嗯。」如同在螢光幕前一樣,董事長總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所有發言幾乎都由他的秘書或是公關來應答,跟近年來總喜歡在媒體前高談闊論的企業家截然不同。

  雙手因緊握著拖把脹紅且爆出青筋,沉重的喘息想抑制住不斷顫抖的雙手,然後他將右手放置在左手上方死命握緊,在心裡數到十之後才慢慢緩解身體的短暫痙攣。

  黑壓壓的人群開始往公司內部行走,一名身著西裝的男士不甚撞到汲水的水桶,髒水從水桶裡潑灑到明亮的磁磚,連一聲對不起都講得零零落落後就匆忙離去,那名男士只專注在自己有無跟上前方人群的步伐。

  那名男士無意的舉動,卻讓廖振和決心闊步向前,他右手緊握住拖把,在周遭的人還未意識到發生何事時,高舉雙手將手上緊握的長型物體劃過整個半空中。

  「啊!你這個瘋子!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快將他拉開啊!保全人員!」

  佈滿髒汙的拖把布不偏不移地打中在他腦海裡不段盤旋的那人臉上,髒水自那男人梳理整齊的油頭緩緩流下,低落在熨燙整齊的西裝上。

  廖振和從男人濕漉漉的髮根間看到他的銳利眼神,那雙叱吒整個台灣企業界的眼眸此時正直勾勾的看著他,可奇怪的是,廖振和卻無法從那雙眼睛裡看出一絲情緒的起伏。

  連他所預想到的憤怒在那死寂的眼海裡都瞧不出來。

  猛地他的身體被一股力量用力從那男人面前拉扯開來,抓住他的人甚至還將他的手臂反扣到背後,痛得他不禁哀嚎一聲,連著手上的拖把也硬生掉落。

  「廖先生,你這是在做什麼?」認識他的保全人員欲將他往外拉走,卻險些被掙逃出去。

  「保全人員,還不趕快把這個瘋子帶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董事長,您這身衣服都濕了,要不要……」

  「你為什麼還能這樣?這樣若無其事地站在這裡?」

  廖振和朝向被人群逐漸包圍的男人大吼,這時原本一直低著頭的對方才終於抬起頭正視他。

  「為什麼?你的兒子對我女兒做出那種事,為何你還可以這般若無其事地活在這世上?」

  一直掛著淡漠表情的男人此時臉部終於有一絲異樣的神情。

  但他仍然一言未發。

  以往,他的寡言是自己所讚揚的個性,如今,他的少話卻讓廖振和不禁一陣怒火中燒。

  「楊士賢,我知道你很有錢很有勢,你很厲害,厲害到可以隻手遮天!」廖振和這一生從不曾對人這般大聲,為了吼出這些話,他講得面紅耳赤。「你那個殺人犯兒子到現在都還沒有真正伏法,你們身為家屬也從來沒有到我女兒的靈堂前道歉,你們還有羞恥心嗎?你們還配稱為是人嗎?」

  「你的兒子殺了我的女兒,殺了我一手養大的女兒啊啊嗚嗚!」他痛苦的捶著胸口嘶吼,無力地跪倒在地上。「我的女兒啊……她還那麼年輕啊……嗚嗚嗚啊啊啊……」

  廖振和想到在廖筠萱的靈堂上,看著女兒那一臉燦笑的遺照,那抹唯一能證明她曾經在世的笑容,都讓他感到撕心裂肺,幾乎要喘不過氣。

  「把我的女兒還來啊啊啊啊啊……」

  筠萱啊……

  爸爸還有很多事情沒來得及為妳做

  妳怎麼就離開我們了呢?

  他哭到幾乎癱倒在地上,最後是由保全人員緩緩將他扶起,站起身的同時,眼角的餘光瞥見楊士賢的臉,卻依然是那淡漠的神情。

  所有的悲痛哀戚在那一瞬間又成了一把怒火。

  他用力推開保全人員,在一連串的尖叫聲下往前朝那名失職的父親衝去,後者未料到他的這一番舉動,臉部立刻因被廖振和用力跩住衣領而脹紅痛苦。

  「廖先生,你冷靜點啊。」

  「把我女兒還來啊啊啊啊啊!」

  早已病痛纏身的軀體很輕易就被保全人員用力往後拖跩,在半空中揮舞的手臂未能準確打中楊士賢的臉,僅是輕輕擦過他的脖子。

  聞訊過來的組長氣喘吁吁跑到廖振和身邊,說的一長串安慰勸說都讓他一句也無法聽進,在這吵雜喧鬧的場面上,他的一雙眼只是死死瞪著那名殺人兇手的父親。

  「廖先生。」終於,寡言的他開口了。

  「對於你女兒的事情,我深感遺憾。」

  他並沒有為他兒子所犯下的惡行低頭道歉。

  「你……」

  正當廖振和欲再次衝向楊士賢時,後方人群裡出現一名小姐急急忙忙跑到楊士賢身邊,拿著手機螢幕給他瀏覽的同時也一邊低聲附在耳邊說話,不知道是聽到什麼訊息,竟讓向來不輕易展露出任何情緒表情的楊士賢露出一臉詫異錯愕。

  「廖先生。」又過了一段不長的時間,楊士賢才從手機螢幕裡緩緩抬起頭。

  「你知道今天是二審的日子吧。」

  聞言,廖振和懵了一下,輕輕點了頭。

  「審理的結果剛剛出來了。」

  「你的女兒也有罪刑。」


這是父親篇最後一章了~下一章要換別人視角囉~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最後也太緊張了!!
好想看看其他人的視角又是怎麼樣的><
2021-08-17 19:24:29
暮羽
後天就會更新新視角了~
2021-08-18 20:01: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