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5.記者(1)-從哪裡就開始出錯了?

暮羽 | 2021-08-20 19:00:05 | 巴幣 130 | 人氣 93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很久以後當她再次回想起那一日,謝雯琳還是難以置信最後的結果會是如此。

  閃光燈不停打在緩緩從法庭裡走出來的檢察官,當檢察官開口陳述最終的審理結果後,原本就吵雜的場面陷入更大的混亂,然而此時謝雯琳的心裡卻是異常的安靜。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謝雯琳,妳呆著做什麼?還不趕快擠到前面去採訪?」

  宋雅涵一聲喝叱將她從混雜的思緒中拉回來,這一聲怒喝嚇得她差點將麥克風摔到地上。

  「可是,小涵姊……」

  「妳她媽的還再可是什麼?獨家消息都要被其他家媒體搶光了,妳還杵在這兒做啥?我是請妳來做採訪的,不是叫妳來參觀法院的!」

  被臭罵一頓的謝雯琳只得慌慌張張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拿起採訪器材努力從密集的人群裡擠進去,憑藉自己常去擠演唱會的經驗,最後終於順利穿越人群擠到檢察官的左前方。

  「可以請你詳細說明這次為何如此判決嗎?」

  「你覺得全國人民能接受這種違背民意的判決嗎?」

  「判決結果向來都不是取決於民意,我們一切的審理程序跟結果,都是跟著法條走的。」

  檢察官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以沉穩平淡的口氣回應著。

  「聽說是有重大的發現,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更改判決結果嗎?」

  「對,在偵查的過程中,我們原本都是以楊方杰為最大嫌疑人去判定,事實上就連楊方杰的口供也是如此。」

  「那是什麼原因讓二審的判決結果顛覆了一審的結果。」

  「之前在偵查此案件時,雖然有明確證據及證物,但有些地方卻跟楊方杰的口供有些出入,直到最近才搜查出更加明確的證據,且楊方杰的口供後來也有所改變,經過重新調查後才有此判決結果。」

  「能否詳細說明是搜查出什麼有利的證據,才能讓二審判決整個逆轉呢?」

  檢察官猶豫了一回,似乎在思考該不該回答。

  「有當時案發的錄音檔。」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全場譁然,更多的記者追問著為何在一審時並未搜查出這項關鍵證物,但面對這之後的問題檢察官卻一概都保持緘默。

  擠在人群中的謝雯琳怔怔看著檢察官,腦內不斷思索到底要拋出什麼問題才能讓對方願意回答。

  然後,她將麥克風更推向前。

  「可以說明為何嫌犯此次為何會輕判嗎?是因為錄音檔的關鍵內容嗎?錄音檔的內容又是什麼呢?」

  本來沒有把握自己那細小的聲音會讓對方聽見,不料此時檢察官的視線移到她的方向,接著用乾澀的語氣緩緩說著。

  「錄音檔的內容,是死者廖筠萱逼迫嫌犯楊方杰幫她結束生命的過程。」





  究竟是從哪裡就開始出錯了?自己又是從哪時就完全往錯誤的方向思考了?

  或是說,自己以為的真相其實全都是謊言?

  從事情爆發開始,她其實早就深陷於被謊言掩埋住的真相泥沼中了嗎?

  「妳這次表現勉勉強強還算可以,只不過當記者都開始一窩蜂衝上去採訪時妳卻還愣在原地,真不知道妳是在搞啥東西,動作這麼緩慢,什麼好鏡頭好新聞都馬上被搶走了,那時候真是差點讓我爆粗口。」宋雅涵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向坐在副駕駛座的謝雯琳說道。

  「……小涵姊。」謝雯琳並未立即回應,反而眼神毫無對焦地注視前方的道路,沉默一段時間後才慢慢開口。

  「嗯?」

  「妳對於……對於今天的真相早就知情了嗎?早就知道這個案子會是這樣發展嗎?」

  「呵,怎麼可能,我又沒有預知能力,怎麼會料到事態如此發展呢。」宋雅涵輕笑一聲。「雖然事態的發展出乎意料之外,但這樣的發展也是挺有趣的,時隔八個月的二審判決可是狠狠打了我們台灣全體國民一個響亮的巴掌啊!」

  「怎麼會有趣,都死人了怎麼會有趣?」

  謝雯琳不自覺的提高音量,忽然車子一個急煞,發出震破耳膜的剎車聲,也讓她一頭撞到前面的擋風玻璃。

  「紅燈。」宋雅涵用簡短的字詞解釋剛剛的剎車行為。

  謝雯琳吃痛地撫著撞傷的額頭,在起身重新坐好位子時,眼角餘光瞥見宋雅涵正用一雙銳利的眼眸瞪視著自己,讓她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經過這次事件,妳有學到教訓嗎?」

