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12)-愛過我這個兒子

暮羽 | 2022-01-18 18:18:40 | 巴幣 132 | 人氣 9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匡咚——」

  「……該死……沒了……。」

  楊方杰將手中喝完的酒罐丟到一旁,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喝了多少去,如今冰箱卻連一瓶酒都沒有,他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在沒有酒精的催眠下活下去。

  他曾一度以為自己也隨著廖筠萱而死去,但在發現他還在呼吸時才意識到其實他仍然活著。

  如行屍走肉般地活在這個徒留痛苦的世界上。

  楊方杰一連用力敲了自己的頭好幾次,想敲醒那因酒精而變得遲鈍的腦袋,眼角的餘光看到癱倒在地上的冰冷屍體,而那在幾小時前還是溫熱且活生生的人。

  「我還是把她殺了……。」

  他凝視自己的雙手,彷彿看到鮮血緩緩從掌紋中間蔓延擴散。

  他用盡所有力氣扶著牆壁站起身來,一拐一拐走到癱倒在地的屍體前,廖筠萱的頸部上掛著繩索,在她頭顱上方的地板上則是碎成滿地的花盆。

  「筠萱……。」

  凝視倒臥的屍體,原本模糊的記憶慢慢流進自己的腦海,廖筠萱將頭套進繩索,接著整個軀體懸掛在半空中垂盪。

  他像是時間整個被靜止一樣,呆呆地看著這一切發生,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直到斷斷續續的痛苦呻吟傳到自己耳裡後才終於回神,邁開的腳步在僅僅只走出一步後又猛然剎住。

  他能做什麼?是把廖筠萱救下來然後又持續陷入剛才的輪迴裡?還是要依照她的心願幫助她結束生命?

  痛苦的沉吟持續傳入自己耳內,抬頭一望,因頸部逐漸被勒緊痛苦掙扎的猙獰面容映入眼簾,扭曲的臉孔讓他不禁發起寒顫,撇頭避視那宛若噩夢般的景象。

  「啊……嗚嗚……呃啊……」

  卡在咽喉發出的殘破聲音,伴隨繩子來回拉扯的聲響,幾度讓他摀起雙耳將聲音隔絕並拔腿逃離現場,卻在慌亂中不甚被某物絆倒,撐起身子回頭一望才發現自己撞倒擱置在角落的花盆。

  「怎麼會放在這……啊……對了,我今天早上才把它從陽台外拿進來的。」

  他沒多想就伸手拿起被踢翻的盆栽,當回神後才發現自己已經用盆栽將廖筠萱打暈,似乎原本就沒綁緊的繩索也隨之鬆開,沉重的身體重重掉落到地面,接著他一把將繩索重新繫在她的脖子上,用力將繩索往後拉緊,直到手機傳來訊息的提醒聲才終於鬆開緊握的手。

  「呼呼……」

  鬆開繩索的他跪倒在地,凝視因緊握而脹紅的手掌,又抬頭看向已經斷氣的女子倒在破碎的花盆旁,盆栽裡的土壤及花朵全散落一地。

  那散落一地的波斯菊。

  「都還沒……還沒來得及跟妳說啊……」

  當時的記憶慢慢從腦海內散去,意識又掉回現實的他仰頭將瓶子裡最後一滴酒給飲盡,在酒精的作用下整個人昏沉不已,意識逐漸模糊的他似乎瞥見從窗外灑進來的細細陽光,緩緩照在地上那逐漸邁向死亡的波斯菊花瓣上。

  酒精的作用讓他不斷睡睡醒醒,直到街上人車來往的喧囂聲將他吵醒後才終於完全清醒,忍著劇烈的頭痛將身子撐起,卻發現外面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然後,所有的記憶又再次變得鮮明。

  「為什麼……會這樣啊……」

  他當時將廖筠萱打暈不就是因為不忍看到她那樣痛苦嗎?結果看到她趴倒在地上那奄奄一息的樣子,自己卻又撿起繩子重新套回她的頸部,往後用力一勒。

  他沒有選擇叫救護車,卻是選擇幫廖筠萱結束生命。

  「哈哈……我到底……到底在做什麼?」

  他背靠牆壁跌坐在地上仰頭瘋狂大笑,笑了好久好久,笑到眼淚流了出來,笑到最後所有的笑聲都成了破碎的抽噎。

  「楊方杰你到底在幹什麼?你到底為何要這樣做啊啊?」

  他痛苦的摀著臉,看向倒臥在地早已變得冰冷的廖筠萱,如幻似的,廖筠萱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而你,也終於可以知道你爸爸是不是真的有愛著你。」

  雙手緩緩從臉上移開,凝視廖筠萱的眼神含著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繁亂的喧囂聲也湧進腦內。

  「你爸爸是不是真的有愛著你。」

  「可以知道……他是不是……」他低聲呢喃。

  父親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即使他那麼努力了,父親卻還是將他視而不見,唯一能引起父親注意的,只有印刷在紙上的成績數字。

  所有的努力跟辛酸都因為一張紙瓦解殆盡,站在父親面前,所有最不堪的一面都被父親瞧在眼底,最後父親鬆開手上的成績單,站起身來背對他。

  「你讓我很失望,方杰。」

  父親從沒有滿意過他的表現,從沒有稱讚過他,從沒有正眼看過他一次。

  父親也從來沒有愛過自己。

  然後,他緩緩站起身,走進廚房,當再次回到客廳時,右手已緊握住一把菜刀。

  「這樣……我就能知道那個答案了……」握著刀柄的雙手用力顫抖,他一步一步慢慢朝倒臥的屍體前進。

  「知道他……知道他……他到底有沒有……有沒有在乎過我……」

  他緩緩舉起刀子,俯視趴倒在地上的廖筠萱。

  「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愛過我這個兒子啊啊啊!」





  楊方杰將屍塊分袋包裝並埋藏在深山後,再次將自己鎖在家裡,靜靜跌坐在牆角邊任由時間的流逝,直到聽到吵鬧的警消聲音從街道上傳來,沉重的步伐聲踏落在公寓裡的樓梯間,接著門外響起那高分貝的質問聲和不斷敲打大門的聲響,在一聲巨大的撞擊後警察破門而入。

  「不許動!」

  舉起的槍枝朝向自己,但他卻不感到畏懼,反而覺得發生的這一切都太過可笑荒謬,讓他不禁在刑警面前仰頭瘋狂大笑。

  「楊方杰,我們要以你涉嫌殺了廖筠萱將你逮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我抓起來吧!就把我抓起來吧!」

  他扶著牆壁慢慢站起身,在凌亂抬頭瞪向擠在玄關前朝自己舉起槍枝的刑警們,緩緩將雙手舉至半空中。

  「是我殺的,就是我殺了廖筠萱!」



上禮拜我每天都很嗨
這禮拜每天都很累
是怎樣= =?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1-18 18:22:14
露諾弭
有一個像老闆的爸爸 就是每天盯著你的數字起伏看 少一分打一下 (茶)
2022-01-18 19:32:43
暮羽
那多一分就打回去(喂
2022-01-20 22:21:38
小屋已經死了.緣~/銨銨
上禮拜喝很多?✩——ㄱ(・ω・ㄱ)
2022-01-18 21:43:59
暮羽
可能喝空氣喝太多(咦?
2022-01-20 22:21: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