  「嗯?」

  「用世俗的眼睛看這個世界,真相將會被蒙蔽的教訓。」綠燈亮起,宋雅涵輕踩油門,將車子緩緩駛入一個窄小的巷口。「妳自己坦白說,妳是不是這陣子有被媒體輿論煽動到情緒。」

  她輕輕點頭。

  「案情剛發生時,所有的媒體幾乎都將廖筠萱塑造成白天是乖巧模範生,晚上是風塵酒家女,因為錢而攀附貴公子楊方杰,結果勢利的她和楊方杰為了錢起衝突,導致楊方杰失手殺她,雖然殺人兇手是楊方杰,但輿論的風向卻都在指責廖筠萱。」

  巷口的道路鋪的一點也不平整,顛顛簸簸的路程讓宋雅涵說出的語句也跟著斷斷續續。

  「當時小涵姊有說,楊家人應該有插手控制媒體輿論吧。」

  「那種有權有勢的家族怎麼可能不插手,不過他們插手應該代表楊家人還沒放棄楊方杰吧。」

  「什麼意思?」謝雯琳不解宋雅涵話中的涵義。

  宋雅涵未立即回答,只是先輕笑一聲。「啊……妳剛踏入這個行業所以不知道,聽說楊方杰很不成材,完全無法成為格裕集團的接班人,他還能受到這麼大的關注也不過是因為他是楊家的長孫,遽聞就連對楊方杰愛護有加的老太婆……喔……就是楊方杰他的奶奶啦,因為脾氣不好所以八卦組的記者都喜歡叫她老太婆,她也開始慢慢對這個長孫失望,要楊士賢將其他姪子也納入接班人的考量之中。」

  「真的假的?這種事情我根本都不知道……」謝雯琳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就接收到如此私密的事情,嚇得險些將手上的手機摔到地上。

  「妳這種菜鳥不可能知道的啦,格裕家族他們可是著了名討厭記者,幾乎不會輕易在媒體前面露面,只有資深的記者才能從他們家探出一絲口風。」

  話了,剛駛出巷子的宋雅涵在停紅燈時朝她比了個噤聲。「噓,這種事情妳知我知就別再透露給第三者了。」

  她趕緊摀住嘴巴連連點頭表示。

  「回到原本我們討論的事情吧,剛剛談到的是前期的輿論,但後來有一些正義人士開始出聲,也有人表示認識廖筠萱他們一家人,知道廖筠萱不是那種酒家女,加上現在網路科技發達,資訊傳播很快,輿論便立刻又往另一面倒,不過還有因為楊方杰的身世太過顯赫,間接引起許多仇富人民的情緒,讓普羅大眾更加同情無權無勢的死者家屬,紛紛要抵制格裕集團的產品。」

  「妳是新聞系畢業的,應該知道這次的案件受到媒體操弄的影響有多大吧?」

  「新聞內容應落實報導的真實性,一則新聞內容必須客觀中立而不偏頗,須秉持公平、客觀原則,且平衡報導。」謝雯琳喃喃地道出一長串新聞的倫理規範,最後抿起嘴低頭陷入沉默。

  「但……當今還有哪則新聞能夠公平且如實的報導呢?」

  「妳才剛入行沒多久,熱情就被消磨殆盡了是不是?」

  謝雯琳先是搖了搖頭,卻又有些遲疑,最後仍是輕輕點頭。「連我一個新聞人都能輕易被自己採訪來的報導牽動情緒了,更何況其他閱聽人呢?」

  從事發開始跟著宋雅涵進行這則報導外,還另外跟她一起進行格裕集團相關弊案的證據蒐集,這中間的過程都已經讓她對於格裕集團有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一間打著良心的企業在暗地裡做了許多非法勾當的事情,間接也讓她對這個企業的領導者-楊士賢所教育出來的兒子,打從心底就無一絲好感。

  享著無盡的財富跟資源,儼然是一個敗家的富二代。

  殺了女友還分屍並棄屍,完全就是一個社會敗類。

  在被逮捕及審判的過程中,一點愧疚的神情都沒有,真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殺人魔。

  楊方杰,毫無理由的,再怎麼樣的刑罰都無法減輕他所犯下的罪孽。

  她原本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妳知道幾年前的網紅案嗎?」車再次駛回寬敞平坦的大馬路,等待紅燈的同時,宋雅涵用食指輕敲著方向盤。

  「妳是說……那個被男友殺害的網紅案嗎?」

  「嗯,那時事情剛爆出來的時候,不是網民們都一面倒向她的好閨蜜是殺人兇手嗎?因為在案發前幾天,那兩名網紅一起開直播時有過不小的爭執,加上這兩位網紅好像以前就有過一些不快,所以不少人認為那次直播的爭執就是引起這個閨蜜殺人的導火線。」

  不小心講得太過投入,宋雅涵沒發現前方已經綠燈,後方不耐煩的駕駛朝她們按了好幾聲喇叭後,就直接從旁邊切出超越她們的車快速駛離。

  宋雅涵嘖了一聲後趕緊踩下油門。

  「那時跑去報案的死者男友不也這麼說嗎?加上那時警方放出來的消息也是認為死者的閨蜜就是頭號嫌疑人,因此當時的輿論可說是一面倒,那個閨蜜網紅的粉專還因此引來一群鍵盤俠的惡言惡語呢!」

  「結果誰知道,最後會是那個男友說謊呢。」

  謝雯琳自然知道此案件,那時她還特地跑去看被誣陷殺人的那名網紅的臉書,真的是隔著螢幕怎樣辱罵都不怕,上頭盡是些不堪入目的汙檅字詞,然而沒幾天後,當警方調查出真正的殺人犯其實是那名死者的男友後,那些在粉專上的惡意留言一夕之間被刪得一乾二淨,讓當時的她心中有萬般感慨。

  「她的媽媽就跟楊方杰的媽媽一樣呢。」

  「什麼?」  

  「楊方杰的媽媽啊,那個名媛江甯,不是之前一審判決出來時,在記者面前哭說自己的兒子是無辜的嗎?」

  聞言,謝雯琳才終於恍然大悟。

  「是、是沒錯,她們的確都在第一時間說自己的孩子是無辜的。」她深鎖眉頭思考著。「但……很多犯人出事時,他們的家屬在第一時間都會跳出來說自己的孩子是無辜的。」

  「沒錯。」好不容易抵達公司前面的路口,宋雅涵拐了一個彎,將車子緩緩駛入地下停車場。「但有時究竟是那些親屬不分青紅皂白的護航,還是那是他們在真正了解自己的孩子之下所做出來的保護呢?」

  停好車後宋雅涵便將車子熄火,拔掉車鑰匙開門準備下車時,卻發現謝雯琳仍呆坐在座位上,絲毫沒有要下車的意思。

  她敲了敲車窗,這時發呆的菜鳥記者才猛然回神,看了看四周才意識到車子已經停妥,冒冒失失道了歉後跩著自己的背包迅速開門下車。

  「想什麼?竟然想到這麼出神?」

  「啊?」謝雯琳關上車門後看向站在自己對面的上司,一臉就是頹喪無助的樣子。

  「小雯,妳還年輕,犯錯是正常的,之前跟著主流媒體一起隨波逐流的事情也不要太放在心上,畢竟一審出來時的判決的確是往這個方向導去。」宋雅涵拿起鑰匙將車子鎖上。「在這個世界上很少人能清醒的,就連跑新聞跑了這麼多年的我,偶爾還是會被其他的資訊給混淆視聽。」

  「謠言,是個很有殺傷力的武器。」

  宋雅涵說出這話的同時露出的凝重神情,讓謝雯琳看了身子不禁顫了一下。

  「不過我想聽聽看,接下來如果是妳,妳會想怎麼處理這則新聞?」話鋒一轉,剛才突然的凝重氛圍像是被輕描淡寫過去。

  謝雯琳錯愕地抬起頭,似乎沒料到宋雅涵竟然會問她這個菜鳥如此重要的問題。

  「儘管說,說出妳的想法,我想聽聽看。」

  「我……我想……」吞了一口水,她緩緩將腦中整理出來的思緒一字一句地道出:「我想知道為什麼。」

  「嗯?」

  「如果這件事是假的,那我要找出真相去為死者家屬平反。」她停頓了一回,然後再次提高聲量說道。

  「但如果這件事是真的,我想知道為什麼廖筠萱要逼迫楊方杰做出這種事,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楊方杰當時不尋求別人的協助,就擅自幫她結束生命。」

  「我想知道他們兩人的背後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聞言,宋雅涵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很好,那妳現在就可以開始行動了,把剛剛做的檔案資料給我,妳現在馬上出發行動吧。」

  宋雅涵一手將她手上的檔案資料拿走,後者則是露出一臉迷懵。

  「記住採訪的要則,還有做新聞要公正客觀,妳是旁觀者,別太過陷入,尤其別放入太多的感情。」

  「否則,最後傷痕累累的是自己。」

  然後,宋雅涵背對著她瀟灑地揮手離去。



我的小說也要進到八卦周刊階段了 ?!且看菜鳥小記者要潛入上流社會挖掘楊家的秘密



創作回應

邊緣的人
請問這畜生社會的系列作還要出幾集?這系列完結後難道這畜生社會給你獎金嗎?
2021-08-20 21:40:30
暮羽
如果獎金是21億我願意燃燒我的生命全力開寫(誤
2021-08-24 18:14:42
緣~/銨銨
我看很多漫畫都會加入時事,小說當然也有~[e17]
2021-08-20 21:51:45
暮羽
當然要因應時事(茶
2021-08-24 18:15:01
夜梓的臨殃
有種要轉機的感覺!
2021-08-26 18:44:23
暮羽
看是轉好還是轉不好了嗚嗚
2021-08-27 17:27:46

更多創作